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查看: 4305|回复: 13

尤里安,你不知道的……(杨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21 17: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杨在距离公园那张被后世称为“杨的长椅”不足十米的地方站住了。
伊谢尔伦的人造黄昏桔色的光辉投在他身上,印到地上的长长影子随着光线的黯淡渐渐模糊,路灯正一盏盏的亮起来。
下班以后走到指挥部门口,突然想起尤里安已经不在家了,于是失去了回到空旷官舍的意欲,不知怎么的,迷迷糊糊走到这里来。

杨呆呆的看着这张常常被自己用来午睡的长椅,现在可不是午睡的时间啊!
肚子一点也不饿,舌头被亚麻发色少年的手艺养得刁钻了,不愿意在战争间隙的和平时光里再适应高级军官餐厅毫无个性的伙食。
虽然学长不会介意吧,但是昨天、前天都去了他家蹭饭,这时候再跑过去,就算以杨的脸皮厚度也会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
不想回去。
只是少了一个人而已,家里就变得空荡荡的。
杨站在那里有点茫然的想着。
以前我可不是这么善感的人哪!果然是习惯有人陪伴之后,才会对寂寞感觉深刻吧。
。。。。。。。
杨站在越来越深浓的暮色里,默默回想起他一生中所有曾失去的陪伴者,从五岁记忆里母亲温柔的笑靥,从十五岁骤然离去的父亲,到洁西卡坚定而忧伤的眼神。
最后在脑海里浮现出的,是一张清秀而富有朝气的脸庞。

孩子长大了一定会离开家的。
没有结过婚也自知不是个合格监护人的黑发青年,不自觉的预习着家长们在空巢期必有的心情。

胡乱的联想着,这样的心情,或者……有点象……

“被丢弃的宠物?”

突然出现了毒舌党人调侃的声音,在几乎贴着杨耳根的地方响起来。

吓了一跳的要塞恒星回过头,看不清不良中年在暮色中有些模糊的表情。

锐利的灰褐色眼睛正专注的凝视被自己修理着的上司。
然后,“去喝两杯吧。”
这么有点漫不经意的提议道,毒舌党的义务里不包括嘲笑某人偶尔流露的脆弱。
先寇布揽住他肩头,半强迫式的,把这个战场之外生活就不太能自理的朋友带走了。

那片刻间的怅然仿佛不曾出现过似的,消散在吹过公园的晚风中。

然而心底,不是没有留下痕迹的。
。。。。。。。
尤里安、尤里安……你总是要离开的啊……

或许就是从这一天起,杨才发现自己也是需要家庭的人吧。

。。。。。。
略加修改单发一帖,向东篱大大致敬。
恳请各位有坑的撒土,没坑的刨坑,偶想看文啊!ORZ………………
发表于 2007-1-21 21: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活活,尤杨也好罗杨也好,始终逃不掉个先杨的暧昧呀,难道这个就是王道~
  加油填坑!
发表于 2007-1-22 13: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提督的心里,骑士果然是第一位滴~
杨尤?无限YYing~
但是偶想象不出来那是什么样子
还是倒过来比较顺……
发表于 2007-1-22 23: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比起騎士華麗地攻,小尤啊~~溫柔地對提督反攻吧~~
发表于 2007-1-23 18: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久没看到新文了!
感动喷泪ing
杨尤啊……
尤里安~请温柔地反攻吧!
发表于 2007-2-23 12: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米了?这就没了??
可在这里很对不起观众的啊啊啊写得很好我要看下文啦TT
 楼主| 发表于 2007-2-23 18: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得人家写一篇没有H的短短的文,难得人家刨出了一个因为很浅所以完全可以算是平了的坑,为什么还有人想要下文呢?!
要下文的话就往纯H发展了,真想要?
(狞笑ing........)
发表于 2007-2-24 11:3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尤或者尤杨H的话…………唔…………不错…………好玩…………

先杨的话…………先寇布,我要代表布赖特惩罚你!!

话说我还没看过杨的H呢……
 楼主| 发表于 2007-2-24 22:3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明知道是梦,却没办法醒过来。

      继续在梦里做着荒诞的事,努力扮演着梦中的角色,灵魂的另一部分却象不相干的人那样作出理智地评断。

      啊,真奇怪,杨威利啊杨威利,你这个监护人也太不象样子了!

      “提督,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哦!”隔着盛着炖肉的陶锅腾起的热气,亚麻发色少年清澈的眼神温暖而真实,全心全意。

      “嗯。”杨听到自己笨拙的回应,在梦的空间轻轻响起来。

      “所以……”少年清秀的脸上浮起微微的红色,有些期待地,等待低头猛喝红茶的丈夫(?!)有所表示。

      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呢?这种奇怪的梦,明明是梦啊,可是眼前是那个人的脸……没有办法做让他失望的事呢!好吧,就说一个丈夫……在三周年结婚记念日上对妻子应该说的话。

      “……”耳根有点儿发烫。
      “…………”呼吸好象不是很顺畅了,再深吸气。
      “………………”杨挫败地挠了挠头发,还是找不到话来说。
     
      可是,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呢?
      一直以来,家事都是尤里安在做,因此才有“不成家也没关系,只要有尤里安在就好了嘛”的想法吧。这样的自己,还真是个不负责任的懒惰家伙啊。在现实世界里,尤里安一边辛苦料理着家里的大小杂事,一边还要对这样子的监护人保持尊敬爱护的心情,尤里安实在是太温柔了。

      如果尤里安是女孩子……
      沉浸在自我批判中的杨被这个突然跳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

      “提督!”是戴着花冠穿着白纱的尤里安?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还没有醒呢?怎么办啊!!

      他抱着美丽的新娘,那纯净的毫不掩饰的期盼眼神在命令他——吻。

      雨声沙沙,落上窗外的檐蓬,杨合上枕边摊开的立体相簿,不敢再看扉页上灿烂笑着的少年的脸。

      心怦怦跳着,吻的感触还残留在唇边,若隐若现,教人由心底里害怕。

      “提督!该起床了……闹钟五分钟后还会闹一次的哦。”在主人起床后好久才发出少年清朗声音的,其实是那只尤里安临走前买的大号电子闹钟。猝不及防下心脏停跳了足足一秒,杨家主人苦笑一声,把象牙白色的领巾慢慢系好。

      推门远眺,伊谢尔伦的雨雾,微寒。

[ 本帖最后由 BBQ2008 于 2007-2-24 22:53 编辑 ]
发表于 2007-2-24 23: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BBQ2008大!千萬要讓小尤反攻成功啊!小楊啊…小楊你終於開竅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1-8-5 10:1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