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查看: 1328|回复: 6

ss-hp 父子 训诫 《关于禁书和夜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8 00:3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设定:
为保护救世主的安全,在哈利一年级暑假的时候,邓布利多游说斯内普收养了哈利,斯内普成为哈利的正式监护人。
时间线,二年级上学期
《关于禁书和夜游(上)》
“唔——”哈利紧紧咬着嘴唇,不知道斯内普的怒火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他已经忍不住要放下自尊哭喊了,天,斯内普一定对自己的手施了变形咒,那不是手,简直是铁板!
邓布利多教授,你要害死我了,被老蝙蝠保护?我不被他打死就不错了...
“啪!啪!”又是重重的两巴掌落了下来,趴在斯内普膝盖上的救世主疼得扭曲了小脸。
斯内普眉毛倒竖,紧紧抿着薄唇,额角暴起的青筋昭示了他此刻心情的极度不愉悦。
哈!波特家的小崽子永远不会让人省心!他怎么敢?怎么敢!
莉莉牺牲了自己来保护他,他就这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深夜独自闯禁书区?”——啪!啪!斯内普的声音丝滑而又危险,每说几个字,他都会毫不留情地在小波特的屁股上重重地甩上两巴掌,让这个不知死活的小鬼充分体会到疼痛的感觉,再进行下一次击打。
“波特!你知不知道那些书有多危险?”——啪!啪!哈利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他无力地蹬着腿,觉得斯内普再揍下去他就要忍不住痛哭了。而十分显然的是,斯内普现在一定不会停手的。
“要不是我反应迅速,那本具有强烈腐蚀性的黑魔法书就已经吞噬掉你的脑袋了!你那毫无半点容量,堪比巨怪的小脑袋!”——清脆的击打声在地窖里回荡着。伴随着低声的咆哮,斯内普向哈利的屁股上甩了一连串的巴掌,终于,哈利再也受不住了。
“对不起...对不起,教授,我错了,我很抱歉...禁书...不夜游了...对不起...保证...”哈利再也顾不上自尊,语无伦次哭喊了起来。他现在的确后悔了,为什要夜游,为什么要去禁书区,不去了,再也不去了。
“呵...保证?”巴掌停了下来。
斯内普把他往沙发上一丢,起身走向了书桌。
终于结束了?哈利趴在沙发上抽抽噎噎地打着哭嗝,屁股火辣辣地痛着,然而他却不敢摸,只是把头埋在手臂里,尽力使自己的呼吸平缓下来。
伴着抽屉拉动的声音,斯内普那让人憎恨的低沉语调再次响起。
“恐怕波特先生的保证毫无可信度,我就应该每天早上揍你一次,让你在接下来的24小时里能记得守规矩,毕竟,你那堪比巨怪的脑子能维持的记忆只有那么长时间。”
“不!”哈利惊恐地打了个哆嗦。他还记得暑假结尾的那个噩梦,当时他羞愤于斯内普的讽刺,对着老蝙蝠发脾气却一不小心推倒了一柜子的魔药。于是暑假的最后三天,他每天早上都要趴在斯内普腿上挨一顿巴掌,屁股上的痛痒直到吃午饭的时候才能消失。
“不!教授!我...我...我要上课的,我会乖乖的,真的!真的!”哈利此刻十分痛恨自己没有一副好的口才,只能用苍白的词汇做着保证。
“哼!关于这一点你到可以放心,这个绝妙的主意我不会在上学期间执行的——会在假期里这样做。”
斯内普冷哼一声,让哈利既松了一口气,又不免有些担忧,难道以后的假期,每天都要被斯内普揍一顿了吗,不管怎样,现在暂时是逃过一劫了。
“现在——”斯内普话音一转,大步走回沙发,把趴在沙发上的小男孩一把拽回自己的膝盖上。
感受到一个冰凉的物体按在了自己火热的屁股上,哈利吓得脸都白了。不不不,远没有结束,这场受难才刚刚开始。
斯内普丝毫不管在微微发抖的救世主,用戒尺轻轻拍了拍哈利的屁股。他皱了一下眉头,以前怎么没觉得戒尺有这么大?看来还是悠着点揍吧。
“现在,我每揍你一下,就会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的答案能够让我满意的话,我问完所有的问题以后,你的惩罚就结束了;如果不能,你将会得到加罚,直到你的屁股被抽烂为止。”
斯内普平静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把哈利冻在了原地。
嗖——啪!哈利嗷得一声叫了出来,身体不自觉地往前一冲,他觉得自己的屁股肯定已经被抽烂了。
按住腿上挣扎的小巨怪,斯内普发出了第一个问题:“听明白了吗?”
