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查看: 6682|回复: 14

如是说(莱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7 00: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伊谢尔伦13 于 2011-8-8 18:07 编辑

1.

“杨!——”

……

“杨?”

……

“你一个人黑灯瞎火的坐桌上干嘛?叫你怎么不答应?”

“我在想事情。”

“你一天都坐这里?一直没吃饭?”

“消化食物会减少头部的供血量。”

“又在构思你那个历史巨著?得了吧。你到费沙一年半了,什么工作都不做,来的时候是三页纸,现在是十三页。上回记者采访皇室成员,问杨元帅在皇宫里干啥,亏你还好意思说,‘我终于有时间研究历史了。’哼,每天睡懒觉,还研究历史,我都替你脸红。”

“喂!我又不是自愿当你的‘皇室成员’的,我自己租房子方便多了。明明是你下的命令,什么在费沙租房要五年工作证明,逼得我半夜三更来敲皇宫的大门!”

“你也不想想,我每次到你租的小破屋子去,五十名侍卫就得在街上通宵执勤。这种偷偷摸摸的把戏,只有你喜欢。”

“你再讽刺挖苦,我就回伊谢尔伦了。”

“少拿伊谢尔伦来吓唬我。你看你懒成什么样子,皇宫里这么大的一张床,床上堆满了你的书,每天咯得我腰酸背疼。你又不肯让别人整理,自己又不动手,就知道睡图书室的书桌,也不怕硬。”

“莱因哈特,今天干嘛老找我的岔?你处理那个银河列车999的追尾事件,是不是不大顺利?回来黑着一张脸。你开会没有发脾气吧?”

“哼。”

“那就是发过脾气了。”

“训他们是应该的。铁道署那帮废物,贪污就贪污了,挪用就挪用了,还遮遮掩掩,说工期缩短是为了要给我献礼!一会儿销毁车头,一会儿封杀媒体,摆明就是做贼心虚,不打自招。——老实和你说吧,我把咖啡杯子砸铁道署长脸上了。你知道一个政府失去信用有多么严重吗?老百姓的愤怒沉淀下来就是火药。克斯拉元帅说,已经有人在酝酿银河总罢工了!”

“你延续了黄金树的体制,这个体制没有新闻自由,再廉洁的人进去也会腐败,这是必然的。”

“杨,你说新闻自由能抑制腐败,为了让你开心,我放宽了管制,看看结果吧,这帮愚民整天在小报上泼我脏水,骂我独裁,现在还要搞罢工!我为了和官僚作对,有多么辛苦,他们能想象吗?”

“骂你独裁有什么错。”

“我唯一为自己做的,就是把你迎入皇宫,古往今来,多少唱小曲的戏子都能官封少将,家缠万贯,我没封你一官半爵,也没给过你一分钱,这算什么独裁?这些老百姓还有没有良心啊?最最气人的是,杨威利,我知道这都是你算计好的!!”

“莱因哈特,莱因哈特,有话好好说,不要揪我的衣领——我除了吃就是睡,从来不过问你的政务,你说我能算计什么?”

“‘对于珉主制度的建设,明君的危害远大于昏君’,这是你的原话吧?威名赫赫的杨元帅公开进驻皇宫,等于告诉全宇宙,我是一个荒淫无道的昏君。你就是在间接的煽动民众对政府不满。”

“你后悔和我在一起了?”

“……没有。”

“你后悔一开始没有走强硬路线,现在局势一变,我就成罪魁祸首了。”

“好吧好吧,我刚才话说得太急了,别太当回事。坐过来。”

“干嘛?”

“让我抱一下。”


2.

“莱茵哈特。”

“嗯?”

“总罢工……要我出面吗?”

“你那两秒钟演讲有什么用?浑水还是我一个人来趟吧,你这么乖乖的给我抱着就好。”

“我担心你只知道军队的强大,不知道非暴力运动的可怕。”

“几个没枪杆子的书生又能怎样。”

“他们会得到上百亿帝国的国民的拥护。”

“乌合之众,不堪一击。”

“莱茵哈特,这回不是为了涨工资的罢工吧,能够在全国境内串联起来的总罢工,背后就有社团在策划和运作了,这样隐形的社团,不是警察和军队可以捕杀的。他们也不会仅仅限于利益要求,他们的目标是政变。”

“他们爱干嘛干嘛。你觉得克斯拉的自白剂对他们不起作用?”

