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楼主: jofing

奥丁的春天(莱杨)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5 10: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fing 于 2011-8-19 16:22 编辑

三·湖边的鹿

尽管知道了有一个邻居,但杨并没有费心去寻找过那户住民的踪迹。在独居的日子里他逐渐习惯于沉默,更频繁地陷入沉思。有时他独自走在黄昏的湖边,想象散发着柔光的湖面上轻灵地走来一只鹿。也许这就是那位神秘的邻居在他头脑的感性世界里留下的微弱投影了。
所以,当他真正在无意中撞上对方时,完全可以想见他是怎样的慌乱无措。
“真是非常失礼……”他头发上仍沾着草叶,和金发女子走在湖边时,颠三倒四地说,“抱歉我最近脑子不太正常……不是,我刚刚有点睡着了……”
格里华德大公妃向他露出善解人意的微笑,宛如此刻温暖的午后阳光。
“没有关系。我知道我和弟弟相貌相似。虽然我也是第一次遇上把我叫成他的人。”
“……”
杨恨不能把时间倒流回他躺在草地上,迷迷糊糊地向走来俯身看他的金发女子叫出“莱因哈特”
以前。但他的头衔顶多是“魔术师”而不是“魔法师”①。实在完不成这样的壮举。
  他也放弃了解释,安静地与身边人漫步在湖畔,沿着汇聚而下的溪水,他新认识的邻居请他前往山庄品尝下午茶。
怪不得他们会为了一户居民而要把他调走……原来这里是大公妃隐居的地方……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又改主意了呢……
“不过,”身边的女子柔声开口,把他从思绪中召回,“同样的,好多年来,我也是第一次遇上除了我之外,称呼弟弟‘莱因哈特’的人。”
杨几乎比之前认错人还要尴尬。
“不,”他急急忙忙地说,几乎不知道自己在解释什么,“我和公爵,”他顿了一下,意识到曾经的帝国公爵正是在今天加冕,“皇帝陛下没有什么深交。只是我刚才刚好想到他,不,我当面也不是这么叫他……”他挫败地住口了,知道自己语无伦次,“……我只是顺口……”
大公妃笑出了声。
“您并不需要解释。”她以一种优雅而略夹戏谑的口吻说,“当我得知您住在这里,就明白您一定是和弟弟关系匪浅的人。”
也许是“关系匪浅”,但是,恐怕这远不是大公妃所误认为的友好关系吧?
杨犹豫了一下,他私心里渴望和这位温柔美丽的女子交流,但这不意味着他会利用对方的误解骗取信任。
“您误会了,这恐怕只是个错误。”他决定还是坦率地说出来,“事实上遇到您以后我也对我能住在这里感到诧异。恩,我的意思不是我会威胁您的安全,但是从帝国角度看来我不是一个您应该信任的人。”
金发丽人以一种温柔不失睿智的目光打量他。
“我不太关心政治。”她说,“他们只警告我这里来了一位最好不要接触的人物。可您住在这里,却证明莱因哈特认为您可以获得安全于我的信任。您是谁呢?”
杨沉默了一下。
“我不会认为我能得到皇帝陛下的信任。”他谨慎地说,“也许,”他想到了数天前与希尔德那场被中断的通讯,若有所悟,“也许我要感谢他的尊重和理解。”
“是了。”大公妃停下脚步,她和帝国皇帝相似的眼眸里流动着明朗的翠色。“您用词‘帝国角度’,那么您至少不是新帝国人。您独居于此又收到密切注意,想必不是自愿的。如果您是受监禁的旧帝国贵族,我不会不认得您。您承认和莱因哈特有接触,对他很尊重却断言他不会信任您,只能是在立场上有无法调和的矛盾。莱因哈特愿意对出色的敌人比平庸的同伴给予更高的礼遇,可这样的人并不多,也不会轻易在这里出现。就算我再深居简出,也知道上个月帝国和同盟刚结束了战争。恐怕只有一个人会有这样亦敌亦友的待遇了——就连我也听说过您的名字,杨威利元帅。”
有那么一会儿杨被震住了。他眨了眨眼睛,意识到自己根本用不着担心对方轻信于人,不由苦笑:“您刚才看起来真像莱因哈特。”
对方也眨了眨眼睛。“您又叫他莱因哈特。”
杨挠挠头发。“他的姓太长了。”
大公妃注视了他一会儿,嫣然一笑。
“那么,依此类推。”她优雅地说,再次举步向前走去,“您也可以称呼我‘安妮罗杰’。”


