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查看: 6628|回复: 68

哈利·波特中的超强伏笔

[复制链接]
Andrea_foerever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6-11-18 18: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ndrea_foerever 于 2016-12-4 18:49 编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长长的七部《哈利·波特》,值得我们洞悉的地方太多。无论是写作手法技巧,还是人物性格设定,或是结构内容安排,都有着巧妙的设计。“哈学”,的确是一门包含甚广的深奥学问,从各个不同视角,都能审视出新的艺术。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这句话想必很多人都并不陌生。刘心武先生经常拿它来分析《红楼梦》这部经典著作。在我看来,《哈利·波特》也同样将这种手法发挥得巧妙尽致。

草蛇灰线主要包括五种手法: 一、谐音法 二、谶语法 三、影射法 四、引文法 五、化用典故 当然,《哈利·波特》中铺垫无处不在,非常之多。大部分在读完七部著作之后便已了然。所以像黑魔法防御术可教授无法担任长久的缘故、阿不思·邓布利多一出场相貌描写中鼻子至少断过两次……等等,这些显而易见、数不清道不完的铺垫就不再多提。这里只说一些比较隐晦的铺设,或者说我认为比较隐晦的方面。

《哈利·波特》铺垫之巧妙,构思之长远,是我一直以来最为欣赏的方面之一。我喜欢从草蛇灰线的细微精妙之处来领略它的结构安排之美。



一、疯姑娘卢娜 卢娜·洛夫古德,是《HP》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身为D.A.六杰之一,在哈利同辈的少年中,为正义之战所做出的贡献不可或缺。罗琳安排人物往往深有远虑,后面起关键作用的人物早在几部之前便有铺垫,没有心血来潮突然冒出的角色。可卢娜乍看之下似乎是个例外,她的出场很晚,而且几乎一出现就担当了重要作用。第五部《凤凰社》第十章卢娜才首次登场!她会是罗琳完成大半部著作后,心血来潮,突发奇想才冒出的一个疯姑娘吗? 当然不会是。读到第五部有这种怀疑的人看完七部之后,也不会觉得如此关键的角色会是后来才添加上的。但罗琳为什么让她出现得如此突然? 如果非常仔细地翻书,就会发现在五部之前有安排过卢娜很不起眼的信息。

第四部《火焰杯》第六章《门钥匙》—— 【“不用了,洛夫古德一家一星期前就到了那里,福西特一家没有弄到票,”迪戈里先生说,“这片地区没有别人了,是吧?”】 在第七部发行之前,我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却不敢完全肯定“洛夫古德一家”指的就是卢娜和她父亲。虽然在魔法界不是同一家族几乎没有同姓,但也无法确定是否会是另一家和卢娜同族的亲属。不过,看完第七部,就可以完全确定罗琳这里所指的正式卢娜家,而且也明白了这样安排的意图。 早在第四部的这一细节,就很巧妙地点出卢娜与韦斯莱一家的邻里关系,为后面长远的情节打下基础。正是因为他们是紧邻关系,才让比尔婚礼邀请洛夫古德一家变得合情合理,也为后来拜访谢诺菲留斯,罗恩知道他家大致位置成为顺利应当。 拉文克劳学院向来以聪明著称,可创建一千年后,最具这个学院典型代表的人,并不是某个考试第一的得主,而正是这位“疯姑娘”! 卢娜正是出场的那一章直接由她的名字来命名——其重要性可见一般。可以说,她刚出场时,真是无处不透露着疯癫,冒出最没头脑的一句话就是: 【“过人的聪明才智是人类最大的财富。(Wit beyond measure is greatest treasure.)”卢娜用唱歌般的声音说。】(《凤凰社》第十章《卢娜·洛夫古德》)这句话当时出现毫不起眼,而且与当时哈利、金妮、纳威同她的谈话内容看似毫无相关。可正式这句当时令人觉得没头脑的话,却成了日后关键的一点。 “过人的聪明才智是人类最大的财富。”——拉文克劳学院的特色铭言,有关魂器之一拉文克劳冠冕的最先行线索。 D.A.六杰中,卢娜是唯一一位非格兰芬多学院的学生。罗琳对这个角色设定,要起到异于其他人无可替代的关键作用。无论在她出场前,还是出场后的一些情况,都对后续的剧情发展早有预设。







二、老魔杖 “死亡圣器”这一概念在第七部中被提出很出乎我的意料。而三圣器中最突然的我觉得是老魔杖。因为几乎是突然宣称原来邓布利多的魔杖就是这根威力非凡的魔杖,而在前六部中,却连一次正面描写都没有!(复活石和隐形衣都有正面描写。) 可是去思索一些节,就会惊奇地发觉:原来罗琳早在第一部,对老魔杖强于其它魔杖的作用,便有非常隐晦的信息。

大家都知道,魔杖受到严重损坏时一般情况是无以修复的。罗恩魔杖几乎断为两截是,整整一年未找到修复办法,用魔法胶带固定液经常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密室》);哈利魔杖折断后,赫敏用咒语也修复未果(《死亡圣器》第十七章《巴希达的秘密》);后来哈利拿给魔杖制作人鉴定——【“不能,”奥利凡德轻声说,“我很抱歉,非常抱歉。魔杖受了这么严重的损害,据我所知是没有任何办法能修好了。”】(《死亡圣器》第二十四章《魔杖制作人》)。但在第七部最后结尾,哈利用老魔杖成功修复好了冬青木凤凰尾羽的魔杖,是罗琳设定中突然的奇迹,刻意的完美吗? 非也。 其实,老魔杖在修好冬青木魔杖之前,至少还成功修复过一根魔杖—— 【“……可我想,他们在开除你的时候,准被他们撅折了吧?”奥利凡德先生说,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啊,不错,是被他们撅折了,是的。”海格慢慢地移动着脚步说道。“撅折的魔杖我还留着呢。”他又高兴地说。 “可你不用它了吧?”奥利凡德先生急忙问。“哦,不用了,先生。”海格忙回答。哈利注意到海格在回答时紧紧抓住了那柄粉红伞。】 (《魔法石》第五章《对角巷》) 不错!正是鲁伯·海格的这根橡木魔杖。他在三年级被里德尔诬陷开除,魔法部派人折断了他的魔杖,当时应该不可能出现瞒天过海、在魔法部眼皮底下藏过的情况。可是……我们后来看到,海格的“粉红伞”无疑工作得很好。 本来销毁的魔杖后来却一直正常使用了几十年,不禁要打个问号来问,是怎么超越了通常的情况!?指向的唯一一种可能解释就是——邓布利多。老魔杖。 对于像奥利凡德这样精通于魔杖学的制作人,尚认定折断的魔杖无法修复,可见老魔杖异于其它魔杖的强大威力确实属实。后来哈利能用它修好冬青木魔杖就一点也不惊奇了。 假充伞把来掩饰魔杖——要瞒盖的不仅是对魔杖的非法持有,恐怕还是想对老魔杖强大魔法的掩藏。











