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查看: 5164|回复: 17

[缇亚] 一日幸福【已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19 12:0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日幸福(TA)
Tomorrow is time to realize
our love is finished forever
How i wish to come with you
How i wish we make it through
Just one last dance
Before we say good-bye
when we sway and turn around around around
It`s like the first time

早の章

“你来晚了哟,少年。”
“抱歉,抱歉,等了很久吗?”一阵清风刮起,吹落少年的黑色连衣帽,露出来的雪白发丝与空中缓缓飘落的雪花融成一片,雪白,雪白。
缇奇不禁有些看呆了,“因为少年的任务很多啊,没关系,也没等多久。”话说少年为什么总戴着帽子呢?这样明明更好看的说~
“是吗?不过,那些任务从明天起就不会再有了。”
明天,就是最后的一战了,与千年伯爵及诺亚的最终决战。
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今天我并不是什么驱魔师,他也不是什么诺亚,我们只是很普通的一对情侣。
没错,虽然只有今天......
即使,明天就.......这样想着,亚连伸出手打算拉上被刮掉的帽子。
“不用拉上它,少年。这样比较好。”一把握住少年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诶?可是这样不太好吧。这个颜色是......”

是永远无法消除的罪.......
“而且会引来太多的注意,很麻烦的。”白发少年皱着眉,目光黯淡了下来。
“管他们那么多做什么?”轻轻地将少年拥入怀中,亲昵的亲吻着那雪白的发丝,闻着那抹只属于少年的甜甜水果香,“不论如何,我都认为少年的白发最美了,纯洁得就像这雪。”
“可是...”
“放手啦,缇奇,这样很奇怪。”
感到怀中人儿别扭的挣扎,缇奇笑了笑,并没有放手。
“那么,只是为了我的话,少年可以把帽子放下吗?”
富有磁性的低吟伴着对方呼吸的热气传入亚连心中。
“也...也不是不可以啦...”于是满脸通红的某只立刻别过脸不去看他。
“那就这么说好了哦!只为了我哦!”
“当...当然是...”
“对了,还有你的左手只有我才能握!”
“诶?”美丽的银眸瞬间瞪大,左手...?!
“连你的那些伙伴都不行,只有我才行!”无视了亚连红得快爆炸的脸庞,缇奇自顾自地说了下去,“特别是那个叫什么神田的。啊,还有那个书人的继承者。就算是你那个变态师傅也不行。你的左手只是我一个人的特权!”
“什么嘛!他们才没有你那么变态呢!”因为只有你才愿意接受这样的我......

   为什么...
   为什么你总是可以如此温柔的将我救赎......

上午の章

“少年,教团的伙食很差吗?”
“杰利做的菜最好吃拉!”
“那...每个人的分量都很少吗?”
“随便怎么吃都行啊!”
“......"

缇奇看着眼前以光速出现的碗碟之山,脸上不禁划下三根黑线。
“堆不起...以为无私几声横的......(对不起,因为我是寄生型的) ”出自某只几乎淹没在碟山碗海的白色脑袋。
“哈...没关系,尽...尽量吃哈......”
缇奇只感到眼前有无数乌鸦在飞。
自己的确是听说过寄生型的食量很大,可是这也太......他已经消灭了十人份...啊不,是三十人份.....
没带少年去自助餐厅还真是失败啊!

话说这家店很贵啊!
缇奇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立马手忙脚乱的去翻钱包。
有种不祥的预感......

