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查看: 7092|回复: 9

【授权翻译TH-R】先手得胜Hit The Ground Running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8 12: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ehn 于 2013-7-11 18:13 编辑

7/11 版主公告:有鑑於此譯文初發時與原作實際已非同一篇文(詳見4樓與10樓比對),其內容基礎建立在對原文的誤解、語義扭曲以及譯者自由填空詮釋之上。又因幾日以來樓主並無任何回覆與說明,並在初稿未修改的情形下陸續發表二、三更的譯文段落,經版務群討論,決議將此譯文由文區移除,連舉證回帖一併列入檔案館備存。


Harry又梦到了那座孤儿院,那个奇怪的男孩,有着漆黑的头发和苍白的皮肤,和Harry长得很像……

如果,如果魂器在十岁的Harry体内觉醒?
如果,如果Harry的魔法界启蒙由Voldemort来完成?
如果Tom Riddle得以在所有人之前认识Harry,了解Harry,教育Harry,养成Harry……
这是一篇腹黑养成腹黑的故事……
如果近水楼台先得月?
那么谁先手,谁得胜!

先手得胜Hit The Ground Running
By Tozette

原文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9408516/1/Hit-The-Ground-Running

授权信如下:
授权翻译.JPG

翻译本文的想法来自资讯区pv_state的推荐:http://www.luvharry.net/bbs/viewthread.php?tid=20436

无权无势的黑魔王现在被困在一个孩子的脑子里,导致他唯一的乐趣就是欺负这孩子:

(原文部分翻译)

你是一个巫师,虽然是混血,但仍然是一个巫师,你可以使用魔法。

可哈利不怎么确定这个,“如果我父母真的会魔法,”他慢慢地说,“他们怎么会在一场车祸中身亡?”

那个声音为这个问题寂静了一会儿,最终,它说,我假设你总有一天会发现真相,他们不是在一场车祸中死亡的。

“男孩!”佩妮姨妈在窗口往外大喊,哈利从她愤怒的姿势里意识到他快踩到她的花坛了。

他快速地将橡皮软管收好,将它们收进车库,在德思礼家阴冷黑暗的车库里,他说:“你知道他们怎么死的吗?”

我。那个声音说,我杀了他们。

哈利定在原地,他不敢相信,但一个魔法咒语更能解释他那些模糊怪梦的来源,“你杀的?”

那个声音没说话,但哈利感觉到了一阵遥远的冷酷。

他舔了舔嘴唇,轻轻地将花园工具放下,“那是……那是一场意外,对吗?”

不,那个声音说,毫无歉意。

哈利觉得自己要哭了。

(结束渣翻)

所以这几年里你就忙着弄哭小孩子吗?真是符合黑魔王这个名字的行为XDD
另外当哈利听到伏地魔的名字时,他只是说了一句:“Huh, that' a funny name.”




Chapter 1   
   
    Uncle Vernon一直等到Piers安全离开他们家之后才开始跟Harry算账。他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勉强说了一句:“去——碗柜——待着——不许吃饭。”就倒在扶手椅里了。Aunt Petunia连忙跑去给他端来一大杯白兰地。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 Ch. 2,The Vanishing Glass

    Harry在黑暗的碗柜里待了很长时间。直到他确定Dursley一家都睡着了的时候,他才尝试着去推开碗柜的门。

    门锁的很紧。

    被饿得睡意全无的Harry向后倒在他的小床上,静静地在黑暗中等待。

    他不大清楚什么时候才会被放出去——也许是很久以后,毕竟他以前可从来没有放出一头野生动物去攻击他的表哥。

    他料想得丝毫不差。

    接下来的日子是在意识不清的饥饿和不安中度过的。Aunt Petunia每天早晚让他上一次厕所,紧接着就把他锁回碗柜里。Harry知道他被锁进去的时候暑假还没有开始,但很快他就失去了时间概念。直到第四天,他被Aunt Petunia瘦骨嶙峋的指关节敲门声叫醒的时候,他知道他错过了上学的时间。

    “起来,起来!快点!”Aunt Petunia尖声说道,催促着Harry去洗手间。

    “是,姨妈。”Harry机械呆板地回答,蹒跚地走向洗手间,他赤裸的脚踩在冰凉的瓷砖地板上。

    Harry渴得要命,所以每天出来的时候他都会抓住机会从水龙头上接水喝,喝得越多越好——一直喝到他生病或发胀,或者Aunt Petunia敲门,叫他滚出去。

    当他被迫回到阴暗狭小的碗柜时,他通常尝试着入睡。起先他又无聊又不安,难以入睡。但后来因为长时间没吃饭,Harry发现在晕眩中时间反而过得很快。

    现在他才刚起床,就觉得头晕得厉害。

    沉睡在小床里晕眩而四肢瘫痪的愚蠢感受几乎是美好的。Harry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轻松地滑入他遥远而模糊的梦境小路。

    有一天,Harry梦到一栋高而窄的建筑。天空,路面,外面缺了字母的生锈路牌,一切都是黑白的。

    建筑里有无数陡峭的楼梯,狭窄的走廊,还有黑砖墙反射出头顶冰冷而耀眼的灯光。

    起先Harry觉得这是座监狱,冰冷的、痛苦的监狱。紧接着,Harry意识到这其实是一所孤儿院。

    可怕的预感如同阴影笼罩了Harry。这不是Uncle Vernon曾经几百次拿来威胁他的命运吗?“再有一次,我们就把你丢进孤儿院!”