三、阿不福思 一个没太大意义的话题,只是觉得阿不福思——这位圣人弟弟安排的十分巧妙。在《死亡圣器》之前,他若隐若现地散落在前六部的点点角缝,让后来一切作用关键的突变成为水到渠成。不过,即便是最后一部,对阿不福思的描写还是过少。几十年隐瞒同最伟大巫师的关系,只做一个地下酒吧的老板,他的目的,他所起的关键作用,好多仍隐晦地没有点破,甚至有些还只能推测。 在这里尽可能全的找出前六部有关阿不福思的蛛丝灰线,并来看看它们对后面情节的铺垫和呼应。真让人佩服罗琳的安排勾画!

提起阿不福思,就不得不说到“猪头酒吧”。这个酒吧首次被提及是在第一部《魔法石》,第十六章《穿越活板门》中海格的话——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猪头酒吧——就是村里的那个酒吧,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家伙……”】 猪头酒吧出现得非常早,远早于三把扫帚,可见罗琳伏线之深!而且第一次提及就点名他的特色——“稀奇古怪”。第一部结尾处,无论是哈利,还是读者,都会觉得邓布利多是故意放手让哈利这么做来磨砺他,而校长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切。当看完七部《哈利·波特》,再回首审视《魔法石》时,一切的探寻和危险,真像一场游戏——一场锻炼考验哈利的游戏!对其中一切的一切都了然于心,对所有情况有绝对的掌控。海格同奇洛非法交易的龙胆早就知晓,只不过故意没有点破,更未去插手,在一旁关注哈利会如何应对。

第一次出现“阿不福思”这个名字是在第四部《火焰杯》第二十四章《丽塔·斯基特的独家新闻》—— 【“绝妙的观点!”邓布利多教授说,“我的弟弟阿不福思,因为对一只山羊滥施魔法而被起诉,这件事在报纸上登得铺天盖地,可是阿不福思躲起来没有呢?没有,根本没有!他把头抬得高高的,照样我行我素!当然啦,我不能肯定他认识字,所以他也许并不是胆子大……”】 我们可以看到,阿不福思首次被提到就引出了他同山羊的关系——很巧妙地设定。山羊可以说是阿不福思最特色的代表:是他的守护神,是他同妹妹最美好的回忆所系。虽然到第七部也未解释他为何会对山羊施咒,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绝不是个恶作剧,一定与对阿利安娜的怀念有关。所以,面对起诉和斥责,他自然会“把头抬得高高的,照样我行我素”。

阿不福思的名字在前六部中仅出现两次,除了上面所说的那次之外,在第五部《凤凰社》里有提。第九章,《韦斯莱夫人的烦恼》,穆迪给哈利看凤凰社早期的照片—— 【“这是邓布利多的弟弟阿不福思,我只见过他那一次,是个奇怪的家伙……”】 穆迪这句简短的话,包含的信息却非常多:一、穆迪可算是凤凰社最核心的成员,连他都“只见过他那一次”,可见阿不福思身份隐藏之深,任务之隐蔽;二、穆迪本人就算一个奇特怪异的人,能让他做出“是个奇怪的家伙”这样的评价,可以想象阿不福思的表现给人感觉有多奇怪,也呼应了猪头酒吧“稀奇古怪”的特点;三、(这是看完七部之后说明的了)阿不福思虽与哥哥感情不和,但是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绝对明白事理,并有足够的决意和勇气为正义抗争到底。他既然肯加入凤凰社,就表明愿意接受阿不思的领导和他所分配的任务。所以,我们有理由肯定:阿不福思常年在为哥哥提供可贵的情报。他在邓布利多死后,屡次给予哈利帮助不是机遇巧合的偶然,而是邓布利多早有的刻意安排。

第七部中也有说:【“大约一年前从蒙顿格斯手里买的,”阿不福思说,“阿不思跟我讲过。我一直在密切注意你。”】(《死亡圣器》第二十八章《丢失的镜子》。)哈利第一次见到阿不福思,是在猪头酒吧组建D.A.。在《凤凰社》第十六章《猪头酒吧》里,对这个酒吧的描写是: 【猪头酒吧只有一问又小又暗、非常肮脏的屋子,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羊膻味。……】 对猪头酒吧老板的描写是: 【他是个看上去脾气暴躁的老头儿,长着一大堆长长的灰色头发和胡子。他的个子又高又瘦,哈利隐约感觉似乎在哪儿见过他。】

第五部是,尚未把“阿不福思”与“猪头酒吧老板”等同。但此处已有颇多线索将两人的共通之处隐隐相连。一、“羊膻味”一词再次点出阿不福思对山羊的看重;二、“个子又高又瘦”——这也是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形象特色,兄弟俩还是有比较相似的地方;三、“哈利隐约感觉似乎在哪儿见过他。”——罗琳每一笔都绝不是随便而写,这里既然这么说,猪头酒吧老板绝不是个陌生人物,是先前所提及过的某人,而且也一定会有后续的重要内容。当然,我们后来知道,哈利曾在凤凰社成员照片上见过他,不过当时没记起。哈利他们在组建防御小组时,就算蒙顿格斯不化妆跟踪,邓布利多也能第一时间知晓!

