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查看: 2530|回复: 5

[神亚] 【原創】落日向晚(短篇完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25 21:3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千年歸塵。 于 2011-4-11 19:59 编辑

這孩子微虐向HE(?)~不喜慎入..

就像是世界只剩下灰色一般,
絕望逐漸溢滿了空間。
亞連·沃克的世界觀被狠狠地扭曲了。
[One]
他抱著空白的相簿發呆。
不在了,不在了,哪裡都沒有。找不到了。
他拽著拉比的衣領質問,
爲什麽要將優的照片奪走,爲什麽要將他的錄像消除。
拉比看著他,祖母綠的眼瞳中沒有一絲笑意。
利娜麗蹲在旁邊輕輕的啜泣,細微卻綿長的聲音讓他很煩躁。
[Two]
“好了亞連·沃克先生,讓我們來談談。”
“不,我不需要。請你離開我的房間,立刻,馬上。”
“你需要我的幫助。”
男人看著少年執拗地偏過頭去,微不可聞地歎了口氣。
“好的,既然你不想,那我下次再來。這是我的名片,你隨時可以給我打電話。”
“是的我知道了。再見。”
[Three]
神田優只是你想像出來的人。
拉比看著他的眼睛,擔憂的表情和疲倦的神態讓亞連有輕微的負罪感。
可是他說出來的話卻又是這麼荒謬。
優,
爲什麽他們都不記得你了。
他們說我瘋了。我瘋了嗎。我真的,
瘋了嗎。
[Four]
“你可以跟我說說神田優。你知道,像他的性格什麽的。”
“你願意聽我說嗎。”
“傾聽是我的工作。你不用拘束。”
“優是一個很溫柔的人,有著長長的頭髮和薄薄的嘴唇。他會把頭髮高高地束起來,就像,就像日本的那些很老很老的傳說里的武士一樣。他會抱著我,我給他唱歌,然後他就對我笑,他笑起來非常地漂亮,沒錯,漂亮。你能理解嗎?”
“是的,我能想像,他是一個很英俊的人。”
“當然了,我的優……”
少年仰著頭笑了,陽光灑在沒有血色的臉頰上,像天使般安寧純潔。
“緹奇,你知道嗎。他們都把優給忘了,我很害怕。”
亞連用雙手環住正在不住顫抖的肩,整個人蜷縮在寬大柔軟的沙發上,看起來脆弱無助。
“我當然能夠理解,事實上,這是很正常的……”緹奇看著他的樣子,忽然不忍說下去,他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職業操守。
[Five]
他又一次地夢到了優。
優的臉很蒼白,他手裡握著他最喜歡的刀,滿身是血。
亞連聽見自己在不斷地喊優的名字。
神田優,神田優……
然後優笑了,還是那麼溫柔。
可是爲什麽,爲什麽你要笑著離開我呢。
滿身是汗地驚醒,
映入眼眸的是利娜麗滿是淚水的臉和拉比憤怒的表情。
你們怎麼了。
拉比將亞連從床上扯起來,大聲地吼。
他說亞連·沃克你給我醒醒神田優這個人是不存在的你不要再抱有這種無聊的幻想了。
利娜麗在旁邊哭得更厲害了。
亞連愣愣地看著拉比近在咫尺的臉,淚水無聲息地從眼眶中滑了出來。
優,
這是你給我的懲罰嗎。
[Six]
“我又夢到優了。可是拉比他們爲什麽要對我發脾氣呢。”
“啊。那你找到他的照片了嗎。”
“是的。我在大抽屜的角落里找到了,迪姆真是頑皮,我錯怪拉比了呢。”
少年眯著眼笑了笑,幸福的樣子幾乎讓緹奇無法說出真相。
“那,你介意給我看看那些照片嗎。”
“當然可以,就在那邊的桌上,你可以去看。”少年指了指沙發旁邊的小圓桌,然後回過頭看向面前的茶几。
“緹奇,你看見我的蛋糕了嗎?”
正準備去拿相簿的男人一下子僵住,轉過身去盯著亞連的眼睛一動不動。
“怎麼了?”
“你今天沒有吃蛋糕。”
“怎麼可能,我今天特意跟利娜麗要了一塊抹茶蛋糕,那是優喜歡的味道。”
“你昨天吃了,可是今天沒有。”
亞連忽然有些慌亂,他站起身,又坐了回去,纖長的雙手不斷地擰著衣服的下擺,像個做錯了事的孩子。
“不、不可能的,我明明,明明……”少年忽然撲上來抓住男人的衣服,瞪大的銀灰色眼眸中盛滿了恐懼:“緹奇,緹奇,你快說,你快說你只是在開玩笑,我今天有吃,我今天有吃蛋糕!”
壓抑過久的情緒因為小小的一個導火索而爆發出來。緹奇看著接近歇斯底裡的男孩一臉平靜,他推開亞連,將他帶到拉比的房間,默不作聲地離開了。
“利娜麗小姐,我想,他的病情加重了。”
站在對面的少女抬起手捂住嘴唇,一臉的驚詫和悲傷。
[Seven]
亞連在家中發現了越來越多優的照片。
微笑的,沉默的,嚴肅的,憤怒的,甚至還有拉比生日那次他被抹上滿臉蛋糕拔刀砍人的樣子。
他看著這些照片無聲地笑了,就算只有我記得你,優,就算只有我記得你。
亞連將相冊緊緊抱入懷中。
你也是世上獨一無二的,我的寶貴之物。
站在門口看著亞連的人影輕輕地歎了口氣,眼中的疼惜一覽無遺。
[eight]
“緹奇緹奇,你終於來了,我等了你很久了喔。”
推門進入房間的男人聽到少年招呼他的聲音不由自主地愣了愣,臉上的驚訝之色隨即消失,換上一副吊兒郎當的表情。
“啊哈。亞連你居然會這么熱情真讓我受寵若驚。”緹奇打趣著走向他常坐的位置,隨意地解開領帶往上面一躺。
“哎呀別睡,你看看我翻到的照片,全是優的喔。我都很小心地收起來了,快起來看啊。”
男人困惑地接過被遞到他面前的白色相冊,翻了翻,臉上的神色便變了。
