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查看: 55|回复: 4

[神亚] [原创]诸事不宜(短篇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6 11: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校园AU
点梗:意料之外的大扫除
旧文

1、

“啊——!好——!热——!啊——!”
大夏天蝉鸣声在院子外聒噪着,暖色的阳光稳稳落在不远处的木质地面上。亚连沃克张着嘴对着电风扇觉得连灌进胃里的风都是加热过的。他银色的头发用皮筋随意扎在脑袋后面,被光线染上一点透明的边缘。

“呐——!神田。”他抬脚踢了踢躺在身边的人。对方墨色的眸子转过来带着不耐烦的神色,瞪了他一眼。
“干嘛。”
“切两片西瓜来吧。”亚连沃克晃悠悠得倒在地上,就像一块化掉的冰淇淋。“我要热死了。”

“啧——!”被称作神田的人放下手上的书坐了起来,顺脚对着地上的白泥巴踹了一脚,抬脚去了厨房,嘴里还不自觉得抱怨着。“真麻烦。”

乡下的老式房子,过两条街,坐上地铁到上班的地方大约要将近40分钟。因为租金低,两人就在半年前住了进来,两层还自带一个小院子。搬进来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两天入夏温度一上来,整间屋子室内外几乎凉不到几度,特别中午,和个蒸笼似得。
拐进角落打开电冰箱,一排零食扑簌簌得落了一脚。神田优头顶青筋跳了两下,扭头看着屋子里的白色豆芽菜在风扇下面自觉得给自己翻了个面,他皱了皱眉。
——要不?两周发工资买个空调好了。

“呐,神田。”
“又干嘛!”不耐烦得端着两片西瓜朝客厅走。
“电话。李娜丽的。”猛地伸手接住了亚连沃克被抛过来的不明物体。然后某个银发在地板上蹭成鸟巢的人,张嘴咬上盘子上最外的一片西瓜,连盘带瓜又溜回了风扇前。
“喂。”神田看着那个瘫得东倒西歪的背影,决定回头收拾一下被亚连沃克祸害得乱七八糟的冰箱。
“呀,神田君。”
“恩,说。”糯米丸子,巧克力,为什么前两天买的方便面也要塞冰箱,我们家冰箱很大吗?神田皱着眉非常想把某个吃西瓜的家伙抓过来训一顿。
“是这样……我。”电话那头的女声有些不好意思得顿了两声。“这两天和……和朋友出门旅游,但是我家yuki它又不大喜欢宠物医院……”

半分钟后。
冰镇过的西瓜在齿间化开,清甜的汁水顺着喉管滑下,亚连沃克在地上滚了一圈忽然看到头顶一双修长的腿。
“恩?”
神田优铁青着脸看着他,平日里一张俊美的面孔此刻的眼神带着一种诡异的含义。
——它很乖的,大学的时候你们不都见过吗?
对方头顶上的青筋一根一根冒了出来,亚连沃克忽然间意识到,这是神田优每次被李娜丽坑之后借题发挥的表情,说起来……刚刚似乎还真是李娜丽的电话。
“诶诶——白痴神田你干嘛!”一双墨色的眼睛凑着他的鼻尖,带着一种极度不爽的神情。亚连沃克忽然觉得背后竖起一层白毛汗。
——呐,神田,你都养了亚连君这么大型的一只萨摩了,就不差再加只拉布拉多了吧。
神田优艰难得动了动嘴唇,道。“滚上去吧你杂物间收拾出来。”
“诶——?!”

2、

说起亚连沃克第一次进大学的时候,因为是四月初,学校樱花正开的纷纷扬扬。
他拖着行李箱,下意识在落英缤纷里对上了一个人的视线。他站在树荫下愣了几秒,拖着十几斤的行李撒腿就跑。

其实那双眼睛的主人长得挺不错的,他粗略看了几眼,身材高挑,梳着一头马尾带着几分清冷疏离的气质。但是唯一不对的是,那个人在瞪着他。那眼神,分明是他师傅每次欠下赌债,讨债人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他的感觉。再看一会估计就要喊,上!抓住他。

