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楼主: sannasanna

帝国提督杨威利15年1月18日尾楼更新碎片S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5 23: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精彩的系列啊……每次看都忍不住微笑
发表于 2011-11-6 21: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续吗?有续吗?各们都不更文了吗?
发表于 2012-1-10 21: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如果能入驻帝国那么杨提督也不是那个杨了吧···不过卡琳对先寇布亮明身份的场面还真美好呀
发表于 2012-3-8 14:3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客气什么呀!从今天起,我们是亲家了不是吗?”

笑的脸都歪了……
发表于 2014-2-9 11: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想说,做杨的副官什么的,压力不要太大啊【【捂嘴笑XDDD
发表于 2014-10-5 03:30:56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改编的很好,杨还是那个杨,但觉得杨提督还是更适合在同盟啊,虽然被处处掣肘,但在帝国的感觉还是有点不符合他的气质呢。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5 22: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annasanna 于 2014-10-27 22:48 编辑

碎片N
“为什么亚尼.海尼森和那么多人无论如何也要离开银河帝国?”
“为什么人民会把权力交给鲁道夫.冯.高登巴姆?”
“帝制真的是必须的吗?民选制度就是完美无缺的吗?”
少年的疑问从没有得到完美的解答。越是阅读更多书籍,越是迷惑,社会阅历的增加反而造成更大的迷茫。少年成长为青年,青年又成长为中年,男子曾经自军队获得了别人难以企及的荣勋,又自政界收获过非己期待的名誉,但对未来的道路,始终如触迷雾般无法确认。就这样对任何正义也无法坚信着,男人接受了罗严克拉姆王朝国务尚书的职位。
每年的九月九日,是新帝国法定的自由纪念日。在这一天,皇室以及军、政双方的首脑们将步行至国家烈士公墓,为死于各场战争的军人敬献花圈,与此同时,费沙和奥丁也都会举行相应的慰灵仪式。 在庄严肃穆的仪式中,新帝国首脑们正装列队敬礼。
因为帝国的中心从军事逐渐转移到民事层面的缘故,在新帝国历六年的仪式中,国务尚书的排位仅在帝国宰相和军务尚书之下,位于统帅本部总长之前。 没有受到军方人士的反对和不满,大概是因为国务尚书的现任者正是那位魔术师,奇迹的杨威利的缘故。
简短朴素的仪式两个小时左右就结束了。在恭送皇室离开会场后,官员们也纷纷告辞,奔赴各自的工作现场,将“轻松工作”进行到底的杨,拒绝了秘书安排专车的好意,决定活用双脚,慢慢散步着走回去。在行进了差不多5分钟左右,有人在身后招呼了:“杨提督!”
回过身,原来是帝国最年轻的元帅。杨露出友善的笑容:“缪拉元帅。”
缪拉也回以歉意的微笑:“很抱歉。虽然您早已退役,不知怎么的还是愿意称呼您提督,这也是长久以来的习惯了吧。”这么说,大概是因为缪拉有三年多的时间配属在杨的麾下的缘故。曾经隶属杨舰队的军人,即使在司令官退役从政的今天,还会以“提督”尊称,这一点甚至在整个军、政两届都成为心照不宣的共识,用拜耶尔蓝的话讲,就是“杨提督虽然怎么看也不像个军人,但不管任何时候,他也一直是杨提督啊。”
