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查看: 8513|回复: 21

[缇亚] Nightmare Grave梦魇之墓【已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19 12: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Nightmare Grave梦魇之墓(TA)




Is this a nightmare?

Or is it h Struggle and struggle, we got all to lose.

Or triumph with nothing to win.

The moment we are living is the only truth.

Where it is over is just where all begins.

You are in me ,and I am in you.

The vow made so beautiful and clean ,only for today.


                                                                            ---------------摘自<<Fate>>





囚禁の章





————为什么……?!





————我明明……





湿冷的水汽毫无保留的压在身上,黏黏的,窒息般的难以忍受。

周围肮脏的腐臭肆无忌惮的闯入肺部,流遍整个身体。

一片黑暗之中,亚连睁开了双眼,然而看到的却只有那又如绝望的浓重黑色。


这是第几天了?

不知道。

只是感觉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想活动一下四肢,却被牢牢地铐在墙上,动弹不得。


酸疼,无力,麻木。


像是已然惨遭截肢,没有了四肢健全的真实感。

算了,这样也好,总比疼痛难忍来得舒服。



“原来,这就是传闻中的异端审问啊。”

亚连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妄想驱赶肺中污浊的空气。

没办法,谁让我是第十四任的记忆容器呢?

苦笑了一下,亚连忆起了教团中的伙伴们。

他们一定在担心我吧……这么久了……一直没回去…..





————担心你?!一个容器?!




一个不屑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亚连知道那是谁。

那是第十四任的诺亚。

没错,他已经醒过来了。

这个身体已经不再属于亚连·沃克一个人了。


这几天,他总是这样的打击着自己,是想让自己让出身体的主导权吗?

不过,我才没有脆弱到那么容易就会崩溃的地步呢。

不会输的!

怎么可以输!

既是毁灭这个身体也……


————哼!还在逞强!真是浪费时间。


浪费时间?

浪费时间的是你吧,不要妄想用我的身体复活!


————无聊,愚蠢的小鬼!


是的,我是很愚蠢,愚蠢到现在还对“回家”抱有希望。

再一次的苦笑,亚连决定不再想下去了。

现在要好好休息,直觉告诉亚连,这个短暂的中场休息马上就要结束了,下一次的审核很快就要开始了。

不知道,这次自己还能不能撑的下来……


“亚连。沃克,你背叛了教团。你到底在计划什么?”强横的语气,没有丝毫商量的语气。

“我没有!”在一次坚定的回答了这个已经回答过无数遍的问题,亚连的眼神没有丝毫犹豫。

“你还是坦白的好。”

“我没有什么好坦白的。”

“是吗……”挥了挥手,几个壮汉从暗中走出。


又到用刑的时间了吗?

这次会是什么?上次是辣椒水加鞭打,大上次是用烧红的的铁章在身上烫刻。

不过,肯定不值得期待。



————喂,拜托你别再虐待自己的身体了。

呵呵,你是想说那是你的身体吧?

闭上双眸,亚连冷笑着。



这可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突然,下体异样的感觉硬生生的打破了亚连倾尽全力构造起的冷静。

呛人的烟味与恶心的汗臭慢慢地聚拢而来,亚连惊恐的睁开了双眼,无比清晰的看到了眼前猥琐的笑脸。



“你们…要干什么……?!”

衣不蔽体的团服被猛地撕下,伤痕累累的肌肤暴漏在了阴冷的空气中,微微的疼着。

“干什么?这还用说吗?”一个粗粗的男声。

“唔!”一只粗糙的大手覆上了自己的下身,亚连几乎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我可是男的……!”

“只要脸蛋长得好看,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关系?”


下一秒呼吸便被剥夺,对方疯狂的在亚连薄软的唇上肆虐。亚连拼命地挣扎,可惜却无济于事。“住手!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连自尊也一并失去?!

   

“别乱动啊,我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啊。”


“啊!!”两根粗壮的手指直直的插入亚连紧致的后庭,毫无温柔的,不断向身体更深处挺进。

柔软的内壁被坚硬的指甲划伤,鲜红的血液从出口没有间止的渗出。



“不要……”泪水不受控制的沿着精致的脸蛋滑下,洒在未结疤的伤口上,亚连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就像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在了下体一般。



我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我要回去!

我要回“家”!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我明明……

我明明是为了这个世界……!!



我恨你们!我恨你们!


这个世界根本没有神!

什么都没有!!



————已经不必再忍下去了吧?


————那样的话,


————就反抗吧。

逃离の章



————好恶心……


————好想吐……



当亚连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自己竟然已经躺在了教团外的那片黑色森林,身上也不知何时披上了一件黑色外套。

“怎么回事?”


眼前是一片阴森的墨绿,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在夜晚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飘渺,空灵,清远。


自己不是正在接受异端审问吗?

记得那个时候……


双手撑着地面,亚连摇摇晃晃的站起身。

真奇怪,虽然依然四肢酸疼无力,当竟然仅仅是酸疼无力而已……

那时候,自己晕倒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竟然完全不知道吗?



“不知道什么?”

————快感谢我吧,死小鬼。

“诶?我为什么要感谢一个诺亚?”

亚连不解的皱起了眉头,他隐隐的感觉到他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绝对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啊,其实你还是不知道比较好吧。

“少废话,快说!”

有种不祥的预感缓缓在心底里蔓延。


“难道说……”


————是呦。是你杀的,全部都是。


“你说什么……?”



模糊的记忆,一瞬之间,被唤醒。



阴冷潮湿的囚室。

常年锈蚀已无力转动的硕大风扇。

破碎猩红的散乱铁链。

飞溅而起的腥臭血液。

还有那一具具臃肿却冰冷的丑陋尸体。

……


目光所及之处,只有那大片大片的墨红,那妖冶到残酷的颜色。



“不是的…不是的……”

心脏狠狠的疼着,亚连不住的摇头,却无法驱散脑海中那混乱的记忆。



我怎么可能…把人类……?!


