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查看: 5614|回复: 16

[缇亚] Heaven Hell[短篇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7 15: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篇最好要搭着奏之曲听……默




そして ぼうやは ねむりについた
就这样 小男孩安然入睡
いきつく はいのなかのほのお ひとつ ふたつと
喘息着的灰烬中火焰 一个 两个

[呐,你还没听过吧]
[什么啊]
[我的奏者之曲啊,虽然之前根本没弹过钢琴,但手指似乎自己会动呢,很神奇吧]
[哦,出老千成习惯了么,少年]
[……有本事现在来赌一局啊]

ふかぶ ふくらみ いとしいえがお
漂浮的泡沫 爱慕的面孔
だいちにたるる いくせんのゆめ ゆめ
垂落大地的数千梦想 梦想

[……还是,不了]
[切,怕了吧,诺亚也不过如此嘛]
[……这个和那个有什么关系]
[我说有关系就是有关系,每次都输得只剩内裤的人不许多嘴]
[哦,那每天夜里连内裤都不剩的人该怎么处置呢]
[……你给我随便去死一死吧]

ぎんのひとみのゆらぐよるに
在银色瞳孔摇曳的夜里
うまれおちた かがやくおまえ
璀璨的你诞生于世

[……为什么,哭呢]
[不知道……只是,每次,每次弹起这首曲子的时候,眼泪,就无法停止……]
[亚连,真是爱哭的小孩子呢]
[……切,我才不是小孩子,让你的死蝴蝶离我远点远点]
[是是]

いくおくの としつきが いくつ いのりをつちへかえしても
就算数亿的年月将无数的祈愿归于尘土
ワタシは いのり つつける
我也依然会继续祈祷


幽紫的蝴蝶,在静夜的天空滑落一道凄婉的弧线,归于尘埃散尽的死寂。
银发的少年伫立在清冷的月光下,发丝沾染点点的血红,在风里荡开细碎的甜腥味道。
雪白的披风铺开宏大而静谧的弧度,浸透丝丝的沉重的寒。
“……你就这么想要听,我的奏之曲吗。”
少年静静地笑,微微扬起头,血色的星纹狰狞地蜿蜒在苍白的脸颊上。
“真没办法,就唱给你听好了。”


——听完了,要永远永远地记住哦。

——缇奇。


——————————————————————

红发的Bookman轻巧地穿梭在一条条阴冷的街道上。
带着波澜不惊的表情,翡翠般的瞳仁扫过四周的景色,默默地记录在脑海中。
仅仅只是历史的旁观者,而并不介入历史。
他自嘲地笑笑,想起似乎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
那时,大概是第49个自己吧,叫拉比的自己,在黑之教团,亲自参与的驱魔人与千年伯爵的战争。
虽然身为Bookman的继承人,却完全失了从前漠然旁观的立场。
同伴。友谊。还有爱。
这些感情,几乎就像是腐蚀着自己原本冷硬的心般,催动着自己一次又一次,身不由己。

而如今。
往事成烟。

——早已不是,当年的那场战争,那些人了。


离开黑之教团,也有十年左右的时间了。
不管理由是什么,人类总是在战争,对象走马灯一般地换过一个又一个,争斗却永不停歇。
他还是无法不厌恶这些。
[拉比,其实是很温柔的人呢]
脑海里蓦然回响起一个熟悉的略带青涩的声音。
随之浮现的,还有那头银白色的发,还有总是温柔地微微笑着的脸,未脱稚气,却如此夺目。
他一惊,手猛地按上胸前。
——细微的,抽痛。


“……亚连……”


十年了。
他不知道那个孩子的一点音讯。
也许,仍在战斗吧,一挥手凌厉地掠开那长长的白色斗篷,如同神祇化身降临世间。
也许,已经和平了,每天过着他一直想要的平静安宁的生活,满足他像黑洞般的胃,不时在牌桌上腹黑地笑得开怀。
不过,都是也许罢了。
虚假的推测,抵不过轻描淡写的一句真相。
而身为Bookman的自己,竟破天荒的,不愿去想那个最有可能的结局。
无意识地推开一家小旅馆的门走了进去,眼下要关心的,是如何填满自己空空的肠胃和歇息疲累的脚步。
“欢迎光临。”
——熟悉的,带点青涩的嗓音。
他惊惶地抬头。
正看到少年苍白的脸,和银灰色瞳中,浅淡的笑意。
银白及腰的长发,寂寂地,滑落空气。


“……亚,亚连!”
算是彻底将自己的立场再次抛到脑后,他闪电般地冲上前去扳过那少年的双肩。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啊……好,好痛……”
少年皱着眉轻呼出声,他才惊觉自己的失态,慌忙放了手。
“亚……亚连你怎么……”
“啊那个……这位客人,您是不是认错人了呢?我、我不叫亚连……”少年有些尴尬地摸摸头发结结巴巴地解释道。
他一愣。
理智回过神来的时候,袭向自己的,是如汹涌的波涛般的失落。
——是啊,怎么可能是他呢。

明明,已经十年了啊。


十年了,那往日总被取笑作豆芽菜的少年,也该抽长了骨架,长成比较成熟的样子了吧。
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还是眼前这个纤细柔弱的模样。
流逝了的时间是再不可能回来的,这一点,身为Bookman的自己,不是最清楚的吗。
他慢慢地闭上眼睛。
[拉比!]
——漫天繁星的光芒下,银发少年回过来来,开心地对自己笑着。
[好漂亮呢,拉比]
[拉比!]