①向BBQ大人致敬,顺便催更……
发表于 2011-8-15 10:3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说实话我虽然大爱银英但是对同人文看的却不多,实在是怕看到影响心情的。千万别坑哦~本来银英同人就又少坑又多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8-17 11: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fing 于 2011-8-19 16:21 编辑

四·骗子的承诺

如果要为“命运”一词做解释,就是一次又一次地把已经接受不幸现实的人扔进更深的泥潭里的讨厌东西。这样的感想对请自己喝红茶的大公妃来说实在是太不礼貌了。所以当被问及“您好像有心事”时,杨选择尽量委婉地回答:“我在想,要是皇帝不担心我会泄露您的住址,是不是因为在他眼里我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这话仍然是相当的煞风景,得到了略带嗔怪的注视。
“我以为您会认为这是莱因哈特的信任,而不是把这里当做坟场。”
有美人在当然不是。如果是先寇布大概会这么回答。可惜杨只学到了那些油嘴滑舌的下属们不讨人喜欢的方面:毫无必要地坦诚。
“我完全不觉得我有什么能让他信任的地方。”
如果杨的部下在,会立刻作证说他现在这种挠着头发有些困惑的样子给予部属强烈的安心感。可惜这是在帝国,无论是立场,战绩,还是极具迷惑性的“完全不像军人”的外表,都只会让和他不熟悉的人产生戒备才对。
“我和莱茵…莱因哈特见了三次,没有一次是愉快收场的。”他对倾听的大公妃说,虽然对自己的处境多了一层担忧,但还是很高兴有人能听自己随便说些什么,“有两次他被我气走了,第三次我气得差点走了……完全不是什么友好相处或者惺惺相惜的样子吧?”
安妮罗杰有些诧异地眨着眼睛。
“很有趣,”她微笑着说,让一个暗金色短发的小男孩续上茶点。“我能知道是怎样的争吵吗?”
……
有人陪伴的时间果然过得很快。当杨无意中望向窗外发现已日色西沉。他心里舍不得这个温馨又舒适的小茶厅,但还是起身告辞。安妮罗杰让那个12岁的男孩送他回去,并问他是不是特别喜欢吃了好几份的一种海绵蛋糕。杨早已对机器制作的食物深恶痛绝,相当诚挚地恭维说:“今天开始喜欢的。”

“喂!”走在光线逐渐黯淡的林间小道上时,给他带路的孩子语气恶劣地问道,“你是谁呀?”
杨早已觉得这孩子有些像小时候的尤里安。他也不在乎对方话中敌意,很和气地回答:“我叫杨威利。”
孩子一副“那是谁?不要骗我不然要你好看”的神气:“干什么的?”
若是波布兰估计要放声大笑,但杨从没有自己是宇宙最知名军人的自觉,倒是认真地想了一下。
“恩,现在的话……”他半开玩笑地说,“帝国的囚犯?”
孩子的眼神简直像匕首一样寒光闪闪。
“你犯的是什么罪?”
那可就多了……杨把手枕在脑后,心不在焉地想。欺骗,掠夺财物,剥夺生命……有了为国家的名义这些人类最痛恨的所为都能成为荣誉,但有什么能掩盖过黑暗的本质呢……
他神游天外,孩子却断定他是干了坏事不敢承认。
“难道是杀人?!”
“呦,这也是其一吧。”杨漫不经心地应道,仰头看着树枝间隙中微微露出蓝紫色的穹天。
孩子紧张得有些发抖,但还是要完成什么严峻任务似地大声喝问道:“几个人?”
杨侧头对孩子露出一个略带落寞的微笑。
“最近的一次,一百六十万。”