————呦,想起来了?那种事情怎么可能是想忘就忘得了得呢?

“不……”亚连无意识的后退着。


————那艳丽的热度,那血肉的柔软,怎么可能忘记?

“不…不要……”

银色的瞳孔异常的瞪大,诉说着深深的恐惧。

亚连捂住双耳,却无法摒除来自心底的讪笑。


————呵呵,夺取他人的性命这种事,真是简单呢!


“不要说了!!!”那是崩溃的大喊。

在空旷寂寥的夜里不住回荡。



————去!真是个小鬼……


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

“呵呵,已经回不去了吧……?”亚连苦笑着问着自己,眼中疯狂已然消失殆尽,平静下来的心灵之剩下了那犹如这黑夜般的绝望。

“嗯,已经回不去了……”亚连有苦笑了一下,自问自答。


————喂,小鬼……


“那么……”

不是已经立下誓言了吗?


“就去死吧……”


已经没有泪水可以滋润干涩的眼眶,亚连只感到双眸又酸又疼。



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亚连-沃克容身之处了。

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亚连-沃克存在的意义了。



“那么,就去死吧……”



发动神之道化,缓缓举起锋利的左手,冲着胸口。

刺下。




————喂!小鬼,住手!

“呵呵,刚苏醒的你,还不想死的吧。”


少年瘦弱的身躯想断了线的风筝,重重的砸在枯黄的落叶之上。


“可是,已经……”


胸口像破了洞的水气球,暗红色的温和液体不住的涌出。

体温也在不断的流逝。


“太晚了呦……”


永别了,

这个残酷的世界。


永别了,

教团里的大家。


恍惚间,眼前浮现的是谁的侧脸?

那金眸中满载的情愫可是担心?


性感的嘴唇呢喃出低沉的嗓音,恰似落在心头的一个漆黑之吻……



你是谁?


你在说什么?


你是来带我走的吗?


去…那个世界……?


“和我走吧,少年。”

苏醒の章


————少年,我爱上你了,用了一个眼神的时间


————所以,你要么爱我


————要么转身



“这边是所谓的命运吧。”

望着眼前“绝妙”的景色,现在的缇奇只是想说这样一句话,


银白的发丝在额前散乱,一双大大的银眸没有一丝光彩,直直的望向前方,柔软的娇唇苍白,像频死的鱼徒劳的张开。

黑色的长衣将少年瘦弱的身躯紧紧裹住,却无论如何也裹不住那不住涌出的鲜血。

枯黄的落叶汲取着暖流变为火焰的红色。

这一切的一切,在月光的照耀下,格外的凄美。


就好象碎了一地的紫水晶般摄人心魄,


“喂喂,别睡在这里啊,少年。”

缇奇叹了一口气,终于明白罗德几秒钟之前为什么那么着急几把自己送来了,(其实是踢进罗德之门再踢出来)

看样子,晚一秒都……

心里莫名的抽痛了一下。


优雅的拥起白发少年,转身走入身后的大门。


“和我走吧,少年。”

于某次诺亚的聚会,

“诶?缇奇今天又缺席?”

“发生什么事了吗?”

“喂,罗德,怎么笑得那么诡异?”

“嘿嘿,因为我知道答案呦。”嘴角高高的翘起,绽出一个妖冶的笑靥,“因为,缇奇他啊……”


“捡到了一只可爱的小白猫哟~”


诺亚们在悠闲自得的开着会,缇奇这边却忙的要死.

话说那之后已经三天了……


缇奇凝望着床上的白发少年,以手抚慰人儿紧皱的眉宇。

明明连古老的法术都用上了,可是为什么你还不醒呢?


微微的抬眼,少年稚嫩的肌肤上纵横的伤疤便映入眼帘,金眸微微眯起,眼神凌厉。

“该死的教团,竟敢这么折磨我的少年。”



啊列?我刚刚说了什么?


我的少年……?


果然,

果然是爱上了吧……

爱上了这个令人心痛的少年……


嘴角轻轻勾起一个优雅的弧度,俯下身轻吻那柔软滑嫩的苍白唇瓣。

快醒过来吧,

Allen……

“这里是…”

…哪里?



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跳动了一下,亚连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疼……”想坐起来,却因牵动到胸口的伤痕而疼痛,皱了皱眉,亚连决定放弃这一打算。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

阳光透过窗户毫不费力的闯了进来,耀眼得令人无法直视。

亚连微微眯起了双眸,凝望着空中灰尘在阳光下的舞步。



对了,

我……


于是记忆也慢慢复苏。


蓦地睁大双眸,亚连不可置信的轻声呢喃着。

“我…还活着……”


…为什么…怎么会…?

明明已经……



“呦,你醒啦,少年。”

耳边传来悠闲熟悉的声音,亚连转头看向门口。

缇奇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

“醒了就好,来,把它喝了。”说罢,便将药汤小心地递到亚连面前。



“啪!”

亚连坐起身,用尽全力将药碗打翻。


陶制的瓷碗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破碎的瓷片四处飞溅。

棕黄的汁液伴着热气一瞬间便混开,慢慢侵蚀着干燥的地面。


“少年你……!” 缇奇诧异的抬头看向了床上的白发少年。

“呐,少年,伤口,还会痛吗?”从背后抚摸那伤痕累累的肌肤,“我很抱歉,没有早点……”


“呐,少年,你知道吗?”