“克斯拉可以杀死一个人,或者让他屈服、变节,但他想消灭一个社团,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莱茵哈特,请你用新的眼光来看历史吧,历史不是一个个英雄的故事,而是不同社团争夺权力的过程。”

“社团,不就是政党么?”

“不仅仅是政党。人类古代的部落是一种社团,家族也是,国家,国际联盟,公司,行业协会,都是社团。乌合之众开始是一盘散沙,然后,他们有了组织结构,形成了社团,成员获得关爱和信任,那是像面包和盐一样人类必须的精神食粮。社团具有你难以想象的生命力,优秀的社团,不会因为死一两个首领就瓦解,而是只要活下来一个人,也能重新复兴。想想那些经过火刑柱的宗教团体吧。社团强大到一定程度,连军队都会去投靠他们,因为士兵和将领都是需要精神食粮的个人。”

“哈哈,这就是你研究历史的结论么?我不用任何虚伪的教义,不用任何礼拜,照样掌握整个宇宙,老百姓相信的是实力,而不是空口说教。”

“你那些优秀的元帅们,可不是单纯仰慕你个人的战绩吧,你们都有推翻黄金树王朝的愿望。”

“那么,你的伊谢尔伦,精神感召力在银河系是最强大的,下场又怎么样?你们三分之一战死了,三分之一逃走了,三分之一能活下来,还不是因为瑞达II号上的偶发事件,如果按照历史的一般规律,你们这群理想主义者,是注定要被帝国军剿灭的。”

“我在想,如果不是我们表现出来对和平的诚意,你也不会在关键时刻赶到瑞达II号,为了救我还身负重伤吧?现在的伊谢尔伦,目标不是邪教一样的扩展,而是在内部探索新的制度。信仰是很容易改变的。通过密集的接触,像地球教那样荒谬绝伦的理念,都能招收到十亿名教徒,难道伊谢尔伦做不到吗?大家感激你,才选择了妥协,与罗严克拉姆王朝和平相处。”

“等等,我发觉你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有篡改历史的苗头呢。现在变成我被你们的精神感召了啊?在伯伦希尔上,主动爬上我的床的,是你吧?”

“……你当时昏迷了三天了,我是看护得累坏了,才靠在你身边歇一会的。谁想到你一醒过来力气就这么大。”

“你当时那么可怜,不停的哀求,‘皇帝陛下,我是杨威利,不是您的夫人’,本来不想对你怎样,被你说得实在忍不住了。”

“我就不该来看护你的。”

“杨。”

“唔,现在不行。”

“为啥?天都黑了。”


3.

“如果发生大规模罢工罢课了,你会对平民开枪的,对吗?”

“我无法排除那种可能性。”

“那也许是一个陷阱。”

“开枪和下台之间,如果只能选一个,你说我该选哪个?这些社团的背后可能是特留尼西特或是鲁宾斯基,对他们宽容,就是把喉咙暴露给豺狼。”

“那你屠杀平民有什么用?主使的人大把的洒着银子,又会让别人送命,自己不会去冒一丝风险。”

“没办法的事,他们的如意算盘就是逼我行凶。”

“一旦你的双手沾上鲜血,后面再提什么改良,协商,宽容,和谐,词藻再优美,别人都当你是演戏。接下来你只有建设警察帝国这一条路。给青少年洗脑,全面控制言论,严禁结党结社。宁可放纵官僚腐败也不容许异议。莱茵哈特,这是一条二世而亡的不归路,你明白的,对吧。”

“所以我不能让你出面,我的奇迹,不败的魔术师。你的声望这么高,一旦不能平息事态,你就完了。你不能和一个杀人魔王站在同一战壕。”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下令屠杀平民的时候,我,我就……”

“你想怎样?大义凛然的挡在枪口前面? 还是干脆先击毙我?”

“我就回伊谢尔伦去。”

“……就这样?没有电视剧里那种生死与共的戏码了?”

“嗯,要出事的话,你一早通知我先。”

“这太绝情了。”
  
“怎么了?”

“你的言行完全不一致。嘴上讲什么社团理论,每一个社团成员都得出力,才能达到改变事物的临界点,才会有人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现实里呢,你总是选择旁观,遇到了事情,抱怨两句,然后躲回象牙塔去。那个战场上总是在第一线指挥的杨威利到哪里去了?”

