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查看: 160|回复: 2

[SS/HP] 斯哈薦文與創作者指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9 12: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归类整理
语种: 中英皆含
本帖最后由 fehn 于 2020-6-29 16:53 编辑

脫離學生時代後,不管是翻譯還是評論都很多年沒幹活了,這大概是個出於亡羊補牢目的的資訊帖。
總之會陸續談談那些我看過的斯哈優秀作品,順帶稱讚一些作者。

先從曾評論過的作品開始:

一、魔法时代的爱情/英吉莎




讀後感如上,既然都開新帖了,這裡講講另一篇原創:To My Very Own Heart Of Slytherin

此文同樣是哈利第一人稱的大幅內心獨白。
若將此篇原創與魔法時代一文併排來看,作者寫作風格的一個顯著特性就是字裡行間帶有一種優美的詩意,卻又同時摻雜了現實的嚴酷與冰冷。

好比哈利會充滿詩性地想著:
而也只有我,在静谧中,独自审视而且审视着那些黑暗。暗绿色的藤蔓生长着,从我身体深处。外面的叶子总是饱含着墨绿色的汁液,蜡质的叶子遮挡阳光。我们就是这样把那小小的果实深藏在叶子下面的。


在充滿自然意象同時,又不帶個人情緒地解讀現象,給周遭事物與人的定位下定義。

石内普对我的态度并不好。他似乎的确是因为我的父亲迁怒于我父亲。但这并不说明他们扯平了。

如果他把我倒吊起来,剥我的裤子给全学校师生观赏,如果他把我鞭打致死,如果他让我的少年时代充满苦涩和灰暗的回忆,如果他让我的阴影在以后的日子时时困扰着我,最终将我变成一个消极、厌世的虚无主义者,这叫做扯平。

我们没有扯平,所以他仍然有权利憎恨我。


他想通了很多事,彷彿內心將事物放在秤上,左調右整,邊確認結果,點點頭說這很公平。

觀察者哈利,明明白白的理性探討態度,將止屬於個人的歸納,理解,收藏在腦海。彷彿一個過度清醒的人,成日在他人的夢裡行走,觀察,窺探又琢磨著人類的共性。

這種思維深度和偏好,自然遠超出了我們一般對原作中HP的性格能力與偏好認知,但在此文這種切入方式中,IC已經不是必要的條件......我們甚至可以說,對文句的掌握到達這種技巧,基本上所要傳達的正是將熟知事物異化才能展現的內核(此點在魔法時代一文中更為顯著)。

縱觀而論,相較著眼點落在CP互動暨關係發展的多數同人,此文更像是嘗試對一些現象(例如:學院特性、人物關係、公平與偏袒、戰爭殘酷、人是否有自由意志之下的選擇權)進行帶有個人意圖的處理,你可以發現,CP情節發展上中規中矩(從分到合的簡略交代),結尾陳列的分別理由也不若人物剖析段落搶眼。

但從意圖和類型上,此文十分有趣。而且就體裁,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寫出來的。屬於那種百花齊放的作者中有特色的一位,而不是現今我見過的許多樣板,公式,套路,乏味的文字與情節......

詩意盎然,又理性得近乎殘忍。兩種元素混和得緊密又自然,形成了作者獨特的個人風格。
有時候會看到創作者為了力求某些效果,施力程度過猛,超出自己的駕馭,好比詞藻堆砌,好比用典卻撐不起典。

這在看得見的人眼中都是挺可惜的,並不能加分。

英吉莎最卓越的一點是在她的個人風格下,敘述既優美又流暢,相當自然。這只說明了作者的文學底蘊與素養,並不需要費力去搬羅馬柱或音樂噴泉來裝飾。

無論是從文本的多樣性抑或質量而言,未再能見到她於斯哈的新作,於我個人而言確是一種遺憾。




二、Hymn to Eurydike 欧律狄刻之歌/cimorene作, 症候来时 译





關於這篇文......其實我是相當喜歡見到作品有結合典故的。象徵,神話,傳說,暗喻,只要是在好作品上出現,可說完全進了個人的好球帶。這篇短文巧妙地用Orpheus和Eurydike的傳說故事帶入了斯哈二人的關係。而且,最重要的,自己先聯想將二人套用典故帶入這對愛偶關係還的是SS本人,不就是表達愛意但欺負HP書讀得少嗎?關係都沒確立就自己覺得小哈是Orpheus,那不就是當成你丈夫了?