下巴抵在柔软的白发,缇奇轻语道。


“能治愈伤口的绝非时间……”顿了顿,仿佛感到了白发孩子的疑惑,缇奇温和的笑着。


“那是爱呦~”


所以不要再说那些自暴自弃的话语了。

让我们一起,

用爱将一切悲伤治愈。


缇奇垂下眼帘,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般的。

“呐,少年,我爱上你了,用了一个眼神的时间。”

紧紧搂住眼前白色的脑袋,阻止他转过来。


“所以,你要么爱我……”


“要么转身……”


“明天,由你来决定……”说罢,缇奇放开的怀中的少年,起身,走向门外。

始终没有回头。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别人选择。

放心吧,少年。

只有这次,我绝对不会强迫你的。

所以,

即使你选择了离开,我也会祝你幸福的……


我的回忆里有你,你的回忆里有我。

这就够了。


只要你幸福就好了,只要你记得曾经有一个诺亚愿意为你放弃一切。

这样就好了。


这便是我最大的心愿。

“喂,你为什么要救我……?”任银色发丝在额前散乱,亚连低低的问道,并没有抬头。
“诶?”
“我问你为什么要救我!”猛地抬头,眼神绝望。

“……?……为什么救你?”抚了抚额角,缇奇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为什么要这么问?”
“为什么你要救我?!为什么你不杀我?!为什么你不让我自生自灭?!”
“已经都结束了……”伤口刺痛,连呼吸都带着腥味,,亚连一度失语“已经都结束了阿!亚连沃克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眼泪像席卷一切的暴雨,将整张精致的脸庞润湿。

“我杀了人了……”
“我违背了自己的诺言,我背叛了神!!!”
“我早就不是人类了~现在连驱魔师也不是了!”
“我什么都救不了!我为什么还活着?!”


“啪!”
一巴掌打在少年清瘦的脸庞,想以此呼唤失控的灵魂。
缇奇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忍受下去了,再任由少年绝望的话语像刀子一下一下的切开自己的心脏。
已经听不下去了!
拜托你不要再说了!
会痛的…….是我啊!!!


“……”
“呵呵,对了,你是诺亚啊。”保持着被打而偏头的动作,亚连轻笑着,“你真正想救的……其实是第十四任吧……”

“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呢。”直视男子的金眸,绽出一个凄美的笑容。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想的时候……
心……会痛……?
明明没有抱有期望的……
明明没有对你抱有期望的……

似乎听见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静静的望着眼前的白发少年,缇奇的心脏一阵紧缩。
想守护,想把他拥入怀中。
想否定,想把一切阴霾从他的脸上剔除。
心里这样想着的时候,缇奇已经大步走到了床边。

“不是的……不是的……”
为什么你会这样想?
为什么你总是会否定我的一切付出?
…….为了你……明明……

一把拥住少年单薄瘦弱的身躯,将他紧紧的禁锢在了自己怀里。
为什么你总是像一道光?
……难以把握的美丽……
我想将你一直留在身边。
……怎样……才能抓住……?!


“用尽一切办法,”
“偷偷跑进千年公的书库,”
“不辞辛苦的钻研法术,被副作用重伤……”

“明明不识药理,却亲自熬汤试药,”
“甚至低声下气的去求谢利尔提供材料……”

“一切照料一人扛起,”
“连最重要的诺亚家会都缺席,”
“甚至不惜违背千年公也要救的人……”

“是你啊,Allen。”

像神圣的祈祷,一音一调口型清晰,郑重的吐出。
我拜托你,少年。
算我拜托你了,少年。
请不要再怀疑我的真心了,好吗?
心里……
真的很痛……

怀中的人儿颤抖着,即使不去看,缇奇也知道那些晶莹剔透的液体再次决堤。


“呐,少年,伤口,还会痛吗?”从背后抚摸那伤痕累累的肌肤,“我很抱歉,没有早点……”
  
“呐,少年,你知道吗?”
下巴抵在柔软的白发,缇奇轻语道。
  
“能治愈伤口的绝非时间……”顿了顿,仿佛感到了白发孩子的疑惑,缇奇温和的笑着。

“那是爱呦~”

所以不要再说那些自暴自弃的话语了。
让我们一起,
用爱将一切悲伤治愈。

缇奇垂下眼帘,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般的。
“呐,少年,我爱上你了,用了一个眼神的时间。”
紧紧搂住眼前白色的脑袋,阻止他转过来。

“所以,你要么爱我……”

“要么转身……”

“明天,由你来决定……”说罢,缇奇放开的怀中的少年,起身,走向门外。
始终没有回头。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别人选择。
放心吧,少年。
只有这次,我绝对不会强迫你的。
所以,
即使你选择了离开,我也会祝你幸福的……

我的回忆里有你,你的回忆里有我。
这就够了。

只要你幸福就好了,只要你记得曾经有一个诺亚愿意为你放弃一切。
这样就好了。

这便是我最大的心愿。


抉择の章



————Tyki,谢谢你爱过我。



————然后,



————对不起。




第二天的清晨,当缇奇再次踏入房间的时候,白发的孩子早已不知所踪。

床上,本该散乱的被褥。

地上,本该湿粘发黑的木质地板。

早已被整理的井然有序,一尘不染。



缇奇不知道,受了那么重的伤,那孩子到底是怎样收拾房间,然后离开。

但是他已经无暇去思考了。

“果然,还是走了啊……”

那么,现在自己是该后悔了吗?


缇奇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仔细打量这个没有生气的房间。

于是他看到了那张孤零零的留言条。



“To Tiky,


当你看到这张留言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回到教团了。

很抱歉我还是选择了“转身”。

我是寄生型的驱魔师,虽然不甘心,但是生存的道路在出生时就已经决定好了。

而且作为亲手破坏了养父的我,活下去的路也只有这一条而已。

我要一直前进,一直去拯救恶魔的灵魂,否则我找不到当初破坏马纳的理由,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

我爱着恶魔,也爱着人类。左手为了恶魔,右手为了人类,让我和神之道化一起化为保护这个世界的武器。

所以,Tiky,

谢谢你爱我,

然后,对不起……

                                                              By /Allen Walker”



苦笑,不住的苦笑。

缇奇不知道这种时候到底该露出怎样的表情才好。

“被甩了啊……”


不对,与其说是被甩了。

还不如说是从一开始就一无所有才更准确的吧。



抬手,随意的拨开眼前的刘海,缇奇继续苦笑。

“真的很傻呢……少年你……”

为什么还要回去呢?