这还只是最狭义的巴米利恩战场上莱茵哈特和缪拉舰队的死亡人数,加上伤残还要多。若是从放弃伊谢尔伦进行逐个击破的游击战开始,则整场战役里帝国伤亡人数绝对要超过五百万。同盟的死伤人数杨没有算进去,这不是想要为自己脱罪,而是觉得把帝国的所为也揽到自己头上,是过于自负了。
不过,他说的大实话,却把以为自己被耍了的孩子给激怒了。

“不要和我开玩笑!你这个骗子!”孩子大声说,气势汹汹地握紧双拳,“我就知道你没有一句真话!我要告诉安妮罗杰夫人你的真面目!”
“……我的真面目?”
“你是想要接近夫人才跑到这里来的吧?装成你认识夫人的弟弟的样子!不要以为夫人被你骗过去就得意了!我会保护她的!!”
“……”
杨真是哭笑不得,同时有种莫名的喜感:连威名赫赫白手夺下帝国皇座的莱因哈特,在这一心护主的小男孩眼里也不过是“夫人的弟弟”。这么说来,他被赐予“骗子”名号,还是相当给面子的。
“咳,”他试图解释,“我不是自愿到这里来的……”
“你还想说见到夫人是不情愿的吗?!”孩子更愤怒了。
“……”也就是说,敢说不仰慕你家夫人,也是要被指责的吧?
“快说!我要把你的罪行告诉夫人!”
“我说什么啊。”杨苦笑道,“为什么你觉得我是坏人呢?”

男孩停住了,他们已经来到了树林边缘,逐渐升起的星辰微光中可以看见山坡上杨的住宅。
“你难道不知道夫人每次提起弟弟,都会难过吗?”
杨颇为意外地看着咬着嘴唇的小男孩,男孩蓝色的大眼睛里闪着薄薄的泪光。
“我们服侍夫人的人都能感觉到。别看她笑着,其实可难过了。那个莱因哈特从来不来看望夫人,夫人也不去见他。夫人有时候摸着我的头发说‘莱因哈特的头发要再亮一点儿’……那语气太让人伤心了……”
“还有你这个混蛋!”男孩擦了一把眼睛,狠狠地瞪着杨,“突然跑来打扰夫人也就算了。还偏偏要和夫人讲弟弟的事情!夫人听了你的故事又难过了怎么办?!你赔得起吗?!又让他想起弟弟!要是夫人哭了,我和你没完!!”
“……”杨有一股脑儿的疑问,关于这个庞大帝国的年轻皇帝和隐居的大公妃。但是在这个边故作凶恶边掉眼泪的小男孩面前什么也问不出来了。他蹲下来给男孩递了一张纸巾,男孩嫌弃地把他的手甩到一边。
“恩,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肯拉特。”
“好吧,肯拉特。”杨叹了口气,他想说“别哭了”,又怕刺激了这个傲气小家伙的自尊心,一时苦恼到底该说什么,“这样……很抱歉我不知道关于大公妃…安妮罗杰夫人和莱因哈特的事情。我住在这里暂时不能搬走,但是我会努力不让夫人伤心的,可以吗?”
男孩用湿漉漉的大眼睛瞪着他,带着鼻音说。
“说话要算话。”
“恩。”杨微微一笑,伸手给孩子,手心里洒满星光。“我发誓。”
男孩抽抽鼻子,把手和他拍了一下。他似乎安心了一会儿,又怀疑地抬起眼睛。
“可你是个骗子。”
“……”
“骗子发的誓不算的。”
“……其实我不是骗子。”
“你说你杀了一百六十万人,是真的吗?”
“还要多的多呢。”
“你果然是个骗子。”
“……”
发表于 2011-8-18 10: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撒花··催更····大大更新要更新
 楼主| 发表于 2011-8-19 16: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fing 于 2012-6-19 18:31 编辑