……


“客人,您怎么了?”
睁开眼,正对上银白色发的小服务生满脸疑惑中夹杂着担心的表情。
于是他扯开一个习惯用作面具的灿烂而满不在乎的大大笑容。
“没什么,大概是很累的关系吧,有点走神,好想睡觉呢~”
“这,这样啊。”
服务生像是稍稍放下了心,轻轻舒了口气。
“因为,客人刚刚,好像要流泪的样子,很悲伤,很悲伤呢。”
——很悲伤,很悲伤呢。
他怔住了。
“……怎,怎么可能呢,那一定是你的错觉啦,哈哈~”
大咧咧地踏步走向里面,一边做出捶着自己酸痛的腰的动作。
“快给我安排房间哦~”
“是……是!”
选择背对那个慌慌张张跑开的小小身影。
是因为,眼前早已是一片朦胧的水汽氤氲。
[拉比!]
——那清脆的呼唤,永远地停留在了过去的时空,一去不复返。
“新来的客人,似乎和你认识?”
银发的服务生忙前忙后的时候,其他的服务生这样好奇地问道。
“嗯……只是认错了吧。”
少年笑着说。
随后低下头的时候,眼角迅速飞掠过一抹幽冷的光芒。
“……因为,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呢,拉比。”
——只是这句话,轻得没有谁听见,就消逝在了空气里。


他从梦中醒来的时候,窗外是已近黄昏的昏暗。
直起身来,揉了揉眼睛,拢了拢乱七八糟的头发,甩了甩头,像是想要甩掉什么从刚才开始就填满自己脑海的不好的思绪一般。
肚子已经开始响亮地抗议了。

[啊,真是的,拉比的肚子好吵]
[亚连你的不也是一样!]
[……啊啊我快饿死了]
[你这家伙不要再说饿这个字了啊!]
[咕咕咕……]

他猛地摇了摇头。
然后起身砰地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下了楼梯,便是一派喧闹的气氛。客人们在傍晚便会聚集在这里,喝酒聊天,夹杂爽朗的笑声。
他淡漠地无视这些,走到角落的一张桌子前坐下。
“请问客人您想要点什么?”
陌生的声音。
他抬头,看到的不是银白色发的少年,而是张并无印象的脸。
于是便草草地点了些小吃,随后便埋头整理起一路走来凌乱的记录。
“啊~~~怎么又是你赢了啊~~~”
远处的某桌突然传来的大声的吵闹让他不禁皱了下眉,抬起头,看到的却是在一群人包围中的,那张温和的笑脸。
“听牌。同花顺。”
少年将手中的牌向众人面前一推,便响起此起彼伏的不甘心的叹气声。
“小子,你太厉害了点吧,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赢,这是对待客人的态度吗?”
“就是就是,小孩子这么早会赌博可是不好的哦。”
面对客人们的抱怨,少年只是淡淡地笑着。
“以前迫于生计,学过一点点而已,各位得罪了。”
——而远处的他看到了,在众人都没有察觉的时候,少年轻轻一抬袖口收进去的纸牌。

[喂,亚连,你有这么厉害吗?]
[呵呵,我出老千]
[哈?!你也会这手?!]
[哼哼,论赌博我是不会输的哦~呵呵呵呵~]
[……亚连你好腹黑……]

年轻的Bookman再次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的同时,远处的吵闹还在继续。
“那么作为对客人的道歉,我就献丑为各位演奏一曲好了。”
少年边说边站起身来。
“哦~~你小子会弹钢琴吗?看不出来啊。”
“还真是多才多艺啊少年。”
听到“少年”这个称呼,银发的服务生不自觉地敛了下眉。
“我是有名字的哦,客人们。”
少年轻盈地一转身,向不远处静静地摆放着的一架钢琴走去。
在琴前落座的同时,嘴角牵起了一抹仿佛缅怀般的微笑。


“我的名字,叫做キス哦。”


そして ぼうやは ねむりについた
就这样 小男孩安然入睡
いきつく はいのなかのほのお ひとつ ふたつと
喘息着的灰烬中火焰 一个 两个


白黑夹杂的琴键,在少年灵动的指尖的触碰下奏出清澈动听的旋律,如同灵魂的细语呢喃般的空灵。
像是要将一生一世的记忆都注入其中般的虔诚。
而角落里的红发的Bookman,惊讶地站了起来,甚至踢倒了椅子都没有弯腰去扶。
“……这首歌……!”