你明明知道的吧,教团里的那些家伙会怎样对待逃跑的你。

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这样一种残酷的生活方式?


————左手为了恶魔,右手为了人类。


闭上眼,缇奇可以想象出亚连脸上到底是怎样的神情。



“实在太天真了……少年你……”






“嘛,算了。”

简单的将刘海拢至脑后,然后带上手边的黑色礼帽。

        

“好几天都缺席了诺亚家会了呢,也该是时候去向千年公解释了呢。”

优雅性感的微笑再次回到了嘴角,缇奇走出房间。


“话说理由还没编好呢,不过,千年公的话,什么理由都没用的吧~”


于是,魅惑的低语,黑色的身影便逐渐淹没在了清晨的雾中。


总感觉有些重要的东西,

就这样,

永远沉积在了心底。


是谁说过的,在此刻突然忆起。

————爱情并不复杂,不过三个字而已。

————不是“我爱你”“我恨你”就是“你好吗”“算了吧”“对不起”



————某幽的碎碎念时间————


话说这可能会是个坑(坟?)

不过撒~

咱会努力不弃坑滴~

弃了也8欧咱撒~

(众:不欧才怪,pia飞!!!)



话说咱最近有些忙(谁信?),埋坑时间待定。。。。。。

毕竟是可怜的住校生一个嘛~

不过应该能保证一周一更吧。。。

很短就是啦= =


不过呢,虐人真的很爽呢~

啊哈哈哈哈哈~

(众:还好意思说!pia飞!!!)


『从宇宙一角飘回的某幽』

话说写的不好,请见谅撒~

咱会一直努力滴~(90度鞠躬)

感谢亲们赏脸来看文,感谢咱家电脑能打字,感谢百度伪娘能吐文,感谢。。。。。。(众:别磨叽啦!!!)


请坚信此乃美满的结局撒~

(美满定义不明的某幽再次被pia飞)




“嗨,缇奇,你终于来了啊~”


刚刚打开大门,飞扑而来的果然就是小罗德。

“呦,罗德,好久不见了。”

无力的笑笑,心情实在是好不起来呢。


“呐呐,缇奇…”并没有注意到缇奇的不对劲,罗德兴奋的向缇奇身后望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亚连:= =||| 我是东西吗?)

“你的小猫呢?”

“跑掉了。”淡淡的回答。

“诶?还以为你会把他关起来呢。为什么放他走?”

“是呢……”苦涩的笑容。“谁知道呢……这种事情……”

唉……

这种事情……

我还想问自己呢……

那时候为什么还给他选择……?

这是可笑呢。

自己可是堂堂的诺亚——缇奇·米克。

什么时候这么好心地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真是可惜了,我也很喜欢他啊。”罗德轻轻的叹了口气。明明是那么好玩的玩具,不过呢,现在可能……已经……


“对了,缇奇你还没看过这个吧。”罗德拉起旁边莫名其妙发呆中的缇奇,向餐桌跑去。

你要是看到了的话也就不会放手的吧……

(某幽:话说为什么诺亚们总是边吃饭边开会啊?不怕噎着么?

众:还不是你写的!!!= =|||)


——————我是地点转换的分界线——————


“什么?!!这真是教团的决定?!!”

利娜丽颤抖着,几乎无法握住手中单薄的报告。

“为什么会这样?!亚连君怎么可能会做出背叛教团这种事情?!一定是诺亚一族干的好事!我们现在是应该去救他,而不是去杀他啊!!!”从亚连君被教团中央带走的那天就很不安了,现在怎么又发生了这种事情?!


“……你冷静一点,利娜丽。会发生这种事,应该是……”

第十四人的复苏吧……

拉比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说下去。

压抑,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只是个旁观者而已。


“你是说豆芽菜已经被诺亚吞噬了?”语调上挑,依旧冷漠的声音里透着怒气,神田提起地上的六幻,“啧”了一声,转身走出了门外。


“神、神田?你干什么去?”

“抢人!”

该死的,怎么可以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一定要抢回来!

就算他已经死了,也要把他从那个世界拖回来!

什么第十四任,先过了六幻这关吧!


——————我还是地点转换的分界线——————


“啊啦,缇奇,你这么着急是要上哪去啊?”玩味的笑,罗德明知故问。

“去抓跑掉的小猫。”

第一次委屈自己,却也是第一次违背自己的诺言。

自己还真是无聊哦啊……


“说起来,缇奇,咎落很有趣呢。”貌似漫不经心的一句。


“诶?什么?”自嘲中的缇奇并没有听清罗德的话。

“算了,我就那么一说,你就那么一听。”无所谓的耸肩,罗德将缇奇推出门外,“好了好了,快去吧……”


这样最好了,这样就又有好戏看了~

果然呢,只有亚连你最有趣啦~

所以,抱歉啦,缇奇,这次不能帮你了……

但是呢,应该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你们两个……

【本章后记】


虽说此时两队人马士气十足的出发了,皆有爬雪山过草地,过五关斩六将,风吹草低见牛羊……咳咳咳(某幽已疯,由于嗓子严重受创导致发声不能,无法在平日里对周边进行精神的狂轰滥炸,只得在文中体现这一伟大精神!)

言归正传,言归正传。

反正当事人此时在寂寥幽深的偌大森林中迷失了前往远方的道路……(俗称:迷路= =)十分的从容自在。(亚连:哪里从容自在了?!)

可能由于当时出走的太过仓促,以至于我们可爱的小豆芽遗忘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

亚连·沃克是一个路痴!而且绝绝对对是一个天才型超级大路痴!!!!

他这种擅自离开的行为和慢性自杀又有什么区别呢?