    Harry想起动物园里他放出来的那条蛇,想起它轻柔的嘶嘶的告别:多谢,朋友。他的内心好像得了病似的可怕地翻腾起来。

    他翻了个身,把脸埋在床单里,强迫自己不再想那些可怕的事情。

    他一直睡到下一次有人敲门。

    “起床了!”Aunt Petunia隔着门厉声说道。紧接着传来咔哒一声开锁的声音。Harry松了口气,慢慢地摇晃着站起身来。

    Aunt Petunia先把他丢进洗手间,然后又把他推搡到阳光明亮的室外花园里,给了他一个可怕的眼神,示意他开始干活。

    起初阳光很美好,因为Harry的皮肤很久没见光。但在无尽的除草、修剪和除草、修剪之后,太阳升高了,天气变热了。在炎炎夏日的正午呆在室外,Harry的唯一安慰就是随时可以喝到浇水软管里的自来水,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在Uncle Vernon返家之前,Harry回到了碗柜里。

    他戴着眼镜就睡着了,翻了个身,醒来时眼镜被他的脸压得粉碎。他听到姨父姨妈在楼梯旁边低声谈话,那时已经很晚了。他只能抓住一些谈话的片段:

    “……甚至不是我们的——”

    “——危险的胡扯——”

    “把这些从他身上剔除出去!”最后是Uncle Vernon充满不祥意味的咆哮。

    Harry把眼镜摘下来,丢开去,扯过被子盖住头,替他隔绝了头顶的声音,楼梯和老房子所带来的沉沉压力。

    他又梦到了那座孤儿院:高大,冰冷,空寂无人。没有孩子,没有女人,什么人都没有,似乎只有无穷无尽的闪耀的墙壁和头顶暗淡的灯光。

    他在楼梯上徘徊,在狭窄的走廊里游荡,他面前的每一扇门都上了锁,他无路可走。

    最后,他终于推开了一扇没有上锁的门。

    门后狭小的房间里是相同的闪耀的墙壁和刺眼的灯光,有一张钢架床,一个孤零零的木桌和一个衣柜。

    外面在下雨,下着无穷无尽的雨,透过一扇肮脏的窄窗可以看见下面的街道,阴冷的、灰色的、看不真切的街道。

    “你又来了。”

    Harry的心脏猛的一跳。

    他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见一个男孩,比他年长五六岁的样子。

    男孩有着漆黑的头发和苍白的皮肤,很像Harry,但比他高得多。男孩瘦削,安静,看起来很严肃。

    “呃,你好。”Harry说。

    良久,男孩什么都没说。

    “你在这里做什么?”最后男孩问道。

    “我不知道。”Harry说,环顾了这个看起来冰冷毫无生气的地方。他发现自己在这个男孩面前有些不自在,“你住在这里?”

    男孩直接无视了他。男孩一圈圈地环绕着他走动,从每一个角度审视着他,最后怀疑地说:“你该不会说你到这里来是个意外吧。”

    “呃,”Harry转过身来,目光追随着男孩的动作。他不觉得男孩这样环绕着他走动很舒服,但也没觉得不自在,起码这男孩不像Uncle Vernon或Dudley那样讨厌。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Harry坚决地说,“但是有可能的话,我会很高兴能离开这里。”

    男孩沉思着看了Harry一眼。这是一双冷硬的眼睛,看人的样子和看教堂的彩色玻璃没什么两样。

    “告诉我,Harry Potter,”男孩谨慎地问道,“在到这里来之前,你在哪里?”

    Harry很奇怪这男孩竟然知道他的名字,不过如果这是个梦,那就不奇怪了。

    “我在我的碗柜里。”Harry说。

    “你的碗柜?”男孩重复道。

    Harry点点头。他觉得很不舒服,不愿多说。但在男孩玻璃般坚硬冰冷的逼视下,他屈服了:“我睡在碗柜里。”

    男孩停止了踱步:“James 和Lily Potter死了,现在他们的儿子睡在碗柜里。这是怎么回事?”他的瞳孔收缩了,目光尖锐。

    “我父母是死在车祸里的。”Harry小声说。

    “车祸?”男孩似乎觉得很可笑。

    Harry又开始觉得不自在。

    “你和麻瓜们住在一起吗?”男孩问。

    我和什么住在一起?Harry茫然了。

    “我不知道,很抱歉打扰你,可我只是想回去,你能告诉我怎么回去吗?”Harry问。

    良久,静默。

    “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放你回去。”男孩的姿态仿若裁决,“告诉我,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你是病了才到这里来的吗?”

    Harry把那个“不”字咽了回去。很多天吃不上饭算不算是病了?

    “还是你受伤了吗?疼吗?”男孩终于坐了下来,Harry感到压迫减轻了些,“你害怕吗?你生气吗?”

    Harry茫然了,他不会回答这样的问题,他有生以来从未回答过这样类似关怀的问题。

    如果Unlce Vernon发现他对任何人说三道四——“再有一次,我们就把你丢进孤儿院!”

    Harry迅速的摇了摇头:“我什么都没做。”

    “当然,你当然什么都没做。”男孩轻松地说。

    “现在,冷静下来,Harry,”男孩的声音变得柔和下来,充满诱惑力,“我在这里,抓住我的手。对,就这样。现在告诉我,你的碗柜是个什么样子?你睡在那里是什么感觉?”

    黑暗的,狭小的,蜘蛛结网,尘土簌簌,有Dudley得意的大喊声,Aunt Petunia急促的敲门声,厉声的斥责……

    Harry睁开眼睛。

    眼前一片黑暗。

    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摸到了冰冷潮湿的墙壁,这是他的碗柜。

    他叹了口气,倒回床上。

    他回来了。

    Harry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继续睡觉。只有一个轻且软的嘶嘶声,在他的心底发出好奇的呢喃。

    当第二天Aunt Petunia让Harry早起上洗手间的时候,Harry感觉到,有什么改变悄悄发生了。他仍旧恶心,头晕,干渴,惧光,浑身发冷,而且迅速地消瘦下去,但他就是感觉不一样了。也许是他喝自来水喝多了?
    当Aunt Petunia让Harry回碗柜的时候,他终于得出结论:是昨晚那个奇怪的梦、那座冰冷的孤儿院、那个诡异的男孩让他变得这么奇怪的。

    如果,如果……Harry陷入了懒洋洋的沉思。如果他被送进孤儿院呢?

    碗柜门上传来落锁的声音,Harry知道,在Uncle Vernon下班回家之前,他都别想出去了。

    你为什么被锁在柜子里?一个温柔的声音问道。

    Harry一惊,弹身而起,目光狂乱地环顾四周。

    什么都没有。没有人。他什么都没看见。

    Harry的喉咙滑动了一下:“你在哪儿?”

    你看不见我的。那个声音不耐烦了。你到底为什么被锁在柜子里?

