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查看: 393|回复: 3

[先杨]伊谢尔伦之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3 04:4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秒年 于 2020-6-3 05:10 编辑

ooc,片段灭文,意识流,清水,HE。
cp:(先寇布x杨威利)x2

01

如果不信任你,这个计划就无法成立。所以相信你是大前提。

巨大的白色花朵绽开五瓣,接着收缩、包裹、吞噬了整座要塞。

黑白两色在他视网膜上投下最后的残影。

可惜,看不到长官为难的样子了。

02

“这是哪?”他问。

“伊谢尔伦。”有人回答。

黑色的贝雷帽上印染着白色五芒星,熟悉的制式军服,陌生的脸庞,似曾相识的神情。

那双黑色的眼睛让他感到放松、安全,还有某种难以言说的悸动。他腹部那道狰狞的伤口已经完美地愈合,时间过去多久了?

奇怪地是,他依然感到幻痛,仿佛伤口只是因为某种魔术看不见了,内里还是破碎的。他曾无数次受伤、流血,然而没有一次像这样接近死亡。

他记得自己对眼前这个人说了许多,却大概因镇痛药剂的副作用,记不清具体说了什么。

03

“先寇布中将,我想知道,当初攻陷伊谢尔伦时,你有没有受过重伤?”

“没有,阁下。”回答有些迟疑,但不像是在说谎。

“我明白了,华尔特。”

04

之后杨登上瑞达Ⅱ号前,他建议先寇布随行,理由是世界上总有一些难以预料的意外。杨接受了。

当消息传回时,他又一次见到包裹整个要塞的白色五瓣花,预感到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05

人造的黑夜笼罩着伊谢尔伦,他走进记忆中的那个房间,里面落满了灰尘,连书本也不例外。

他愣住了,在他的认知中,那个人不像是会这样对待书籍。就算那人懒于打扫,其他人又怎会允许他的房间荒废至此?

“先寇布上校,你是走错房间了吗?”

屋子里的一切像是重新活了过来,变得干净又整洁,只有床头几本书随意堆放着,其中一本还是打开的状态。刚才还脏兮兮留着茶痕的杯子此刻光洁如新,注满了红茶,散发着温热的茶香。

“阁下,我是来辞行的。”他举手行礼,严肃而且悲伤。

他还会见到杨——他的提督,但他再也无法见到眼前之人。

杨注视了他一会,最终什么也没说,郑重地回礼。

06

他回到了自己的战场,全身完好,各项机能都在最佳的状态。他防备着,但那个曾经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撕开他腹部的幻影没再出现。巨大的白色伊谢尔伦之花在窗外绽放,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它。



————————
加粗部分来自《银河英雄传说》第一卷 第五章 伊谢尔伦攻略战

因为太意识流了放个解说吧:有两个先,也有两个杨。有一个先在夺下伊谢尔伦的时候穿越了,建议这边的杨带这边的先,61he,然后他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去见自己的那个杨。



———————
放个和上文无关的圣诞节段子凑字数吧,捂脸。

配图这里: https://secyear.lofter.com/post/1ce05ea9_12d2493a6

杨:“你想亲还需要槲寄生?”
先寇布:“重点是不能拒绝,阁下。”
杨歪头思考:“我拒绝过吗?”


“还是适应不了消费主义,没准备什么东西,只有这个……”杨看了一眼圣诞树下堆满的来自伊谢尔伦众人的礼物,不好意思地将藏在背后的右手向先寇布递出,掌心有一个小盒子。
“正巧,我也是。”先寇布露出自认绅士的微笑,然而圣诞老人胡子让这个表情显得有些慈祥。
两个盒子同时打开,先寇布准备的盒子里放着一枚戒指。
杨的盒子里有……一对戒指。
这就尴尬了……

先寇布不动声色地从口袋里掏出另一枚戒指,加了进去,然后按住杨想取回一枚戒指的手:“这两个都是我的,您可不能反悔。”
于是订婚戒指和结婚戒指都有了,虽然看上去都不成对。