五·小小的拐角

之后几天的日子过得平静而愉快,杨像一个寻找宝藏的探险者一样每天例行地穿过林间谷地与温柔的金发美人度过大部分白天。安妮罗杰所住的弗洛依丁山庄位于三面湖泊环绕的一个“Y”形岛屿上,两人时常在湖畔闲聊。奥丁的气候总体偏向一般意义上的寒温带,山区的夏季来得更迟,因此七月份的阳光洒在身上仍是不需要躲避而显得温暖舒适。他们的共同话题其实不多,却有种无言的默契,即使是安静地对坐也仿佛有低徊的乐音在意识间流淌。这不仅是孤寂的缘故,也许两人确实有极其相似的一面:性格中队平淡生活的渴盼和现实命运对愿望的残酷剥夺。
不过,他们却并没有互相了解到能总结出这个共同点的地步。在男孩肯拉特的哭诉后杨不再主动提起帝国皇帝,只是当安妮罗杰提问时,他也会坦率地做出回答或安静地倾听对方的回忆。在相处中他确实感受到大公妃优美的眉目间隐藏着忧郁的阴影,但他并没有追究这银河中最尊贵家庭的感情纠葛的兴趣。他曾经对男孩承诺尽量不惹夫人伤心,却没有自不量力,或者说爱心过剩到想要去解决这个问题——毕竟他从来不是个勤勉的人,而且自己现在还是皇帝案板上一块任人宰割的肉呢。
这和谐的日子大概结束于两周后,杨对时间已缺乏敏感,是在听到搭载他的地上飞行器的广播报时时才勉强推算出的。
“本来陛下要派专门人员来接您。”坐在他身边蜂蜜发色的将领爽朗地说,“因为我正好从第一军港路过,就顺便来了。请不要介意啊!”
由元帅级别的宇宙舰队司令长官亲自接送一个退役平民,要介意的反倒应该是米达麦亚才是。这安排考虑更多的可能是卫队数量和安全保密角度。杨没有想太多,他对这位以雷厉风行的用兵速度著称的帝国元帅很有好感,当下应道:“没有的事,我很高兴再次遇见您。”
这不是杨第一次见到“疾风之狼”,只不过初次的接触并不愉快。
那是在海尼森,《巴拉特条约》签订期间。杨在一堆帝国士兵的“保护”下前往统战本部办理自己和部分部属的退役手续。在一片狼藉的宇宙舰队总司令办公室里,撞上了两位正在查阅电脑里档案的帝国将官。
即使曾经做过看到银黑两色军服出现在同盟军队最高层属地的心理准备,杨的感受仍然称不上是“好”。他扶着门框站了一会儿,试图平息突如其来的激烈翻涌的情绪——尽管曾经因说出“国家的兴亡与个人自由相比毫无价值”这样的话而遭到审查,但这并不代表他对国都的陷落无动于衷。莱因哈特与他交谈时的用词是“你所挚爱的自由行星同盟”,也许那位年轻的霸主比杨本人更直接地看透了他的内心。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房间里个子较高,副官模样的年轻人已警醒地抬头看来。
“什么人?”他先是怀疑,随后诧异地看着穿着便服,神情拘谨的杨,似乎没能看出他的身份。而这时另一位蜜蜂色头发的军官也停下动作向杨看来,“这里已经封锁了。”
“我只是顺便来看看。”杨挠挠头发,他抬手的瞬间那副官迅速举起了枪,这使他更加尴尬。“毕竟,这曾是我的办公室。”
也许这句台词由一个花岗岩般坚硬的铁汉说出来会更好些。杨短暂地想,因为眼前两个人都明显地呆滞了。过了好几秒,副官放下枪,而蜜色头发的军官缓缓站起来,以一种不可置信的语调喃喃道:“杨威利……”
虽然都曾在各种影像资料中了解过对手的相貌特征,但正如杨很难被认出是那个传奇魔术师一样,在被告知姓名后,杨才认识到占据了自己只呆了没几天的办公室的正是帝国赫赫有名的“疾风之狼”——如果卡介伦听到这样的想法一定会大加嘲讽,因为不管是没有军人气质到让别人认不出来,还是迷糊到认不出别人,应该都只是杨自身的问题才对。总之,在进行了短暂的寒暄之后,双方都陷入了难堪的沉默:征服者和失败者在废墟上的偶遇,实在没有什么轻松的氛围。杨毫无对话的兴致,而就米达麦亚和拜耶尔蓝而言,很难找到什么话题不会引发尴尬。
“那么,你们请继续。”无言的十几秒流逝后,杨说,仍然带着不太自然的表情,“我就先走了。”
他甚至都没有听对方的回答,迅速转身离开了。
………………
“我想我上次的表现一定很失礼,米达麦亚提督。”杨主动说,打破了可能因回忆引发的又一次尴尬,“如果我说当时情绪不好,想必您能理解。”
“当然,而且完全都是罗严塔尔那家伙的错,应该我代他向您道歉才是。”米达麦亚迅速回答,他提到的人名让杨一时有点困惑,因为记忆里的场合中完全没有出现“帝国双壁”中另一位的影子。但这点疑虑迅速被揭过去了,英挺矫健的帝国元帅向他伸出手来,活力四射的灰眼睛里充满笑意:“虽然立场不同,能与您相识实在是一件幸事。叫我米达麦亚就可以。”
“那么也叫我杨吧。”
以杨的脾气,这样的结交是相当罕见的迅速了。他虽然从不主动与人交恶,超出普通以上的朋友关系却稀少且懒于加深。从他在军校时期同届只有拉普一个密友,加上学长学弟也不过三人就可见一斑了。这回如此干脆地回应友谊,恐怕和米达麦亚安抚海尼森时公正温和的手段有很大关系。此外,“疾风之狼”可亲的外貌加分也是必要的。如果是雷内肯普那种从肉体到精神都刚硬到苛刻的人伸出手,只怕杨只会当做没看见吧——当然,前提是“雷内先生”也会愿意向这个没有军人样子的家伙伸手才行。
尽管住处是偏远的山区,最高时速可达数千公里的高速设备还是把行程控制在50分钟。在一些轻松的关于战术和饮料的话题之后,远远望见华丽的宫殿建筑时杨问道:“莱…皇帝陛下找我可能是因为什么事呢?”他也没有指望得到回答,所以只是随口一问。倒是由于和安妮罗杰交谈时都是直呼帝国皇帝的名字,险些没刹住车。好在米达麦亚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口误,认真地皱着眉想了一下:“我不知道陛下的行程,但是今天没有提督们的觐见。所以估计只是私人会面吧。”
希望不要又吵起来就好了,杨在心里想。他颇有些不舍地向从车窗热情挥手的米达麦亚告别,跟随一队沉默如岩石的卫兵踏进了新无忧宫气势恢弘的大门。