《凤凰社》中还有一点说到阿不福思,第二十七章《失落的预言》,邓布利多说—— 【“应该说我们的运气在于那个偷听的人只听到了预言的一小部分就被发现了,紧接着被扔出了酒吧。”】 这里邓布利多并未讲明发现窃听者是谁,后来在第六部《混血王子》的第二十章《被窃听的预言》中,特里劳妮自己的讲述对此有了详细的补充: 【“是这样,当时门外一阵骚动,随即门被撞开了,那个十分粗俗的酒吧招待和斯内普站在外面,斯内普胡扯说是上错了楼梯……”】 不得不说,这个暴躁粗俗的酒吧老板,对十几年前那个预言的实现也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如果斯内普没有被打断,而是听到了全部预言,那么伏地魔也许就不会行动,不会去标记他认为有威胁的孩子。同时,这又是一个铺垫:正常的老板理应在吧台招呼客人,怎么会没事跑到楼上客人的房间门口?而且偏偏是关注着邓布利多呆的房间?就算是偶然碰到,可猪头酒吧是以宽容非法交易和众多异类分子而著名,老板又怎么会如此反应激烈地对待窃听者,甚至将他扔出酒吧? 第七部中小天狼星遗留给哈利的双面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否则他们三人可能就死在马尔福庄园。这面维系存亡救援的重要镜子,阿不福思是何时从蒙顿格斯手里买到的呢? 【他们就站在三把扫帚的外面,其中一个很高很瘦,哈利眯起眼睛,透过被雨水打湿的眼镜认出他是霍格莫德村另一家酒吧——猪头酒吧里的男招待。哈利、罗恩和赫敏走近时,那男招待用斗篷裹紧脖子,转身走开了,只留下那个矮个子在摸索着怀里的什么东西。他们离那男人不到一步远了,哈利突然认出了他。“蒙顿格斯!”】 (《混血王子》第十二章《银器和蛋白石》) 其实这里出现颇多奇怪之处:首先,在第五部中小天狼星曾说——【“他(指顿格)二丨十年前被禁止进猪头酒吧,那个男招待记性好极了。】(《凤凰社》第十七章《第二十四号教育令》)究竟是二丨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蒙顿格斯和“老板”产生芥蒂而禁止进入酒吧?既然这样,那么阿不福思为什么又会从蒙顿格斯手里买取东西呢?这里,恐怕……“我们只能猜测,而永远不会知道答案”。这就要说到第二个奇怪的地方了——阿不福思偏偏在众多赃物中挑中了那面镜子绝非偶然,为什么会这样可能性很多。我猜测两种可能性比较大:一、邓布利多已经发现蒙顿格斯盗取格里莫广场12号的东西,而且他知道双面镜(这是小天狼星和詹姆曾经联络用品,熟悉他们的人应该不难知道吧?)所以让阿不福思留意这件东西;二、阿不福思发觉蒙顿格斯在霍格莫德贩卖小天狼星的遗物,他认得这是天狼星和詹姆曾经的联络镜子,猜测另一半很可能在哈利处,为了更好的留心哈利而将它买下。总而言之,我认为阿不福思一定是知道这面镜子的重要性和作用。所以……呃,“为了更伟大的利益”抛弃个人成见也不奇怪,至于说蒙顿格斯,既然有人肯买,我想他是不会介意是否曾经有过矛盾的。三、当时阿不福思看见哈利过来“用斗篷裹紧脖子,转身走开了”,似乎是在故意回避,这又是为什么呢?我觉得这更证明了他知道镜子的用途,他怕哈利看见他买的是什么东西。可以想见,如果哈利看见双面镜,一定会一眼认出,而且说什么也要索要回来。因为这是小天狼星留给他最后的纪念。

哈利在霍格莫德目睹“猪头酒吧老板”和蒙顿格斯交易的这一幕,为后来双面镜易手到阿不福思做出重要铺垫。在第六部伏地魔与邓布利多曾经的那段经典对话中,猪头酒吧老板也被很有趣的提到过—— 【“那么,如果我今晚去猪头酒吧,不会看到那群人——诺特、罗齐尔、穆尔塞伯、多洛霍夫——在等你回去吧?真是忠诚的朋友啊,跟你在雪夜里跋涉了这么远,只是为了祝你谋到一个教职。” 邓布利多对他的随行者如此了解无疑使伏地魔更加不快,但他几乎立刻镇定下来。 “你还是无所不知,邓布利多。” “哦,哪里,只是跟当地酒吧服务员的关系不错而已。”邓布利多轻松地说,“现在,汤姆……”】 (《混血王子》第二十章《伏地魔的请求》) 这里真是让我感叹消息传递之迅速!伏地魔和食死徒是一起到达的霍格莫德,他还未及跨入霍格沃茨的校长办公室,其随从情况就早已传送到邓布利多。几十年间,阿不福思究竟提供了多少有用情报我们已无从估晓,但仅仅是这几处——伏地魔随从的食死徒、龙蛋交易、D.A.组建、发现预言窃听者——就有着无法估量的价值! 这里还想引申一点:早在D.A.组织暴露之前,邓布利多就知道并会使用有求必应屋。猪头酒吧通往有求必应屋的通道也应该是故意修建——那里离校长办公室很近,在同一层。第四部圣诞舞会上邓布利多的那句玩笑,半有点启示哈利的意思,看他当时的表现就知道:【哈利可以发誓邓布利多几乎不易察觉地朝自己眨了一下眼睛。】(《火焰杯》第二十三章《圣诞舞会》)。至于说邓布利多为什么一直没有发现拉文克劳的冠冕,主要因为他从未想到要将有求必应屋变成“我要藏东西”的样子。

最后说一下邓布利多的葬礼,阿不福思也有参加: 【一半椅子上已经坐了人,这些人各式各样,鱼龙混杂:……还有几个人哈利只是看着面熟,如猪头酒吧的那个服务员,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推小车的女巫。……】 在哈利“只是看着面熟”的两例人中,猪头酒吧老板放在第一位来说,罗琳也算是故意着重提出一下。 其实,不管阿不福思觉得哥哥对家人有过如何的过错,不管邓布利多兄弟俩曾有怎样的芥蒂,阿不福思,他终究还是站在光环耀人的哥哥背后一直给予者默默的支持和帮助——几十年如一日!身为一个毫不起眼的酒吧老板,他是真正的幕后英雄!!