是個不管留在冥府(地窖)還是回到人世(某人孤絕以外的世界)都手拉手一起走的結局,看某人好像從頭到尾掙扎得要命卻早就對救世主直吼著"Come to play Orpheus?",想了想內心活動實在非常好吃。要是HP知道那啥意思的話,應該反調戲一下他的Eurydike,應該會看到面紅耳赤氣急敗壞因被戳中要點羞恥感急升而抓狂的老蝙蝠......(因為沒期望HP聽得懂,效果更加乘)


#不正經地題外吐槽



三、THE MIRROR OF ERISED 厄里斯魔镜/刀小白



 ★原文 評論


啊,對了,既然都整理到第三篇了,順帶說明一下,排序是個人覺得舒服的排序,無推薦度先後,不過巧合的是,在時間點上這篇評論是連接著欧律狄刻之歌寫成的。

關於這篇文,所謂內舉不避親,外舉不隱仇,雖說現在也很難說清作者跟我算親還仇......
總之,它敘事筆法的特點在於,作者必須利用有限的時空,至多透過人物的寥寥數語,讓讀者理解這整段敘事中,到底發生了哪些事。

多年後重看,現在的我實在不覺得有多少讀者能耐心尋找線索。當然,這是閱讀自由的一部分,同人文應屬類型文學,作為大眾休閒娛樂的一環,普通讀者也沒什麼義務抽絲剝繭。

只是呢,如果願意稍停一會,會看到一些作者精心設計的暗示與巧思。至於CP,也同樣藏在細節裡。

這是個,透過一面鏡子,側映了某個男人一生嚮往的故事。
從發現自己愛上救世主,直到最終大步赴死,那看了一晚的幻影。

彼時我以為這就是刀子了,現在我發現生活本身要遠比這些經藝術處理的文本片段折騰。

又,跟作者現今的後媽程度比,這真是個甜蜜的故事。我有時候不知道是不是要慶幸她是個坑神。
BE都還來不及堆砌刀刃陣,讀者可能都要請兒孫打印出來燒更新了。



四、朝生暮死/Amergin






個人非常喜歡這篇文。它是不依循正統路線,設題特殊的那類,配上作者的語言風格,形成一種特殊的割離了現世,短暫且美好,只屬於二人(或一人一煉金生命)的奇妙氛圍。和作者另一篇文的設定,斯哈二人共據一具身體一樣,都屬於天外飛來腦洞而且選手自己可良好駕馭的類型。


認識這些年,我知道作者本身是熱愛攝取知識的,文字造詣又高,真要有什麼缺憾,就是屬於短跑選手類型,耐力不足以支撐完中長篇。以及我總記得好像當事人還有一篇文要送我。

至於腦洞更大的另一篇文 ONE DAY,讀後感在這附上:

被禁錮在同個身體裡到底是詛咒,還是幸事?


入圈幾年,今年(2014)也收到snarry賀文……發覺自己依舊很高興。這篇文的意義之於我很特別,主要是在構思上--這點已經私下談過。至於公開的,我還在斟酌著語句。

10/15

還是回頭寫寫感想。清晨讀完,先是覺得啊有點慘,再來想了一會,便覺慶幸。一人遭時光遺忘,倒不若兩人同遭遺忘。然而細思恐極。如果遭禁錮在他人身軀裡,時日一久我是定要發狂的。於是不知不覺思路就自兩人關係偏斜到了種種設身處地的,關於處境該有多可怕的假想上頭。