杨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转身继续行进。缪拉刻意放慢了步速,走在前长官的身边。
“立宪会议的事情,提督很辛苦啊。”
“喔……也算还好吧,毕竟之前已经打下过基础了嘛。”
“说的也是。”缪拉同意地点着头,“说起来,我们这种军人出身的人可是从来没想过政治制度那种事情呢……对不起,我不是说您。从很久以前就感觉您考虑的非常深远,完全到达了我们无法理解的高度。这也是下官非常佩服您的地方。”
“下官什么的,还是不要再说了。你现在可是元帅呢,被人听到了搞不好会说我妄自尊大喔!”
“提督!”
“我开玩笑的。”杨用力摆手,“我从以前就不怎么会讲笑话,别往心里去。”
缪拉只是苦笑着摇头:“不会。提督的冷笑话从之前起就没什么进步的样子。”
“……”被这么说了的杨也只能装作没事的样子转移了视线。
就这样沉默的行进了几分钟,缪拉开启了另一个话题。
“刚才在仪式中,感觉您心不在焉。”
“是吗,我表现的那么明显吗?”
“不,也不是,是我站得比较近的缘故。您有心事吗?”
“我是在想,这样的仪式是为什么呢?”
“为了告慰在保卫自由的战争中牺牲的烈士吧。”
“是吗?那么所谓保卫自由的战争,又是什么呢?”
“那当然是——”
“每年的六月二十六日,海尼森也在举办相应的祭典吧。”
“提督!”缪拉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他左右四顾,发现没有人注意这里,刻意压低了声音,“请您慎言。海尼森那边毕竟是曾经的敌人,就算现在是隶属帝国的新领土,自治区那种事情实在是……”
“以巴拉特星系为独立自治区,是我的建议,这是你知道的吧?”杨没有刻意低声,不过他原本就是语气温和的人,讲话很少会招人注目,今天他忽然很想继续这个话题。“帝制是必须的吗?民选是正确的吗?立宪制度到底好在哪里?从很久之前我就这么想过,直到今天疑问也没有得到解答。宇宙中可能存在唯一的真理,但我的手臂太短了,没法到达。所以我只能尝试,把选择交给民众,也许多数人选择的正是当时当地最适合的制度也说不定。但也许,多数人的选择却是错的,而那错误,我希望能由作出选择的人承担。为人们保留更多的可能性,我就是这么想着,才作出那样的建议。然而从新帝国的角度讲,也许并不是正确的,最近我一直这样怀疑。过多的选择,是不是反而催生了不稳定?民众的选择真的是纯理性客观的吗,还是夹杂了利益、冲动、盲从和……”
“那么您认为巴拉特政府的存在时不必要的吗?”缪拉打断了杨的自语,微微提高了声音,“您是帝国政治改革的领导者,如果您都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把信赖托付给您的民众和我们又当如何是好?您站在您的高度观察、引导这一切,而民众无法达到您的高度,也无法拥有您的所知所见,就这样您认为民众可以选择更正确的道路吗?”
“真危险啊……”
“什么?”
“我是说,真危险。被你这么一说,有一瞬间真的觉得‘我高于一切,我有能力选择正确的道路’,如果就这样坚信下去,说不定会走上跟鲁道夫.冯.高登巴姆相同的道路呢。”
“提督!”
“导致鲁道夫成为独裁者的,就是这种为民众的责任感,和‘我即正确’的自信吧。”杨不怎么有形象的耸耸肩膀,“从某种意义上说。”
缪拉的表情更严肃了,显然无法赞同同僚兼旧上司的这种充满自我怀疑的论调。“立于战争前线的指挥官如果没有足够自信的话,把生命交付给长官的军人们岂非可怜?您也曾为大军统帅,这样最基本的常识难道需要下官来重复吗?”
感觉到年轻元帅的不满,杨苦笑着沉默了。他就是那样即使在战争中也无法坚定自己信念的男人,这样的心理不能向任何人吐露分毫。
 楼主| 发表于 2014-10-30 22: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annasanna 于 2014-10-30 22:07 编辑