“皇帝陛下,还提什么指挥,你能相信这一切背后没有我的密谋,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如果你心中有一个理想国,就不能停留在用言辞来描绘它,你得忍受一切现实的污秽与腥臭来实现它。”

“我没你那么能干。”

“你就是懒,这一年多,你很少关心我的政务。每次都是我来向你征询意见,你总是爱理不理。”

“那是银河帝国的内政,不关我的事。”

“你真的会在危急关头离开我?”

“你会在乎么?”

“在乎的,比一千次罢工加上一千次叛乱更让我难受。我知道不该承认这个,但这是真的。”

“你还是一个大孩子。”

“这个孩子落到你的魔掌里了。”

“莱茵哈特。”

“不要走。”

“好吧,莱茵哈特,你真想知道我对这次罢工的想法,那就是,什么也别做。”

“继续说吧,魔术师。”

“遏制一个社团的最好方式,就是建立更多社团。像特留尼西特和鲁宾斯基那样的社团能够迅速扩大,是因为银河帝国的禁社令为他们开了路,克斯拉元帅为他们扫除了竞争对手,再没有别的团体和他们争夺人员和资金。地球教这样靠苛刻的教规和不近人情的惩罚来维持的团体,遇到真正健康、人性的团体,马上就会显出原形、人心离散。”

“你要我取消禁社令么?”

“不用,取消非法审讯就行。能够在禁令下成长的社团,才会有真正的生命力。”

“这样,那些意图颠覆的势力串联罢工,岂不是更方便了?”

“你要习惯罢工才行。这是一位明君的必修课。以后大家喝完下午茶,就会来个罢工和游*行帮助消化。”

“这些社团羽翼丰满之后,就会要求我下台,实行共和制,他们都属于贪得无厌的人类。我若放任不管,岂不是成了罗严克拉姆王朝的掘墓人了。”

“嗯,有这样的风险,但也有其他更加美好的可能。如果说以个人为单位的珉主社会,需要一个弱政府的话,那么由无数社团组成的珉主社会,就需要一个相对强势的政府来制衡。这就是我今天在想的问题,一个高效管理的,通达民意,同时能主持正义的社团化政府,不再是多个党派的轮流执政,而更像是一个管理着无数小国的联邦中心。你可以叫自己为君王,但不会有原来的尊贵和荣誉,其实质类似于一位管理着无数列车的调度员。社团的形态随着通讯科技的发展演变的,现在的通讯足以支持社团向下和每个人交流,以及向上参与重大事务的表决了。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组织形态,需要有一位强有力的君王来进行一下试验。”

“呵呵。”

“怎么啦?”

“你说话的样子,很像一只喜马拉雅猫。”

“你不想听我讲下去了吗?”

“讲吧,我很感兴趣,告诉我,你说‘密集接触’能够改变信仰,是用什么形式表现的呢?”

“举例来说,公司的标志,就能有效的传达某种理念。徽章,制服,以及定期的礼拜习惯,都可以占用你大量的时间,减少你接触其他理念的机会。日积月累……喂,你,你想干什么?”

“这样的接触呢?还有这样?会不会改变你的信仰?继续说吧。”

“……!莱茵哈特!”
发表于 2011-8-7 02: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许久不见的有内容的文章啊 咔嚓前来看一眼
发表于 2011-8-11 22: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

还有 时   政

评论也要求字数,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坑爹了
发表于 2011-8-29 09: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甚萌……虽然只有对话,但我可以脑补……
发表于 2011-9-4 21:2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一点原著的风格都没有,特别是陛下,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人呀!
发表于 2011-10-7 20: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唔,LZ啥时候更新?好久米看到莱杨好文的新坑了,那段列车追尾真是相当搞笑(嘲讽意味十足),小莱那只咖啡杯砸得真是大快人心!
发表于 2011-10-7 20: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唔,LZ啥时候更新?好久米看到莱杨好文的新坑了,那段列车追尾真是相当搞笑(嘲讽意味十足),小莱那只咖啡杯砸得真是大快人心!
发表于 2011-10-24 14: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银河铁道999,射影了那个事件哇!一开始吐嘈风严重,后来思考对话好深刻呀,渐入佳境!有点像柏拉图的《对话》,皇帝带着五十个卫兵偷偷到杨家里约会是大大大亮点~
发表于 2011-11-5 19: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威利是个理想主义的空想家,对上莱茵哈特这个行动派,不论精神上如何抗拒,肉体上都得先被征服了,而所谓的理想社会制度,就让他一边去吧——干得好,莱茵哈特,压倒才是王道啊!
发表于 2012-6-12 19: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好欢乐 强烈请求来一个提督进宫前的故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1-5-10 11:4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