然而,愚钝的波特顾自惨叫着,并没有作答。
“我!说!听!明!白!了!吗!回!答!我!”斯内普咬牙切齿地低吼着,每说出一个字,都伴随着一下用力的击打。
“听明白了!听明白了!教授我听明白了!”哈利尖锐地惨叫,以前斯内普从未揍得他如此之狠,一时不能接受疼痛冲击的哈利此时大脑已经处于一片空白。
“这样才对,乖孩子,如果你早早回答,就能省掉这多余的十板子,现在,你给我好好回答下面的所有问题,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撒谎的结果是什么的。”
哈利慌忙点着头,只祈祷这场折磨尽快结束。
“你去禁书区做什么?”
“攻击类咒语,图书馆公共区域并没有多少防护类咒语,我打算去禁书区碰碰运气...”
哈利的回答让斯内普挑了一下眉毛,他看向旁边桌子上的那本禁书,他捉住哈利的时候,从哈利的怀里抢过来的那本——《怎样在战斗中有效击退你的敌人》。
“不过,教授,我没有要攻击任何人的意思!”哈利急切地补充着,“我,我是觉得我面临的危险太多了些,我只是想自保,前两天那个发了疯的游走球...我不会去伤害别人的!”
“嗯。”斯内普应声,戒尺又在哈利屁股上点了点,示意这个问题已经结束。救世主现在可怜的小屁股已经变成了深粉色,上面还交错着几个楞子,斯内普觉得对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子来说,这样的教训已经足够了,于是打算速战速决,再警告一番就放过他好了。
嗖——啪!又是一记戒尺。斯内普收了几分力道。
“相信你现在已经完全了解禁书区的恐怖之处了,即使不了解,也知晓了闯进禁书区之后,你将要受到处罚的恐怖之处,所以,告诉我,你以后还会去吗?”
“不去了,再也不去了。”哈利急忙保证。
嗖——啪!
“那么你还打算夜游吗?”
“不了,不夜游了,我会好好呆在我的寝室。”即使是斯内普没用力揍,哈利仍然痛得扭曲了五官,他浑身颤抖咬紧牙关,等待着下一记戒尺落下。
“最好如你所讲”,斯内普低声威胁着,“如果再让我抓到你半夜在城堡里鬼鬼祟祟,我会让你一整个学期坐不下来,现在,起来吧。”
一阵天旋地转,哈利已经被斯内普拽起来,站在沙发旁边了,只是裤子还松松垮垮地堆在脚踝上。他还没来得及朝斯内普作最后保证和道歉,壁炉里就传来了邓布利多的声音,召唤着斯内普去校长室。
一阵风一般,斯内普消失在了门口,他最后说了什么来着?赶紧回寝室?还有一句什么来着?好像没听清。哭得有些缺氧的哈利费力地提上裤子,怎么也回忆不起来斯内普最后一句说的是什么了,他一步一蹭地从城堡最底端的地窖爬回了城堡最顶端的格兰芬多塔楼,累得只想睡觉。
空无一人的地窖里,一个小小的,写着“外敷”字样的魔药瓶静静地立在桌子上。
啧。

《关于禁书和夜游(下)》
“太丢脸了,太丢脸了,可恶的老蝙蝠,为什么总是在他面前这么丢脸。”哈利把脸埋进松软的枕头,含糊不清地咕哝着。
每次挨打的时候,哈利脑子里只剩尖锐的疼痛,不管多么没有尊严的求饶都说得出口。可是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说出的话就像一团火一样在哈利耳朵边燃烧,让他羞愤地简直想死去。你格兰芬多的勇气呢?就不能咬紧牙关跟斯内普硬扛吗?可恶的老蝙蝠一定更加鄙视你了。
“卟!”满脸通红的哈利一拳砸在枕头上,然后又慌忙抬起头查看四周。还好,没有搞出太大动静,所以没吵醒罗恩他们。
在床上扭动了几番,哈利依旧没有找到一个舒服的睡觉姿势。他刚刚去盥洗室对着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屁股肿大了整整一圈,现在稍微动一下都会让他疼得倒吸一口冷气。斯内普从来没有打得他这样重,即使是哈利之前用魔杖指着他骂他是邪恶的食死徒的时候也没有。看来这次斯内普真的是气得狠了。可是...可是...即使是再生气也不应该...