正在缇奇绝望之时,一个熟息的身影钻进了他茫然的视野之中。
和往常一样,依旧是那身整洁的高贵西服,长长的黑发一丝不乱地在脑后简单地扎起,一付细长的眼镜却掩不住那双精明的眸子,举手投足之间优雅不失风度。
于是缇奇发现最讨厌的自家哥哥------谢利尔,其实长得也不错。
这样想着的时候,缇奇已经一把拉过食物堆中飞速进食的白发少年,冲到自家哥哥面前。
“少年,这位的大叔说如果打扑克能赢他的话,这顿饭就他请哦!”
“真的吗?”   “谁说的!”
就知道会是这种反应。
缇奇克意地露出嘲讽的表情说道:“你不会连一个不到16岁的少年都赢不了吧!看来我还是太高估你了啊!”不过,我都没赢过,你赢的了才怪!
“哪有这么说自己哥哥的,缇奇。“
斜眼看了看缇奇身旁一脸茫然的少年。是那个“第十四任的奏者资格”吗?记得是叫亚连。沃克来着。不过,他们两个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
算了,反正那孩子怎么看也是那种很好骗的类型。
“好吧,就和你玩玩吧。”不要怪我呦,亚连小朋友,要怨就怨缇奇吧!

于是,谢利尔大人您错了。那只是“看起来很好骗”,只是“看起来”而已。
难道您没看到您弟弟那计划得惩的歼笑以及被您称呼为“亚连小朋友”的少年那一闪而过阴险无比的腹黑笑容吗?


   “皇家同花顺,大叔,又是我赢了呦!”


深藏不露的某人以 a=+无穷 的加速度结束了这场毫无悬念的赌局,当然最后还是我们的千王亚连获得了圆满的全胜,然后和缇奇2个人一起无视了某倒霉诺亚的哀号,还顺手带走了他的钱包。(真的只是带走ma?)

“呐,缇奇,这样真的没关系吗?”亚连有些担心地望了望身后的高级餐厅,他可是知道哪些餐厅经理的要债手段的。那个大叔恐怕凶多吉少了。

“没关系,反正是他自己找罪受。愿赌服输嘛!”缇奇毫无罪恶感的笑笑。(某幽:拜托有点同情心好不!)

“恩,说的也是,因为我赌博就是为了赢!”说罢,又是那抹腹黑笑容。“而且输在我手上的人到处都是。”

“少年,你当真十五岁?”无奈的看着眼前莫名其妙冷笑的人儿,缇奇宠溺的抚摸着那软软的白发,就想抚摸一直调皮的小白猫。

“呐,缇奇,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呢?”

“少年想去哪里?”

“诶?我的话……”亚连偏着头静静的想着。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脸红了一片。

亚连低下白色的脑袋,轻轻地说道:“只要…只要能在缇奇身边就好……”

“声音太小了,听不清啊。”看到亚连那可爱的样子,明明听得一清二楚的缇奇去忍不住捉弄他一番,装出真的没听清的样子凑到少年耳边。

“啊!什么都没有!!”

“真的?”

“恩!真的!!!”亚连极力的点着头,无论是刚才的话语还是现在暧昧的距离都让亚连心跳不止。

真是的,自己又变得很奇怪了….

每次,每次只要缇奇一接近自己就会这样脸红心跳的……

“再说这么可爱的话的话,我会忍不住吃了你的呦,少年。”

“诶?什么意思?”

“所以说……”缇奇将亚连温柔的拥入怀中,双手轻轻捧起那精致的脸颊,让他的视野中只容得下自己。“你在挑战我的忍耐力吗,Allen?”

“不要啊,缇奇,这里可是在街上啊~~~~”看到了眼前放大的俊脸,亚连的心底里终于涌起了一股危机意识,他慌乱的挣扎着想要逃出缇奇的禁锢。

“喜欢你,少年。”一句话,五个字,轻而易举的打得亚连无力反抗。

由于刚才缇奇一再靠近的动作,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的呼吸,亚连感到全世界寂静的只有心跳在耳边回荡,于是他不再反抗,紧紧的闭上了美丽的银眸,像只猫儿缩起了双肩,等待着那温柔的触感
“啊列?那不是亚连撒~”

耳朵接收到这无比熟悉的声音的同时,亚连猛地睁开了双眸,一把把缇奇推进一边的深巷中,然后迅速的用自己的身体掩住巷口。

为了平复狂跳的心脏,亚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挂上那抹温和的笑容:“拉比,你怎么在这儿?”