————————————……………………………………………………—————————
 楼主| 发表于 2011-8-19 16: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fing 于 2012-6-19 18:32 编辑

因为之前的剧情实在太过小白无论怎么修改也没有我下手删了它,不影响阅读。以上。
 楼主| 发表于 2011-8-19 16:5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5# jofing


各位,我知道我把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形象都给崩了…………
我写到进门时还是很正经的正剧的不知为什么突然怒了…………你们见鬼的谈个恋爱要这么纠结死啊再不和缓一点下来我要带着怨念上考场啦!
其实我本来写了3000字的理智的刀光剑影的对话……最后觉得我实在受不了他们再理智下去了……所以各位原谅我自己穿越了之后把英明神武的两位也都穿小白了………………
如果实在不能接受的话再说吧…………也许我重写过………………
 楼主| 发表于 2011-8-20 16:0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fing 于 2011-8-20 17:09 编辑

六·冰冷的提醒

走进新无忧宫侧厅的休息室时,奥斯卡·冯·罗严塔尔元帅难得地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杨威利?”
被叫到名字的人像是习惯了在皇宫里听到惊叫一样,随便地嗯了一声,甚至没有抬头。他很闲适地坐在室内一角,膝上一本摊开的书,手里还捧着一杯茶。
罗严塔尔的第一反应是这位威名远播的宿敌终于被皇帝成功收服了。但他随即意识到如果真有这事他不可能完全不知道,而且杨也没有穿着帝国银黑两色的军装。具体说,他套着一件宽大的白T恤,因为靠近室内空调的缘故又披了一件黑色外套,头发乱糟糟的,眼睛明亮,完全是一副家居的打扮。
“你,您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有茶喝。”对方完全不抓重点地回答,“光线也挺好。”
……你的意思是你是为了茶和光线才穿着球鞋跑进了银河系最辉煌森严的权力中心,和帝国元帅打交道的吗?
杨甚至没和他打交道,他继续埋头看书去了。
罗严塔尔盯了杨好几秒钟,明白自己和对方肯定有一个出了问题,并且确定问题在对方。
“如果您对我不满,我为我的冒犯道歉。”他说,想到此人如此没气度,语调里多少有些讽刺。“但这一次不是您失礼在先了吗?”
黑发提督果然抬头看过来,罗严塔尔调整好了一个冷笑等着反驳他说的无论什么。结果对方看了他半晌,犹犹豫豫地说:“您是罗严塔尔元帅吗?”
“……”

