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楼主: jofing

奥丁的春天(莱杨)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8-24 18: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出色的理由

奈特哈尔·缪拉一级上将。
杨以非常狼狈的姿态从明亮的大理石地板上爬坐起来时认出了吃惊地向他跑过来的对方。他思虑过深,又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刚才听到有声音时猛地起身,连人带椅子一起翻倒在地。而这个过程中砂色头发的年轻将领完全没来得及帮上忙。
“不不,不是你的错。”杨一边抽着气揉着被撞痛的膝盖,一边对半跪在身边不断道歉的对方说。“我向来是这样,在平地走路也能绊倒的——虽然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觉悟,但把它怪到别人头上就太过分了。”
“您……”年轻的一级上将似乎不太认同这个拙劣的玩笑,不放心地上下打量他,“真的没有关系吗?”
“我看上去有这么不经摔吗?”
这也是个笑话,但缪拉显然不擅长领会杨这种类型的人的问句。他以课堂上优绩生的认真态度回答:“您看上去确实不够结实,虽然气色比上次见面时好些了。”
“……”
被帝国提督中最不属于“猛将型”的人——虽然缪拉得到这样的评价更多是因为性格而不是外表或战绩——评价为“不够结实”,杨的没有军人样真是可见一斑了。如果杨知道对方其实心中还压下了一句“而且看起来年纪比我还小”,估计会高兴的。因为年轻提督还没有30岁。可惜缪拉出于礼节没有把这话说出来。
好在杨对自己的形象有着远比对摔跤能力还高的觉悟,只是尴尬一笑,回忆起所谓“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然后更加尴尬地意识到,“上次”和缪拉“见面”时,是在伯伦希尔的会议厅里,当时这位浅色眼睛和发色的高大将领正拿光速枪指着他。
“在那种情况下,气色怎么也不会好的吧?”杨不由低声嘀咕起来。想到接连三个月耗尽心神的谋算,最后十二天近乎不眠不休的激斗,好不容易从胜利女神手中掰回胜局又遭遇当头一棒的停战也就算了,背后竟然又挨了一刀,不仅把向往已久的美好前景敲了个粉碎,还要自己把命押上去。
在这样的境遇下都没爆发过一次,我的脾气已经是很好了吧?
他抱怨自己境遇的悲惨,缪拉却自然地理解为“要被人杀掉了,脸色当然不会好”,不由大感歉疚。
“很抱歉当时的情况,在下……”
杨反应过来,连连摆手。
“就像我自己要摔倒一样,你有什么好道歉的呢?”一边想着“这位提督真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呢”一边试图起身,杨看着对方带着歉意的浅色眼睛,不由想到了尤里安。“如果真的让你的手被迫沾上不必要的血,我才是在地下也应该忏悔的那个吧?”
有着柔软黑发的魔术师,发着呆的样子显得笨拙甚至稚气,但在说到“不必要的流血”和“忏悔”时。脸上静谧的神情,却正如那天在晃动的枪口下看到的一样,让人有种冲动,想要跟在他身后,以发自内心的敬意唤他“阁下”。
缪拉把坐在地上的杨扶起来,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杨倒没有“自己不经意把对方感动了”这样的认知,他拉拉衣服上的皱痕,问道:“您是来找我的吗?”
“是的——请您不要对我用敬语。”年轻将领迅速回答,“陛下临时和本部总长去了军港,让我转告您。并且如果您愿意的话陪您出去转转。陛下说,您可能会对奥丁国立图书馆感兴趣。”
听这番话时杨脸上划过非常复杂的神情,但缪拉没能辨认出具体是什么,而随后杨只是很自然地问:“会耽误你的工作吗?”
“事实上下官今天正好轮假。”年轻提督笑着回答,“而且我相信这一定会让大部分前辈嫉妒得痛心疾首的。”