“你在说什么撒~亚连,今天是决战前的最后一天,当然是要好好的放松放松撒~”看样子拉比并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对,太好了……

正当亚连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感到左手边有一股来势汹汹的杀气,亚连顿时发动了神之道化,不偏不倚正面挡住了对方的突袭。

这个日本刀型的圣洁,六幻?!

“让开,豆芽菜,我刚才看到诺亚的影子了!”来人果然是神田,紧皱的眉毛说明他现在相当不爽。

“我是亚连,才不是什么豆芽菜!而且这里也没有什么诺亚……”有些心虚地说道。“明天就是决战了,神田就不要到处惹麻烦了!”

“啧!再不让开就砍了你!”说罢,神田冲亚连举起了手中的六幻。

“神田,你怎么不听别人说话!”亚连额头有黑字闪现,“哦,对了,以神田的脑子是无法完全理解对方的想法吧。”

“我可不想被一株又矮又白痴的豆芽菜这么说。”

“我叫亚连!原来神田连别人的名字都记不住啊,是因为那个马尾辫的缘故吗?”

“你有种!”

“神田你应该修剪一下头发才是吧,那么一大把晃来晃去的东西不烦人吗?明明是个男人却学女孩子留什么头发,真是有够无聊的啦!”

“你这株笨豆芽!”

“我是亚连,混蛋面瘫男!”

……………

“你们两个都给我住嘴!!!”一人一拳,李娜丽用武力驱除了那空气中浓重的火药味。

“好了,好了,哥哥有事找你们,神田,拉比,跟我来。”

“可是,今天不是全休吗?怎么还有任务撒~”某只红毛兔子决定怎么着也得再多拉上一个“陪葬”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亚连,我们一起走吧!”说罢,想亚连扑去。

“行了,行了,我们走吧,就不要打扰亚连君了。”强制性的拉走了神田和拉比,李娜丽冲着亚连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微笑便离开了。“那么再见了,好好享受啊,亚连君~”

“诶?好好享受?”亚连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难道说,被发现了吗…?

两颊可爱的泛起淡淡的红晕,亚连向身后的小巷子里望去。

啊列?缇奇人呢?

这里明明是死胡同啊。


奔走于人来人往的小街之间,仔细查看古香古色的街头巷尾,甚至打开街角垃圾箱的盖子,亚连都无法找到缇奇的身影。


“怎么办?!我不认识路啊!!!!!”




……..我变得很奇怪,所以请你对我负责…….

只要…..一点点就好了…..

露水纯净清新的味道浅浅的缭绕在这里,草木软软的绿汇聚成无声的溪流,然而他们并不是向着光明生长,随着风摇摆出灰暗的舞步。

这里已经荒废很久了,一座颓败的木屋静静地立在长草之中。

亚连屏住了呼吸。

为什么这里……?

                              


沙沙


沙沙


草和风的声音像温软的梦境。

转过头,就是无尽的苍穹。

无数洁白的浮云连接着远方的绿,像灿烂的白花。


为什么这里……?!




“喜欢吗?”缇奇站在亚连身后,柔声问道。

然而亚连只是静静地伫立着,没有想象中欢喜的声线和快乐的笑靥,只是一动不动的静静伫立着。

缇奇诧异的皱起了眉头,“怎么了?不喜欢吗?少年?”

怎么会呢?明明这么美丽的说。


亚连并没有抬头,沉默许久。


就在缇奇等得不耐烦想将静止中的白发孩子扳过来一问究竟的时候,亚连特有的温软声音钻入耳中。


“……呐,缇奇。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故作轻松的语气。


少年再勉强自己……

直觉这样告诉缇奇。

下午の章


自己果然是……又被丢下了吗……?


马纳也是…师匠也是……


现在……


连缇奇也……


蜷起双腿,环抱住自己,亚连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静静的靠在街角。

果然,果然是因为自己是被诅咒的不幸男孩吗……?

作为第十四任的容器,我究竟是为了什么才活下来的呢?

马纳,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继续走下去……

在这条……

别人为我选择好的道路上……


不对!