所以亚连沃克和神田优的第一次见面并不美好,他在宿舍门见到神田优的下一秒,下意识给了对方一拳。然后神田优侧开脸,头发蹭着他的拳头,反手把他压在了门板上。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名字还不认识就掐了一架。
最后还是被一脸状况外的拉比给分开了。初次见面就是个大乌龙,势必影响日后相处。于是在亚连沃克的记忆里,神田优对他最常见的表情就是怒目而视。
本来清冷疏离的面孔配上不屑的眼神。对着亚连沃克从上到下瞄一眼。接着嘴巴一撇。
“嘁,白痴豆芽菜。”

>>>>>>>

“豆芽菜你是白痴吗!为什么一只狗都拉不住!”
“啊啊啊啊啊啊——!李娜丽家的狗什么时候这么大了!他当初不长这样啊!”亚连沃克穿着一身白T短裤,拖着狗拖鞋满天飞。
“先生,您在这里签收一下。”
“好。”神田优不爽得呷呷嘴,顺带看了一眼被狗不知道拖到院子那个角落的亚连沃克,用力在快递单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所以……”
亚连沃克一双浅灰色的眸子盯着拉布拉多那只乌溜溜的眼睛。然后一人一狗同时转了过来。“这真的是李娜丽家的狗吗?”
“谁知道呢。”神田优把一起运来的狗盆狗粮放了下来。大金毛甩着他的大尾巴,立马把头埋进食盆里咔嚓咔嚓吃了起来。亚连沃克摸着yuki的后背和尾巴,金色的毛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他眯眼笑道。“大学的时候才那么小一点。”

亚连银色的头发最近长得稍长,顺着身体的弧度从脖颈间滑了下来,整个画面几乎融在阳光里。“呐,神田,李娜丽说要放几天呢。”
“一周。”神田优不经意得瞥了他一眼,手机里李娜丽的养狗事项列了一排又一排。“啧……麻烦死了。”
“哎呀~谁叫那是李娜丽呢。”亚连扭头看了一眼信息内容,不免幸灾乐祸。

说起来李娜丽是他们当年专业的学姐,因为性格好照顾他们,长相也数一数二,在系内都算是女神级别的人物。所以不光是亚连和拉比,包括神田优在内对她的态度都是不同的。大学四年下来,亚连每次看到神田被拜托做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还敢怒不敢言还一脸无奈的时候心情都特别好。

“喂!”神田没好气得看了他一眼。“还不去收拾你的储物间。”
“马上马上。”亚连沃克抿抿嘴憋着笑,神田优看着对方光溜溜的脚,砸了一双拖鞋过去。“穿鞋!”

3、
要说大学四年,亚连沃克这外貌品相没少吸引到漂亮妹子。
然而这四年之后英国白发小帅哥至今却依旧单身。归根究底,主要是他旁边某个人的气场真是太——低——了。

“神田,你能稍微……控制一下你的表情吗?”在吓走第三个解说员之后,亚连沃克站在空调机前,有些无奈得看着那个浑身散发黑气的家伙。
昨晚yuki认家,在二楼洗手间吠了一个晚上,正好那位置隔着神田优的屋子只有几步路。以至于这个好不容易能在周末睡个好觉的上班族此刻满头满面的怨念buff。
其实yuki还是很乖的,除了有些认家外,便盆能好好用。狗粮啃得咔嗤作响,还会用大爪子把掉在地上的食物拨在一起。当然,神田优对所有亲近亚连沃克的生物都没太多好感,这点原因已经不算在考虑范围之内了。要不大学吓跑的那么多学姐学妹估计都要列成一排节日采购清单。

“呐,神田,要不就买个立式的放大厅?夏天在一楼打打地铺还不错,或者你可以睡我屋子?”
神田优的房间在二楼,除了一个外面的独立卫生间以外,在外面就是阳台,夏天是在热的不行。而亚连的在一楼,正好两层中间楼梯有个玻璃门割开。如果买了立式空调,把通往二楼的玻璃门一关,两个人平日也常在一楼活动,算算他们磕磕巴巴的毕业生工资,似乎还没有那财力物力给每人房间都装一个。这样也算是个折中的方法。
“行。”一头黑发被束成高高的马尾,面色不虞的人点了点头。
其实神田优这个人好好相处起来是很不错的,只要不触着他逆鳞,其实他是一个不介意去食堂帮你打好饭还等你的人,这是亚连沃克通过四年的宿舍实践得来的结论。清心寡欲,爱憎分明,还……很爱闹别扭。要说神田优真的哪里不好,在人品上亚连沃克确实也找不到缺点,所以他一般和那个人吵架只能从脾气太臭和外观上来挑毛病……