碎片O
这并非杨威利中将第一次涉足元帅府官邸。在移除了繁复无当的各式古董、雕塑,以及空洞华丽的丝绒窗帘、壁挂、金属饰品之后,只留下少量画作的墙壁一如它最新的主人一般充满了干练的美感。踱着难得的因为提前到达而显得悠闲的步伐,杨颇有兴味地浏览着一幅幅怎么也看不懂的小型油画。
因为今天的会议十分重要的关系,管家少年尤里安忠诚执行养父的指示,用强力把他从被窝里面挖出来,一脚踢上了地上车。同样体认到重点的副官小姐以加倍的认真敦促上司走进高级军官专用的核心区域,才放心地去到休息室耐心等待。接受了二人的好意的杨,愉快地呼吸着清晨的新鲜空气,慢慢向专用会议室走去。
就那样走着,忽然,轰隆隆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杨惊讶地回头,一道橘红色的飓风刮过来了,“呼啦”地将他刮向墙壁,“碰”地一声落到了地上。
元帅府原有的华贵的厚厚的地毯已经收起来了。杨努力把快碎了的骨头拼起来,一个爽朗的嗓音大声说话了:“你没事吧?”“额……”杨咽下‘托您的福’这样的讽刺话语,代之以没什么个性的“还好,没什么。”拼好自己打算爬起来。一双有力的手拉住他的上臂,将他拔起来。就这样抬头仔细看,原来是身材高大,有着热情的橘红色头发的军人。注意到军人的‘少将’军衔,杨推测这可能是未曾谋面的某个同僚,于是张开口,开始打招呼:“贵官是……”
“你是才进来的参谋吧?唉?”军人看了看他的脸,“啊,是文职啊,你是负责后勤的人员吧,整备部挪到西面去了。”“西,西面吗?不,事实上我……”“来不及了,我带你过去吧!”飓风一鼓劲儿地冲向目标,杨张开口想要辩解,却被逆起的气流呛住了。他大声咳嗦一阵,终于找到平衡之前,飓风停下了脚步,“扑” 地吐出杨蘑菇,在他能说出完整句子之前,又刮走了。
“哎呀哎呀,这可糟糕了。”无奈地笑着,杨观察了一下,面前有一扇陌生的房门,大概就是飓风所说的后勤办公室了。“借个电话总可以吧。”杨没什么紧迫感地推动办公室大门,一面期待着找到人联系一下副官,结果,办公室的门锁住了。
再后面可就累人了,不管是敲门还是砸门都没有反应,周围也看不到巡逻人员,杨只能随便选择一个方向,走了大概10分钟左右,发现了放置清洁用具的储物间。他想了一想,决定还不如坚持下去,于是左顾右看着,持续前进。
就在杨努力探寻人生道路的时候,最高层军事会议召开了。罗严克拉姆公惊讶地发现,刚刚成为幕僚的某中将不见了。“不是就此丢下辞职书跑掉了吧?”这样稍微有点内疚地反省了一下,将疑问的眼光投向总参谋长。奥贝斯坦君脸色变也不变地回视主君,表示昨天杨中将还是表现正常地在混日子。莱因哈特又目视友人,吉尔菲艾斯微微摇头,意为自己也不清楚杨的行踪。
元帅秀丽的眉毛皱起来了。
会议室内战功赫赫的武将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身为杨的部下之一的缪拉咬着牙,充满无畏地开口了:“请阁下搜索元帅府吧。” “你是什么意思?”连列肯普不满地严厉叱责:“难道不是杨威利中将不知所谓地迟到了嘛?这是连元帅也不放在眼里的行为吧!”
“不,并没有那样!”缪拉为了长官拼命地辩解着,“早晨下官已经打电话确认过了,杨阁下确实按时来到元帅府了,只不过,只不过……”
“所以卿的意思是,帝国军的中将,在已方就职的大本营里把自己搞丢了吗?”莱因哈特有种极端荒谬的感觉。