好吧,这次的确是我做错了。哈利不服气地鼓着腮帮,那些禁书比他想象的要危险,如果不是斯内普突然出现,他现在估计已经受伤了(如果让斯内普来评估后果的话会是:不,相信我,如果没有你卑微的魔药教授出现,我们伟大的救世主现在应该已经彻底死了,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你那可怜的小命会追着你那早已不复存在的大脑远去,消失地无影无踪)。
哈利更加懊恼了。在意识到斯内普的确是救了他以后,他就更加无法为自己对斯内普的怨恨找一个借口了。可是斯内普他本身就是那样地刻薄、阴险,处处为难自己,承受了斯内普的恩惠让哈利像是活吞了一桶鼻涕虫那般恶心。“呜——”哈利发出一声哀鸣。
“什么?”右侧突然出现罗恩含混不清的声音。哈利赶紧收声。幸运的是罗恩并没有真正醒来,只是眯着眼睛嘟囔了一句,在下一秒又沉沉睡去了。虚惊一场的哈利决定不再胡思乱想,现在距离起床时间还有四个小时,抓紧睡觉吧。
希望明早醒来的时候屁股就不痛了,在陷入睡眠前,哈利迷迷糊糊地想着。
...
几个小时的休整的确对疼痛缓解有所帮助,可是哈利依旧度过了一个异常难熬的上午。
他从未如此感谢过校袍的宽大——方便他掩饰不太正常的走姿。梅林作证!他已经竭力在用正常姿势走路了,可是屁股上传来的胀痛让他依旧有些一瘸一拐的。他简直要庆幸小狮子们的粗心大意了,他甚至都没有机会用上扭到脚的这个借口,因为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异常。幸亏赫敏今天帮草药学教授准备材料去了,不然她肯定会发现的。哈利庆幸地想着。
坐了一上午硬板凳的哈利在礼堂匆匆取了一些食物,打算带回休息室去吃,最起码,站着吃要比坐着吃舒服。
“波特先生。”一个让哈利头发都立起来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虽然他的头发本来就是立着的。
斯内普宽大的黑袍出现,伴随着他而来的是一股略带清苦的魔药味。
哈利僵硬地转头:“斯内普教授。”
斯内普也不想在用餐时间在走廊里堵截一个不听话的小鬼。他早上回到办公室看到那瓶未被动过的魔药的时候,简直要抑制不住翻白眼的冲动了。
这算什么?救世主最后的倔强吗?因为痛恨自己,就宁愿忍着伤痛,不接受自己提供的魔药?发发善心吧,波特就不能在24小时里,任意选一个小时,做一个能保持60分钟听话的好孩子吗?
“我昨晚对你说了什么?”斯内普语气里透露出一丝威胁。他把波特的不服从命令认作是挑衅性的忤逆。既然今天是周五,并且小波特下午没课——斯内普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这个讨人厌的麻烦精胆敢作出任何言语上的挑衅,自己现在立马把他拖回地窖狠揍,让他从现在哭到下周一。
“不去禁书区,不夜游。”哈利声音虽然很弱,回答地却十分迅速。他随后因自己过于恭敬的态度而稍稍脸红,懊恼地盯着地上一块有裂缝的地砖不肯抬头。
“还有呢?在我最后走的时候?”
“迅...迅速滚回我的格兰芬多塔楼,我不会想要知道同一晚被两次抓住夜游的后果的...”重复斯内普的威胁让哈利感觉脸烧得更厉害了。这就是斯内普!永远以羞辱我为乐!哈利在心里恨恨地想。
“没有别的了么?”斯内普似乎突然是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看着我。”
“别的?”哈利现在满是疑惑了,斯内普在说什么?