四、杂说佩妮 这里用来“杂说”二字,就是“随便谈谈”,我想这些细节大家应该都注意到了。 第七部《死亡圣器》第二十三章《王子的故事》,佩妮留给我的意外是大于斯内普的。因为斯内普对莉莉的感情之前已经知道,却没料到一直厌恶魔法的佩妮·德思礼,曾经竟那么渴望进入魔法世界。 看完这一章之后,蓦然回首发现,原来曾经前面的两个细节,并不如我们最初理所应当认为的那样。

【“好多年前——我听见——那个可怕的男孩——对她说起过他们。”她断断续续地说。 “如果你是指我的妈妈和爸爸,你为什么不说他们的名字呢?”哈利大声问,但佩妮姨妈没有理睬他。她似乎惊慌失措到了极点。】 (第五部《凤凰社》第三章《一群猫头鹰》。) 我想,只要是稍细心点的哈迷,对这一细节都非常熟稔。在第五部发行之后到第七部出版之前,这可是备受猜想度测的一点。所有人都认为佩妮曾经肯定听到过什么,甚至是什么关键内容,而且坚信后文会有呼应的解释。但——很少有人怀疑到她所指的并不是詹姆吧。 这里罗琳用了“可怕的男孩”一词非常巧妙准确,很模糊地不点出究竟是谁,为后文留有空间。后来我们才恍然明白,原来她听到的其实是斯内普与莉莉的谈话,而非詹姆。因此,当哈利质问她时,她会“没有理睬他。”因为哈利所猜并不是实际情况,而佩妮又无法开口解释这一切尴尬的过往,所以她只能沉默。 这里顺便提一句,《凤凰社》第二十八章命题为《斯内普最痛苦的记忆》非常贴切。让斯内普最痛苦的回忆并不是詹姆对他的羞辱,而是他不下心说出的那句“泥巴种”,造成了同莉莉的彻底决裂。

第二个想说的细节是《混血王子》第三章《要与不要》—— 【“阿不思·邓布利多。”邓布利多看到弗农没有给他作介绍,便说道,“当然啦,我们是通过信的。” 哈利觉得,用这种方式提醒佩妮邓布利多曾经给她记过一封吼叫信,听着有点好笑。但是佩妮姨妈并没有对这种说法表示异议。】 以邓布利多的明智,怎么会用提及吼叫信的这种方式来让对方想起自己呢?吼叫信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会是件愉快的经历,首次见面介绍自己,若真这么说,那的确是“有点好笑”。但邓布利多真正所指的是另一次通信——佩妮写信给他请求进入霍格沃茨。对于那次通信,佩妮无以否认,所以“并没有对这种说法表示异议。 佩妮·德思礼几十年都不曾忘记听到过关于魔法界的细节,表明出她对那个世界一直的渴慕。但他终因得不到这一切而嫉妒怨恨,造就她厌恶魔法的表现,进而将这种怨恨转移到自己外甥身上。其实佩妮自始至终是相信魔法,而且对哈利这个亲人也并非没有一丝牵念。所以才会在最后分别是做出那样奇怪的举动——【好像佩妮姨妈想对他说点什么:她用古怪而胆怯的目光看着他,似乎迟疑着想说话。】但最终,她还是无法逾越内心的屏障,【随即她猛地把头一摆,冲出房门。】(《死亡圣器》第三章《德思礼一家离开》),定格了她留给读者的最后形象。






五、最隐秘的渴望 【“你照魔镜的时候,看见了什么?” “我?我看见自己拿着一双厚厚的羊毛袜。” 哈利睁大了眼睛。 “袜子永远不够穿,”邓布利多说,“圣诞节来了又去,我一双袜子也没有收到。人们坚持要送书给我。”哈利直到回到床上以后,才突然想到邓布利多也许并没有说实话。可是,当他推开枕头上的斑斑时,又想:那是一个涉及隐私的问题啊。】 (《魔法石》第十二章《厄里斯魔镜》) ——这是邓布利多校长在哈利一年级时给予他的答案。六年后,哈利回忆起这段回答是认为:【他向校长提出的惟一一个私人问题,却是他怀疑邓布利多惟一没有做出诚实回答的问题。】(《死亡圣器》第二章《回忆》)。后来哈利在十字车站“再见到”邓布利多时,蓦然明白:【他终于知道了邓布利多面对厄里斯魔镜是会看见什么,知道了邓布利多为什么那样理解魔镜对哈利的吸引力。】(《死亡圣器》第三十五章《国王十字车站》)。那么——哈利究竟明白了什么?他所猜测的就是邓布利多的真正所见吗?这位最伟大的巫师埋藏在心底最隐秘的渴望究竟是什么? 其实,只需了解一点,答案便非常清楚明了——“羊毛袜”在西方寓意亲情!! 邓布利多在镜中看到同哈利看到的一样——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邓布利多在一年级回答哈利时说的就是正确答案,只不过是很隐晦的代喻。当时哈利没有明白,后来经历一切事情之后,哈利才领悟邓布利多当时那句话的意思。 所以可以想见,邓布利多在说出【袜子永远不够穿】、【人们坚持要送书给我】时是怎样苦笑和无奈,在众人只看到邓布利多智慧的一面时,又有什么人能明白他内心的伤痛和愧疚!? 其实这也是邓布利多和哈利一样不喜欢摄魂怪的原因,那些痛失亲人的惨痛经历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最糟糕的事情。罗琳少年时母亲就因病去世,这个经历在她心目中投下的影响久久难以释怀,在整部《哈利·波特》中时时体现,成为最令人心酸的一点。

我本来认为这一点不用多提,但后来惊讶的发现很多人都不知道“羊毛袜”代指亲情这一点。更受不了部分人会胡乱猜测邓布利多在魔镜中看到和格林德沃在一起,或是什么找到全部死亡圣器,更有甚者认为“羊毛袜”会是格林德沃送给邓布利多唯一一件礼物之类。从第一部就开始铺垫的完美结构安排,后来没有彻底点明,是留给大家一种含蓄的美。可有些人却反倒如此严重偏离了罗琳本身设计的思想! 邓布利多在死之前没有实话回答哈利的问题很多——或者说有保留没有完全告诉哈利的问题很多。可是,在哈利惟一一个认为他没有说实话的私人问题上,却是真的说了实话。或许,这再次验证了那句话—— 【真相,是一种美丽而可怕的东西,需要我们格外谨慎地去对待。】





六、R.A.B. 致黑魔王 在你读到这之前我早就死了 但我要让你知道,是我发现了你的秘密。 我偷走了真正的魂器,并打算尽快销毁它。 我甘愿一死,是希望你在遇到对手时 能被杀死。 R.A.B. (《混血王子》第二十八章《王子逃逸》。)