结婚之后,虽然两人已经退役,先寇布还是习惯去训练,同时杨为了避免戒指划伤书页,他们干脆取下戒指改成项链挂在脖子上。
 楼主| 发表于 2020-6-3 04:4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杨]有关自愿

预警:OOC!OOC!OOC!没有车,没有车,没有车。没逻辑,无趣有病傻白甜。只是一个脑洞。


伊谢尔伦的某个下午,先和杨两人一开始只是随意的闲聊。
杨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红潮布满脸颊,抱住先往他身上蹭。
先惊呆了,像傻了一样,过了好一会才艰难地问杨:“您这是要做什么?”
杨挣扎着勉强回答:“医生。”
这时先才反应过来,赶快把杨送去医务室。同时感觉自己的性向受到了冲击,他竟然对提督有反应。

因为救治及时,杨很快没事了。
杨到底是生病了,或者吃错东西,还是被人下了药?这个时候检查结果还在分析中。
先拿出卡做的报告,说大家吃的食物都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红茶了,然后请杨回忆自己的红茶有谁可能动手脚。
就像卡说的,杨的目光常常专注于很远的地方,反而忽略了身边的细微之处。他最终只能说:“大概……你们都有机会,但我认为你们谁都不会这样做。”

杨思考了一会,提出了一个惊人的假设:“如果真的有人使用了药物,说不定目标其实是你呢。”
杨:“如果你当时真的做了什么,现在说不定已经被捕了吧。这样我就失去了一大助力。但若是混入伊谢尔伦的间谍做的,毒药显然是更好的选择。所以,说不定是你的情债?”
先:“什么样的情债会以您为目标,以把下官送进监狱为目的?绝对没有这种事。至少感情方面,不会有谁这样恨我,我有这样的自信。”
杨:“唔,确实说不通,而且就算那样,我也不会让你进监狱,只要说我是自愿的就好。”
先:“目前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少。我们都很清楚:药物下的自愿是无效的。”
杨:“但你当时并不知情。如果真的有人下药。”

先摇头:“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也看得出您的状态和平时很不一样。我怀疑过您喝醉了,但那个时候您身上并没有酒味。”
杨:“那种混乱的场合还能注意到这种事,很了不起啊。”
先:“只要和您相关,都不得不保持十二分的注意,有个脖子以下全都没用的长官总是得多辛苦一些。”
杨:“我也没那么差吧?呃,如果真的有人以破坏为目的做这种事,他显然不够了解我们,我相信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不会伤害我。”
先:“突然说这种话……还是不要这样相信下官的好。我也是很危险的。”
杨:“嗯?”
先:“比如现在我就很想……”
先靠近杨,在他耳边说:“如果我真的想做点什么,您愿意吗?”

杨:“如果我不愿意,你是不会勉强我的,对吧?”
先:“当然。”
杨:“这不是正好证明了你并不危险吗?”
先苦笑:“确实无法反驳。”

杨:“说不定危险分子是我才对。毕竟名义上我是上级呢。”
先:“事实上您也是上级吧。”
杨:“如果我以此为胁迫,比如要是不顺从我的话,就让你去送死。这样前提下的自愿也是无效的。”
先:“您竟然会思考这种事,还真是有些意外。”
杨:“我的脑子里可是装满了各种卑鄙的方案哦。嘿,你看上去并不怎么吃惊嘛。”
先:“这是我的荣幸,如果您希望我为您服务,任何时候,任何事。”
杨:“任何事?还是不要夸口的好,把司令官给你做,换我退休也可以吗?”
先:“下官能力范围内的任何事。”
杨眨了眨眼:“你这样真叫我不忍心了。你就没有想过,有没有可能下药的人是我自己呢?比如为了引诱你?怎样,失望吗?”
先:“完全不会失望。而且,肯定不是您。”
杨:“哦?一般凶手本人才敢说得这么有把握吧?”
先:“真是严重的指控。实际上,如果您要引诱我,根本用不着药物。如果您真的要……”
杨:“说得也是,药物太麻烦了。”