终于,在看到哈利茫然的眼神以后。斯内普扭曲了一下嘴角,以一种极其缓慢而又优雅的方式翻了一个白眼。真的是高估了小巨怪这空空如也的脑袋。看来小波特不是公然忤逆,而是当时还哭着呢,压根没听见。
既然这样,救世主要为他自己的失误买单,今天白天先让他疼着好了。至于伤药,晚上在给他,让他长长记性。
斯内普一挥袍子消失在了走廊拐角。
“嗯?”老蝙蝠疯了?出现一下只是为了朝我翻个白眼?这种威慑未免也太没有力度了一点。哈利在原地愣了一分钟,嘴里嘀嘀咕咕地也走了。
因为自己现在的状态的确不适合玩闹,再加上自己的确有一堆作业等着完成,哈利决定把这个没有课的下午奉献给书本。但是,在图书馆以及休息室转了一圈以后,他想要保持站着写东西的姿势都会显得很奇怪。而回到宿舍趴在床上做功课?正在寝室里进行枕头大战的罗恩他们随时有可能一枕头拍到自己的屁股上。哈利思忖再三,拿着自己的东西来了天文塔。
专心做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哈利觉得才没过多久,就已经到了晚上吃饭的时间。其实不是没过多久的,你看,堆积了一个周的魔咒论文和魔药论文已经被完成了,包括自己被斯内普加罚的那一英尺。
哈利打算去礼堂取一点吃的,再继续回来做作业。过了一整天了,屁股上的痛感并没有消失多少,哈利隔着袍子和裤子都能感受到臀腿交界处那些鼓起来的楞子,看来今天晚上还是做不下去的。正好,今天练习一下观察星象吧,预习一下天文课。嘿嘿,想到下周自己抢在赫敏之前回答出问题,让万事通小姐惊呆的样子,哈利忍不住偷笑起来。
取完晚饭的哈利顺便带了一盏灯回来。现在天空还没有完全暗下来,他还看不清下周要学习的那些星象,趁着这个空档,他又检查了一遍自己的魔药论文。有惊无险,有三处小错误被自己检查出来了,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用一份漏洞百出的作业再招惹斯内普一遍。
斯内普顺着安放在哈利身上的追踪咒找到他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在他记忆中从未有过的乖巧的小巨怪。灯光笼罩他刺猬一般的头发周围,勾勒出一个柔和的边缘,使得平时惨不忍睹的凌乱头发顺眼了一些。他眼睛低垂,认真地盯着手中的羊皮纸,不时地歪头思考一下,然后在纸面上添上几笔。
斯内普给自己施了一个隐身咒,就这样立在哈利的身旁看着他。尽管有时候讨厌于小波特惹来的麻烦。但是斯内普不得不承认,小波特和老波特还是有些区别的。小波特并没有那么嚣张,也知道认真对待课业而不是一味出风头。他的本质还是好的,只是需要有人去规范他不好的言行,纠正他危险的思想。
而那个人,必须是自己。
斯内普在心里轻叹。这些事情本该是一个父亲的义务。尽管自己不认为老波特能给予他正确的引导,但毕竟,自己让连哈利接受父亲错误引导的机会都剥夺了。这个男孩的存在,时刻提醒着斯内普。你是一个有罪的人。你害死了他的父母。你害死了莉莉。
就这样,年轻的巫师和更为年轻的巫师都陷入了各自的思绪。虽然后者只是在苦恼天文学太过深奥而已。
“完蛋!”哈利懊恼地挠着头。他的声音唤醒了沉思着的斯内普。斯内普看向焦躁的小巫师以及空中悬浮着的“时光显现”——10:16。
“已经过了宵禁了!我现在已经算是在夜游了!”哈利手忙脚乱地收拾着东西。
“愚蠢的哈利!愚蠢的哈利!你应该把闹钟挂在脖子上的!”斯内普倚在墙上双手环胸,玩味地看着自顾自骂着自己的哈利。一个人在独处的时候,总是会展现出他最有趣的一面,或者是,最让他人感到有趣的一面。如果魔法界那些救世主的崇拜者看到这个如此幼稚的黄金男孩,他们估计就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无意中犯下,并且没有带来任何不良后果的错误是可以被原谅的。斯内普没打算给慌乱的哈利再添几分惊恐,于是他决定保持隐身,把魔药偷偷放进哈利外袍口袋就离开。
是的,把魔药给这个...不长眼的小巨怪。
在斯内普伸出手的一瞬间,哈利就不长眼地撞了上来,直接扑进了斯内普的袍子。于是,黑着脸的斯内普不得已只能显形,从一片虚空中浮现出来,立在了抖成筛子的救世主面前。
“教...教授...我...我...我不是故意夜游...我错了...”哈利惊悚地看着昨天晚上刚刚狠揍过他并且恶狠狠威胁他不准再夜游的男人。犹豫着想说自己是写作业忘了时间,但现在大脑十分混乱并不能很好地组织词语,只能虚弱地承认着错误。
这次真的在劫难逃了。
斯内普没好气地瞪了哈利一眼。给你机会了,你却偏要自己撞上来。“跟上!”言简意赅地下达命令以后,他翻飞着袍子大步向外走去。
哈利一路小跑着,跟着斯内普来到了地窖。昨晚揍他的尺子还放在沙发扶手上没有收起来,他看到尺子的那个瞬间,简直快要哭出来了。
“裤子脱了趴到沙发上。”斯内普内心的小恶魔钻了出来。看到哈利垮下去的脸,他想趁机吓唬这个小子一下。
“唔...”哈利嗫嚅着想要辩解着什么,却在抬眼看到斯内普上翘的嘴角的一瞬间哆嗦了一下,麻利地执行命令。斯内普气极时会怒极反笑,那就是哈利受难的标志。哈利显然把斯内普现在脸上的愉悦表情和那种情况混为一谈了。
