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查看: 2620|回复: 3

[神亚] [原创]空。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18 11: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遗忘像逆光的潮水,冲刷过记忆深灰色的岸。
站在那里的,是谁。
他张口想问,却发不出声音。
言语的能力一同陪葬在被遗失的昔日光年。

*
亚连?沃克睁开眼睛。
不出意料看到的是灰扑扑的斑驳的天花板,似乎粉尘还在断断续续地落下来,脸部的皮肤一阵阵干燥的痒。
他动了动,起身未果,骨头像被谁拆过一遍再野蛮地拼接回去一样的疼,转下头仿佛都能听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咔咔声。
[……ZZZZZZZ……]
他眨了下干涩的眼。
面前这颗乱糟糟的翘着深红色的发丝的脑袋搁在他床边睡得正熟,口水流得甚是壮观。他本能地想要抬手一把推过去,却惊觉一种不平衡的失却感,茫茫然地席卷全身。
[……嗯嗯……咦耶耶耶?!豆芽仔你你你你醒啦!]
红色脑袋从床上挪开并对他大喊大叫的同时,他垂下眼睛瞥见了自己左边空荡荡的袖管。

似是有什么其他的一并被生生地从他的身体里扯断。

*
[喂喂,豆芽仔,这是几?]
面前的红发兔子(他已经在脑海中自动生成了这个代号)上蹿下跳地对他不停地伸出一个两个三个手指。他无奈朝空气翻了个白眼,想不知道白痴到底传不传染。
[啊啊啊!豆芽仔你连这是几都忘记了么?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青筋。他右手端着的水杯蓄势待发,角度方向瞄准修正中。
[拉比,你先冷静一下……亚连君,嗯……]
扎着漂亮的马尾巴的少女安抚了下理智暂时到外太空休假的某兔子,微笑着转向他,伸出纤细修长的两个手指。
[这是几?]
他终于没忍住将水杯扔了出去。
[你们才二!你们全家都二!!全都给我滚出去啊啊啊啊啊——]

[看来还有羊癫疯的倾向,需要进一步好好观察。]
面目慈祥(?)的护士长阿姨事后这样总结道。
*
[驱魔师?]
他将一串糯米丸子塞进嘴里,含糊地说着,指指自己。
[像你刚才说的什么,嗯……啊这个真好吃……唔,我是驱魔师,这里是黑色教团,那个叫做千年伯爵的玩意儿被打败了,然后恶魔和谐了,世界和平了?]
面前的人挂下一排黑线,但还是拼命地挤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
[差……差不多就是这样……]
[哦,那红毛兔你是啥来着?叫什么Bookman的家伙?]
[喂!都说了我叫拉比!是拉比喂!不是什么红毛兔!]年轻的书翁很没形象地张牙舞爪了一番,但对着眼前重伤未愈反攻(?)不能还失忆的一只也并不能做出什么实质的人身伤害,只好抹一把辛酸泪扭头在角落里碎碎念,[真是的,没听说过失忆能把性格都扭曲了啊……呜呜呜,红毛兔……豆芽仔你太过分了居然这么叫人家……哎我现在大概能体会到优当初的心情了……]
[优。]
再简单不过的一个单音节带来一段被生硬地掐断的沉默。
拉比转过头去,额角的红发稍稍地盖着了眼,脸部的线条暧昧地模糊在昏暗的光影里。
而病床上白发少年对于眼前的红发兔突然不再聒噪的安静,手只是微微顿了一下,然后再抓起一支糯米丸子。
[你看我做什么。]
拉比看着少年被塞得鼓囊囊的两颊,银灰色的眼睛有点疑惑地盯着他。
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而你。又究竟想看到什么呢。
他抓抓头站起身递给少年一杯水,习惯性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接收到对方发射过来的不满眼光后他哈哈地笑起来,说亚连你吃慢点,还有二十串呢别着急慢慢来。
但少年却放下了手中的丸子,然后推开盘子。
[我吃饱了。]
这一刻拉比的表情仿佛看见了诺亚集体在面前跳草裙舞。
[你……亚连……你……]
少年像是懒得再对他沦为彻底白痴的语言能力做出什么评价,打了个哈欠倚回床头。
[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吃那么多啊,笨蛋拉比。]