首先,是这张字条开篇的称呼——“致黑魔王”。敢直呼伏地魔的人很少,大家都叫他“神秘人”、“黑魔头”、“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魔头”等等,但只有一种人称呼他为“黑魔王”,那就是—— 【“你又懒惰又马虎,波特,难怪黑魔王—— ”“您能不能解释一下,先生?”哈利又火起来,“您为什么管伏地魔叫黑魔王?我只听过食死徒那样叫他—— ”】 (《凤凰社》第二十六章《梦境内外》。) 是的,这里我并不是单纯人为罗琳让哈利说出这句无礼的冲撞仅仅是为了突出气愤,她是在明确提醒读者“只有食死徒那样叫他”。单从称谓上便几乎可以锁定R.A.B.是食死徒! 然后是最后的署名:“R.A.B.”,最有肯能的就是姓名首字母缩写,依罗琳的写作铺垫之深,我觉得她一定不会将这名一个重要人物在前面没有提及,几乎可以肯定是先前提到过的某人。而翻遍全部哈利波特,惟一可能符合R.B.的就是雷古勒斯·布莱克(因为当时我并不知道英文拼写,所以仅凭经验觉得首字母应该的R.B)。而他也正是食死徒。 再看雷古勒斯本身。【小天狼星伸出一个手指,指了指家谱图最下面的一个名字:雷古勒斯布莱克。在出生日期后面有一个死亡日期(大约在十五年前)。】(《凤凰社》第六章《高贵的最古老的布莱克家族》)。罗琳设置角色非常引人深思,因为他早在哈利出生前后就已经死了,并且于当前剧情发展毫无作用。难道单单是想突出布莱克一家迷恋纯血统,偏向伏地魔的特色吗?我觉得远没有这么简单。而且雷古勒斯这个名字在《混血王子》中又被提到两次,一次是邓布利多说他死在小天狼星之前,两人都未留下后代;一次是斯拉格霍恩说起布莱克家族,提到雷古勒斯当时也在斯莱特林。这个没用的角色,罗琳似乎又在一些无关紧出刻意提及,我认为,她是在提醒读者注意这个人。【“不是,他是被伏地魔杀害的。或者,更有可能是在伏地魔的指使下被害的。我怀疑雷古勒斯还没有那么重要,需要伏地魔亲手去于掉他。从他死后我了解的情况看,他已经陷得很深,然后他对别人要他做的事情感到恐惧,就想退出。”】(《凤凰社》第六章《高贵的最古老的布莱克家族》)“陷得很深”一句说明雷古勒斯很有可能和伏地魔接触密切。魂器可谓是伏地魔最深层次的秘密,就连邓布利多也是花费好大功夫才得到这些证据,所以,只有和伏地魔贴近之人才有可能洞悉到这一切,从这里来看,雷古勒斯也非常符合。“就想退出”说明雷古勒斯其实在死前已经悔悟,那么他很有可能会想反过来对付伏地魔,去窃取魂器。



七、一语双关 第一次看《火焰杯》时,很不幸,是借来的盗版书。至今仍清楚的记得那本书上第一章的题目《谜宅》。当时并没有觉得什么,读下来也感觉很顺。那所宅子里曾经发生过古怪的人命案,称为“谜宅”很合理。可后来我看到人文版翻译却大吃一惊——第一章《里德尔府》! 为何翻译会造成如此大的差异!?原因就在于罗琳巧妙的一语双关——Riddle:英语中既是“谜”的意思,也是姓氏“里德尔”。所以,这章的标题“The Riddle House”,同时具有“里德尔家的房子”和“谜一样的房子”两重意思。而我们翻译过来的中文,常常会破坏这种效果。罗琳给很多人物或者地名所起的名字很多都包含有一语双关,以此来体现它们的特色。

【“窃听(有甲虫的意思)。”赫敏快活地说。 “可是你说窃丶听器不管用——” “哦,不是电子窃丶听器,”赫敏说,“是这样……丽塔?斯基特”——赫敏压抑着得意的情绪,声音微微颤抖着——“她是一个没有注册的阿尼马格斯。她能变成——”赫敏从书包里掏出一只密封的小玻璃罐。 “——变成一只甲虫。”】 (《火焰杯》第三十七章《开始》。) 罗琳将丽塔·斯基特阿尼玛格斯变形成的动物非常巧妙,不仅可以便于窃听,连名字中叶含有这样的意思。“Bug”一词,有“臭虫甲虫”的意思,同时还有“窃听”,“漏洞”的意思。丽塔所变形的动物就含有了她本身窃听的性质,同时,她还是个魔法部统计阿尼玛格斯中的一个“漏洞“。 “猪头酒吧”也存在双关语——Hog's Head(猪头)=Hogwarts'Headmaster(霍格沃茨校长)。很巧妙得把猪头酒吧同霍格沃茨校长的关系影射起来。 还有文中人物所说的话,也算很有趣的一语双关: 【“你们今天下午是谁的课?”弗雷德问哈利。 “特里劳妮——” “算是我见过的一个‘T’了。” “——还有乌姆里奇本人。”】 (《凤凰社》第十七章《第二十四号教育令》。) 他们几人在午饭时刚刚谈论O.W.Ls考试中的几个等级,T表示巨怪或者说是极差,同时T也是特里劳妮姓氏的首字母。接下来的一句“——还有乌姆里奇本人。”就更有趣,前面弗雷德正在问哈利他们下午是谁的课,哈利五年级时周一下午是占卜和黑魔法防御术,所以“——还有乌姆里奇本人。”既是回答弗雷德的问题,但同时在这里承接下来,也可以理解成“乌姆里奇也算是个‘T’的人!” 还有一些或许不能称为一语双关,但的确是一些很隐晦含蓄的设定—— 【It was a magnificent mirror, as high as the ceiling, with an ornate gold frame, standing on two clawed feet. There was an inscription carved around the top: 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 (《魔法石》第十二章《厄里斯魔镜》英文原文。) 人文社的翻译是:【这是一面非常气派的镜子,高度直达天花板,华丽的金色镜框,底下是两只爪子形的脚支撑着。顶部刻着一行字:厄里斯斯特拉厄赫鲁阿伊特乌比卡弗鲁阿伊特昂沃赫斯(注:这行字是厄里斯魔镜上的符)。】这是完全错误的翻译!“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这行英文字母完全颠倒过来是:“ishow no tyo urfac ebu tyo urhe arts desire.”加以整理就是: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s desire. 它的中文意思是:我照出的不是你的脸而是你心中的愿望。——这是一个隐藏密码,在此处已明确说明厄里斯魔镜的作用。 大家是否还记得在福吉当政时期,进入魔法部所要通过的电话亭。要播的号码是“62442”。当时看到这里我就觉得肯定有什么含义,后来受了别人提醒才明白:拿出你们的手机,输入“magic(魔法)”这个英文单词时,就可以看到,你所要按的键正是62442!罗琳规划的好细,每一个小细节都经过一些思索,并非空穴来风的随机数字! HP中的一语双关很多,暂时就说这些。如果你细心捕捉,就会发现在《哈利·波特》中这种巧妙的设定随处可见。