不過話又說回來,即使遭人群環繞,我們現今的生活也並沒有不孤獨。

一種好處一旦細思,總伴隨而生各種感受上的不完滿……好比生命太短,生命太長;假放太多,全年無假--被迫永生的心路歷程也有許多角度,端看從何處切入。此文並沒有讓我感受太多痛苦,相較某篇(忘了名字的)譯文,這樣兩人一體活下去的方式似乎是終歸和諧而可以忍受的。

我本覺得ss視角那麼想也是理所當然,直到聊起時你提及他的溫柔。於是我才恍然。是啊,的確是。即使兩人之中他是更加顯著地失去自由的那個,卻也是更深層地忍耐住的那個。

多可愛。

忍不住又要一直想到Faust--也是讀《朝生暮死》時的同一聯想。給他個身軀吧,用泥土和煉金術造一個人兒,讓靈魂擁有自身的軀體;可以瞧見我是多害怕失去這種最低限度的自由,簡直要像幽閉恐懼了,拚命飛快地讀到結尾只為確認到底有沒有辦法將這樣的二合一再度分離。

--結果是否定的。不過讀者的自我和人物的意志本就不能混為一談。看見這兩人(一人)站在墓前,氛圍挺好的……照理說是這樣的。沒料最後那句:“It is a far, far better thing that I do, than I have ever done; it is a far, far better rest that I go to, than I have ever known.” 卻又將悲傷的影子自幽微處勾起來了。

SS給選的?……可那正是他無法作的事,無法去達的地方。

先這樣吧,明天繼續。

10/16

哎呀已過分日線了。於是再來寫寫想到的事。

SS能忍受這件事嗎?我想了一下他的一生,再回到和HP一同留滯於永恆這回事……好吧綜合文本中的表現,結論是我假定他並不會太難受。這自然是個比較級,假若不是的話,世上絕大多數事都能挑出令一個並不粗線條或缺心眼(波特,就是在說你)者難以忍受之處。而且,在此之前他畢竟已經忍受人生一輩子(或者精確而言,數十載)了。

往好處想,這還是漫長的孤獨中第一回有人在精神上陪著他--多令人驚訝。比起被拷問或者折磨那種最壞的結局,這設計還真是人間仙境。先不提到底對HP怎麼想的,反正SS也是虐著虐著就習慣了,習慣也就覺得還能忍受了,比還能忍受的期望高的就能稱之為還不錯的生活了。

依據這人的迴路,我是看懂了,原來這是齣喜劇。

他可以住在HP精神裡,有著自己的小天地,大概還能逼這小子多訂點魔藥雜誌,永無止境地朝研究之路走下去。可喜可賀,讓我鼓掌先。照這路線猜想,我一下就感覺春暖花開,本來痛不欲生的虐點又好了。再說未來那麼漫長,哪天就把人分出去了也是有可能的,嗯。

這個讀者有點煩,但她還要超越作者預設框架地繼續意淫下去。這兩人吧,對於朋友故人們的結局也許會羨慕,也許會嫉妒,但在永眠以外依然有其他去處……我其實也喜歡永生這種主題,雖然它在此文中更像母題或者元素。相較於相關的核心內容探討,HP的自我成長之路佔了更搶眼的位置,然後(畢竟是CP導向)是主要人物二人之間的關係,永生更像是給予他們的一道課題,為了催出諸多可能和後續。

說來(又要繞回幾段以前的議題)如果讓我來捏造個幾百年以後的片段,必然會呼應那句墓誌銘。今昔對照後,發覺生活還不算太差。對他們而言,都是。




TBC









 楼主| 发表于 2020-6-29 12:33:06 | 显示全部楼层
為帖長超幅佔樓一層備用。
发表于 2020-6-29 22:10: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欧妥妥 于 2020-6-30 20:35 编辑

(;ω;`) 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对Snarry有这么深层次的理解

第一次觉得有点羞愧,虽然自己也是喜欢Snarry的,但明显没有更深层次的去理解或是了解他们

谢谢太太的推荐和读后感(虽然谢谢这个词太贫乏了… 但想不到别的表达方式了orz)

今日份羞愧 1/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0-7-15 01:1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