(亚连:神之道化,发动!!!= =++

于是某无良作者再次前往奈何桥边。

微笑的亚连:这个悲剧告诉我们,做人不要大白天瞎说实话,作者这种行为和快速自杀又有什么区别呢?)



(某幽:咳咳咳·!为了我们广大同人女的利益,我抱着必死的决心回来了!!!)


总体来说呢,就是亚连同学迷路了。(废话!!!)

追寻の章




————本来以为什么都没有,习惯就好了。



————可是自从遇见你……




————想占有,想拥有,把你锁在身边,让你只属于自己!




————我放弃了一切,甚至你我的约定。




————只是因为……放不下你……




————所以,就算你恨我也好,不会再放手了!




————一辈子!!!



若是有光线照过的话,

一定可以看到灰尘的动作……


将自己全部的重量放心的交给了身后粗糙的树干,亚连微抬着头,漫无目的地任凭视线在前方扩散,心中如是想到。


像是回应亚连般的,

眼前的阴霾被稀稀疏疏的阳光所取代。

有微风吹过,

于是光与影摇曳着,交纵又分开,隐隐约约的勾勒出树的轮廓。


阳光……

是神的宠儿呢。


亚连叹了口气,下意识的望向自己那连发动都不可能的,处于麻痹状态的左手。


十四号再也没有在脑海中出现过,就连圣洁也罢工了。

自己到底是属于什么呢?


其实我就是失宠的孩子吧。


这样的话,就算回去了,又能怎么样呢?

最后还不是被抛弃……


还不如……


明知如此却这样选择,自己真是固执呢。

只是为了一个信念,即使撞得头破血流也要继续前进。


啊啊,怎么又在想这些有的没的啦?

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走吧。


这样想着,亚连打算站起来调查一下周围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标识。

可是由于太饿了,大脑和身体相继投降,亚连只好继续靠在树干上发呆。


啊啊,好饿啊……

快死掉了。

难道我会是第一个因迷路而饿死的驱魔师?如果我还算是驱魔师的话……


有些怀念呢……

那间小屋,那温柔的低语,那悉心的照料,那温暖的怀抱……

甚至是那重重的耳光……


自己果然会后悔啊。

为什么控制不住的,会去后悔,会去怀念他……


“那个人……缇奇·米克……”



“呦,少年,才几个小时不见,就开始想我了吗?”


在心底里不断怀念着的那个声音毫无预兆的在耳边响起,亚连被惊得站起身来。

“缇、缇奇?!为什么在这里……?!”惊讶加提防的语气,“有什么目的?”

虽然自己刚刚是在想他没错了,但是毕竟处在敌对的立场上。谁知道对方心里是怎么想的,说不定是想在自己重返教团之前先除掉日后的隐患呢。这样想……心里不太舒服就是了…….

  

“还能有什么目的呢?”缇奇诡笑着反问,“当然是来抓逃跑的小猫啊~”


“为什么?!你不是让我自己来选择去留的吗?!”


“啊啦,有过这种事情吗?是少年你在做梦吧~”


看着眼前一副“你能把我怎么办”表情的缇奇,亚连只感到全身无力,再次跌坐在地上。


“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如果我们的生命注定无法长久,要来了所谓的幸福又有什么用?


“是来带你走的啊,刚刚已经说过了。”俊朗的眉轻皱,缇奇走上前,打算拉起眼前的少年,强行拖走。


然而事违人愿……


“别碰我!!!”尖叫声瞬间便将烟雾划破。

亚连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用力将缇奇的手拍开,连同关心一起狠狠的摔碎在地上。

“……我不能…不能……”


不能沦陷在你的微笑。

不能沉浸在你的关怀。

不能爱上你!!!


“……你是男人!你是诺亚!你是敌人啊!!!”


“不要再来找我……让我完结自己的使命……然后死掉……”

让我作为保护这个世界的武器,在战场上死掉。


“让我就这样子回去好不好?就这样结束好不好?”

已经不想再被抛弃了!

已经不想再拥有了!


我们给不来对方真正的温暖。

所以,放过我吧。


“放过我吧!!!!!”


于是,内心荒芜,泪水滂沱。


沉寂,沉寂。

世界如果除去了思想,那么剩下来的就只有沉寂。


“喂,少年……这是你第二次拒绝我……”

爆发前的平静,冷静得不带一丝感情。


“你是不是以为我会任由你这样任性下去?!!!!”

倏的扬起左手,心中的怒气化为力度狠狠得向这少年消瘦的脸庞猛冲而去。


亚连闭着眼,扬起头,没有要躲开的打算。

如果这样,

一切都可以结束的话……


然而和上次不同,预期的疼痛并没有袭来。

只有那被挥起的冷风轻轻的拍在脸上。


“……?”亚连疑惑的睁开双眼,于是看到了那近在咫尺的手掌,甚至能听到动脉血液跳动的声音。

“……缇……唔!”

一个吻瞬间堵住了亚连想要提问的唇。



缇奇粗鲁且霸道的掠夺着亚连口中的空气,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唇舌的缠绵越演越烈,缇奇按住亚连的肩膀,向前倾去,顺势将少年单薄的身躯压倒在一片枯叶之上。


大脑一片空白,亚连不明白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他惊恐的瞪大了双眼,清晰的看到眼前男人眼底里的猩红。

那是情欲充斥的焦灼,混乱的双目。

那个夜晚的记忆也再次袭来,那个羞耻恐怖的夜晚。

于是他开始害怕了,他奋力得想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想逃离这个诡异的地方。


感受到身下少年的剧烈抵抗,缇奇终于放开了少年被蹂躏的红肿的唇。

“果然还是应该这样做~”

单手扣住不停挣扎的纤细手腕,缇奇邪笑着,轻而易举的瓦解了亚连的一切反抗。


“放、放开我!!啊……不……不要碰!!!”

双手被压制在头顶,双腿也被男人用膝盖强行撑开,亚连只能在男人身下恐慌的尖叫,无助的扭动着身躯。


“那就来求我啊……用你的身体……”

但是我不会放开你的。

想占有,想拥有,把你锁在身边,让你只属于自己!!!