    “我……我放出来一条蛇,那条蛇攻击了我表哥。”Harry痛苦地说。这听起来的确很可怕,难怪Dursley一家要把他锁起来——即使他表哥实在是罪有应得。

    那个声音似乎被Harry的回答娱乐了,一阵阵大笑如同潮水冲击着Harry的脑海。

    “你……在我脑子里?”Harry小小声地问道。

    笑声渐停,依旧是那种被娱乐了的口气。没错。

    Harry沉默了。他知道那些能听见自己脑子里的声音、自己和自己说话的人是什么下场,他们去的地方比孤儿院更糟。如果他疯了,Dursley们会兴高采烈地把他送进疯人院。

    所以你绝对不能告诉他们。那个声音轻快地说。

    Harry点点头,他觉得好受了些。

    那个声音简直有十万个为什么。它问Harry还记得父母吗?Dursleys是Harry仅剩的亲戚了吗?Harry有没有满十一岁?对那场所谓的杀死他父母的车祸还有没有印象?

    从来没有人对Harry表现出如此鲜明的兴趣,从来没有。所以Harry想把一切都告诉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特别关注最后一个问题。即使以Harry十岁的心智,都感受到了它提起“车祸”这两个字时浓重的讽刺意味。

    “你是不是知道我父母的什么事情?”Harry问。

    那个声音停顿了,似乎在回忆。

    知道,但不是特别清楚。

    “所以……你不是天生就在我脑子里的。你一定曾经在外面的世界生活过。”Harry抓住了这个破绽,大胆地推断道。

    没错。我是……一个曾经生活在外面的世界的人的……一部分。那个声音同意了。

    “你是……一个人的一部分?”你怎么能成为一个人的一部分?切成片吗?Harry记得,在Dudley看过的电视节目里,那些被切成片的人都死了。

    那个声音在读取他的记忆,关于电视节目的记忆。在惊愕的停顿之后,Harry脑海中闪过一个令人困惑的片段,那肯定不是他自己的记忆:男孩们疯狂地涌向城市中央一个小小的黑白屏幕,屏幕上粗糙的影像显示着穿着长裙,扎紧头发的女人站在有着明亮灯光的舞台上。

    Harry不大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那玩意儿可不像一个很好的电视机。他条件反射地想起了上次他在Dudley房间里瞧见的电视机:巨大的CRT屏幕,闪动着明亮的色彩,将Dudley庞大的身影投射到墙上。

    那个声音退缩了。麻瓜们,这个词带着强烈的厌恶语气迸了出来。

    Harry仍然不明白什么是“麻瓜”,但他现在更感兴趣的是如何成为“一个人的一部分”。

    “你怎么把自己切成两半的?你是鬼魂吗?”

    不,不是。现在是什么年份了?

    Harry想了想。“1991年,我很快就十一岁了。”

    那个声音顿住了。还有多久?

    Harry解释说自己曾经被关在碗柜里很久,以至于练就了精确辨认时间的本领。

    那个声音不耐烦地“咝”了一声,听起来有点儿像动物园里那条蛇的嘶嘶声。

    Harry的这个比喻并没有激怒他,尽管他好像也从来没有被取悦过。

    你很快就会收到信的。

    “什么信?”Harry问。但那个声音没有回答。他有种感觉,这个声音在翻阅他的记忆,偶尔会有一段Harry的记忆不期而至:

    一个梦,梦里穿梭在天空中的摩托车带起一阵阵轰鸣,一个一头黑发的脸庞露出一个短暂的微笑,一道绿色的闪光和一个酒红色头发的女人。

    这是个奇怪而又模糊的、久远的梦。

    “嘿,”过了一会儿,Harry又问道,“到底是什么信?”

    没有回答。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除了搜索Harry的记忆以外,那个声音始终保持沉默,就好像它不存在一样。

    最后姨父姨妈终于把Harry放了出来,那时候暑假已经真真正正地开始了。Dudley的大部分生日礼物都被他自己弄坏了,要么就丢了,他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和一群狐朋狗友一起欺负附近街区的小孩上了。

    而Harry则要干活儿:拖地,打理花园,擦地板,擦窗户。Aunt Petunia总有无穷无尽的活儿给他干。对Harry来说,九月的新学年就像是照亮这种黑暗生活的一盏灯塔。

    Harry一边在烈日下浇花,一边告诉那个声音:“我不用和Dudley一起上学了。”Dudley要去一所昂贵的私立学校,而Harry会去本地的公立学校石墙中学。

    “Dudley不会再有机会在石墙中学说三道四了。”他不会再有机会对所有人说Harry是个怪胎。

    我知道,那个声音顿了顿,似乎在思考应该怎么说。你不会去石墙中学的。你要去的是Hogwarts.

    Harry沉默了。他不想反驳这个声音,但他肯定会去石墙中学,再清楚不过了。

    那个声音发出了一声叹息。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来了,Harry知道它在翻阅自己的记忆:

    Harry从Dudley那群朋友面前跑开,然后就到了房顶上;

    Aunt Petunia把他的头发剪了个精光,可第二天Harry就恢复原样了;

    还有最近,动物园里那条被Harry放出来的蛇轻柔的嘶嘶声:谢了,朋友。

    “那又怎么样?”Harry叛逆地嘀咕道。他知道别人不会像他这样。但他不需要脑海中的这个声音也来告诉他,说他是个怪胎!

    你不是怪物。那声音不耐烦了。你是特别的,特殊的,不凡的,你比他们更出众。

    Harry觉得如果他比Dursley一家更出众的话,那为什么在过去的十年里,他们想把Harry锁进碗柜里就能把他锁进碗柜里,想放他出来就放他出来?

    那声音嗤了一声,冷嗤声回荡在Harry的脑海里,引得他额头上的伤疤隐隐作痛。你是个巫师,虽然只是个混血巫师,但仍然是个巫师。你的父母会魔法,你也会。

    Harry不大相信。“如果他们会魔法,”他慢慢地说,“那他们怎么会死在车祸里?”

    长久的停顿。我想,你以后会知道的。他们不是死在车祸里的。

    “小子!”Aunt Petunia隔着玻璃怒喝出声。Harry这才意识到他几乎要淹死她那些花儿了。

    他迅速地把浇水软管和其他东西放回去。在室内阴凉的黑暗里,他问道:“你知道我父母是怎么死的?”