“啊啊真是不好意思神田,你长了一张死人脸我都快忍不住宿舍还有你这么个活人了。”
“死矮子你是活腻了吗?”
“神田,世界这么美好,我暂时没打算陪你一起死,要跳楼你自便。”

“呐呐,好歹一个宿舍你们……”
“拉比闭嘴!”
“闭嘴死兔子!”

这其实是大一到大二神田和亚连沃克最标准相处模式。因此还逼得同宿舍的Ticky在住了第一个晚上之后就毅然决然得租了校外的千年学生公寓。
所以如果让几年前的拉比听到,神田优和亚连沃克大学毕业后同租了一间屋子。
他一定会说,今天愚人节还没到。毕竟把两个打火机丢到油库里,那绝对是没事找炸。
然而谁也没想到现在这俩咋咋呼呼的打火机,不但在油桶里自在畅游了将近半年,临了还能逛完空调,去超市买个菜煮饭。

“嗝……神田,你明天没上班,快陪我整理一下储物间。”亚连沃克吃完饭,心满意足、四仰八叉得躺在阳台月光下晾晒他正面和反面。
“嘁!”不出意外得听到一声抱怨。亚连沃克扭头看了一眼身边躺着的人。“那里面也有你的东西啊!乱死了,我都收拾不过来。”忽然,他想起什么,眯起眼睛笑了起来。“呐,神田。”
“干嘛?”
“储物间的距离可离你屋子很远哦。Yuki今天还叫个没完哦。”
瞬间吃瘪的神田优选择不说话。月光映着墨色长发,清冷而锋利。亚连沃克静静看着他,直到他回头对上他的视线,才慢慢笑了起来。
“好了……我知道了……”往日冷峻的脸不知怎么有些发烫,神田优怔了怔,恼火得把头扭到一边。

4、
亚连沃克和神田优在大学期间是一个社团的。
这个中缘由大概是,神田被心慕女神的拉比拖去社团餐馆,接着被副部长李娜丽顺带压着填了报名表。顺带在报名去看到了一头白发笑容灿烂的亚连沃克。
当然,灿烂是在他们对视之前。前后一秒的差距足够让他们战火蔓延,殃及池鱼,险些在社团报名的第一天把整个会场掀得鸡飞狗跳。
“啊……这样真的没事吗?”
望着心中女神的拉比,第一次没空欣赏李娜丽曼妙的身姿,而是对自己间接把战火线从宿舍蔓延到社团内部的行为表示出极大的忏悔。
“没事的。”一脸微笑的李娜丽,讳莫如深得回答道。

于是当天下午,一黑一白的身影在入社第一天的夕阳下,顶着一头乱毛,互相飞着眼刀,心不甘情不愿得扫起了部门宣传区的垃圾。之后一周内,亚连沃克和神田优的名字被李娜丽报上了校园默契组的比赛名单。
所以说不要得罪女人这句至理名言是具有一定依据性。
据说两个人当时看到比赛通知书时,都有种两眼一黑,企图从6层开启窗户纵身一跃的冲动。

>>>>>>>>
“所以你这家伙为什么一提到赚钱就和打了鸡血一样啊……”
周末清晨。
头顶着一堆杂乱的白毛的亚连沃克,看着西装革履的神田优,疯狂得吐着嘴里刷牙的泡泡。
神田优昨晚受到了加班短信。于是所以今天一起打扫储物间的计划泡汤了。工薪阶级的就是这样老板要你做什么,你就必须分分钟站定上前。无论是上战场,恩,还是加班。
其实亚连有时候真的觉得神田那天找不到工作,其实去应聘职业模特是可以的。180+的身高,还有几乎逆天的骨架赚赚外快还还是可以的。并不需要这么辛苦,但这家伙这工薪阶层自大大学毕业之后,工作就兢兢业业,搞得人怀疑他是不是是打算赚钱存老婆本。