我放弃了一切,甚至放弃了你我的约定。

只是因为放不下你!

所以,就算你恨我也好,不会再放手了!

一辈子!!!


黑色长衣上的银色纽扣已然全部解开,缇奇热烈的啃噬着少年青瘦的锁骨,一只手不安分的在那白皙的皮肤上游走。

你是属于我的。

你必须属于我。

你只能属于我!!!


“……住…啊恩…不要……”

亚连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竟然如此敏感,男人仅仅是用亲温和爱抚就可以让自己浑身无力的让人为所欲为。

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待我?

还是说,

正因为是他,自己才会……





“真是的,很危险的啊,没礼貌的家伙。”

为躲过袭击而被迫放开亚连的缇奇因好事被打断而生气着。


“切!”神田撇嘴,低头看到衣襟大开,浑身无力的亚连,更加不爽的皱眉,神田快速蹲下身,用散在一旁的黑色长衣将亚连诱人的胴体紧紧地裹住,只露出那可白色的脑袋,“……交给我。”

说罢,神田提起六幻向缇奇砍去。

竟敢动我的豆芽菜,你给我去死吧!!!!!!!


“喂喂,该生气的可是我呢!你这个碍事的家伙!!!”

不爽的挑眉,单手挡住泛着圣洁光芒的六幻,缇奇接受了神田的挑战。


那么,少年,你可要张开眼睛看清楚。

我会在你的面前,

将你放不下的回忆硬生生的撕碎!


<后记>


其实本来想就这样H下去的说~

但是由于考虑到本人写H的功力实在太……

于是就找来神田SAMA来当个超大的电灯泡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话说豆芽争夺战撒~

已经正式开始了呦~

不用说,不论谁赢谁输,豆芽都素T叔滴,毕竟咱这素TA文嘛~

(KA饭可不要打偶哦~)


MS还有二、三章就完结了撒~

我也快累抽了……

连载真的好累撒~


咎落の章



————为、为什么会……这种事情……?!


         ————不要过来,不要用你那沾满我‘家人’的鲜血的双手抚摸我!


                       ————…不要,我不要……你别过来!!!


————我是恨你的!恨你的!恨你的啊!!!



“话说回来,你又是何苦来寻死呢?”说话间,缇奇抬手将缔滋幻化成盾,不急不缓的挡下了神田来势汹汹的攻击。

“哼,这句原话送还给你!”目光一凛,又一记六幻送上。

再次挡下,缇奇挑眉。“是想保护?”

“真是笑话!你,你们教团的保护可真是无微不至啊!全身上下伤痕累累,甚至连那种地方都……”

缇奇下意识的抬头,看到不远处少年的颤抖。

于是更加轻蔑的嘲讽着:“你们还真好意思说是保护呢!”


由于长期在外出任务,神田并不知道异端审问的事情,就连亚连涉嫌背叛也是刚刚才知道的事情。

神田的身影霎时顿住,任由冷风扬起他乌黑的长发。

“你说什么?那些伤……”

不是你做的吗?


“啊拉,是吗?最后又都推到我身上了吗?”语调上挑,“你们驱魔师还真是……”缇奇抓住神田发愣的瞬间,冲上前去。

然而他却低估的对方的实力。


神田险险的闪过缇奇的攻击,转身,顺势将六幻刺向缇奇的喉咙。


“碰!”

冷风扬起枯黄破败的落叶,黑色长衣静静地坠落在地上。

白发的孩子挡下了锐利的刀锋,用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弯刀。


“少年你……!”你为什么要救我?!

“豆芽菜你……!”你为什么要救他?!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于是一人欣慰喜悦,一人悲伤无奈。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却在少年开口的瞬间同时化为虚无。

“你们好呦~”

相同的声带振动出与温软不同的轻佻。

相同的嘴角勾划起与柔和不同的诡异。


没有错,这个少年并不是亚连·沃克。


“你不是豆芽菜,你是谁?”

“难道你就是……?”

两人同时开口。


“第十四任的奏者,遗忘的诺亚。”

少年礼貌的鞠躬,优雅的仿佛月下漫步的吸血贵族。


————第十四任?!你不是已经……


心底里传来一个声音,和不久以前一样,只是角色做了对换。

“你认为我已经死了啊。”轻叹般的语气,“那还真是抱歉了,我才没那么容易死呢~”心底里没由来的,一阵失落。


————你出来做什么?!我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的!


“阴谋吗?”少年笑了笑,嘲笑谁般的,“那种东西啊,还没有想呢~”

只是因为这是你希望的。

你不希望他死掉的,对吧?

既然你无法动手,那就由我来代劳吧。


就像那个时候一样,由我来代替你做!


少年敏捷的攻向神田,带着那诡异笑靥无法掩盖的杀气。


————住手!住手!!!你不要对我的家人出手!!!


闪躲不及,神田的手上被划下一道血痕。


————停下!住手!!不要打了!!!


少年反手一刀,划破神田团服的衣领。


————住手啊!住手啊!你想把我怎么样都可以!!!


少年的动作突然顿住,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的大笑,“怎么样都可以?!哈哈,现在你还值得我对你怎么样吗?”

你又想牺牲掉自己吗?为了那些丑陋的人类……


无视其他二人的诧异,少年继续自言自语。

“你认为你还有什么资本和我交易吗?”

少年残酷的说着,嗜血的笑容隐没在树的阴影之下。


“是你自己说的,你已经不再是驱魔师了。”


“还保护人类做什么?”


“说到杀人的话,上次不是做得很利落吗?”


————…!那个……不是的!!!那个是……!!!


“你想说那是我做的吗?”将目光转向一旁,少年意义不明的笑了,“虽然我很想亲自结果他,不过……”


“好像已经太迟了呢~”


————你在,说什么……?