如果正在被罗严塔尔暗暗认定为“装模作样的骗子”的杨能回想起不久前与米达麦亚的对话,或许能意识到他并不是如他所想的那样第一次与这位外貌上最容易辨认的帝国元帅见面。但这也不能完全怪他,因为上一次的相处短暂而毫无乐趣可言。
无论被政府迫害到何种境地,有些表面上的责任仍然无法抹开。在海尼森收回对他的指控,而退役文书又没有下发的时间里,杨在不得不出席的唯一一次酒会上碰到了攻克海尼森的帝国双璧。厌恶于整个会场卑躬屈膝自欺欺人的氛围,他脑子里想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尽快离开。而有着异色双眸的帝国提督面对他心不在焉的敷衍,不顾身边好友的竭力阻止,提出了越来越尖锐的问题。
“看来您并不乐意见到我们。”
“是吗。”
“显然,您甚至不愿意说话。”
“只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怎么不谈谈您的民主?”
蜜色头发的提督几乎是明显地给好友一个肘击,但没起到作用。而杨也没看见,他的目光并不在与他对话的人身上。
“我不想说。”
“我倒是想听。”
“您并不真的想听。”
“您可以试试说服我。”
“我并不想做这样的事。”
“哦?”唇边带着嘲讽的冷笑,罗严塔尔伸手指向大厅窗外,夜幕下的海尼森。“那您为什么对别人说?是在施舍吗?”
你是在施舍吗?
杨终于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留下了一句在后世被广泛引用和争论的回答。
“阁下,您误会了。”他平静地说,“我并不穷得如此。”

他把手中几乎没动过的高脚杯交给路过的侍者,转身离开了。

对杨来说,遇到不喜欢的场合干脆走掉实在是件稀松平常的事,这种不合时宜的“无礼”几乎已成为了他性格中的一部分。他对那位咄咄逼人的将领的印象远没有对方对他的深,也完全感受不到自己有时一瞬间令人发怔的魄力。也因此,一个多月后,再见到对方时,他完全没能想起这件事来。