“这周末空调就要到了。”神田优懒得理同居人的吐槽,面无表情得转身就走。
亚连不理解对方这么忽然提这个。低头,看见yuki正用的金色大尾巴甩着他的小腿,哈拉哈拉得伸着粉红粉红的大舌头散热。“啊……夏天啊……”他擦了擦头上的汗,脚下忙碌得冲进洗手间,吐掉了嘴里快要溢出来的泡沫。

储物间整理了大半,主要落脚的地方已经有了。主要是担心柜子上的东西不稳,砸到yuki。
大夏天,正午的太阳把整个屋子映得亮堂堂得,空气里的尘埃悬浮看得几乎一清二楚。
亚连沃克爬上柜子,伸手把最顶层的一些杂物调整放稳。隔板上尽是厚厚的灰尘,呛得他直咳嗽。其实亚连沃克本身也是没打算收拾这间屋子的。自打他们住进来,就开始习惯什么没用的就往这屋子里丢。现在整理起来简直就是个巨大的工程。
其实把yuki放在洗手间是最好的选择,又凉快,而且弄脏了好清洗。但一楼洗手间太小,二楼这间其实算是神田专用的,除了叫声容易吵到他以外,神田的洁癖亚连是见识了很多年的。比如,他的床,谁都不能躺。大学有一次拉比打完球在上面坐了一会,某人回来一脸低气压得把某兔子丢到了门外,吓得人几天不敢回宿舍。所以亚连沃克想着这两天,某人被犬吠声吵了一夜,醒来看着都是狗毛和爪子印的洗手间,还要敢怒不敢言得去加班,这神经究竟是绷到了一个什么极限。

这两天还是老实点比较好……亚连沃克思考着,忽然觉得脚下一滑,双手双脚悬空在空中愣了片刻,接着连着柜子顶层那一个个密密麻麻的纸箱,和天女散花一样稀里哗啦摔了一地。

5、
其实当初亚连沃克毕业之后留在日本定居的理由有很多。
比如喜欢当地的文化,比如舍不得大学里的朋友,比如他的监护人兼师傅早就已经不再英国。总是大大小小理由列了一堆,没有一个是和神田优有关的。
要不怎么说是天生的死对头呢。

当初参加个默契比赛,被所有社团监督训练了一个多月,到了临场发挥依旧是鸡飞狗跳险些砸了会场。
二人三足能吵到横着走,互相喂食把奶油拍对方脸上。以至于在所有社团成员,宿舍成员乃至系内同学一致认为,好好生活就很好了,世界那么美好千万不要企图组合亚连沃克和神田优,别说外勤,出策划都别让他们一起干。

于是在亲眼目睹两人同仇敌忾大打出手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因为睡眠不足产生了幻觉。

那算是一次无妄之灾吧。系里聚餐遇到隔壁桌几个手脚不干净的醉汉,女生尖叫声还没落下,一黑一白的身影就齐齐抬脚招呼上了对方的面门。下一秒,星火燎原般,学生会的成员和隔壁一桌醉汉们打在了一起。神田优和亚连沃克一黑一白的身影在其中穿梭着,动作默契得就好像那么多的同步练习算错了时间,在过了几个星期发挥了他的效果。

等到亚连沃克终于解决掉手边的最后一个人。
他回头对上神田优的视线,神田的拳头蹭着他的侧脸而过。下一秒,他下巴贴着那人的肩膀,极度清晰得听到身后拳头撞击骨骼的声响。
“注意身后,白痴豆芽菜。”神田优的脸贴着他耳边,尾音上扬还带着一点轻笑。
耳边激烈运动后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亚连沃克忽然笑了起来。“谢了。”

那算是神田优和亚连沃克大学以来的第一次和解。

>>>>>>>
其实,神田优是一个极度温柔的人。这要放在以前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形容词。
但亚连沃克却在不知不觉间隐约发现了其中的苗头。当你对一个人不再剑拔弩张,你会忽然在某个细节里发现他的优点。

比如他可以在你说要一起吃饭之后,自己点了一份荞麦面,然后在餐桌对面摆上一堆小山堆一样的食物慢慢等你。或者是在你发烧的时候,作为一个洁癖竟然让你躺在他床上睡了一个下午竟然没把你丢出去。
当亚连沃克发现这些细节的时候,他开始觉得非常有趣。