认真追究起来的话,也是在找不到几个比缪拉更合适的地陪了。帝国诸将似乎都具有极强烈的存在感及特色,除了米达麦亚可以提着食材和花束轻松转过街角,别的,都是难以被想象穿着休闲服带着遮阳帽走在步行街上的吧?
“我曾经看到过军务尚书晚上去熟食店为爱犬买鸡肉。”缪拉告诉发出上述感慨的杨,年轻提督穿着米色条纹的短袖和白色长裤,挺拔的身姿和温暖的笑容招来无数女孩的目光,“当然他是穿着军服的,不过其他的顾客也并没有被他吓到呢。”
“奥贝斯坦阁下?”杨眼前浮现出冰冷的义眼,不由苦笑道,“我该说‘原来他有一颗温暖的心’呢,还是说‘原来他认为犬类比人类更值得信任’呢?”
但他马上觉得这话有点刻薄了,于是又补救道:“这样的说法过于片面了吧。”
“您讨厌奥贝斯坦阁下?”
“称不上讨厌,但也算不上喜欢吧。”杨漫声道,看着阳光下帝国特色的大小建筑的尖顶,想起在伯伦希尔上的“如果让你攻打海尼森”,“别的先不说,但他至少是一心为了贵军,而且自己相信自己说的是正确的。这两点上,就比同盟那帮家伙要好太多了。”
他说到这里,不由有些郁郁,也就没有再说下去,只看着街上行人。缪拉察觉到他的心情,也没有追问。但是两人无言地走出一段路之后,年轻将领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阁下,您——”
“缪拉提督!”
是属于孩子的兴奋声音,缪拉和杨都一愣转身。只见步行街的另一头两个小男孩正挥着手向他们跑来,在暗处跟随的宪兵没有阻止孩子的靠近,较小的那个五六岁大的孩子一下扎进有些措手不及的年轻提督怀里。
“古斯塔夫!”
大些的孩子大概八九岁,慢了一步跑来,脸上也带着高兴的红晕,却训斥道:“古斯塔夫!太没有礼貌了!”
“可是见到提督很高兴啊!”古斯塔夫不好意思地低声说,又欢快地抬头看向缪拉。“提督!妈妈说您这个月有工作不能来陪我们了!”
年轻将领的表情很复杂地纠结在惊喜和为难之间,似乎对这次偶遇感到尴尬。那大些的孩子很敏锐地问道:“提督,我们打扰您了吗?”
“不,卡尔,我很高兴遇见你们。”缪拉迅速说,微笑着把手放在有些紧张的孩子肩上,“但是我正在陪这位……”他看了好奇地看着他的杨一眼,“先生参观这里,不如我们下次再一起出来玩怎么样?”
“可是我们一个月才见到您几次!”古斯塔夫急急忙忙地说,“我们跟着您可以吗?我会很乖不会打扰您的!先生!”他转向杨,褐色眼睛里满是期盼,“我可以为您介绍这里的公园!”
“古斯塔夫!”
卡尔阻止道,拉住弟弟,但也以期待的神情看着杨。
杨伸手挠挠黑发。
“为什么不呢?”他微笑着说。

“阁下。”两个孩子兴高采烈地跟在一边,并叽叽喳喳地讨论哪里比较好玩时,年轻的帝国提督带着略微不安的复杂神情开口道,“这可能,恩,我必须提醒您……”
“卡尔·古斯塔夫·坎普一级上将。”杨淡淡地说,“虽然记性不是有多好,但是直接战死在我手里的敌将,我还是会记得的。”
“我希望能尽量为坎普提督照顾一下他的家人,他是我当时的总司令……”缪拉说着,沉默半响,低声道,“两个孩子都发誓将您的首级提在手中。”
“真是血腥的画面,对小孩子的成长会不会不好。”杨轻松地说,眼睛里却没有笑意。“我还是比较期待有个全尸。”
“我也曾这么发誓过。”
杨看了砂色头发的年轻提督一眼,对方以坦率的目光回应他。
“那也好,起码我是没有几岁大的遗孤从不懂事起就发誓报仇了。”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阁下,并不必须如此不是吗?”年轻人下定决心似地说,“我听说过去年您是受到审查又赶回前线与我们对阵,再加上这回……既然同盟背叛您到这个地步,您为什么就不能加入我们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来我们中第一个做了说客的,竟然是温柔又善解人意的缪拉啊!”
帝国高级军官俱乐部“海鹫”里,统帅本部总长晃着手里的红酒杯子说。以一个刚对皇帝的努力成果做了挑拨的人来说,他真该被剥夺发言权才对。但那件事只有杨和他自己知道,也就没有人会指责他了。
“他怎么回答呢?”宇宙舰队司令瞪了冷嘲热讽的好友一眼,追问道。
“‘可以避免两个孩子的怨恨,确实是我听过的最有吸引力的理由了啊。可是,同盟那边的怨恨又怎么办呢?’
……”年轻提督给自己加了半杯红酒,有些沮丧地说,“他之后都没怎么说话,我担心我惹他生气了。”
“得了吧!”橙色头发的猛将翻了个白眼,大大咧咧地一掌拍在好友肩上,害得缪拉杯子一倾差点把酒洒出来。“你自己说的,他对奥贝斯坦那种人的评价都是‘算不上喜欢’——真是可怕——怎么可能因为这样的事就讨厌你?”
“像杨阁下这样的性格,他说‘不怎么喜欢’的意思,恐怕和你我所说的‘非常讨厌’是一个级别的吧?”缪拉仍然有些郁郁,“虽然明知我不应该多管闲事,但是想到和这样的人身处敌对阵营,真是很不舒服的事情。”
“这就是所谓‘名将的魅力’吗?”难得到场的梅克林格一级上将感慨说,“令人不由自主地放弃敌对心和败北感,确实是魔术般的能力啊。”
“那可未必!”毕典菲尔特不服气地说,一下又拍在缪拉肩上,“缪拉,你是在哪里见到他的?我也去会会吧!”
“你真的确定吗……对方可不擅长肉搏啊……”