“不,您没有冒犯我。”确定了与他对话的人后,他以自己的理解说,“只是今天我被叫过好几次了,刚才没有注意到您,很抱歉。”
罗严塔尔用异色的双眼研究了杨一会儿,似乎在怀疑他脸上的诚意。
“所以,这才是您对待侮辱您的人的态度?”他拉了把椅子和杨对角坐下,拒绝了喝茶的建议。“不是刻意的无视,而是告诉他‘不,我不记得有这回事’?”
杨不解地皱起眉。
“都不是我的风格。”他说,“我对假饰情感毫无兴趣。”
“那么,只能说您对‘冒犯’的定义比大多数人都要严苛了。”罗严塔尔话语里尖锐的嘲意似乎要戳穿所有虚伪的言辞。“因为上一次见面时,我可是抱着明显的恶意与您对话的。”
这个直接的提醒终于点亮了杨昏暗的记忆仓库。
“啊,”他恍然道,“原来您是……”
“不是吧,”对方却先开口打断了他,表情是难得的有些惊诧,“你是真的忘了?!”
在这种情况下,好像不能说:“对不起,您给我的印象不深,我其实不记得和您说了什么”这样的话。于是杨只好沉默地啜了口茶打算混过去,可惜罗严塔尔已经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了答案,并大以为乐。
“帝国军所有将领都打破了脑袋想要见到魔术师,”他摇着头,几乎是幸灾乐祸地说,“而奇迹杨根本没浪费时间去注意他们——真是一个打击。单从这点上,您就击败我们了。”
杨显而易见的尴尬。
“我绝对不是轻视您。”他试图解释,“我只是,恩,记性不太好。”但随即自己也觉得太拙劣,不由脸红地挠起头发,“恩,我是说,可能当时……”
他挫败地停止了徒劳的挽回,因为对坐的英俊男子已按着扶手大笑起来。
“您真有意思。”罗严塔尔兴味盎然地说,“我上次与您对话时觉得触犯了一位智者,现在又觉得自己在欺负一个孩子……您是怎么把这两种态度都表现得如此自然的呢?”
这话语里如此直白的质疑和称许都令杨更加尴尬。
“我不觉得……”
他没说完,对面的男子突然倾身向他靠过来。杨下意识地往后一缩,撞上了椅背。只得直直地盯着面前他第一次清楚观察到的那双奇异的眼睛——一只幽黑,一只湛蓝。
“怎么,您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自己却要满不在乎地离开么?”男人用危险低沉的调子在他耳边说,“我有些明白皇帝陛下的执念了。既然您的记忆力不好,那么,能让您留下印象的,必然是极不寻常的人和事了?”
“请相信,您已经令我印象深刻。”杨在那炙热目光的逼视下勉强回答,“但这和罗严克拉姆皇帝没什么关系。”
“罗严克拉姆皇帝。”帝国元帅以一种作为臣属过于大胆的奇异语调说着,松手坐回了原位,但目光仍紧盯在杨脸上。“您认为他不是以这种猎奇的态度对待您的吗?您已从心理上被征服而对陛下抱有好感,还是,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关在笼子里等待玩弄的猎物呢?”
杨侧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很遗憾,我对您的两种设问都不同意。”
“噢?那您能提出什么别的解释了?被困在黄金狮子爪下的魔术师?”
“您没有别的事情了吗?”
这句话的声音已经有些冷了,罗严塔尔挑起眉毛。
“哦,看来再不走又要自取其辱了,虽然我倒是挺想看看您上次黑色闪电般的眼神……您确实对不同对待给不同回应,不是吗?”
“我觉得这是常识,有礼貌的人当然值得有礼貌的对待。”
“可不是人人都这么温顺又坚硬的,魔术师。”对方带着笑意起身,“您既然出现在这里,看来皇帝陛下也看出你吃软不吃硬,打算换一种方式驯服您。作为臣子我要祝他成功。不过同时,”他拉开门,留下一个饱含深意的微笑。
“阁下,我祝您好运。”

门关上了。
杨仍然坐在椅子里。他看着对面的空椅子,无意识地端起茶来喝了一口。
茶已经凉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啊啊啊啊罗帅的粉尽情地掐死我吧……………………
虽然我意外地发现罗杨真的很萌…………………………

【并且如果有人在看的话,麻烦留几句评价嘛……】
发表于 2011-8-20 18:34: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诶,猫爪这里也发了一份喵~

点评

准确地说是先在猫爪发的……因为实在想多收点评论才去了晋江……亲你在JJ如果也是这个名字的话,是不是一直在霸王我呢…………  发表于 2011-8-20 19:23
 楼主| 发表于 2011-8-20 19: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

本帖最后由 jofing 于 2011-8-27 13:21 编辑

回复 29# 潇湘菲子

是啊,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在功利的JJ待久了的问题……特别期待评论……在JJ我可以傲娇地说留言不如收藏就弃坑,在论坛却很神奇地只好自娱自乐……因为都不能够确定有几个人在看………………好吧这样说好像有点怨妇的意思(笑),只是我写银英非常没信心,总是在想这个情节这样的表达读者是不是能接受或者有意见(主要是银英太高峰了啦!!作为小白压力太大了啦!!!),发文时很忐忑……大家能不能多说几句关于情节或者人物的建议呢,比如“这个人是不会这样说话的”之类……ORZ…………不过我马上就回校了,这文可能就扔在这…………也许不理我也是很明智的囧………………

点评

在jj不是这个ID呀~而且也不是潜水党……嗯,不过也不是每章都留言就是了……捂住马甲遁……  发表于 2011-9-5 22:0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1-5-10 13:4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