   是我。那个声音说。我杀了他们。

    Harry僵住了。他一点都不想相信这件事情,但一段关于魔咒的记忆提醒了他这是事实。“真的是你?”

    那个声音什么都没说,Harry从它身上感受到一阵遥远的冷酷。

    Harry舔了舔嘴唇,把他的园艺工具轻轻放了下来。“那是……那是一个意外,对吗?”

    不是。那个声音毫无歉意。

    Harry觉得他快哭了。

    那个声音彻底沉默了下来。Harry呜咽了几声,随即他让自己振作起来。他不能让Aunt Petunia看到他哭,否则他会被惩罚的。

    那天Harry机械地完成了他的家务,没有再对那个声音说什么。那个声音也没有再对他说什么。直到晚上被锁回碗柜之前Harry都没有休息,他们就这样沉默着相处。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Harry最后问道。对于几乎已经不记得了的父母,他没有太多的爱意。但他们的死使他再也不可能离开Dursley一家,这让他既痛苦又怨恨。  

    那个声音还在,还在他的脑海里注意着他,但良久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我们当时在战争。我们是战争的双方,是对立的。最后那个声音说道。  

    战争。Harry皱起了眉头。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预言?

    Harry皱起脸。某种程度上他知道。“就是有人预见未来?”

    我想十岁孩子大概也就知道这些。那声音轻轻哼了一声。有一整个魔法分支致力于研究未来。他说。曾经有一个关于你父母……你的家庭的预言,如果我不先杀了他们,他们就会杀了我。

    Harry仔细想了想。他知道,在那些新闻里,自卫杀人是正当的。

    Harry的伤疤又开始疼了,他揉了揉额头。“你非得让他们离开我,然后把我丢给Dursley一家吗?”他痛苦地问。

    Harry感到那声音又被娱乐了。他叹了口气:“那么,你们当时为什么会有战争?”

    为了政治。那个声音冷冷地说。Harry皱了皱鼻子。还有麻瓜的问题。那声音思索着补充道。以及古老的魔法。还有魔法部对英国巫师应该保持多大的控制力。

    Harry觉得这些听起来相当复杂。

    “麻瓜是什么?”

    那个声音给出了解释。Harry喜欢这个解释,麻瓜,听起来肥胖而不体面,就像Dursley一家那样。

    我不认为麻瓜可以养育巫师。有些巫师在麻瓜世界长大,而对巫师的世界一无所知——我认为这是不应该的。有时候麻瓜们不得不接触魔法界,因为他们的子女或伴侣是巫师。那个声音听起来很不愉快,而Harry也想起了那些莫名其妙被锁在碗柜里的日子。

   没错,就是这样。那个声音为Harry迅捷的理解力而惊喜。麻瓜是软弱无力的,智力低下的。你的亲戚们就是这样。他补充道。所以我们应该对麻瓜加强控制。

    Harry沉默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碗柜外面,一只挂钟正在房子里滴滴答答。

    这些事情很复杂。那声音说。你确定要我继续?

    Harry使劲儿点头。“如果我是一个巫师,”他轻声呢喃,“那么我必须知道这些。”

    很久以前,一群巫师聚在一起,建立了所谓的魔法部,他们的初衷是维护《国际保密法》。

    “什么是《国际保密法》?”

    那是一项巫师间的国际协议,宗旨是使魔法界远离麻瓜的认知。在中世纪,麻瓜们是知道巫师的。你听说过西班牙的宗教法庭吗?

    Harry吞了吞口水。“知道一点。”但那一点就足够了。

    学校的魔法史教材会告诉你,有些中世纪的巫师们会施冻火咒,或者制作防火药剂。只是有些会,那个声音强调道。有些人不会。告诉我,你会冻火咒吗?

    Harry摇头。

    很多中世纪的未成年巫师都不会。很多成年巫师也不会。那声音说。那时候有很多麻瓜。如果被麻瓜们发现,巫师们就危险了——当然,麻瓜们也觉得强大的巫师是很危险的。他冷笑了一声。我们和麻瓜通婚是冒着极大风险的,我们在麻瓜面前暴露自己的存在也是危险的。

    Harry点头。他想起Uncle Vernon无穷无尽的威胁和警告:“别给我搞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来!”

    他并没意识到,从前他有多么害怕Dursley一家。

    大部分麻瓜的历史都被修改过,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魔法在他们的历史里看起来就像某种古老的迷信。

    “所以现在麻瓜们不相信魔法了。”Harry惊叹于策划者的天才想法,“所以我们可以在他们的鼻子底下施魔法——”

    没错。

    “真是太天才了。”

    是的。那个声音再次同意道。Harry隐约觉得那声音正在微笑。Harry很高兴。

    我们建立魔法部的初衷是维护《国际保密法》。然而后来,魔法部的目的……变了。

    “那魔法部现在是做什么的?”

    很多,有好的,有坏的。比如他们规定有些魔法是恶劣的,现在他们正在决定一个巫师可以合法施展哪些咒语。

    他们决定你可以在学校接受什么样的教育,他们抓捕并审判罪犯。

    他们规定什么是有罪的。

    “听起来他们管得挺宽。他们一定有很多事要做。”

    一群无事忙,是的。那声音干巴巴的。那就是战争的部分起因。

    我,还有一些像我一样的人不觉得这些就是魔法部该干的事。

    他们以为自己是谁,也敢规定我们用的魔法,裁决有罪和无罪?

    Harry皱了皱眉头。“我不知道。”也许那个声音并不需要他的回答。


    [他们宣传麻瓜们是多么幼稚而无害,他们禁止巫师们使用真正有用的魔法。然后当麻瓜们开始了解我们的世界时,他们却不肯了解我们自己的文化和传统——他们颐指气使——他们抱怨我们的古老仪式——他们对道德问题指手画脚——]他激动得微微颤抖,几乎喘不过气来,而Harry随着他说话的节奏轻轻点头。[魔法部正在自我堕落,而且他们试图让我们的人民跟着他们一起堕落。他们已经无法停止了。]

    “为什么呢?”Harry把手按在眼睛上,问道。

    [因为任何一个麻瓜都有可能暴露我们。所以魔法部就像藏在地板下面的老鼠一样惊惶不安,为了麻瓜的认同而畏缩——而忽视他们真正应该保护的人,忽视我们,忽视我们这些真正卓越的人!]那个声音此刻有如雷霆震怒,怒火几乎震动了Harry的骨架,烧穿了Harry的头骨。

    Harry觉得很疼。

    “你在生我的气吗?”他虚弱地问道。

    [不。]他说,而Harry不敢肯定他说的是实话。不过Harry的疼痛突兀地停止了。

    [我是为了你而生气。]

第一章完
——TBC
发表于 2013-7-8 12:3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不祥的预感,小哈不会给扔到孤儿院去吧。。。V大的出现又是怎么的?