ふかぶ ふくらみ いとしいえがお
漂浮的泡沫 爱慕的面孔
だいちにたるる いくせんのゆめ ゆめ
垂落大地的数千梦想 梦想


银发的少年轻轻地扬起头来,垂下的眼帘,遮住了那湖安静的银灰。
而轻启的朱唇间,正吟唱出悠长而绵婉的诉说。
ぎんのひとみのゆらぐよるに
在银色瞳孔摇曳的夜里
うまれおちた かがやくおまえ
璀璨的你诞生于世


[重建吧,诺亚,方舟啊]


恍惚中的他,似乎是听到了乐曲中隐约流淌而出这一声低低的祈愿。
而随后而来的响彻天地的巨大的轰隆声中,在所有人仓皇地冲出门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他也只是静静地伫立在原地没有动,仅仅凝望着那个仍旧安然地弹奏着乐曲的银发少年。
“呐。”
他开口。
“……你,究竟是谁?”
少年似是听到了他的问话,慢慢地转过头来看向他的方向,但手上的演奏并没有停止。
两人目光交汇的那一刻,少年的额头突然浮现了一圈十字圣纹,周身散发出炫目明亮的白色光辉。
“现在,你是Bookman,我是重生的诺亚之一——Kiss。”
少年微笑着的脸孔,在光芒的包裹下,在他呆愣的失神凝视中,渐渐模糊。
“十年前,你是Bookman的继承人,驱魔人拉比。”
在温婉柔和的琴声清明中,天空之上,洁白的方舟正在缓慢地成形。
而少年末尾的话语,也随同那刺目的光,一同隐没在了他的面前。

“——十年前的我,名字则是,亚连?沃克。被预言为,时之破坏者。”


いくおくの としつきが いくつ いのりをつちへかえしても
就算数亿的年月将无数的祈愿归于尘土

恶魔的狂笑声和人类的悲鸣声,霎时再次席卷了这片土地。
伴随着这温柔婉转的浅唱低吟。


倚靠在方舟上的少年,仍是挂着清浅的笑容,不动声色地俯视着时间的一切。
左眼上的红色星痕未曾褪去,而额上的十字圣纹却仿佛更加深刻般的存在。
“呐,你看到了吗。”
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少年低声说道。
“是你寄生给我的诺亚……让寿命已尽的我活下来。”
“那么,如今就由我,来让这‘快乐’的传承重回世间。”
“无论是怎样深重的罪,就让我们一同背负……一同铭记吧。”

[缇奇。]



指尖,再次轻巧地跳跃在黑白的琴键上,是光洁柔滑的触感。
缓缓地旋转着的曲谱,化为一串串流动的音符,在此时此刻,奏响海角天涯。


ワタシは いのり つつける
どうか このこに あいを



[吻我,好么]
[好啊,少年]



ワタシは いのり つつける
つないだ てに キスを



我也依然会继续祈祷
请一定要在这个孩子充满爱的双手上
留下亲吻


——つないだ てに キスを




Fin.
发表于 2009-1-7 17: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驱魔少年的后续已经出来了吗?
没想到啊,从前站在驱魔最前线的孩子竟然成了自己杀之欲快的诺亚
 楼主| 发表于 2009-1-8 10: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炼金术士 大人:
呃这个……星野最近是在停载的,目前还没有恢复的迹象……
不过之前的漫画里已经交代了,亚连就是拥有诺亚记忆的,也就等同于诺亚……第十四人嘛。
发表于 2009-1-9 13:2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日语的假名留白 看着很有感觉
文字 很浅淡 对话 回忆 梦境交杂
亚连 已经不是那时的他了
好吧 这是个让人回味的故事
发表于 2009-1-20 10:3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觉得要是豆芽成为诺亚也不是什么坏事啊~
搞不好星野假发会设计出豆芽是第十四号这种情节...是为了给关于诺亚的事情做铺垫也说不定哦...
嘛,假发子希望你的病快点好起来吧~
发表于 2011-7-7 21: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哦,那每天夜里连内裤都不剩的人该怎么处置呢
   表示,看到这句话很有爱~~~无限YY~~
发表于 2012-4-22 05: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亚连和缇奇啊...
会有种淡淡的悲伤呢
继承了...诺亚么
发表于 2012-4-30 12:2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前几天刚刚重看漫画,虽然还没看完……
亚连的福利长发至今印象深刻啊

写的好短,但是很有感觉~
发表于 2014-6-8 21: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诶…没想到居然往这个方向发展了,一度以为不会黑化的呢…好悲啊T^T
发表于 2014-7-28 12: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追驅魔少年很久了,但也已經等了好久,感覺坑了XD
很想看之後的發展,還記得那時候看方舟大戰的時候整個熱血沸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0-12-5 15: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