“呐,神田,你刚刚是在等我吧?”
“呐,神田,我记得这家糯米丸子很远吧?”
“呐,神田你不是不爱吃甜食吗?”眉头一挑,一脸坏笑得看某人脸色发黑得嘁一声,心情简直能好的简直难以形容。

神田优的温柔是一种隐形的东西,比起去正常的表达,他更喜欢直接去做。甚至有时候,他都不理解他这种行为是一种表达善意的方式。
直到被揭穿,他才意识到,甚至会有一种难以言喻得窘迫。
亚连沃克偏偏乐得看他那表情。于是,即使和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两人之间的战火依旧是一触即发。
然后在更长更长的时间,亚连沃克忽然惊觉自己已经太过习惯于神田优的存在。就像蝴蝶进了蛛网,被裹上了层层叠叠黏腻柔软的线。
他从来习惯于给予别人温柔,而自己落进去的瞬间,竟然是那么得不知所措。

所以他留在日本的理由,怎么可能,是和神田优有关?
毕竟他可是怕死了神田优的温柔。
 楼主| 发表于 2018-9-26 11: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纸白头 于 2018-9-26 11:11 编辑

6、
“……喂。”
满头灰尘的人从杂物堆里艰难得探出头来。“李娜丽啊……咳咳……旅行还愉快吗?”
银色的头发晃了晃,他坐在纸箱堆里,挥了挥手眼前的尘土。
“恩~我们现在正在海边晒日光浴。亚连君现在在做什么呢?”
“我啊……”亚连沃克看了一点四周散的七零八落的纸箱,无奈笑道。“我这好像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他用肩膀夹着手机,在地上一堆不知什么年代的箱子里翻了翻。“我现在正埋在我们当初的一堆大学课件复印件里”。
“是yuki乱动把什么东西叼出来了吗?抱歉亚连君,yuki最近在长牙,老爱乱咬。”
“没有啦。我自己不小心把东西打翻了。”扭了扭有点酸痛的身子,亚连站起身,视线却撇到角落里某个闪着光的东西。金属的薄边在阳光里泛着光泽,他眨眨眼。把东西抽了出来。“……这是?”
本褪去光泽的金属边角,翻开第一页是一张两个单手被绑起互喂蛋糕的照片。亚连沃克愣了两秒,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呐,李娜丽,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当初小学妹给你的情书?”
“……”亚连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其实,从大二开始,亚连沃克可再也没有收到过情书。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李娜丽,你最近口气怎么越来越像拉比了。是相册啦,就是当初弄丢的那一本。”

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消息。对面传来一阵东西坠地的钝响。‘李娜丽,你还好吧!?’亚连歪了歪头,隐约觉得电话那头的男声有点耳熟,还没思考过来,便又传来少女清晰的声音。“呐,亚连君,你说的相册,是当初我们社团换届我给你的那本吗?”
“唔。对。”亚连沃克不好意思得挠了挠头。“我记得你当初让神田帮忙收着,后来给我,我随手一塞就不知道放哪儿了。”
“这么说,亚连君还没怎么翻过吧。”
“是啊。”亚连沃克合上相册,正反面看了一眼。
“那你以后要多翻翻哦。”李娜丽学姐讳莫如深的笑声再次传来。“对了,亚连君。神田……其实是一个非常非常害羞的人。总之……我就不打扰你了,记得帮我照顾好yuki。先挂了哟。”
“哦……哦,好。”对方最后的尾音轻轻得扬了起来,听得亚连沃克有些莫名其妙。拍拍身上的灰尘正准备起身,身下湿哒哒的感觉让他下意识皱了眉,身边纸箱底部几乎都湿了,透明冰凉的水顺着脚掌,像小溪流一样慢慢趟过……

亚连沃克怔怔得朝屋门外望去,对上yuki水淋淋的眼睛,还有水淋淋的金色毛发。

>>>>>>>
当亚连沃克看见二楼卫生间的“盛景”的时候他脚是发软的。从角落里溅起的水花冲的老高直接撞上天花板。整个卫生间里几乎都是四溅的水雾。
旧房子的地砖本来都有些龟裂,一瞬间,四面的砖块被水柱冲击大面积碎裂。浴室已经积满了到脚掌的水,正冲出洗手间流向二楼四周的屋子,还顺着楼梯而下。