点评

是这样的我重新编辑了帖子……加上前面的引用应该不难看出,这就是一篇腹黑与腹黑的养成故事……  发表于 2013-7-8 12:49
发表于 2013-7-8 13: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illow控 于 2013-7-8 13:23 编辑

嗷嗷嗷,前两天才看见有人推荐,今天就看见授权翻了,容我先鸡血的滚下去绕小区五圈儿~\(≧▽≦)/~

“Harry知道他被锁进去的时候暑假还没有开始,但很快他就失去了时间概念。直到第四天,他被Aunt Petunia瘦骨嶙峋的指关节敲门声叫醒的时候,他知道他错过了上学的时间。”
这时间怪怪的?

点评

嗯...按照我的理解,狒狒那句应该是跟你说的☆ (楼主就留给月黑大大了www)  发表于 2013-7-8 17:38
狒狒你在我这里说,楼主不一定能看见啊  发表于 2013-7-8 17:21
根本不是好嗎……是理解錯了。  发表于 2013-7-8 14:10
哦哦,这样就理解了,我还纳闷儿来着,暑假怎么这么短2333  发表于 2013-7-8 14:05
字面意思就是这样的啊……不过还是修改一下吧“直到第四天,他被Aunt Petunia瘦骨嶙峋的指关节敲门声叫醒的时候,他知道暑假已经开始了”,这样如何?  发表于 2013-7-8 13:37
发表于 2013-7-8 16: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月黑风高 于 2013-7-8 17:30 编辑

楼主的翻译问题太多。细微小问题我都不说,在此只吐槽下不能忍的地方吧。
然后另一个重要问题是,楼主你的版式真的不好,原文是有段落的。而你的翻译是一句一句拆开来每句各成一段,这真的灰常灰常不好~

一.  Aunt Petunia
请翻译出来。至少要翻译成Petunia姨妈吧?不然真的不懂英文的人知道这是个嘛(四声)人啊?

二. 直到第四天,他被Aunt Petunia瘦骨嶙峋的指关节敲门声叫醒的时候,他知道暑假已经开始了。
原文是“but the fourth day he woke to the rap of Aunt Petunia's bony knuckles on the cupboard door, he knew he was missing school.”
联系上下文,哈利怎么可能因为第四天姨妈敲了个门他就知道放暑假了?【叮咚——】逻辑君已下线是不是?这句的意思不管是什么,想念学校还是旷课了,总之不是放暑假啊!

三. Aunt Petunia尖声说道,催促着Harry去洗手间。
原文“Aunt Petunia gave him a quick push to get him moving toward the bathroom.”
原文中姨妈哪里尖声了啊亲?明明是gave a quick push啊,只是催促而已啊亲!

四.  “是,姨妈。”Harry机械呆板地回答,蹒跚地走向洗手间。他赤裸的脚踩在地板上,瓷砖很冷。
原文“"Yes, Aunt Petunia," said Harry automatically, stumbling toward the bathroom. The tiles were cold under his bare feet in the morning.”
这里又是姨妈了嘛?!请前后一致啊亲!还有后面那个morning请不要忽略啊亲……

五. 一直喝到他生病或发胀
原文是“until he was either sick or bloated with it”!
简直不敢置信!我以为我穿越到了CSI好吗!发胀是什么情况啦!喝到生病...累不爱。sick还有个意思是恶心好吗,所以是喝到恶心或胀肚的意思吧!

六. 但后来Uncle Vernon决定不给他饭吃,Harry感觉到,在饥饿和晕眩中,时间反而过得很快。
原文“but Uncle Vernon's 'no meals' ruling meant he had less and less energy and it was becoming easier to pass the time in a doze”
……根本不是那个逻辑好吗!是说因为不给他饭吃,所以哈利就没了力气,所以他就打瞌睡,所以觉得时间过得快!

七. 现在他才刚起床,就觉得头晕得厉害。
原文“Now even just getting up made his head spin wildly.”
……不是说起床之后觉得头晕,是说起床这个动作让他头晕啊亲!getting up是个名词啊亲!

八. 沉睡在小床里晕眩而四肢瘫痪的愚蠢感受几乎是美好的。
原文“It was almost a nice feeling, sinking down into his little cot feeling dizzy and stupid with weakness paralysing his limbs.”
我们分析下句式。It was almost a nice feeling ← sinking down into his little cot 【feeling dizzy and stupid】【with weaknees paralysing his limbs】.
所以晕眩和愚蠢是在!一!起!的~

九. Harry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轻松地滑入他遥远而模糊的梦境小路。
【只是吐槽】又眨了眨眼什么的太少女了把亲……

十. “再有一次,我们就把你丢进孤儿院!”
原文“Any more funny business and we'll pack you off to the orphanage!”
再有一次什么啊亲……funny business请不要忽略掉好吗它们都哭了好吗!

十一. 他的内心好像得了病似的可怕地翻腾起来
同样“ A cool, writhing sickness settled into his gut.” cool请不要忽略好吗...

十二. 然后咔哒一声把门锁上了 & Harry松了口气
The tumblers clicked我是不知道啥意思啊,但是不是锁门的意思啊因为后面姨妈带他去厕所了啊亲!逻辑君呢...(狒狒大提供:关门动静太大所以杯子都晃动了)
原文“ Harry breathed a huge sigh”是深深叹了口气的意思好呗sigh!!叹气啊亲!!!

十三. 因为Harry的皮肤躲在黑暗里太久了。
原文“Harry had been alone in the dark for too long, and his skin had missed it”
后半句就没!了!啊?!!他的皮肤开始想念阳光啊,这半句话呢亲?整句话都哭了啊!