相冊中全是亞連和拉比,利娜麗的合照。
沒有神田優。
亞連湊過來,手指在一張張照片上劃過,給他介紹著每張合影中的故事和他珍貴的回憶。
“緹奇,你看這張,拉比生日的時候的照片喔。優可是很少這樣失態的,哈哈哈很有趣吧。”
照片中只有拉比和亞連燦爛的笑容,拉比滿臉都是蛋糕的碎屑,橘紅的頭髮上被抹滿了奶油,看起來很滑稽。
仍舊沒有亞連口中的“優”。
“啊緹奇你不要走神,還有這個這個,優很帥吧……”
緹奇已經沒有心思去聽亞連在說什麽了,他很嚴肅地抬手打斷了少年的話。
確認了對方正疑惑地看著他,便開口說道:“我沒有看見什麽神田優。”
亞連·沃克,你被診斷患有精神分裂癥和重度妄想癥。請在我的協助下做恢復治療。
[Nine]
亞連呆呆地看著眼前沒有笑意的緹奇,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一直站在門外偷聽的拉比發現裏面忽然沒了聲音,有些奇怪地推開門。
白色的門被拉開后他首先看到的是亞連慌亂失措的臉和緹奇震驚的表情,然後似乎有什麽人從自己身邊衝了出去,帶起的風將一些紙掀在地上。
“亞連!”他聽見自己叫出來,巨大的刹車聲和鋼鐵碰撞到肉體產生的悶響讓他下意識地叫出了這個名字。
然後世界像是變成了慢速播放,利娜麗聽見聲響尖叫著跑出廚房,身後跟著同樣慌亂的考姆伊,緹奇將他從地上扯起來,雖然他並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摔在地上的。
什麽聲音都聽不到,只有那具身體摔在地上的聲音一遍遍地迴響。
拉比慢慢地蹲下身子抱住了頭。
[Ten]
“咔嗒”
聽見聲音的銀髮少年緩緩地抬起了頭,眼中沒有一絲神采,灰色的眸子像是把折射進去的光線都吞沒了一般。寬大的病號服套在他瘦弱的身體上顯得有些可笑,
“亞連,你從進醫院起就一直拿著那本相冊,裏面,是很重要的東西嗎?”利娜麗端著一個託盤走進來,向著亞連微微地俯下身子。
“並不是,什麽重要的東西。”亞連這麼說著,卻不禁將手中的東西捏得更緊。
察覺到他細微的動作,利娜麗明白對方並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歎了口氣,將託盤放在床頭的小桌上,囑咐他一定要記得吃掉,然後走到門口。
“亞連,我雖然不明白你爲什麽會這麼珍惜它,但是只要是你決定的,我一定會支持。”在離開前,她回頭輕聲說道。不等對方回應,便離開了病房。
[——]
手術失敗了。對不起我們盡力了。
穿著白大褂的醫生面無表情地遞過一份文件。
植物人。
寫在上面的這三個字狠狠地刺痛了在場所有人的心臟。
由於病人的心理情緒非常不穩定,有將自己困在精神世界的趨向。所以,恢復的可能性很小。
一個護士小聲地補充了一句。
他拋棄了我們啊。
緹奇忽然笑著站起身,深邃的眼眸中滿是絕望。
[End]
亞連開始陷入昏睡。
長長的黑暗帶給他的是無可比擬的安全感。
他在一條長長的道路上慢慢地走,像是隧道般的深遠悠長的路。
沒有一絲光線,他的眼睛也無法適應這麼濃重的黑。
沒有目的,像個盲人一樣地走,直到看見盡頭那一點點微弱的亮光。
亞連跑起來,張開雙臂想要擁抱光明,顧不得現在他的樣子有多么地傻。
——豆芽,我來接你了。
——嗯,我一直在等你喔。
神田優站在一棵櫻花樹下面沖他溫柔地笑。
就像他曾經做過千百次的那樣。


The End。
alwaysthere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1-1-22 12: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絕望感好重啊...
虐得我的小心肝直顫抖
神田啊!!!
亞蓮啊~
現在要找一篇HE的看看了>_<
发表于 2015-4-29 20: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竟然是妄想症和精神分裂?!
剛開始我還以為是神田死了之類的,所以他們才說沒有這個人
发表于 2016-4-25 04:5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脑死了吗。。。。
从头到尾优的存在只是亚连的一场妄想,虽然悲伤但我最介意的还是亚连因何而得精神病?
发表于 2016-5-24 08: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呐噜…好虐…不过新人刚来猫爪 因为才入hp坑 没想到竟然有all亚 顿时觉得好幸福_(:3」∠
发表于 2016-6-16 00: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在动画又要开播的时候发现了这些 简直唤醒我多年前的ALL亚初心 漫画这些年简直就和没有进展一样啊啊啊 仅有的更新那么几话 剧情也是越来越难以理解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0-12-1 21:5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