——抱歉亚连君,yuki最近在长牙,老爱乱咬。
“这究竟是要怎么咬才能变成这样啊……”
亚连沃克看着一蹦三尺高的水柱,浑身湿淋淋得看着那只绿豆眼的大金毛。二楼的瓷砖地面还好,一楼可是木质地板。
“yuki,你先出去。”为了避免过多水流顺着浴室门缝朝屋外流去。他反手关上门,随手抽了条浴巾准备堵住缺口,几乎一瞬间,积水就快速漫上了他的脚腕。
水柱冲着他的脸颊和巴掌似得打在他脸上,一头银发全部使了个干净也依旧于事无补。整个狭小的空间里都是巨大的水声!说实在的亚连沃克作为一个普通的青年,除了小时候收进师傅折磨,为了躲师傅的欠债躲到日本来留学以外人生都是比较顺风顺水的。他觉得以前打架的都没现在刺激。

“真是……”他抹了一把脸,朝昏暗得四周望了一眼。“对了……总闸。”踩过快要漫上小腿的水,亚连沃克一把打开门。他冲进储物间,找到了柜子上的手机。浴室里的水疯狂冲了出去。几乎一瞬间,Yuki浑身湿漉漉得冲进浴室,对着喷发的水柱十分“凶狠”得叫的不亦乐乎。

“你好,是房东先生吗!我想请问一下屋子的水管总闸在哪儿?”
大量的水顺着楼梯而下几乎将一楼大厅淹了大半。他快步朝楼下冲去,几乎一瞬间,他感觉脑袋磕上台阶,整个人被水和惯性冲刷,十分贴合得顺着楼道滑了下去。
浑身疼的发麻。他脚卡在两格楼梯扶手之间,他企图站起来。忽然身后一软又倒了下去。

水顺着他背后的阶梯飞快得往下流。
热乎乎的舌头舔着他晕乎乎的脑袋,忽然身边有什么东西嘤嘤嘤得叫了几声。他猜想着是yuki,想伸手摸摸他的头都没什么力气。

傍晚尽是模糊的光线,楼下渐渐累积的水被映出镜子一样的光。
“这下糟了……”他下意识嘟囔。“神田那家伙回来,肯定要揍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9-26 11: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7、
大三那年,社团里的亚连那一届的部员特地吃了顿饭,给考姆伊和李娜丽两个正副部长践行。
那一天所有人都喝的不少。
离场的时候,有的人哭的不行,有的人干脆一头歪着就倒了下去。亚连沃克还好歪歪斜斜得走在路上,吹着风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其实生离死别的事情他见的不多,从小到大他就是那坑爹师傅养着的,隔三差五得漂泊,能长久建立感情的人并不多。虽说一脸纯良,待人接物都足够温柔,但也只是习惯。

可这一次,似乎却也有点不同。他脚下一晃,忽然一个脑袋穿过他手臂,将他整个人架在肩上。他侧脸不出意料看到那张死鱼脸。往日冷峻的面容也染上了一层醉酒后的薄红。他看着神田优清冷的侧脸,忽然低头咯咯咯笑出声来。
“神田优吗?”
明明喝了酒,皮肤却依旧是冰的,呼吸间还能嗅到一种淡淡的荷花香气。他下意识朝对方脖颈间靠了过去。鼻尖蹭到带着清爽气息的皮肤,冰冰凉凉。他动了动身子,把脸埋进对方脖颈间蹭了蹭。

“好好走路。”指责的声音与往日不同,略带沙哑的声音。
亚连沃克抬起头,正好对上那人侧过来的视线。
“你生气了吗?”他喃喃问道。觉得自己应该没有醉,即使双手双脚都有些发软,即使很想往对方怀里靠过去,他却明白,自己的意识还在。他下意识想推开这个怀抱,腰却被对方揽住,变成了拥抱的姿势。