总之就在各种混乱之后,那天的军事会议还是正常举行了。
*** ***
真是太丢人了!百合少年不满地说着,作为惩罚减少了监护人每日的饮酒量。所以在高级军官俱乐部咖啡党的包围中,杨虽然还是坚决叫了红茶,但在缪拉严厉的监督下,老实地只加了平常三分之一的白兰地。看到这一幕,毕典菲尔特少将扭过头去对副官说:“没跟缪拉配属在一起真是太好了!”“什、什么?”副官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黑枪长官用拇指指着后面:“那,不是连长官也被严厉管教着吗?”

哎哟,下一个碎片是谁啊,我得想一想喔
发表于 2014-11-2 19: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呦喂姑娘居然更了真是大惊喜啊啊啊啊啊啊
看来时不时爬过来还是有各种惊喜的【好开心】【各种郁闷一扫而空啊有没有】
以及在元帅府邸迷路的杨果然·····【有种果然迷路了】的感觉,毫不意外呢【捂嘴】
所以各种不淡定的皇帝果然不够了解自家麾下。。。。以及求继续更啊【已经是有生之年系列了有木有!】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 22: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annasanna 于 2014-11-2 22:48 编辑

碎片P
“儿女都是债啊。” 如果换到西元前的某个国家背景下的话,杨上将大概就会这么想吧。
尤里安想成为军人,这是早就知道了的事实。没有报考帝国军官学校,而是以普通士兵的身份进入部队服役,虽然少年的初衷是想要尽可能的帮到养父,但杨还是不免有一种“儿子被人抢走了”的感觉。早年曾经说着“我家有个十四岁的孩子,我不想看到他上战场……”所以听到少年的决议的刹那,有一种“做了坏榜样”的心情。
然而又不能就此以身作则的辞退军衔。思及这点,杨只能深深叹了口气。
少年获得军籍还不足三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是拜托信任的僚属们进行培训的,空战也好,格斗和射击也好,以及机械和舰船的知识,都有可靠的教师照顾着,虽然每天被操练得惨兮兮,少年仍获得了大量的夸奖,和“比阁下强太多了”的评语。“以我为标准的话不是太没追求了嘛!”这样想着,但是没好意思说出口来。体贴到养子每天的疲惫,杨默默的开始了到高级军官餐厅混饭吃的日子。
这一天,少年照例没有回来吃午饭。用过食堂餐点的杨,记起今天是养子学习格斗技的日子,忽然有一种“我要给儿子加油”的老爸心情。于是跟副官打过招呼后,就向着格斗训练场走去了。
格斗训练场也有分高级军官专用,和普通士兵专用的部分,杨虽然有生以来从未驻足于此,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他笔直走进普通士兵的训练场。似乎是被胜利激励的心情的关系,训练场内可说是人满为患。一部分穿着战斗装甲服,以战斧交战,一部分则身着军装。 杨先看军装的部分,似乎没有身着候补生服装的人,也有亚麻色头发的人,但一看就知道不是尤里安。所以这就麻烦了,就算是魔术师杨,也没有练就能透过装甲头盔认人的本事。杨将周围各种情绪的目光忽略不计,向装甲交战的人走过去。
训练的情况相当激烈。因为尤里安受过良好评价,杨觉得养子应该不算是个菜鸟,但怎样才算是符合常理的“技术不错”呢?缺乏经验的本人毫无头绪地努力辨识着。过了不久,一个人离开战斗圈,向他走来。
“呃……”这个人方才战胜了好几个人,所以不太可能是尤里安。杨想到这点,略微端正了表情。人走过来了,向他端正地行军礼。杨也回以军礼。头盔摘下来了,露出橘红色头发和一张端正得出乎意料细致的面容。
“杨提督。”男子热情地大声招呼。杨也微笑了,“毕典菲尔特提督啊。”
“杨提督也来做训练吗?”
“不,哪里。在下一直就不怎么擅长这个,只是稍微过来看一看。”担心养子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说出来反而会对少年造成不良影响才是。
毕典菲尔特露出了不怎么相信的表情:“您在敷衍下官吗?”
“不,在下只是实话实说。”
“那么来比一场吧,怎么样!魔术师在战场上的华丽下官早已领教过,格斗方面还从来没有机会领教呢。”
杨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沉默了一会,说道:“卿认真的吗?”
“那当然。”
“总之,打一场就好了吧?”
“您要换装甲服吗?”
“不,不用。”
“您的意思是,不需要装甲服也能战胜下官吗?”毕典菲尔特的语气已经不是刚才那种充满竞争意识的了。杨的态度被他当做挑衅,黑枪司令官露出一点受辱的愤怒。
杨镇定地看着他,温和地回答了,“穿不穿装甲服,结果是一样的。”说着,他步入训练场,向旁观的军官借了一把训练用匕首。

………………

魔术师跟黑枪的对决! 这样的场面是毕生仅见的。消息风一般传遍了训练场的每一个角落,特别是对从来不踏入训练场半步的杨威利上将,对他的好奇简直突破天际。军官们奔走相告着向一个方向涌去,飞快地挤站了训练场剩余的部分,爬满了防护网。
消息也同样传到了更衣室。刚刚换掉装甲服准备回家的尤里安瞬间脸色苍白,他抓起训练战斧,飞奔而去。刚回到训练场,就见比他动作更快的缪拉提督脸色铁青的从高级军官训练场冲过来,后面跟着混合着惊讶与担忧的疾风之狼。
“快住手!!”缪拉口中叫着,战斧挥出,刚好架住黑枪司令官下砸的动作。这真是太好了!于此同时,勉强挡住两次试探性进攻的杨威利上将已经左脚绊右脚,把自己摔倒了。被对手的无能搞得还在发愣,第二柄战斧夹着狂怒的风声疾击而至。
“想找对手的话,我华尔特.冯.先寇布随时候教!”
毕典菲尔特震惊地瞪着两张愤怒的面孔,完全无言以对。
“这种儿子被欺负了爹妈出来找场子的感觉是肿么回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1-5-19 03:5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