“啊嘞?你看不到吗?“少年偏着头,轻轻的笑着,“那就用你自己的眼睛来看吧。”于是少年缓缓的合上了金色的双眸。


一阵轻微的抖动之后,少年再次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浅灰色的瞳孔中流露出了复杂的情愫。

卸去了几秒钟前的玩世不恭,温软的声线在不住的颤抖,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般,不过事实也确实如此。


“…为什么…?”

为什么突然就退出了我的身体?


————说了让你看的。

“看什么?”


————向身后,看…..

“…?身后?”


————对,身后。


白发的孩子茫然的转身。


鲜红色粘稠状液体有生命般的在落叶铺成的的地面缓缓的蔓延着。

修长的日本武士刀静静的躺在主人身边,像是尽着自己最后的职责。

然而,它的主人……


墨色的长发毫无章法的散开着,半长的刘海凌乱了他的容颜。

他就躺在那里,像个没有生命的假人。


“……神田?!”浅灰色的瞳孔逐渐张大,亚连下意识的向地上的青年跑去,“这是…!怎么会……?!”


为什么会这样?!

他……死了吗……?


是谁…是谁做的..?!


白发的孩子愤怒的转头。

于是他看到了漫天飞舞的黑紫色蝴蝶,以及那个男人。


是吗?果然是你啊……

“缇奇·米克……”瞳孔和心脏一同紧缩,亚连颓然的跪坐在黑发青年身边。


仿佛空气中也弥漫着铁锈的腥味。

它们像无形的铁链,冲进身体,将一切狠狠的缠住。

“走吧,我们回去吧,少年。”男人慢慢的走近。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说出这种话?


“好了,我们快走吧,其他的家伙们就要来了。”

男人习惯性的勾划起嘴角。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可以那样无所谓的笑起来?


“受伤了吗,少年?我来扶你好了。”

男人递到面前的手,温湿的鲜血染红了纯白的手套。


为、为什么……这种事情……?!

不要过来,不要用你那沾满我家人鲜血的双手碰我!


藏在树荫下的空气孕育着一场盛大华美的决裂。


“…不要…我不要……你别过来!!!”少年捂着头,惊声尖叫,“我是恨你的啊!恨你的!恨你的啊!!!”

可是为什么我又……


“你在说什么啊,少年。”男人皱眉,“不就是……”

不就是打晕他了嘛,他又没死啊。

我怎么可能杀掉你的‘家人’害你伤心呢?


那没说出的话语,少年并不知道。

他只是迷惑于眼前的所看到的一切。


————是啊,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不就是……?”亚连冷冷的问着,“是哦,对于你们诺亚来说,人类的生命并不算什么吧……”

亚连摇晃的站起身,“是啊,我还在犹豫什么呢?你已经不止一次做这种事了…..我为什么还要犹豫呢?”

早就该放下了吧,有些东西只在心中发酵就好了吧。


失去家人的痛苦,你们诺亚也是懂得吧。


亚连猛地抬头,眼神坚毅,那是亲手扼杀自己的悲怆神情,“所以我要替他们报仇!为了这个世界也要打倒你!”

对不起,我还是没办法。

还是逃不出神的枷锁,还是无法放下大家不管。

所以我要打倒你。

就让这一切都化为天地间的一缕尘埃……

“神之道化,发动!!”熟悉的话语再次吐出。


————住手!那样你会……!!!


一瞬之间,圣洁冷冽的光芒将一切包裹。

但却在下一秒转为诡异的颜色。


这是怎么了……?

……我的手……

……我的圣洁……


“……少年!!!……Allen!!!!”


好黑啊,什么都看不到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耳边最后响起的是那个男人惊慌的呼唤……




末世の章


————呐,小鬼

           


                 ————你要幸福的,幸福的……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男人在黑暗中摸索着开了灯,将怀中娇小的人儿轻轻的放在柔软的床上。

“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没问题的。”少年不耐烦地说着,微卷的刘海遮住了金色的瞳孔,“不是说了吗,我已经努力用诺亚的力量去抵消圣洁的侵蚀了,至少是不会出现咎落的现象了。”

然而男人俊朗的眉却没有丝毫舒展,“可是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像是双目失明、双耳失聪之类的……?”

“你有完没完啊?说了交给我就行了。”不满的撇嘴。

对他没利的事情,我才不会做呢!


几个小时前,亚连因体内诺亚和圣洁的排斥晕倒。

第十四任也就趁机苏醒了。

为了防止咎落的发生,缇奇与第十四任探讨了很久,终于做出了用诺亚的力量中和圣洁的这一决定。

不过……


“……你到底有什么企图?”缇奇提出了心中的疑问,“一直准备复活的你为什么会做这种无利可图而又危险的事情?”


“无利可图而又危险的事情啊……的确呢,这么做我自己就会消失了呢。”抬手整理一下刘海,少年波澜不惊的说着,像是再说陌生人的故事。

“所以是为什么?”


“是啊,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少年状似不经意的低头,望见了地板上那块格格不入的斑迹。

“这是那时候他打翻药碗时留下的吧,竟然一直没有消退啊……”

没错,自己一直都在。

只不过不想成为一个碍眼的大灯泡。


“喂!我再问你的目的啊!”男人被少年的悠闲打败,无奈的抚额。


“没有那种东西。”少年终于开口了,然而太过迅速的回答却令男人措手不及。

“你说什么?”


“那我问你,你这样保护他又是为了什么?”少年扬起金色的瞳孔与男人对视。


“我当然是……”

我当然是因为爱他,希望他幸福。


“我们是一样的阿。”不等男人说完,少年抚着胸口轻笑,“不过你相信与否我也是爱着他的,一直都是。他是我和马纳最爱的孩子,我又怎么可能不希望他幸福?”

很早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光都是最美好的回忆。

是他那温柔天真的笑颜冲去了我心中的阴霾。

我就是那个被他可爱笑靥所俘虏的傻瓜。

其实想一直守护在他的身边的。

但是我知道他需要的那个人并不是我。

所以我才会…..