细微的光落在少年柔软的睫毛上。
给人以哭泣般的错觉。

*
[亚连君,这就是我的哥哥,也是科学班的室长。]
李娜丽语气温柔地向白发少年介绍着。
虽然近来教团内流传着[亚连的精神有遭受到不明打击导致有暴力分裂倾向——简单来说就是更加腹黑了啊啊啊啊泪奔]诸如此类的传言,少女的态度却仍是一如既往的柔和体贴。
所以少女的哥哥也更是一如既往的[啊啊啊李娜丽对除了哥哥我之外态度温柔的人都是不可饶恕的去死死死死死吧]——
[考姆依室长。]
亚连头也没抬,自顾自逗弄着蒂姆甘比,将它的嘴巴上下左右东西南北地扯了个遍。
[可以请你把手中那刺啦刺啦响的金属不明物体离我远点吗,谢谢。]
[呵呵呵——嗯哼哼哼哼——亚连这可是为了你好啊,来吧来吧让我给你做个彻头彻尾的身体检查,然后病就会好得快了哦——]
[哥哥!]
尽管圣洁已经失去了作用,李娜丽还是干脆利落地一脚踹飞了自己亲爱的哥哥,随后拍了拍手继续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
[别介意亚连君,哥哥他就是那样……诶,说起来亚连君是怎么知道我哥哥的名字的。]
少年“啪”地放开手,金色的蒂姆在空中打了好几个滚,泪眼汪汪地转着圈圈。
[啊,有听护士说过你哥哥的事情,超级妹控什么的。]
李娜丽的笑容僵硬了一刻。
[哦,这样啊……那,亚连君你好好休息,我会再来看你的。]
[唔。]
少年随便地挥了下手表示走好。
李娜丽看着他左边空荡荡的袖子毫无生气垂落在身侧,而少年则是一脸万年不变的波澜不惊的表情。

最近亚连君和我们说话都不用敬语了呢。
诶诶?!是是是这样么?

[亚连君,最近说话真的一点都不用敬语了呢。]
李娜丽突然说。
[哈?]少年有些奇怪地看着她,[要那东西做什么,说个话也要累死人啊,我才不要。]
[嗯,的确呢。]少女笑着,笑意却很浅很淡,都没有传达到眼睛里。
[……如果神田在的话,一定会比以前更困扰的呢……]
少女微微地开合双唇,语气轻得大概只有自己能够听见。
随后她的目光飘向窗边。
[呐……亚连君,那盆莲花是……]
[哦,拉比那家伙放在这里的。]亚连瞥了一眼皱起眉头,[真是的,都说了我讨厌花让他拿走……]
[为什么讨厌呢?花很漂亮的呀。]
[因为。]
白发少年盯着那透着淡淡的粉色的瓣,微微地眯了眯眼睛。
[……花这种东西,很容易凋零的。]
他说。
微风翕动少年额前细碎的银发,翻卷寂寞的弧线。

[——所以,我不喜欢。]

*
拉比笑眯眯地在亚连面前放下盛着热气腾腾的食物的盘子,然后抱着自己那一大堆在对面坐下。
[你为什么要坐在我对面。]亚连脸色不善地看着他。
[哎呀豆芽仔真无情呢~这是为了庆祝你终于能下病床我特意请你吃饭的呀~快点感谢我~]
亚连黑着脸用拉比的勺子狠狠地敲上了他的头。
[吵死了!还有,别叫我豆芽仔——]

一边去,豆芽菜。
是亚连,要我说几遍你才能记住?
豆芽菜就是豆芽菜。
你——

一瞬间眼前的色彩似乎倒了个个儿,巨大的轰鸣碾压过他的视野,喉咙处莫名的堵塞感卡得他想要呕吐。本能地伸出手去却反过来是深深的坠落,他仰头看见那一片恢宏明亮的天光,透彻干净得虚妄空白,空白得心里翻腾起无法抑制的恐慌。

[——喂,喂亚连!亚连!]
他被人摇醒过来,耳边人声的嘈杂却让他头昏得想再晕一次。
[不不不会是食物中毒啊,你敢质疑我的手艺!]
[可是除了这个可能谁会在吃饭的时候晕倒……]
[你少废话!别说是这种经常点的糯米丸子,就算是神田君以前在这儿时点的荞麦面我现在闭着眼睛都能做——]
[够了——!]
咦,难不成我的嗓子自动出声了?
亚连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被人用力地抱了起来,他想说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这样丢脸死了。可是全身上下绵软得没有力气,耳鸣就像渴死的兽发出的呻吟轰然而过,他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真的要疯了。
但是随即他被抱着远离了人群,空气重新清新起来,耳边的轰鸣渐渐淡薄,最后只剩下急促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一声,一声,一声。
他懒懒地闭着眼睛不想再睁开。环着自己的臂膀很有力,萦绕着自己的气息很温柔。