“我没生气。”神田优摇了摇头。清冷的眉目并不如往常,染上了几分少有的柔和。

“那你会走吗?”亚连沃克意识模糊得一下一下点着脑袋,被神田用手托住,银灰色的眸子含着水色。
他其实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和神田优变成这种模式。从一开始的互相厌恶,到后面的诡异默契,再到后来的互相理解。
说实在的,亚连沃克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神田优进来。他们很相似。一个冷淡,一个温柔,却都包裹着孤单的内里。就好像自己的缺点全部长在了对方的身上,熟悉而又一针见血。这样的人最为可怕,所以,绝对,绝对不能放进来。
一旦变得熟悉,一旦变得默契,就会开始慢慢依赖。
一旦开始依赖……

“你希望我走吗?”温热的呼吸忽然凝滞,神田优清冷的声音一如往常,却似乎带着什么危险的因素。亚连沃克眯起眼睛,水色的双眼静静看着他,觉得头疼欲裂。他晃晃脑袋,有什么湿哒哒的东西沾在脸颊和手指的贴合处。“……太近了。”他重复道。“神田你靠的太近了。”

下意识感觉到了危险,身子却不自主朝对方靠了过去。亚连沃克攥住神田优的胸口,低下头,像是雨夜路上的幼猫。“还是不要走吧……”他瑟瑟颤抖着。“神田,你就这样一直陪着我吧。”

>>>>>>>
“房东先生,真是对不起,对,明天我会请人过来修的。好的,真是非常抱歉。恩,好的。”
亚连沃克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用力叹了口气。
醒来的时候一楼地面都已经积水了。好像除了神田二楼的房间,其余地方,都受灾严重。最惨的要数他一楼的屋子了,刚好地势往那里倾。他今晚估计只能睡沙发。身后某个湿哒哒的巨大身子正耷拉着脑袋嘤嘤嘤得叫着。似乎也知道自己做错事了,yuki垂着尾巴,绕着他的脚踝转了两圈。
亚连安抚了那个小可怜一下。起身把储物间里能放在柜子的东西都搬了上去。
他自己的屋子,他是没打算再管了。他一手拎着手机给神田了个电话,抱着相册百无聊赖得靠着沙发一页一页翻着。
里面大部分都是部门的合照,不过一两年,亚连连当初拍照的场景都能很好得回忆出来。
再后来,似乎都是双人照……“怎么了?”

“额……神田啊……”听到对方一如往常的声音,亚连沃克背后一阵发凉。“那个……今天出了点事,你回来可能需要做点心理准备……”
“你又干了什么。”那个又字被加重,亚连沃克下意识一抖整个相册飞了出去。
 楼主| 发表于 2018-9-26 11: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8、
“……白痴豆芽菜——!”
神田优回到家的时候,第一眼打开灯看到的是一颗泡了水的豆芽菜。
白色的发丝,在几厘米厚的水里飘着,那人见他回来,扭头敬了一个礼。“哟,神田,欢迎回来,我们家水管爆了。”
“什么叫做我们家水管爆了。你给我……!”神田优用牙缝里挤出来的一句话还没说完,一只浑身湿漉漉的金毛朝他扑了过来,湿哒哒的毛发蹭的他一脸的水。

“哦,对了,是它啃的。”泡水豆芽如愿以偿得看着浑身湿淋淋的神田优,耐心解释了一遍,除此之外还很贴心得概括了事发全程和家庭大面积的受灾情况。
然后,神田优阴沉的脸上青筋暴起。
“我给李娜丽打个电话。”
他今天上班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点违和感。李娜丽忽然间乐滋滋得打电话来说了一句恭喜。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好事,水管爆了有什么好恭喜的。脚踩在地面上那哪儿都是水。神田优烦躁得啧了啧嘴。他回头看到那颗泡水的豆芽菜在水里动了动,一头银发还在水里飘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起来。”他拿着电话抬脚踹了踹对方的腰。
视线里,某颗豆芽慢悠悠得伸出了两只手。
“啧——!”他弯下腰想把人拉起来。

“神田,你是白痴吗?”单手圈着那颗泡水的豆芽菜,神田优下意识一愣。太近了,这并不是属于亚连沃克的安全距离。温热的气息靠在耳边,他转头对上亚连沃克含笑的脸,银色的发丝还带着水珠,顺着他白皙的皮肤滑落。手上一张湿哒哒的双人合照被翻了过来。
属于神田优特有的苍劲有力的字体。
不是什么情话,只是一句很普通的。——亚连沃克,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句子最后用上了句号,平淡得极度符合神田优毫无情调的办事风格。
“写在我们俩唯一的一张合照后面?所以我今天要是没找到这相册你是打算这辈子都不说了?”
圈住他的身体变得僵硬,这样子和当初每次被亚连沃克拆穿意图的样子一模一样。亚连沃克的坏心眼一下子冒了出来,他一手攀上神田优的肩膀,贴近那人发红的耳根。冰凉的头发蹭着脖颈,呼吸却是温热的。“呐,神田,我如果说我愿意你会怎么样?”