八、梦境内外 梦境内外——这是《凤凰社》第二十六章的题目。可我这里并不是打算说哈利洞察到伏地魔思想的那些梦境,也不是说回射记忆、受现实影响的那些梦(如哈利在入学前曾梦见自己乘过会飞的摩托车、得知伏地魔想要获取“武器”便梦到学习的神奇生物是武器等等)。而是一些带有些许预言性质、或影射隐晦的梦境,像一个含糊的谶语。 我认为预兆性表现最明显的梦,就是哈利到霍格沃茨第一晚所梦到的内容—— 【也许是哈利吃得过饱的缘故,他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他头上顶着奇洛教授的大围巾,那围巾一个劲地絮絮叨叨,对他说,应当立刻转到斯莱特林去,因为那是命中注定的。哈利告诉围巾他不想去斯莱特林;围巾变得越来越重,他想把它扯掉,但却箍得他头痛——他在挣扎的时候,马尔福在一旁看着他,哈哈大笑;接着马尔福变成了鹰钩鼻老师斯内普;斯内普的笑声更响,也更冷了——只见一道绿光突然一闪,哈利惊醒了,一身冷汗,不停地发抖。他翻过身去,又睡着了。第二天醒来时,一点儿也不记得这个梦了。】 (《魔法石》第七章《分院帽》。) 这一天,是哈利真正回归魔法世界,这天晚上的梦,带有着非凡的意义,几乎可以说是影射出他这一学年,甚至是一生的主要经历:“他头上顶着奇洛教授的大围巾”——预示了奇洛教授的围巾带有某种问题,后来我们知道是掩盖着另一面的伏地魔;“那围巾一个劲地絮絮叨叨,对他说,应当立刻转到斯莱特林去,因为那是命中注定的。哈利告诉围巾他不想去斯莱特林”——这地方有点是分院帽的话一种回忆重现,但同时也预示着他身上带有某种斯莱特林的性质,以及他二年级时因此而遭遇到的某些传言麻烦;“马尔福在一旁看着他,哈哈大笑;接着马尔福变成了鹰钩鼻老师斯内普;斯内普的笑声更响,也更冷了”——几乎是反映出哈利在校时最不喜欢的两个人——马尔福和斯内普;而最后的一个场景“只见一道绿光突然一闪,哈利惊醒了”——个人认为,直接是预示着哈利最后的死亡……或许很多人都会疑问,哈利明明活下来了呀,并且得到最平凡的幸福。这里我要说的正是这点:其实罗琳最初构想是哈利无法幸存,这点在第一部中就有表现。在七部书临近结束时,她在一些访谈中叶越来越多的传达出这么一个含糊的意思。在第六部发表之后,很多的读者嗅到了这种悲剧气息,最终在广大读者的请求下,改写成了最后我们看到的结局。可正是这么一个重要的、预示一切的梦,哈利却“第二天醒来时,一点儿也不记得这个梦了。” 还有两个带着些许预示的梦境都出现在第三部: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在树林里走着,火弩箭扛在肩上,他在跟着什么银白色的东西走。这东西在树林里蜿蜒曲折地前进,他只能在树叶的缝隙间瞥见它的踪影。他急欲追上它,便加快了脚步,但他走快了,他追求的目标前进得也快,哈利跑起来了,他听见前方的蹄声也加快了速度。现在他在平地赛跑,他能听见前面奔跑的声音。然后他拐了一个弯,到了一片空旷地,于是……】 (《阿兹卡班的囚徒》第十三章《格兰芬多对拉文克劳》。) 这个梦境非常有趣,我认为它影射了两点:第一、那天是格兰芬多对拉文克劳魁地奇比赛后的晚上,哈利第一次召唤出了真正的肉身守护神,但当时他只注意要抓金色飞贼,而没有看见。所以此处还未说明哈利可以召唤出真正的守护神,更没说出守护神是何种形态。“蹄声”一词很好的点出“鹿”的特色,影射了哈利自己的守护神。第二、除去哈利扛着火弩箭的情节,这个场景简直就像是第七部哈利跟着牝鹿情景的翻版,一个含蓄的预言。 【哈利睡得不好。一开始他梦见自己陲过了时间,伍德在大叫:“你刚才在哪里?我们只好用纳威替补了!”然后他梦见马尔福和斯莱特林的其余队员骑着龙来参加比赛。他没命地飞奔,想要避开马尔福的坐骑嘴中喷出的火焰,这时他想到自己把火弩箭忘了。他从空中跌了下来,惊醒了。】 (阿兹卡班的囚徒》第十五章《魁地奇决赛》。) 哈利梦到伍德是找纳威做替补这点非常引人思索。哈利和纳威之间一直存在着某种相似又像是感应的关联。这里哈利梦到缺赛,想到的替补不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罗恩,而是——纳威!乘坐骑士公共汽车假冒别人时,第一时间冒出来的名字也是纳威·隆巴顿。罗琳让这两人之间当相关相似性隐隐约约,若有似无的体现在这些细微处,直到第五部时我们明白——原来这两人生于同一天,并差点具有相似的命运! 他后半段的梦境梦到躲避火龙,及火弩箭不再手边的情节,我觉得像是在预示《火焰杯》中三强争霸赛的第一个项目,当时哈利就是要与龙战斗,并要召唤出自己的火弩箭。 《哈利·波特》中梦境的预示性非常含糊不清,甚至难以肯定。但如果仔细思索的话,某些方面说不好还真验证了唐克斯的那句玩笑话:“你们家不会有先知血统吧,哈利?”







九、四元素说、四大学院与魂器

(一)四元素说 提起四元素说大家应该并不陌生。四元素说是古希腊关于世界的物质组成的学说。这四种元素是土、气、水、火。这种观点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影响着人类科学的发展。 四元素说逐渐完善和发展起来的历史,在这里就不一一赘述。在这里只想说一下这四种事物在宗教中所起的广泛代表性。火作为一种象征物常常出现在文学及宗教领域中。《圣经·使徒行传》2章1-4节中,圣灵被喻为舌头如【火焰】显现并降临;而水,则往往是隐喻灾难——上帝在《创世记》中与挪亚和所有生物立约,不再发【大洪水】来毁灭世界,可是这并不表示上帝会姑息犯罪,因为《圣经》中多处提到世界末日时他将以【火】来施行审判(如《以赛亚书》66章15-16,24节、《约珥书》2章30-31节、《启示录》20章9-15节)。所以世界终极的审判是火!