但都不是。
都不是你。

他终于疲累而不甚安稳地地睡去。
躲藏进没有梦境的深深的,深深的夜。

*
天花板还是斑驳的深深浅浅的白。
他盯着它很久,想真是够了,总是睡在这下面我的脸部皮肤迟早会被石灰腐蚀得坑坑洼洼。
[你醒啦,亚连。]
红毛兔的声音不出意料地响起来,他顿时觉得自己还是再睡死过去比较好。
[别给我装睡。]
啊……被拆穿了就没戏唱了。
亚连拼着仅有的一点力气想把自己撑起来,但很快有人过来帮忙扶着还往后面塞了个大大的枕头。
[……谢啦。]
眼前的人一脸震惊地盯着他。[我以为谢这个字已经从你的字典里灭绝了,亚连。]
[……哼。]
他注意到对方不再叫自己豆芽仔。却是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然后盯着对方扔过来的一条手绢呆呆了看了一会儿。
[……你干嘛?]
拉比一瞬间露出[这孩子果然已经傻了]的怜悯的目光,在发觉自己有被枕头杀人灭口的危险后迅速地调整了下脸部表情,但换上的却是亚连看不习惯的刻板凝重。
[……擦擦吧。]
连声音都是那么讨厌的低沉清冷,还带着些许的哑。
[你不知道么,亚连。]
拉比看向他的目光里带着近乎于哀伤的不忍的温柔。

[你从刚才开始,一直哭到现在呢。]

别哭了,豆芽菜。
没有牺牲就没有救赎。

光影错落。
少年夜色的发梢模糊在浓重的夜色里。

你为谁而哭泣。
谁为你而哭泣。


[……]
白发少年沉默地抓过那条手绢,胡乱地擦了把脸。
[喂,亚连。]
拉比在他的对面坐下,扳过他的肩让他无论怎样不情愿也必须直视进那双碧绿的瞳。
那样的清澈,锐利,和直白。
[你是真的,全都忘记了么。]
[全都,忘记了么。]

时空再次错乱五感。耳边重又响起金属激烈碰撞的尖锐的哀鸣,凛冽的刀光撕开鲜血淋漓的眼幕。他再眨眨眼,却什么也没有了,只有荒芜的原野,寂静而没有一点人声,风都被强行消了音,天空辽远,山河安静。
他却清楚地听见一地凋零的声音。

[亚连君,最近说话真的一点都不用敬语了呢]
[要那东西做什么]
[来,豆芽仔,你要的炒饭。]
[别叫我豆芽仔]
[是亚连]
[亚连君,为什么讨厌呢]
[很容易凋零的,花这种东西]
[你是真的,全都忘记了么。]
[如果神田在的话……]
[全都,忘记了么]

[——优。]

白发的孩子慢慢地起身,赤脚走上冰凉的地板。
窗台上的莲花静默地绽放着,月光清冷,洒落满眼满心的银色光芒。
他伸出手去,指尖轻轻地触碰花瓣柔嫩的尖端。淡淡的清香散落在周围小小的空间,留下没有痕迹的,曾经存在过的苍白证明。
[呐。]
他转过身来。唇角染一抹笑。
[其实我是,真的想过要忘记的。]
银灰色的瞳孔里刹那覆灭大片大片的星光,黯然成伤。

时光空白一格。
黑发少年颀长端秀的身形走失在记忆里。


——优。


孩子闭上眼睛。

泪水无声地滑落而下。


Fin.


后记:
此篇设定为对诺亚战争结束后。所有的圣洁都失去了作用,恶魔也消失了。
亚连生存。至于失忆到底是不是真的,大家可以根据自己喜好来理解(抽打),神田么,亲们都应该明白了我就不点明了哈……
最后说发现我现在功力还是不够,很多东西坚持不到最后,默。
感谢观赏。
发表于 2009-6-6 12: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神田死了...不要啊,这样对亚连太...
发表于 2015-4-28 21:35:4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你們才二"那裏還覺得還笑得很開心,看到結局後就開心不起來了
发表于 2016-3-9 12: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留下的人最痛,越想忘记就越印象深刻,真能遗忘就好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0-12-5 15: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