“陛下又是怎么想的呢?既然杨如此固执?”
结伴离开俱乐部时疾风之狼对异色双眸的好友说。
“虽然不敢肯定,但我觉得陛下享受征服杨的乐趣。”罗严塔尔回答,“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越艰难,他就越有兴趣。陛下需要战斗,而能满足他要求的敌人不多了。”
“为什么他需要战斗呢?”
“你不如问,如果征服了杨,他又会找谁作为敌人呢?”
“……你认为陛下会成功吗?”
“我的想法有什么用呢?”双色眼眸的帝国元帅看着奥丁晴夜下的漫天星辰,“不过,宇宙里唯一能和陛下相抗衡的男人,如果也甘愿拜倒在陛下的风采之下……那是不是太无趣了呢?”
 楼主| 发表于 2011-8-24 18: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fing 于 2011-8-24 18:31 编辑

九·没有说出口的话

“不愉快的一天?”
清澈的茶水轻注在白瓷杯里,在悦耳的水声和飘散的香气里杨的心情终于暂时舒缓起来。
“我希望没有在女士面前表现得这么明显。”他苦笑道。
“事实上没有。但既然你去了宫里,想来和莱因哈特谈得不好。”金发女子微笑着回答,“又吵架了吗?”
“不。”杨喝了一口茶,既然被猜出情绪不佳,他也放弃了掩饰,神情里有些厌倦。“没有,实际上气氛好极了。但是一想到皇帝最终的目的还是要我下跪,我就没什么心情了。”
美丽的金发女子出神地凝视着他,直到黑发男子不好意思地埋头喝茶。
“你……你想和他做朋友,是吗?”
“本来可以这么说吧?”杨抓抓黑发,因为那双翡翠色的眼睛不再紧盯着自己而略松了口气,尽管相处了十几天,他得到对方直视的时候仍有些心跳加快。“不过皇帝陛下显然只想压倒我系上项圈。”他微微叹了口气,“那就只是我自己的妄想了。”
“噢……”大公妃发出一声低微悠长的叹息,轻轻阖上了眼睛。“可怜的莱因哈特……”
她沉默许久,似乎陷入沉思。对坐的男子茫然看着她,小心地出声。
“请问?”
“我同情我的弟弟。”安妮罗杰睁开眼睛,给了杨一个疲惫的笑容,“在他用臣属关系毁掉了唯一的朋友之后,还要用相同的方式拒绝另一段友谊……我不知道,他最后会孤独地走向哪里。”
杨其实没怎么听明白。       
“恐怕是我够不上和他交往吧。”他随意地回答,“皇帝陛下这样的人,总是能得到最好的东西的。”
“看,”安妮罗杰注视着低头喝茶的男子,“半个月来您一直顺着我说他的名字,但现在您已经不愿意叫他‘莱因哈特’了。推开向他伸出的手,全是他自己造成的后果。”
杨想为帝国皇帝辩解几句,说是我确实没什么值得相交的,我自己没有表现出交友的意愿,或者说我们阵营敌对这是很正常的……但是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月之前皇帝的宣言:
我知道总有一天,杨威利,你会心甘情愿地跪在我脚下的!
明明初见时平等和睦的氛围,在那场突变,那句话之后,全都变成了令人精疲力竭的拉锯战和无法停息的精神上的压力折磨。
“你也觉得是他的错。”大公妃看着他的神情,轻轻说。
“这种事没有什么对错。”
“那你觉得不满?对于他硬要给你套上臣属关系?”
杨也阖上眼睛。
“我觉得累。”他回答,声音比自己料想得还轻微。“我不敢肯定自己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我害怕自己会承受不住压力投降,我不知道朋友们在哪里未来会怎么样,我既担心自己在善意中被不知不觉软化,又厌恶自己每接受一点善意都要猜测这里面有什么陷阱,我也受不了每接触到一个人一件事他们都要拿这个来质问我……我受够了这个猫捉老鼠的游戏,我累坏了。”
良久他才抬头回视金发女子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勉强地笑了一下。
“真对不起,我没想要在你这里发脾气。”
“没有关系。”
“谢谢你能听我说。”
“有什么好谢的。”
“我今天早些时候还觉得自己脾气很好呢。”
“是很好。”
杨像个孩子似地腼腆地笑起来。
“其实我嘴上说说,做起来的还是两码事。”他自嘲地抓抓黑发,又看向大公妃。“你问我这些,是希望我试着和,恩,莱因哈特做朋友吗?”
黄昏的柔光下,美丽女子翡翠色的眼眸长久地注视着他。
“不。”她轻声说,“不是的。”
发表于 2011-8-24 22: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杨的性格特质抓得很准确!虽然好像说这在同人里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其实上很难做到呢。这样的杨让看客也感觉很累。莱因哈特对于我来说一直是性格别扭的小P孩。安妮姐姐会是两人关系的催化剂吗?