这个时候,检查结果出来了,杨新换的安眠药和酒有些冲突,产生了一些含催情作用的次级代谢物,那其实是个意外。
先:“您真是太不小心了。如果当时在场的人不是下官,如果是其他人。”
杨抗议:“我今天并没有喝酒。”
先翻动报告:“可昨天晚上您喝了对吧?代谢物的产生需要时间。”
杨:“唉,看来只能停掉这种新药,好不容易才找到一种效果还不错的。”
先:“您应该庆幸药物和酒精没产生更严重的后果!如果要塞因此失去它的司令官。”
被壁咚的杨立刻认怂:“是我错了,以后一定会注意。”

接着杨挠了挠脑袋:“这么说来,就像我开始说的那样,真的是我给自己下的药。”
先:“您不要试图转移话题,蒙混过关。”
杨:“转换话题就可以过关吗?”
先:“不可以。”
杨:“可不可以要试过才知道。——比如想引诱你的部分也是真的,当时我很庆幸是你。”
先:“您可真是!败给您了。”
杨:“我知道这不是一个适当的场合。我应该选一个更正式的时候……”
先:“您是认真的吗?”
杨:“我还不至于那么糟糕吧。”

这个故事以一个亲吻结束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6-3 04: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秒年 于 2020-6-3 04:52 编辑

[先杨]巧克力与玫瑰

超级短小的一个ooc脑洞。
发生在某个平行宇宙,你们懂的。



伊谢尔伦举办情人节收巧克力大赛的时候,先寇布和杨彼此还没告白。
大家都在下注波布兰和先寇布谁会收到最多的巧克力。

杨也收到了许多,他十分苦恼,私下询问先寇布要怎么处理。
先寇布回答自己收到的巧克力都拿去当成作战或者训练时的能量补充。

“那我收到的都给你吧,反正我也吃不完。”杨说。
“这是爱慕者们的心意,您这样做她们会伤心的。”
“请悄悄地,不要告诉其他人。”

于是先寇布从杨这里拿走了大部分巧克力,又趁司令官不注意把自己送杨的那份混进了留下的一小堆中:“比赛点数的时候您总要拿一些出来意思意思。”

过了几天,杨肚子饿了,他懒得做饭,随手拆了一盒巧克力,发现里面有纸条,上面画着玫瑰,没署名。
杨吃掉了巧克力,把纸条夹进某本书里做书签。

他们在一起后的某天杨看书的时候,先寇布看到了纸条。
先寇布说:“这是谁送给您的呢?有幸得到了您的珍藏,让下官十分妒忌。”
杨想了很久,说:“想不起来了。如果你介意的话,就交给你处理吧。”
先寇布从杨身后抱着他,扳过他的头亲他:“如果赠送者知道了,会伤心的。”
“所以你一定要妥善处理,不要被发现。”
“可惜晚了,他已经知道了。”

杨明白了,两人笑了起来。

之后杨试图取回纸条。
先寇布说:“不是任由下官处理吗?”
杨说:“我请求你把它送给我。”

 楼主| 发表于 2020-6-3 04: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杨]唇边语

“还好吗?杨。”先寇布敲了敲洗手间的门,没有回应。他犹豫了一下,转动把手打开门。

杨坐在马桶的盖子上,衣着整齐,像是在发呆。

“为什么我非要去见那种人不可……”看到他进来了,杨忍不住开始抱怨,同时用手烦躁地抓着头发。

“你也觉得我很任性吧?”杨有些沮丧地说。

他知道自己最终还是会去的,他得去争取一笔用于战后重建的拨款,减轻卡介伦的压力。更重要地是,他想保护眼前的这个人,想保护许许多多的人,就免不了偶尔得和政客周旋,无论他有多么厌恶这些。

可他不想起身,不想走出洗手间,不想出门,更不想……他只想坐在这里,拖延至最后一刻。



“我不会那样认为。”他听到先寇布说。

对方俯下身来,一手按着水箱,一手扶着杨的后脑勺,然后吻他,热切与渴望一如既往,有那么多的爱。

能让整个世界都重新活过来。

在因热吻缺氧引起的昏沉中,在两人砰砰的心跳声间;杨听到一句低语:“生活中或许有很多无奈,但它绝不会出自于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1-5-10 13: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