十四. 但在无尽的除草、修剪和除草、修剪之后,
原文是“But after weeding and pruning and mowing, ”
根本就是除草、修剪和割草!一直不停地除草修剪是卡机了嘛?

十五. “——危险的胡扯——”
这是哪国语言啦!!“dangerous nonsense”不就是胡说八道吗!

十六.   “把这些从他身上剔除出去!”
剔除出去是啥啊!我只能想到剔骨扒鸡好呗!就不能换个“清除”“灭掉”之类的词咩亲!

十七. 替他隔绝了他假装感受不到的声音,黑暗,楼梯的重量和老房子的压力。
原文“It muffled most of the sound and he pretended that he couldn't feel the dark weight of the stairs and settling old house above him.”
是说这里有个and啊,所以断句啊亲。隔绝了声音,所以他假装感受不到xxxxx... 然后dark weight这有个of啊!黑暗是形容重量的,黑暗重量是形容楼梯的...
累!不!爱!

十八. 外面在下雨,下着无穷无尽的雨
"it rained and rained." 不停地下雨啊亲,无穷无尽的雨是闹哪样…琼瑶奶奶附身吗?!

十九.  Harry的心脏猛的一跳。
“said a voice that surprised Harry so badly he nearly leapt out of his skin.”
哪里有心脏猛地一跳啊!是说哈利给吓了一跳,不要脑补过头好吗求你...

二十. 男孩有着漆黑的头发和苍白的皮肤,很像Harry
是说男孩有着像哈利一样的黑头发和苍白皮肤,单说很像哈利会让人误会长得像。

二十一. “呃,你好。”Harry说。
"Erm," said Harry uncertainly. "Hello." 我,说,啊!uncertainly这个词是被哪个小妖精吞掉了嘤嘤...

二十二. Harry说,环顾了这个看起来冰冷毫无生气的地方。他发现自己在这个男孩面前有些不自在,
“said Harry, looking around at the hard, cold place in which he'd found himself. The boy in front of him seemed a bit hard, too.”
是说...那个他面前的男孩看起来和环境一样冷酷不舒服难相处...【扶额

二十三. 男孩一圈圈地环绕着他走动,
“He got up from the empty desk and paced a tight circle around Harry”
他是先从空桌子那里站起来的,现在,坑爹的桌子呢【摔

二十四. “你该不会说你到这里来是个意外吧。”
"You can't have come here by accident,"
can't是祈使句的用法啦!语气要很强硬啊,该不会这么暧昧的用法是闹哪样...

二十五. “但是有可能的话,我会很高兴能离开这里。”
“but I'd be happy to leave you alone if you just tell me how to get back.”
我觉得这根本就是两!句!话!好呗!我会很高兴让你一个人呆着+如果你告诉我怎么回去,这两句话都被小妖精吞掉了【捂脸

二十六. 这是一双冷硬的眼睛,看人的样子和看教堂的彩色玻璃没什么两样
“He had hard eyes, like looking into coloured glass”
教堂的彩色玻璃都哭了好吗!而且冷硬的眼睛是啥,死鱼眼吗?!分明是冷酷的眼睛,就像有色的玻璃一样…累不爱

二十七. “James 和Lily Potter死了,现在他们的儿子睡在碗柜里。这是怎么回事?”
"Lily and James Potter were killed," he mused reflectively, "and now their son sleeps in a cupboard. How did that happen?"
我就是想问问中间这个he mused reflectively,这个小妖精哪里去了???

二十八.  “车祸?”男孩似乎觉得很可笑。Harry又开始觉得不自在。
"A car crash." For some reason, the boy seemed to find this funny. Harry swallowed, feeling a bit sick.
好多小妖精都不见了坟蛋!for some reason, swallowed和sick都特么逃跑了啊!【摔

二十九. 我和什么住在一起?Harry茫然腹诽。“我不知道,
He lived with what? "I don't know...
茫然腹诽这两个磨人的小妖精又是从哪跑出来的好烦啊!【摔

三十. 男孩的姿态仿若裁决,
the boy decided finally. 脑补太多是病得治啊内牛

三十一. 很多天吃不上饭算不算是病了?
“but he wasn't really sure. Did it count as being sick if you didn't eat? He frowned.”
这里有三!句!话!为啥上面只有一!句!话?!为什么嗷嗷嗷——!

三十二. Harry茫然了,他不会回答这样的问题,他有生以来从未回答过这样类似关怀的问题。
Harry swallowed. He didn't know how to answer those questions.
.............这真的是同一句话咩。茫然是啥,类似关怀在哪——里——啊亲!

三十三. 如果Unlce Vernon发现他对任何人说三道四——“再有一次,我们就把你丢进孤儿院!”
“If Uncle Vernon found out he'd said something to anybody - he shook his head hard. "I didn't do any funny business," he said.”
说三道四这个词之后,这句话就走入了异次元……首先shook head去哪了!然后姨夫没有说孤儿院好呗亲!人家分明是潜台词你直接就说出口是闹哪样啊亲……

三十四. 你睡在那里感觉怎么样?”
Concentrate on how your body feels. Think about the walls, about the things touching your skin."
内牛满面问,后面那句话被哪个妖精王吞掉了!

三十五. 黑暗的,狭小的,蜘蛛结网,尘土簌簌,有Dudley得意的大喊声,Aunt Petunia急促的敲门声,厉声的斥责……
原文“Harry concentrated very hard on the idea of his cupboard: its warm darkness, its scuttling spiders and cramped space, the dust that trickled from the stairs when Dudley thundered down of a morning, the sharp rap of Aunt Petunia's knuckles against the door...”
省略不能更多,前半句根本就没翻。而达利在早上吼叫和楼梯抖灰尘是从句,厉声斥责完全是脑补...累不爱

三十六. 只有一个轻且软的嘶嘶声,在他的心底发出好奇的呢喃。
看这句话以为是有谁跟他讲话,其!实!原文“Curious, murmured a voice, soft and hissing in the back of his mind.” 是说他自己的意识深处有个声音低声嘶嘶说着奇怪。是他自己的意识好呗!!!


最后楼主我发现我根本hold不住!全程高能!闪瞎眼...