杨的奥丁之旅其实也是收服帝国众将的旅途么。。。
P~m~j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1-8-24 23: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嗷嗷嗷嗷嗷~更新了!!!更新频繁且量多质量又好,大人你是神啊啊啊!!!!!缪拉好温柔>///<
 楼主| 发表于 2011-8-26 15: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fing 于 2011-8-26 15:12 编辑

十·来自同盟的消息

虽然对皇帝的姐姐抱怨了一番,甚至说出了“不想再见他”的难得的狠话。第二天早上杨还是老实地听从传召上了新无忧宫的地上车。总体来说他还是温顺的人,而且仔细想想,皇帝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
“观点不同。自己的心理问题总不能怪到别人头上。”他出门时对自己说,“对方肯定也觉得是我不可理喻。”
但是一小时后,当他坐在皇帝面前时,真的觉得自己到了极限了。

杨进入昨天的书房时发现除了坐在桌后的金发皇帝,好久不见的义眼尚书也在,不由有些惊讶。他当然不想被认为是参与帝国事务或刺探情报,立刻道歉并想退出。但奥贝斯坦冷冷地叫住了他。
“杨阁下,这件事与您有关。”

奥贝斯坦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在皇宫里遇到理应被他与世隔绝地软禁的人,也许是杨前一天的出现已飞快地传遍帝国高层的缘故。总之他的态度向对待任何一位有资格听他做出汇报的人——虽然这样的人实际上只有一位,正坐在他身边,以难以捉摸的表情注视着杨。
“来自自由行星同盟,海尼森的消息。”
杨的神情没有变化,但帝国皇帝和军务尚书都以常人难及的敏锐观察发现站在他们面前的前同盟元帅手指蜷紧了。
“由姜·列贝罗领导的反对党通过发起《关于战败责任及杨威利元帅流亡的质询案》在自由行星最高评议会获得压倒性支持,成为评议会多数党。优布·特留尼西特前议长遭弹劾后下台,列贝罗作为多数党领袖担任新议长并已开始组阁。”
杨早已在倾听的过程中无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他用力闭了一下眼睛,几乎不能克制自己声音里的战栗。
“……所以呢?”
奥贝斯坦看向帝国皇帝,似乎在征询意见。金发年轻人点了点头,尚书拿起手中一纸信笺,递给已经伸出手的杨。
“请您自己看吧。”
这是姜·列贝罗议长请帝国转交给“退役同盟元帅杨”的亲笔信,话不多,只有几行字。杨怀着按捺不住的迫切心情开始读下去,表情却越来越茫然。
“……”他注视信纸半晌,好像上面应该还有什么隐藏内容似的,慢慢开口道:“‘作为全体国民敬仰的英雄……为了国家的安宁稳定和人民的幸福……将过去所做的崇高牺牲贯彻到最后……’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一位战功赫赫,威名令半个宇宙丧胆的不败名将,露出这样孩子般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连向来不动如冰的奥贝斯坦表情上都有些叹惋。他又递过一份文件,杨下意识地抬手接住。
“这是同盟新政府呈交帝国的文件,大意是既然阁下退役后自愿前往帝国,出于对个人意愿的尊重和双方友好关系的认同,不会提出要求强制您回国,并相信您能在帝国得到妥善安置。”
“……”杨盯着白纸上加盖的最高评议会议长鲜红的印章,说不出话来。
“阁下,我有必要说明一句。”军务尚书的声音在耳边说,语气里有难得的诚恳意味,“也许您不愿相信,但在下以帝国军人名誉担保,帝国在此事中没有任何插手。陛下和本人对此并不比您更少惊讶。
“您国家的新政府借着您的影响力上台,但他们并不想看到您回去,而且是主动提出阻止您回国。”