(二)四大学院 上面说了那么多关于四元素说的内容,当然是要和我们要分析的HP密切相关。熟悉HP的人都会知道这点,霍格沃茨的四大学院正是各代表了其中一种元素。它们各自独立,又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罗琳很好的运用了西方古典的哲学思想。 格兰芬多——火。 代表色:红色和金色——火的颜色;代表动物:狮子——具有火一般的性格;公共休息室位于高出塔楼,长年壁炉里点燃着烈火,到处充满着温暖和光明。 赫奇帕奇——土。代表色:黄色和黑色——泥土的颜色;代表动物:獾——是一种挖洞的啮齿动物,生活于地洞中;公共休息室位于地下,土里面。 拉文克劳——风。代表色:蓝色和铜色——天空和星月的颜色;代表动物:鹰——翱翔于风中的颜色;公共休息室也位于最高层的塔楼,接近于天空,而且里面的装饰也是深蓝缀着铜色的星星,好似星空。 斯莱特林——水。代表色:绿色和银色——水的颜色。代表动物:蛇——一种阴森,也可以躲藏于水中的动物。公共休息室在湖底,里面的灯光也是绿色的,而且蛇怪的密室通道在女生盥洗室下,符合了水的暗示。

(三)魂器 我的重点在于分析伏地魔的六个魂器(哈利作为第七个魂器是伏地魔无心造就的,不是事物,所以这里不多说),但因为需要牵涉到一些关于四元素和四大学院代表文化的知识,所以在前面先做了些简单说明。

下面我会对七个魂器逐一分析: 1、日记这个没什么可多说的。除了哈利之外,这毫无疑问是第一个提到的魂器。它出现于《密室》,毁灭也在《密室》,只不过一直到第六部才说明了它是一个魂器。日记的出现到毁灭,经过都非常清晰。它被哈利用蛇怪的毒牙所毁,作为一个魂器加武器,自始至终没有固定的藏放地点。

2、纳吉尼 一个很特殊的魂器,用动物来制作。在颇具转折意义的一部——《火焰杯》——第一章中首次登场,一直为伏地魔所信任和喜爱,执行了很多重要的任务。第五部《凤凰社》中哈利以它的视角看到韦斯莱先生被袭,就已经含糊的点出纳吉尼的不一般,和哈利自身另一片灵魂的非同寻常。这种情况并不是如斯内普在给哈利上大脑封闭术课时,解释的那样,是伏地魔当时附身在纳吉尼身上,而是因为纳吉尼本身就是魂器,而哈利也是魂器,它们之间存在有这种奇特的感应。 纳吉尼也没有藏放地点,它一直同伏地魔形影不离或被派执行任务。最后被纳威用格兰芬多宝剑所杀。

3、挂坠盒第一次提到斯拉特林的挂坠盒是《凤凰社》第六章《高贵的最古老的布莱克的家族》——【装在玻璃盒子里,很重的,打不开的Locket(注:(悬于项链下的)纪念品小盒)】。再次出现就是《混血王子》中鲍勃·奥格登的回忆里。 值得一提的是挂坠盒的藏放地点,在海边的岩洞里,湖心的小岛上,盆中的魔药水中,这所有的一切都和“水”密切相关。斯莱特林的挂坠盒藏在水中,再次契合了斯拉特林“水”的特性。 挂坠盒最后被罗恩用格兰芬多的宝剑刺破。

4、冠冕 拉文克劳冠冕最初出现的线索也在第五部《凤凰社》中,第十章《卢娜·洛夫古德》——【“过人的聪明才智是人类最大的财富。(Wit beyond measure is greatest treasure.)”卢娜用唱歌般的声音说。】说出了冠冕上面最典型特色铭言。第二次提及就是《混血王子》第二十四章《神锋无影》,直接出现了冠冕这个事物——【他从旁边的板条箱顶上抓下一个丑陋的老男巫的头上盖了一顶灰扑扑的旧发套和一顶锈暗的冠冕。】 斯莱特林的宝物藏放地附和斯莱特林所对应的元素特色,那么拉文克劳呢?风这种事物非常奇特,我们无法把什么东西放在“空中楼阁”之中。所以,罗琳选择让这件魂器获得方式非常奇特——它是哈利骑扫帚乘“风”在“空中”抓到的! 拉文克劳的冠冕最终为克拉布放出的厉火所烧毁。

5、金杯 第一个有关赫奇帕奇金杯的铺垫是《混血王子》中第二章《蜘蛛尾巷》——【“那不是我的错!”贝拉特里克斯红着脸说,“过去,黑魔王把他最宝贵的东西都托我保管……”】“把他最宝贵的东西都托我保管”这几个字是一个重要铺垫,引人深思。贝拉特里克斯既然这么说,那么其中一件魂器在由她保管就毫不意外了。但是为什么会是在古灵阁呢? 原因很简单,再次契合四大学院符合四元素说的设置,金杯是赫奇帕奇的宝物,古灵阁的地下金库完全符合土里的特点。 赫奇帕奇的金杯后来由赫敏用蛇怪毒牙摧毁。

6、戒指/复活石 这个魂器也比较简单,或许要说复杂的话只不过在于它另一重的身份——圣器。戒指最初出现于《混血王子》第四章《霍拉斯·斯拉格霍恩》——【这时哈利注意到邓布利多那只没有受伤的手上戴着一枚戒指,他以前从没见他戴过。戒指很大,像是金子做的,工艺粗糙,上面嵌着一块沉甸甸的、中间有裂纹的黑石头。】戒指首次登场时就已经被摧毁,所以它作为一个魂器也没有过多所说的价值。 由于这是一件冈特家族的传家宝,所以伏地魔将它做成魂器后又放回了冈特家老宅的废墟中,并用强大的魔法保护。 复活石是被邓布利多用格兰芬多的宝剑所销毁了里面的灵魂碎片。

几个魂器都说完了,我们回头再来看一看。“洪水”在《圣经》中作为一种毁灭世界的代表,所以罗琳会将代表它的斯拉特林学院设定为邪恶。而最终审判世界的“火”——则是用来销毁邪恶,消灭魂器的!七个魂器中,哈利身体里的灵魂碎片是由伏地魔自己销毁的,日记、金杯用蛇牙以毒攻毒而摧毁。剩下的戒指、挂坠盒、蛇——都是由“火”的代表——格兰芬多宝剑所摧毁,而冠冕,则是由厉火烧毁。《哈利·波特》中多处都影射西方古典文化,化用《圣经》或其他著作中的典故。而四大学院契合四元素说的设置更是其中一大亮点。并且安排四大学院创始人宝物所做成的魂器,也完全符合四元素的特色,值得读者细细品味!