是我自己选择成为驱魔师,是我自己决定拯救恶魔那被锁去自由的灵魂,是我自己决定爱上那个他……

没错,我承认自己是天生的武器。



--------“兵器,是人类为了杀害人类制造出来的东西吧。”



怎么样都好,我真的不想去伤害人类,伤害诺亚,伤害他…….

对于他,对于缇奇我真的…….


“会结束吗……我们……?”泪水即将溢出眼眶,亚连娇小的身躯在街角不住的颤抖。


明明……明明……才刚刚开始…….



“没错,少年,但那并不是现在。相信这一点,珍惜这最后的一分一秒才是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事情,不是吗?”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身边传来熟悉的体温,亚连连忙抬起头,果然看到了那张最重要的面孔。“缇奇?你怎么……?”

“跟我来呦,少年。我找到了一个好棒的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温柔的拂去亚连不经意间落下的泪滴,然后紧紧的握住那黑色的手腕,将亚连拉了起来。



这是我送给你最后的礼物,

所以,不要再哭了,allen。


“很久以前,有一个马戏团的小丑在教堂门口捡到一个被抛弃的孩子。虽然贫穷,但是他也决定将他抚养长大。但是由于没有足够的旅费,他们居无定所,过着混乱艰难却又快乐自由的生活。”

    亚连的声音里蕴含着太多的情绪,反而掩盖住了他真实的情感。


    “有一次,作为流浪艺人,他们来到郊乡表演。在林间散步时,偶然的发现了一间小木屋。可能是因为太美了吧,两个人决定把那里当做他们的秘密基地。一有空闲,就一起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发呆。”

   “谁也不说话就这样打发闲暇的时光。”



“我本来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保持下去……”




“……可是,那个小丑他……马纳他却死了。”


“诺大的森林只剩下了孩子一个人,到了后来连孩子也离开了那片森林……”


“所以,缇奇,真的很感谢。因为你带我回到了这里,是你让我明白了……”

亚连停顿了一下,蓦地转过身面对着缇奇,嘴角翘起的是一个哀伤的弧度,“不用在意事情的真相,和马纳一起度过的日子真的很幸福,这才是我真正的想法。”


“少年你……”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异常坚定的眸子。缇奇只觉得心脏一阵紧缩,心疼地将亚连那过于纤细的身躯拥入怀中。

少年你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坚强……


多日里的愁绪终于得以解除,身心疲惫的亚连安心地倒在了缇奇的怀中,仿佛踏入了温暖的天堂。


既然已经决定了继续走下去,那么就让我……


最后……



2009-04-04 11:35    夕阳の章


就像曾经的曾经那样,远方的夕阳绽放出血色的悲凉,淡金色的模糊光线逐渐漫过静谧的世界,连呼吸都带上了草地的清新芬芳。


“……缇奇。”


“嗯?”


“太阳,就要落山了吧……?”


缇奇低下头,怀里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然醒来,柔柔的银发挡住了纯澈的双眸。

“嗯,是啊。”缇奇答道,修长的手指拂开少年的银发,发现那双银眸已经蒙上了一层模糊的水汽。

在心底里温暖的笑了一下,缇奇轻轻的回头。


“哇!”耳边响起了亚连的惊叹。

此时的天空,已经烧成灼热的舍红,仿佛预兆着不祥的结局的那些悲凉色泽被最后散放的耀眼光芒一扫而空。天际展开许久未曾呈现的的壮美画卷。



“这样美丽的落日,一生都会一直怀念的。”

亚连的声音软软的,像玉一般温润可爱,缇奇忍不住低头亲吻怀中纯净甜美的银发,冰冷的脸颊逐渐被亚连的体温温暖,柔软的呼吸声缠绕在亚连的耳边,久久没有放开。



“少年,要怀念的,不只是这夕阳呦。”


“诶?”