或者,正是因为他们借用了杨的影响力的缘故,才更不希望杨回去。战败后政府的支持率本已低迷,议员们完全不想看到一个有着悲情英雄光环,被迫退役的年轻元帅出现在海尼森与他们争夺刚刚到手的民心。就算是列贝罗议长真的有过为杨着想的念头,恐怕也架不住自己手下心思各异的人的劝说……杨想起曾在打击同盟军事政变时见过的那位身材高瘦,忧心忡忡的老人,那时列贝罗就暗示他担心杨的军事实力会让他野心膨胀成为军事独裁者。杨可以对所有人大声宣布自己没有任何野心,却没有多少人会相信。或者就算他自己没有,议长也会担心有人挟制杨的威望削弱政府的影响力……‘为了国家的安宁稳定和人民的幸福’……他们还担心杨的存在成为帝国挑衅的借口。一位屡战屡胜的名将留在国内,不管是否自己有心,都可能引发流言,鼓动人心,甚至激化矛盾成为帝国再次发动战争的导火索……虽然帝国暂无此意,被打得胆战心惊的同盟政府却要自己着手铲除一切隐患,甚至主动向帝国表明不欢迎杨的意愿……显然,在新政府看来,不管为杨讨回自由的理由是多么名正言顺,不管杨已经为同盟的稳定做出了什么,冒着惹怒帝国的风险让一位明显受到帝国方关注的将领回国的行为,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无论是对大众还是对私利……都完全没有任何好处……
请将过去所做的崇高牺牲贯彻到最后……

杨把手里的文件和信笺交还给帝国尚书。
“您用不着担保,”他平淡地说,“我相信您的惊奇程度还要高过我。毕竟您没几次机会见识这个,但我隔三差五来一回,都快习惯了。”
帝国皇帝和军务尚书都紧紧注视着黑发的前同盟元帅。杨有些不稳地向前走了几步,在桌边一把扶手椅上坐下。
“抱歉我站得有点累了。”他低声说。

另外两人对视了一下,然后奥贝斯坦试探地开口道:“列贝罗议长——”
“有良知的政治家。”杨截口道,语气几乎无礼,“图私利的政治家只会为了自己牺牲别人,而他竟然知道要为了公众的利益才能把自己之外的人牺牲掉。真是政坛罕有的高尚人物,可喜可贺。”
“……”这话语的尖锐程度已经超出讽刺而近于攻击。一时书房里无人再开口。过了一会儿,尚书转向皇帝道:“陛下,臣先告退了。”
莱因哈特点点头,目光仍然停留在坐在他桌前沉默不语的黑发提督身上。
“去吧。”


————————————————————————————————————
列贝罗,就是原著里为了不让帝国找出用兵借口决定先下手把杨杀掉的那位议长,最后死掉了。为了公利牺牲别人,其实很难说对错。杨作为受害者当然难以忍受,但以列贝罗的立场来看,也是“冒着良心的谴责而造福大众”这样的吧……我也算没冤枉他……其实还洗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8-26 16: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fing 于 2011-8-26 16:53 编辑