点评

已经火了!这完全不是同一篇文吧!  发表于 2013-7-8 22:07
火钳刘明!(  发表于 2013-7-8 20:10
火钳留名!我实在是太迟了。。  发表于 2013-7-8 19:46
火钳刘明!  发表于 2013-7-8 18:35
火钳刘明!  发表于 2013-7-8 17:26
火钳刘明!【没看鹰文原文,也看不明白的太忧桑  发表于 2013-7-8 17:20
火鉗劉明!  发表于 2013-7-8 16:41
火钳刘明!【我来晚了  发表于 2013-7-8 16:38
火钳刘明![我是翻页君!  发表于 2013-7-8 16:21
火鉗劉明!  发表于 2013-7-8 16:19
火鉗劉明!【从来都是默默地仰望着……  发表于 2013-7-8 16:17
火钳刘明!月黑风高大大好厉害!居然读完了!我比对到三分之一就放弃了……千疮百孔_(:3 」∠)_  发表于 2013-7-8 16:15
火鉗劉明!  发表于 2013-7-8 16:12
火鉗劉明!  发表于 2013-7-8 16:09
发表于 2013-7-8 19: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v_state 于 2013-7-8 19:24 编辑

本来想说很高兴看到有人愿意翻译这篇,可是看到LS的对比以后,我…………
我忽然觉得我是不是压根不应该推荐这一篇。

别的我就不多说了,包括翻译问题段落问题楼上已经讲得很清楚了,至于文风我觉得只要楼主能不脑补老老实实翻就完全没问题。我只说说楼主你简介的那一段,原谅我的不礼貌,我猜测楼主你是不是常常把时间花费在晋江或者百度贴吧(无贬义),因为那一段简直是标准的‘晋江文案’,尽管作者完全没有这么写。

换句话说:你就单纯的把原作简介那一句话翻译过来不好吗?

Harry又梦到了那座孤儿院,那个奇怪的男孩,有着漆黑的头发和苍白的皮肤,和Harry长得很像……


哈利没有‘又’梦到,如果你真的把整篇文章都读下来了——或者至少把第一章读完——你会发现哈利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梦到那个孤儿院,接着如同楼上所说的,是‘与哈利一样,他有着同样漆黑的头发与苍白的皮肤。’,而不是‘有着漆黑的头发和苍白的皮肤,和Harry长得很像’。

再来:

如果,如果魂器在十岁的Harry体内觉醒?
如果,如果Harry的魔法界启蒙由Voldemort来完成?
如果Tom Riddle得以在所有人之前认识Harry,了解Harry,教育Harry,养成Harry……这是一篇腹黑养成腹黑的故事……
如果近水楼台先得月?
那么谁先手,谁得胜!


其实有些东西等读者自己在阅读过程中去寻找会更有趣,过多的剧透虽然能让读者了解这篇文章,但也会让文章本身失去魅力,如果你能猜得出故事走向,你还去看它干什么呢?

当然我想说的不是剧透问题,因为楼主根本就没有在剧透,原文压根就不是这么写的。我不知道楼主你有没有问过作者,但就我所知这篇文章严格来说不是一篇养成文,甚至不是一篇Slash!也许是我推荐的时候没有写清楚,我在此道歉,我只是单纯很喜欢TH俩人的相处方式,但猫爪毕竟是个耽美坛子,楼主你作为翻译者这么写会让很多人误解,甚至有些人就是专门想看养成才来的。

还有,从第一章到第六章我没看出哈利有多腹黑,未来的走向也不清楚,因为作者还没写,我个人觉得楼主翻得太早了,这文正式走向还不清楚,如果这文后期的哈利是一个小白娘娘腔楼主打算怎么办?就像我所说的,这篇文章作者没有明写是Slash(耽美),万一后期哈利开始交女朋友楼主打算怎么办?

最后,鉴于楼主的翻译问题,我小小的提醒一下楼主记得按作者要求把翻译版本的链接发给作者。

以及……如果楼主不介意的话,等我这周考试考完了,楼主能把这篇授权给我翻译吗?

点评

回在这里好了TvT 其实是我之前有遇到过作者询问以前有过的翻译,不过那是原翻坑掉所以还不太一样……GD什么的……不太会orz 总之很喜欢GN的选文风格……期待翻译  发表于 2013-7-8 21:22
这篇文翻译的由来开始不清楚,现在大概了解了。个人觉得一个合格的译者应该是看完了全文再来翻译,最起码也要粗略的看完,否则很多地方真的很难翻译的!【飘走~  发表于 2013-7-8 20:12
等什麼回答……這種根本跟原文已經兩碼事的譯文版務還要討論是否刪除了,你要等什麼樓主回答。  发表于 2013-7-8 20:02
嗯……我也觉得该跟原作者要授权,我想想怎么跟作者说,另外还要等楼主的回答。  发表于 2013-7-8 19:58
姑娘我觉得你直接去跟作者要授权就好了……  发表于 2013-7-8 19:51
排!!【看了月黑风高大的吐槽,只觉得……这太不尊重原作者了吧……同人作者也是作者啊!  发表于 2013-7-8 19:33
发表于 2013-7-8 19:5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pv_state


以及……如果楼主不介意的话,等我这周考试考完了,楼主能把这篇授权给我翻译吗?
   

嗯,路過說一句:於情於理其實你應當直接去找原作要求授權即可,因為不是接手後頭章節(相信姑娘也不會是打算以此譯文版本為基礎續譯吧?),而且原作仍未失聯,能直接溝通來往。沒道理繞過原作轉而向樓主要授權。

点评

楼上的我就直接回复到这里了,我是想等楼主出来说放弃翻译授权,最好能跟作者沟通一下,要是作者留下不好印象不再授权给我翻译那就麻烦了……  发表于 2013-7-8 20:14
谢谢建议_(:3」∠)_我会试着跟作者解释的  发表于 2013-7-8 20:14
個人建議先照原本讀後想法積極爭取,真不行再交待前因後果。  发表于 2013-7-8 20:04
有道理,只不过我会发愁该怎么跟作者说这档子事_(:3」∠)_  发表于 2013-7-8 19:54
发表于 2013-7-8 20: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pv_state

