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查看: 15673|回复: 42

[缇亚] [原创]永远的白蔷薇(极虐!慎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19 11:5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09-07-31 16:37永恒白蔷薇

——————给甜文看多了的mina~



呐,少年。

你看到过那片美丽的白蔷薇了吗?

那纯粹而高贵的白色将在晶莹剔透的水晶棺中以最美丽的姿态盛开。

不会枯萎,永远的白蔷薇。



我清晰地看到你望向空荡左袖时银色眼瞳中倾泻而出的绝望。

你知道你再次失去了。

你知道你已经无能为力了。


“你愿意成为我的白蔷薇吗,少年?”


男人静静地看着银发少年拼命缩在墙角的颤抖,意味深长的笑着。

“放、放我回去!”

答非所问,少年抬起头,银灰色的眸子中流转着恐惧、疑惑,却没有一丝的退缩。


“是吗?你会这样回答啊。”男人的笑容更深,他快步走上前,拽其蜷缩在墙角的身躯,狠狠地甩在柔软的大床上,“小亚连不乖哦,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惩罚一下呢~”


没错,我就是喜欢你那坚强的样子。

喜欢看到它如碎玻璃般撒满地板的决裂。


用力捏起少年小巧的下巴,不带任何怜惜地咬噬那娇嫩的唇瓣,不给他一丝反抗的余地。

没有两情相悦的温婉缠绵,男人只是单方面的索取着少年口中的空气。

于是鲜红的血液从唇间的缝隙流下。

一滴,两滴,在纯白的床单上混出血色的花瓣。


“呐,少年。如果我说我爱你,爱你爱得发疯了,你会不会放弃回去,爱上我呢?”

男人优雅的擦去唇边的殷红,在一抬手,轻而易举的将少年身上单薄的衬衫撕碎。


“你说你要回去,又是要回去哪里呢?”

男人强行的扯去少年的裤子,扔到一边。


“黑色教团吗?”

男人利落的拉下自己裤子的拉链,进而将少年美好的酮体压在身下。


“死心吧,那里的毁灭,也不过就是几天的事。”

男人用力抬高少年纤细的腰肢,一个粗暴的挺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年声嘶力竭的尖叫令空气也为之颤动,对于这具未经人事的身体,一切来得及残酷又突然。

泪水瞬间决堤,连呼吸都染上了血腥的痛楚,少年只能无力的睁大失焦的双眼。


“啊!!!不要……疼、好疼!!!不要!!!!!!”


然后男人就那样动了起来,没有温柔,只有最原始的欲望那野兽般的力度。

插入,再抽出。插入,再抽出。

没有得到任何润滑的内壁被男人的硕大分身撕裂,随着男人的动作溅出了暗红色的血液。

过剧的疼痛使少年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只能尖叫着任由男人为所欲为。


我要占有你,摧毁你。

既然你的心注定不在我这里,那么我只有毁了你。

把你变成一株只能开在我心中的最美丽的白蔷薇。


“真是动听的叫声~”

就好像那来自天堂的颤音。


像是回应男人脱口而出的赞叹,少年在下一秒就咬紧了下唇,不再发出一丝呻吟。


好笑的望着少年被咬的失血的唇瓣,男人停下了在单薄身体里不断冲撞的凶器,“怎么不叫了?真是个倔强的坏孩子啊~”

那么就让我……

邪魅的笑容再次爬上嘴角,男人转身拾起桌上的匕首。


“呐,少年。你知道几种来自东方远古国度的酷刑呢?”

若无其事的把玩着手中的匕首,透过窗的夕阳撒进了血色的热度,经过刀刃却折射出了冷冽的光。

“剥皮,腰斩,车裂,俱五刑,撬甲,黥刑,凌迟,缢首,烹煮,宫刑,刖刑,插针,活埋,鸩毒,棍刑,锯割,断椎,灌汤,刷洗,弹琵琶,抽肠,骑木驴,炮烙,菹醢,汤镬,劓刑……你比较喜欢哪一个呢?”