“那么为什么不选择卸下他的左臂的那个方法呢?”

“因为那时他一直以来的愿望啊,拥有一双正常的手臂。”

既然能给你的就只有这个。

那就让我用全部的生命去换取。


说话间,少年突然感到一阵晕眩。

“……我的时间到了,之后就交给你了,为了不让他做傻事,我会带走他全部的记忆,毕竟我是遗忘的诺亚,这种小事还是可以……”

我并不奢求他记得我,记得我的爱。

所以那些悲伤的、痛苦的回忆就让我来带走吧。


“最后一件事要拜托你……他是一个令人心疼得孩子,替我……爱他,保护好他……”


“这种事情不用你说我也会做的。”男人摘下礼帽,弯腰鞠躬,带着虔诚的敬意。


最后一个欣慰的笑容,少年缓缓的合上了灿烂的金眸。

是啊。

这样就好。

只要你在他身边,只要她快乐的活下去就好了。

什么诺亚和驱魔师、什么黑色教团与千年伯爵、什么黑暗三日与时之破坏者、什么宿命与决心……

这些都不是你这样年龄的孩子该考虑的事情啊。

忘记了就好了。

拜托不要再背负着这些,令人心痛的微笑了……

真真正正的做回一个孩子,做你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吧。


“呐,小鬼,你要幸福的,幸福的……”


那最后的音节,那优雅邪气的笑靥,最终也同呼吸的热度一起消失在了狭小的空气中。

终の章



“呐,你是谁?”


“啊嘞?我又是谁?这里是哪里?”


“呐,你倒是说句话啊!”


“其他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啊?”

“你只要知道你只是一个叫亚连的孩子,我的恋人就够了。”

“恋人?”

“对,恋人。”


我决定不会在放手了,你再也逃不掉了。


你只能由我来守护!


即使我们的爱情是他过无数牺牲的前进,我也不会停下脚步。

即使我们选择的是一条活路的死路,我也会一直赴汤蹈火。

即使着世界的变数不过是上帝手中的定数,我也不会再次逃避。


我们离过去已经千山万水,但是距未来仍是千山万水。




那些最深最深的梦魇,错过了就错过,忘却了就忘却。





那些妖冶的蝴蝶在最初也是最后的夜里纷飞,埋葬了我们黑紫色的梦魇。


我们手拉手,一起走,不回头。




This is just the nightmare grave where I buried my forgotten dream.



————fin————

[ 本帖最后由 sharia 于 2009-9-6 13:35 编辑 ]
发表于 2009-8-28 13: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世界那样的大环境下,也只有失忆可以让两个人走到一起了吧
因为不管我怎么想,都不会相信象Allen那样责任心很重的人会为了爱抛弃他一直维护的世界,即使这个世界已经提前抛弃了他
发表于 2009-9-18 20: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决定支持一切大叔压倒白毛的文,我爱对抗啊啊啊。要是有SM就更好了。
发表于 2009-10-24 21: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失意,可真是狗血的结局啊
不过对于责任心超重又伤害了自己同伴的豆芽菜而言
这大概是让他能自主活下去的唯一的方法了吧
发表于 2009-11-12 12:30:37 | 显示全部楼层
豆芽菜真是很圣母啊,不就是弄死几个猥琐大叔吗,不要泄气啦
发表于 2009-12-26 19:3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纠结...其实一开始那种豆芽被教团抛弃的情节看漫画的时候就有想过..
豆芽太过公平太过博爱..可惜不管教团还是伯爵都想完全把对方消灭...
如果是缇亚的话..失忆还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总之..非常美味的文..多谢招待..
发表于 2010-4-26 03:5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失忆对亚连是最好的了,否则我难以想象他会如何自处。他哪边都舍不下,又无法两全其美,又是个死脑筋,这样下去只会一直痛苦下去,倒不如都忘了吧。
发表于 2010-4-26 22: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實遺忘才是對亞連最好的吧。
他有一顆太過柔軟的心,每逝去一個人,都如此疼痛,受傷、結痂,然後又是受傷,再次結痂,總是在完全癒合以前,又覆上了新傷,殘破的心結了厚厚一層的痂,在下次受傷的時候,狠狠的,撕扯開來,鮮血淋漓。

我非常喜歡緹亞這個配對,當然我也喜歡拉比,喜歡神田,可是我想,唯有緹奇才能把亞連從所謂的正義裡拉扯出來,那些所謂的正義,是建立在犧牲少部分人身上的。犧牲少數人讓大多數的人們得救,看來非常的划算,是吧?但我卻為亞連的心疼痛著,看著他拖著疲累的身軀,故作堅強的笑著說『沒關係』的時候,非常非常的疼痛著,有時候好想對教團的高層大喊---夠了吧!!!亞連已經有太多的傷痕。
我只想讓緹奇把亞連帶走,自私的,寵溺著他,什麼教團,什麼世界,什麼人類,他們從來不曾看見你笑容背後的傷口,浸泡在鹹鹹的淚水中,潰爛。
发表于 2010-5-4 14: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这一直都是我最萌的CP了,越是敌对,越是禁忌,就越是让人不可自拔啊,让我想起了VH一对,比这个还要纠结
忘记一切应该算是最理想的结局了,在那样的环境下,在那样的关系里,衷心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幸福
PS:大人有时间的话更新一个番外怎么样,看看教团在失去Allen后最有什么变化

点评

番外有更啊 http://www.luvharry.net/bbs/viewthread.php?tid=10195  发表于 2010-8-7 17:52
VH也是咱的本命啊~  发表于 2010-8-7 17:51
发表于 2010-9-20 23: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过程很让人想吐血,但结果不错,遗忘过去的亚连和缇奇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点评

咱知道这很狗血= =  发表于 2011-6-13 18:1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0-12-1 22:1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