十二·愤怒的摊牌

杨抬起头时,发现金发的年轻皇帝仍在注视着他。
“如果您让我来只是要通知我这件事,”他疲惫地说,“我已经知道了。”
皇帝不说话,锐利的目光追捕着杨的眼睛,杨不想和他对视,只是看着面前深色光亮的桌面。
“没有别的事我就告退了。”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吗?”
“我已经发表过评论了。”
“关于政治家?还是‘你习惯了’?”
杨突然觉得压抑了很久的怒火噌地窜了上来。
“还不够吗?!”他刷地站起来,一掌拍在皇帝明亮的办公桌上,力气出奇地大,桌面上摆放的纸张都颤了一下,“你还想听到什么?!”
这个动作动静不怎么样,但两个人都吃了一惊。皇帝挑起眉,而杨松手又坐回了原位。
“很抱歉,我可能太敏感了。”他垂着眼睛喃喃道,“误会您有挑衅的意思……但是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件事情。”
皇帝听到“挑衅”时抿了抿嘴角。
“上一次你一直很冷静。”
“换了您能冷静几次呢?”杨苦笑着回答,“而且我对特留尼西特的期望本来就低得很。”
“而对列贝罗的期望很高?你觉得他是个好人?”
“……”
“还是你期待他会‘救’你回去?”
杨吸了一口气,意识到根本不是什么自己情绪激动下的敏感。
“您问这样的问题,除了激怒我以外毫无价值。”他仍然紧盯着桌面,咬着牙说,“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不良情绪对别人,尤其是对您发火,请您克制一点!”
“你的不良情绪?”
“这难道不明显吗?”
“怎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觉得有问题的只是自己的情绪吗?”
杨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正对上对方带着审视意味的蓝眼睛。
他一字字地开口,这次没有站起身来拍桌子,但是全身都绷紧了。
“我不知道您是怎么和您的下属对话的,但是我完全没有义务忍受您这样的羞辱。如果您只是想逼我亲口承认我的国家充满败类或者我又被祖国甩了我就说给你听!但是这绝对,彻底不代表我会投降!!”
铿锵的语音回荡在偌大的空间里,杨的黑眼睛里燃烧着决心和怒火,皇帝神情复杂地和他对视,语气平缓地开口道:“出乎意料,朕还以为你不会生气。”
“我脾气不好,只是懒得计较。”杨毫不客气地说,“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二个能让我这么生气的了。”
“前一个是谁?”
“同盟那帮审查我的白痴。”杨也不再考虑措辞,尖刻地说道,“但他们起码是因为愚蠢才踩了我的底线的。”
皇帝注视了他一会儿,用和解的语气说:“朕道歉。”
“我不接受。”杨冷冷回答,“你明明是刻意想让我崩溃。也许我曾经表现得很软弱那我现在要说不是的。到目前为止,不管你是和我争论,友好对话还是像这样故意打击之后趁机逼迫我,目的都一样,只是想让我承受不住压力投降。我不能左右你的想法,但是我现在把话说明白:我绝对不会接受任何人的意旨凌驾我自身之上,再怎么折腾也是没用的。请在我对您的好感被耗尽之前住手。”

一时间,皇帝高傲的冰蓝色眼睛里也燃起被激怒的火焰,脸颊上染上了愤怒的红晕。两人隔着桌面互相毫不让步地对视,空气里似乎都划过了激烈的交错电光。当桌上的电子铃响起时双方都一惊,杨猛地向后退了一步,椅子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莱因哈特伸手按下按钮,口气冰冷地说:“怎么?”
屏幕里出现的是暗金色短发的女秘书官,似乎被皇帝冷漠的神情和蕴含怒意的声音吓到了,小心报告道:“陛下,您昨天确定的到邱梅尔男爵府的访问……时间差不多了。”
皇帝冷着脸点点头,随手摁掉屏幕,转过身看向因为这突然的搅局而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而尴尬地盯着地板的杨。
“你的好感度还够陪朕走一趟吗?”

———————————————————————————————————————————

希望这样的争吵没走形。我为这个杨的愤怒爆发铺垫了五章了,应该不会很突兀才对……对吧?
估计我就更到这里了。到这里是第二卷主剧情转折点,我不是故意卡这儿而是时间问题…………总之我回学校了……各位看官88~~
P~m~j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1-8-26 19: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m~j 于 2011-8-26 19:18 编辑

转折看得出来,赞!这节一点也不突兀啊,杨再怎样也是个有血有肉的凡人,被自己一直守护的一次次抛弃,被利用到这份上不怒才怪~
阿Jo(又装熟,殴~)要回学校不能更了也木关系,只要记得有个坑,高考完了回来偶而能撒个土,偶余愿足了=3=祝高考顺利~
 楼主| 发表于 2011-8-26 20: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47# P~m~j


    不要装已经很熟啦(笑~)放心我大纲都计划好了坑不了,谢谢祝福
发表于 2011-8-26 20: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棒的文!
祝jofing大高考顺利~在坑里等乃回来.
发表于 2011-8-27 02:4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棒的文!人物形象刻画的非常贴近原著,情节接续也非常自然,是我所看过的最好看的杨相关的文之一了,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1-5-10 12:4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