“教授,我很抱歉,我写作业忘了时间。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可不可以,不要打...”哈利把脸埋在自己的手臂里,小声地求饶。听着自己小猫一般乖巧的声音,哈利简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了,可是现在尊严算什么,屁股要紧。
没等来回复,也没等来疼痛。哈利觉得自己屁股上覆了一层凉凉的东西,随之而来的是一种麻麻的微微刺痛的感觉。
在给哈利上完药以后,斯内普就后退一步,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看了一眼时间。这种外敷药和市面上的一般货色可不一样,不用等半个小时,它会在三分后见效,到时候小波特屁股上的尺痕和痛感都会消失不见。斯内普出品,必属良药。
“教授,我还以为您要揍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哈利松了一口气,看来斯内普不是把自己叫过来抽板子的。
“我没说不揍你呀?”斯内普挑起一边眉毛,成功地看到小波特变了脸色。“如果不先治好你,你的小身板是承受不了接下来这一顿好打的,波特先生。”
“我...”刚刚放松了的哈利再一次紧张了起来。“教授我不是故意夜游,我是真的做作业忘记时间,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斯内普看了一眼哈利的屁股,嗯,已经恢复了白嫩的颜色,虽然同时变白的还有小巫师的脸。“哦?不是故意犯下的错误,依旧是违反了规则,你赞同我吗,波特先生?”
“我...我赞同...”哈利十分懊恼地爬起来,现在令他感到气愤的不是斯内普了,而是他自己。他见鬼地觉得斯内普说的都是对的,那也就意味着,他不得不心甘情愿去接受惩罚。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做错了,还有什么逃避的借口呢?
他低垂着脑袋,拽着自己的裤子走到斯内普的身边,等着斯内普像之前一样把他一把拽到膝盖上开始拍打。
“等等”,哈利眼角余光看到斯内普手指动了一下以后,急促说道,“能不能,能不能不用尺子。”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要不是斯内普有一副灵敏的耳朵,他几乎要听不见哈利的声音了。
斯内普嘴角的卷曲程度已经超过他给自己规定的礼仪标准了。如果此时哈利抬头,他会惊讶于斯内普竟然也可以笑得这么开心。稍微整理了一下表情以后,斯内普用尽量不发笑的语气开了口。
“鉴于你认错态度良好,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把那边的尺子拿过来,准备接受我对于你夜游的处罚,从宵禁时间算起,一分钟一下。”
他看到小波特哆嗦了一下。的确,现在已经10:40了,一分钟一下的话...出于礼貌,小波特也该怕一下。
“二,周末两天在这里关禁闭。我会为你安排做作业以及预习的时间。其他时间,我会让你帮我整理柜子或者处理魔药材料。”
“二,我选二!”哈利赶忙回答,生怕斯内普反悔。
“至于这个...”斯内普拿起那本《怎样在战斗中有效击退你的敌人》,在哈利眼前晃了晃。
“我保证不再去禁书区了,教授。”哈利的眼里写满了真诚。
“是的,你不会再去禁书区了。从现在开始每周二晚上以及周六上午,来地窖进行格斗学习。”斯内普嫌弃地看着满脸感激的哈利,昨天被抓时还一副不共戴天的样子呢,现在施点小恩小惠就跟我天下第一好了?
“我是你的监护人,负责保护你的安全,而你有任何问题,第一时间应该来向我求助,而不是冒着生命危险去自己解决。现在,滚回你的格兰芬多塔楼吧。”
斯内普一挥魔杖把哈利和他的东西都扫到门外,走向了书桌,哈利不计前嫌的感激让他有几分烦躁。他急需批改几份小巨怪的作业来把郁在胸口的烦躁抒发出去。
门外,捡起了自己书本的哈利摸了摸鼻子,在规划好逃生路线以后,朝着紧闭的石门喊道:“虽然您很可怕,可是谢谢您,教授。”
幸亏他跑得够快,等怒气冲冲的斯内普迈出门口的时候,他已经消失在走廊拐角了。
...
恭喜幸运的救世主,您又一次死里逃生。
发表于 2017-8-28 21: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23:5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0-18 10: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2-16 15:17: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昨天 22: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19-5-25 18: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