“嗷!”脑袋撞到地面溅起一大片水花。亚连沃克不可思议得看着神田优,后者也有些手足无措得单膝跪下想把他捞起来,一瞬间又僵直在那里。“我说,优你真的是白痴吗?”亚连我这被撞到的脑袋,疼的简直无语凝噎。“第二次了,我今天撞了第二次了!”
“哈?”目瞪口呆的神田优,一张清冷的脸上几乎连表情都不知道该放什么。他静静看着地上的人,慢慢蹲下身,忽然像是咬牙似得,一把把白发少年圈进怀里。亚连沃克想侧过脑袋却又被按回神田的颈窝里。
“呐,白痴神田,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害羞吗。”

“……可以。”出乎意料的坦诚。亚连感觉神田往日冷静的声音都带着些许颤抖。“我说过,你忘了。”
圈住他的身子慢慢用力。“那次给考姆伊送行的晚上,我说过。”
“……啊……”他轻轻喊出声,惊讶的声音却像在抽气一样。脑海里闪过他拽住神田优接吻的画面。“我……”

“所以我干脆写在相册上,李娜丽说你哪天看到,如果接受了就不是一时冲动。可后来,你说相册不见了。”他轻轻叹了口气,笑道。“那我就想算了吧,反正你这白痴豆芽菜也离不开我。陪着你就好了。”
“噗嗤……实干主义的神田优先生,我还真是佩服你啊……”亚连沃克真想骂一句白痴,忽然身子一轻,他忽然发现自己整个人被抱了起来。“诶?”

“听好了,亚连沃克。”灯光下,神田优望着他,依旧是那张面瘫脸,眼神却一瞬不瞬。“我给你两次跑得机会,你自己不要的。”
“啊,不好意思,神田先生,我好像从没说过我要跑…………”温热的唇舌侵入他的领地,鼻尖嗅到莲花清淡的香气,亚连沃克下意识圈住神田优的脖颈。
他忽然记得神田优是表白过的,那天晚上,被亚连沃克没头没脑吻过之后,认真得说了一句,那时候神田优似乎也是这样,闭着眼,整个脸微微泛红。
两个傻子。
下意识笑了起来,回过神才发觉神田优正抱着他往二楼走。

“诶——!等等!你要干嘛?!”
“你屋子不是浸水了吗?”神田道。
“可是……”亚连沃克试图稳住对方。“那yuki呢?”
“咬坏水管饿一晚。”神田优不屑得看了一眼脚边的大型犬类。“顺便刚刚听说拉比和李娜丽在一起了,所以这狗有他一半的分,我们可以不顾面子尽情得诈他一笔。”
“唔……这样?好事啊,啊……等等等等!”亚连沃克看着神田优还要往上走,立马用脚卡住楼梯扶手道。“其实……我们可以不用这么急的。”

“刚刚好像有人说我是实干派的?”墨色的双眼一眯,平时清心寡欲的脸瞬间像极了狼外婆。“但是——!但是!”亚连沃克嚎叫着做最后的挣扎。“那这屋子怎么办啊——!”

“屋子?”神田优顿了顿,回头看了看水淋淋的地面。。“没事,明天做个大扫除。我请假。”
楼梯发出砰砰的声响,怀里的人停止了挣扎,神田优低头看了胸口脸颊发红的人勾起嘴角。

那是最珍贵的东西。
多年以来,不敢触碰又舍不得放弃。而此刻正被我拥在怀中。

既然如此,事有大小,轻重缓急。
除你之外,诸事不宜。

-END-
 楼主| 发表于 2018-9-26 11: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18-10-17 10: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