“还要怀念这个拥抱,这个轻吻,还有这一天的笑颜……”说着,缇奇温柔的吻上了亚连左脸纵横的伤痕。


太阳几乎全部隐没在远方,余下的微光照亮了亚连晕红的两颊。

最后一抹光芒消散的时候,缇奇放开了亚连,转身走向日落的方向,挺拔的背影优雅而淡漠。

亚连伸出手轻轻的碰了碰自己的头发,残余的温度一下子变成了无比深挚的幸福,亚连站了起来。

然而那个逐渐消散的背影忽然停了下来,黑暗中,缇奇低沉的嗓音将亚连无微不至的团团围住。


“少年,要怀念的,还有一样最重要的东西。”

“……”


“我爱你,ALLEN。”


续の章



XXXX年XX月XX日


黑色教团以最终的胜利赢得了圣战。时之破坏者亚连·沃克打败了千年伯爵,结束了这场持续了百年之久的地球保卫战,成功阻止了“黑暗三日”的到来。



另,发现心之圣洁的适合者。

库洛斯部队驱魔师,亚连·沃克。

无国籍,15岁,寄生型,第十四任诺亚的奏者资格。

于“最终决战”结束时确认死亡。

因故意放走某名诺亚,被教团疑为“第十四任”的复苏,处以死刑,行刑后,其尸体失踪。

        


                                                                     以上,

                                                               记录于黑色教团

                                                              记录者:bookman Jr.

                                                              曾用名:lavi




这是在教团最后的记录,至于真实这种东西,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自己也该离开这里前往记录下一个不为人知的历史战役。

年轻的书人叹了一口气,合上了手中厚厚的记录。在人类的历史中,到底有多少生命,被冷漠的手指变成冰冷的墨迹,在这里化成了无声的尘埃。


那些,只不过是水墨印而已…….不是伙伴……


“bookman……是不需要心的。”


那么,那个在胸口附近一直隐隐作痛的又是什么?



那天,作为驱魔师,作为拉比,作为第49个自己,他看到了那林间冲天而起的火光,鲜血般灼热的艳丽逐渐染红了远方清冷的天空。

正如,曾经的曾经,壮美的夕阳。



“少年,你的身体好冰啊,会冷吗?”


“让我们来跳最后一支舞吧。”


“虽然你已经无法移动脚步。”


“但是,在这个你最爱的地方……”


舍红色的火星中,银发与黑发混合着未干的夜露纠缠在了一起。

“少年,是在怀念吗?”

“怀念那个拥抱,怀念那个轻吻,怀念那个说了爱你的人……”


最后一次俯下身亲吻冰冷的唇。

漫天的繁星中,黑发男子的嘴角划起了一个柔和的弧度。


“还是说……”

“……到最后,在怀念的……竟然是我吗……?”




是不是这样,

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


终の章



幸福这种东西就像烟花,

短短一瞬,

就烧完了。



---------------FIN--------------------
发表于 2009-8-20 15: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yoyo?

啥?yoyo原来你把文搬这儿来了?非常好~果然也是受不了BD的抽风吧~
发表于 2009-8-26 00: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哎 在原著里看他们俩互虐就很伤心了
在文章里也大多是虐文 即使是有着小小的温馨里面也总是参杂着悲伤
立场的不同难道就真的不能有幸福吗 下次希望能看到甜文呀
真正的甜文
 楼主| 发表于 2009-8-26 12: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9-8-27 11:3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3楼的帖子

亲要知道,缇亚这对CP是大家公认的“爱你就是虐你到死”的一对~HOHOHOHO~%image008*
发表于 2009-9-15 17:4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怜的白毛啊,好像从来没有翻身过啊。(至少在缇亚文里偶没见过)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 14: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豆芽翻身。。。。。
还是缇亚。。。。
这。。。这可能吗?!!!
发表于 2009-11-15 21: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豆芽死了?我没理解那结局囧,不过缇亚这对向来美好结局是公认的真理

点评

结局是全灭  发表于 2010-8-7 17:54
发表于 2010-4-11 14:38:49 | 显示全部楼层
虐啊,
    我果然看不惯虐文,
         但心情不好找找虐还是不错...
发表于 2011-7-7 19:53:44 | 显示全部楼层
亚连就死了吗?我还以为他放走了缇亚,然后又假死离开教团,和缇亚双宿双飞去了诶。。。
  结果......真的被教团执行了死刑...心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0-12-5 16: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