对于楼主的脑内小剧场翻译已经无话可说,亏我看到这篇文这么快有了翻译还兴冲冲地跑进来……也替荐文的GN掬一把泪,本意是推荐萌文,谁曾想……TvT

至于授权的问题,确实直接联系原作者比较好。当然现在的情况有些囧,GN去索要授权的时候可以只着重说自己对于这篇文章的喜爱,就把它当作普通的授权申请就好,大部分的作者在这方面还是非常开放的,并不会介意由多个人来翻译成不同版本,能够一次要到独立授权再好不过。
当然也有一些作者会提出“如果没有别的人翻你就翻吧”/“前些天有人刚要过授权你去跟他商量吧”诸如此类,这时候不妨表达一下你渴望亲自去翻译的心情……什么的。其实直接提出现有翻译与原作表意相差太远并无不可,只不过总觉得这样可能会让原作者对中文翻译圈的评价打折扣←当然这就是我自己的脑补啦,我这个人比较婆妈所以会考虑很多有的没的_(:3」∠)_

总之希望GN索要授权顺利,这样我们也能安全顺畅地欣赏这篇文啦www

点评

身为镇坛之受你还挣扎什么啊,名受  发表于 2013-7-8 23:04
hhhh楼上你怎么狡辩都无法掩饰你就是个软萌易推倒的弱受(。)  发表于 2013-7-8 21:45
楼上和楼上上上你们好烦哦又诋毁我QvQ 我只是走温柔路线而已才不是受!还有这里要变相亲帖了吗楼主会哭的……  发表于 2013-7-8 21:26
奈何這孩子一喜歡就內向起來(其实潜台词是“奈何这孩子喜欢不喜欢都会受起来” 我替你说出来好了,不用客气 23333)  发表于 2013-7-8 21:14
谢谢你们的建议,这么多建议我大概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会尽量要到独立授权,如果能跟作者讲清楚就再好不过了 QQ我有公布在个人资料页如果层主想GD那么快来呀233  发表于 2013-7-8 21:07
pv_state 姑娘,層主看了回覆後就對你心嚮往之。奈何這孩子一喜歡就內向起來,特此替她勾搭。QQ不成情義在(你  发表于 2013-7-8 20:28
发表于 2013-7-10 00: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3-7-10 00:49:18 | 显示全部楼层
觉得好为楼主可惜啊,10年注册的号,到如今也有200多个贴子100多个金加隆,怎么也算在坛子里混得脸熟了,咋就这么鬼迷了心窍栽在这篇上头呢?
  
先不说抢下来这事对不对吧,咱看看值不值再说行不?
  
首先,这文到现在也就六章三万词而已,就算开头惊艳,后面写渣了写坑了的可能性也是大得很。作为楼主的处女翻(我只看了猫爪和晋江的资料,若是楼主在别处还有成熟的译作就当我没说),选这么一篇高风险的好像不大划算。若是后面笔锋直转而下惊雷爆出或是作者草草烂尾,你是接着翻呢还是不翻呢?人生在世,对于第一次总是有某种莫名情怀,付出这么大的脸皮代价,万一栽了岂不不划算得紧?
  
其次,再看看作者的履历。好像也不能算是什么名家么。至少在HP领域里,连这篇算上才写了三篇而已。其他两篇加起来还不到三千词,要想有什么影响力也有限。作者驾驭长篇的能力也必须观望。其他fandom系列中上了一万词且完坑的只有两篇,其他4篇长一点的都是2-4万余词就坑在那里,似乎缺乏能力或热情讲长故事。楼主急吼吼地就把宝压在这么一支非绩优股上,对自己和作者的人品就这么有信心?
  
最后,楼主就算对这篇一见钟情再见倾心非彼不嫁,好歹也稍微耐心一些。要了授权后先等上两三个月,等大伙儿和推荐这文的pv_state姑娘有了新欢忘了这么一码事,再偷偷低调地贴上来不是更好些么?就算pv_state姑娘还惦记着,你也可以完全理直气壮地说哎呀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以为你改主意了不想要这篇了所以就自己上了。这样pv_state姑娘是绝对拿你没辙的,多半还会很善良地觉得是自己不好不诚心。大家伙儿也没工夫理你这茬,月黑风高姑娘更不会费心一条一条列出你糟蹋原作的36条罪状,你这贴也不会被管理员惦记上过几天就要被删除。就算晋江还有楼主根据地,但以我个人的经验看,翻译文在晋江的市场向来不大,若是不写个原创主角穿越回去拯救魔法界拯救教授的,是不会有多少人为你击掌叫好撒花投雷的。
  
所以说何必呢,攒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值就全亏在这里,实在是不大上算啊。
发表于 2013-7-11 15:5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懒得看太多,继续看实在浪费时间。贴几条意思意思吧,大家感受一下。
当然了继续翻译是你的权力,其他的事就不归我操心了。

U(YEGEP`}1NKBYSU0O(0U]L.jpg
当Aunt Petunia让Harry回碗柜的时候,他终于得出结论:是昨晚那个奇怪的梦、那座冰冷的孤儿院、那个诡异的男孩让他变得这么奇怪的。
--脑补无极限

]8DFI0OMN[~FM}{27)38552.jpg
如果他疯了,Dursley们会兴高采烈地把他送进疯人院。
--是吗!

__OKG`Q}G5_IZM6_I~1GXG7.jpg
Harry点点头,他觉得好受了些。
--make a good sense 原来是好受的意思啊受教了!!!

T{N0QKSR[9XCWF2T]PUH.jpg
5W%7[GVM7II)ZY[VNHHN3.jpg
“你是不是知道我父母的什么事情?”Harry问。
知道,但不是特别清楚。
--“认识我爹娘吗”“认识但是不熟”不想说别的了……

LZ你的翻译水平和心理素质让我虽感然憾!

点评

火鉗劉明!  发表于 2013-7-11 17:11
火鉗劉明!  发表于 2013-7-11 16:54
火鉗劉明!  发表于 2013-7-11 16:04
火鉗劉明!  发表于 2013-7-11 16:03
火鉗劉明!  发表于 2013-7-11 16:03
火鉗劉明!  发表于 2013-7-11 16:00
火鉗劉明!  发表于 2013-7-11 16:00
火鉗劉明!  发表于 2013-7-11 15:5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19-10-21 12:3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