瞳孔收缩,少年下意识的加重了咬唇的力度。

男人没有动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满意地盯着少年那恐惧的神情。


世界上最深的恐惧其实是未知的等待。

等不到未知的未来只能徒劳的在脑海中拟定出一种有一种的可能性。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发生的会是什么。

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会以怎样的方式死去。

所以你才会恐惧的吧。


沉默在空气中凝结,一切安静的得像一场悲惨的幻觉。


亚连咽了咽口水,下身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男人分身上血管的跳动。

那些听过的没听过的刑罚就这样子扎入脑海,刻下一个又一个血淋淋的幻像。


“时间到了呦~”


男人轻轻抬起少年仅剩的左手,缓缓在鲜嫩葱白的肌肤上印下吻痕,动作轻柔的可以否定刚刚的粗暴的存在。

“那么,开始了呦,我的少年。”


漫长的夜晚此刻终于拉开了帷幕。


将泛着寒光的刀刃置于指甲缝间,用力上挑。


“唔!!!”

指间的疼痛令亚连死命的咬着下唇。

修长的手指上脆弱的指甲被整个翘起,血肉失去了覆盖物,暴漏了出来,浅红色的肌理组织在空气中微微颤动,暗红色的血液更是不住的涌出。

不顾少年虚脱般的喘息,男人笑着将染血的忍尖抵进第二只手指的指缝。

……


第一幕,撬甲。



当亚连从剧痛中醒来的时候,男人已经离开了他的身体。

他挣扎着想爬起来却无能为力,指间与股间的痛楚提醒着他此刻的处境。

他看着自己被男人抓着浸入盐水中的右手,竟然开始庆幸自己已经没有了左手。

大半个床单都被鲜血染红,下身更是一塌糊涂,红色和白色的液体粘黏在腿间,亚连推测自己并没有晕过去多久。


“现在还不到睡觉的时候哦,你还没叫出来呢,少年~”

看着面前的少年下意识的颤抖,缇奇笑了笑。

顽强的生命才有破坏的价值。

自然界最美丽的杰作不过是美好破碎的瞬间。

“不然我们换个方式吧。”


“唔!!”

突然捏住被摧残得无法动弹的指尖,缇奇缓缓开口,“不想再这样下去的话,就象我求饶吧,很简单的……”


“只要说你爱我就好了,少年~”



男人依旧保持着那种令人心寒的笑容,悠闲地点起今夜的第一只烟,“说吧,说你爱我我就放过你~”

“……你休想,放我回去。”


单手拿下刚刚点燃不久的香烟,用红热的一端狠狠的按在少年柔软的项间。

“啊!!!!!”

无法克制的尖叫冲出喉咙,少年无意义的扭动着身躯。

血肉焦灼的味道在房间中扩散开来,弥漫到空气的每一个角落。


“既然你死活不说……”

那我就要把它牢牢的刻在你的身上,令你永远无法逃避。


男人温柔的抚着少年因喘息而不断起伏的单薄胸膛,在心脏的上方,用香烟刻画上永世不得磨灭的印记。

修长黝黑的手指捏着发红的烟头在少年胸前走着,写着。


T Y K I


你是我的白蔷薇,你是我唯一的爱人。

所以我要把我的名字刻在你的心上。

所以我要你永远铭记,以血的方式。


第二幕,黥刑。

T Y K I ,只有四个字母,然而亚连·沃克却不记得那生不如死的过程中自己总共晕过去了几次。

一次,两次还是没课椅子就晕过去一次?

他只记得他已将这个恐怖的名字深深地烙刻在内心的深处。


“你醒了?那么我再问一次,你愿意做我的白蔷薇吗?你愿意说你爱我吗?”