十、韦斯莱夫人原本的姓氏 或许,我们都已经非常习惯了“韦斯莱夫人”这个称呼,习惯在提起“韦斯莱”这个姓氏时会想到这么一个善良慈爱又些许严厉的母亲。那么她原本的娘家姓氏是什么呢? 我不清楚罗琳在自画的家谱中或一些访谈中是否说过莫丽原本的姓氏。我是从哈书中还是找到了一些她留给我们的线索。韦斯莱夫人的本名是——莫丽·普威特。 “普威特”这个姓氏或许你会觉得比较陌生,但它在《HP》中出现的实际上非常早,早于“韦斯莱”姓氏的出现—— 【“只要他决定要杀的人,没有一个能躲过劫难,只有你大难不死。他杀掉了当时一些优秀的男女巫师,比如麦金农夫妇、彭斯夫妇、普威特夫妇。”】 (人文版《魔法石》第四章《钥匙保管员》海格的话。) 原文是:【No one ever lived after he decided ter kill'em, no one except you, an'he'd killed some o'the best witches an'wizards of the age -- the McKinnons, the Bones, the Prewetts。】 我这里还有说一下人文版翻译的不确切,应该翻译为:“麦金农一家、博恩斯一家、普威特兄弟。”而这里的普威特兄弟正是韦斯莱夫人的哥哥。 如果问我为什么说应该这样翻译,那么请原谅我离题片刻:第五部《凤凰社》第九章《韦斯莱夫人的烦恼》中穆迪在为哈利介绍最初凤凰社时有说:【“……这是马琳·麦金农,拍完这张照片两个星期后,她就被杀害了,他们还把她全家都抓了去。……“】显然,既然是抓走了马金农全家,那么应该是一家都遇害了,而非是“麦金农夫妇”。 同样见穆迪这里的话:【“那是埃德加·博恩斯——阿米莉亚·博恩斯的哥哥,他们也抓走了他的全家,他是个了不起的巫师。】人文社对于“Bones”这个姓氏翻页的最让我没脾气,一会翻译成“博恩斯”,一会又是“彭斯”,甚至在同一部中同一个人也能把人名翻译的不同。这个“埃德加·博恩斯”是原法律执行司司长阿米莉亚·博恩斯(给哈利受审的那位公正女巫,后被伏地魔亲手杀害)的哥哥,哈利同届同学,赫奇帕奇学院苏珊·博恩斯的伯伯(或叔叔),在第二十五章《无奈的甲虫》中也再次说明不仅是“夫妇”两人:【霍格沃茨的学生中就有受害者的家属,这些学生发现自己不情愿地成了走廊上注意的焦点:叔叔、婶婶和堂兄弟都死在一个逃犯手里的苏珊·博恩斯在草药课上痛苦地说,她现在深深体会到了哈利的感觉。】 还是穆迪这里介绍的话:【“……吉迪翁·普威特,动用了五个食死徒才将他和他弟弟费比安杀死,他们战斗得英勇顽强……且战且退,且战且退……”】所以,“Prewetts”翻译为“普威特兄弟”更确切。 好了,现在我们转回原题,为什么说吉迪翁和费比安·普威特是韦斯莱夫人的哥哥?这点就需要来看第七部了—— 【“巫师成年时送他一块手表,这是一种传统。”韦斯莱夫人说着,在厨灶旁不安地注视着他,“这块手表恐怕不如罗恩那块那么新,实际上它以前是我哥哥费比安的……”】 (《死亡圣器》第七章《阿不思·邓布利多》的遗嘱。) 当然,单单是“费比安”这么一个名字,还不能肯定就曾经凤凰社牺牲的那位英雄。最后的尾声《十九年后》有了明确的交代:【他(指哈利)看了看那块曾经属于费比安·普威特的破旧手表。“快十一点了,你们上车吧。”】 韦斯莱夫人不是最早期的凤凰社成员,而她的两位哥哥却在第一次反伏地魔斗争中就已经加入了凤凰社。所以,在后来伏地魔复活后,韦斯莱夫人才会那么担心家人的安危,说出【“家一家一家里一半的人都在凤凰社里,除非出现奇迹我们才都会死里逃生……”】这种悲观的话,这与她曾经痛失亲人的经历密切有关。她作为一个女性,切身感受过加入凤凰社的巨大危险,但仍勇于和丈夫孩子参与其中,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转载自豆瓣
发表于 2016-11-18 21: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每次只要一細看多几次hp就会发现巧妙之處,不得不佩服罗琳!
狐尽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6-11-19 00: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说这些书也是写给成人看的
发表于 2016-11-19 20: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hp第七部里面确实有很多似乎是突然出现的元素 我一开始看的时候有点接受不能  但不得不说hp大法好……而被诅咒的孩子就是围绕着时间转换器——第三部里面出现这个我一直感觉有点突兀,因为这简直是逆天神器——写的
德哈我的爱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6-11-20 15: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得不说罗姨的脑洞很大思维也很缜密,许多细节都很值得联系在一起推敲
发表于 2016-11-20 16: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分析的好棒,一直以來我就當成是喜愛的小說來看待,沒有這麼仔細的去分析它,人名也是,尤其是姓氏特別容易忘,這麼看來真的錯過很多的細節跟巧妙地伏筆。
找天想要看原文的,應該會比看翻譯的來的更有趣~
发表于 2016-11-21 10: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后再去看文真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Andrea_foerever 该用户已被删除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1 15:51:02 | 显示全部楼层
=w= 每一次看都有新发现。小时候看书,希望男主和女主快点在一起。现在,总是想跟男主说:你回头看看那个男配啊他才是真爱啊
23333
发表于 2016-11-21 23:4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越看越觉得,魔法世界就像是真实存在的一样,魔法世界里的故事也真实发生过一样
依雲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6-11-25 10: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厲害了,在看的時候看到新事物覺得很突兀,原來只是我自己沒有發現細節
現在回去再看一遍完全都不一樣
JK阿姨的心思真的很細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1-3-6 20:0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