“……放我……回去……”


“是你说的,不要后悔……”


整个身体突然被翻了过去,亚连被迫趴在殷红的大床上,背对着那个男人。

一壶不知何时出现的开水就这样倾倒在了少年光裸的背上,天然的角质层因温度过高而肿起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水泡。

然后男人一只手托起少年的下腹,将另一个水壶的壶嘴插入少年流着白红相间液体的密穴。

少年已无力挣扎,剧烈的疼痛是他失去了叫喊的能力,他无比清晰的感觉到冰凉瓷器一寸一寸的侵入及背部因牵动而袭来的剧痛。


“我来帮你清洗好了。要感谢我呦,少年~”


于是壶身被无情的抬起,滚烫的液体顿时填入。

……


第三幕,灌汤。




背部的剧痛使亚连不情愿的醒来。

他看到眼前的男人拿着一个巨大的铁刷诡异的笑着。


“我来帮你刷背好不好,少年~”


铁刷与话音一同落下,瞬间,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


第四幕,刷洗。



不知道是第几次醒来的亚连不仅开始后悔拥有如此强韧的生命力。

如果一开始就死掉的话……


后背已经无法辨认出原来的模样,血肉之间若隐若现的露出几节森森的白骨。

他已经麻木了,已经不知道哪里在疼,哪里不疼了。

所以在男人强行将他翻过身的时候,他甚至没有皱一下眉头。

银色的眼瞳中早已失去了往日里的光彩,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够马上死去。


甚至那心跳声都觉得如此心烦。


“呐,少年,最后问你一次,你愿意成为我的白蔷薇吗?”


“……我……让我死……”


“是吗,那祝你好梦。”


男人叹气,伸手再次握住了少年依旧鲜活有力的心脏。

他轻轻的抚摸仿佛在感受它最后的跳动,然后缓缓地抽出胸膛。


他看着少年逐渐放大的瞳孔,感受着手中跳动的减弱,心中仿佛缺了一块,却又莫名的充实。

他知道,这是死亡的过程。

这是人类一生之中最美丽的时刻。

……


第五幕,死亡。








你看现在的你多么美丽。

被白蔷薇簇拥在透明的水晶棺中的你,紧闭的睫上挂着薄薄的霜,轻抿的唇仿佛睡去般安详。

现在好了,你不会再逃了,你也不能再逃了。

你就像那些你身边的白蔷薇。

在我心中绽放出永恒的芬芳。



呐,少年。

你愿意成为我的白蔷薇吗?

不会枯萎,永恒的白蔷薇。

永恒的爱情。



          ——————fin——————

好吧,好吧,我承认写出这文得我刚受过刺激。

前阵子在大豆王道吧和钢推论坛(钢之炼金术师中文推广论坛)里的无数虐文把我震撼到了。

于是化身成为后妈(原来不就是吗?!),回来拉T叔虐豆芽。

不能输给大豆党们啊!

我也要虐!!!

(这有什么好比的?!)


以上,一虐文,希望大家笑纳撒~


(众:能笑出来就怪了!敢这样虐我们的小豆芽,拍死你个后妈!!!)
发表于 2009-8-19 21:4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偶看的心惊胆战啊~~~~~~~~~~~
偶的心是拔凉拔凉滴~~~~~~~~
发表于 2009-8-20 15: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同人女的心中都有一个后妈,所以yoyo咱对你一点也不惊奇嘿嘿~
发表于 2009-8-25 00: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大啊……我也是被大豆文虐的死去活来的一只啊……
这个,灵感是来自那个虐到人颤抖的五日是吧……
过程有点相似……都一样让人不忍卒读……
真是后妈啊~~~不过豆芽仔只要和T叔在一起就很容易变虐文呢……
发表于 2009-8-25 23: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汗 大大写的太可怕了啊 缇奇大叔虽然挺笑里藏刀的
但应该不是这么残忍的人啊 写的虐过头了啊
那些刑罚看得我心里拔凉拔凉的
发表于 2009-9-11 05: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我的 天 啊...!!
好痛...燙了還用鐵刷...
我的天啊...
睡前看這篇會...
发表于 2009-9-14 22:29: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很虐?偶一点的都不感觉啊?看来被无数后妈的文荼毒后还是有好处的
发表于 2009-9-15 13: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太虐了,不过我还是挺喜欢缇亚的,小亚连从了就好了。
发表于 2009-11-1 21: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我冷汗都快下来了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后妈也是不好当啊
还是手下留点情吧
发表于 2009-11-3 13: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也太可怕了吧!这就是爱吗?
T叔最爱的还是自己吧!否则怎么可能狠得下心来给爱人上刑呢?!

点评

扭曲的爱  发表于 2010-8-7 17:3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0-12-4 00: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