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楼主: sannasanna

帝国提督杨威利15年1月18日尾楼更新碎片S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3 07:4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赞! 更新了啊,都很生动呢,有没有和小莱的私人互动片段呢?
 楼主| 发表于 2014-11-5 22: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annasanna 于 2014-11-5 23:15 编辑

碎片Q
如果时间刚好在午餐或者晚餐的时候,凯撒莱因哈特会邀请汇报人一起用个便餐。当然这不是什么特别让人高兴的恩宠,受邀者的紧张远远超过兴奋、感动的心情,不乏有人因为完全吃不下东西,不得不另外用餐的情况发生。然而对退役一级上将,现任国务次长杨威利来说,凯撒的邀请是令他意外的比例较大。
这并非是杨首次受邀。还在罗严克拉姆公任宇宙舰队司令长官之时,杨偶尔也会受到类似邀约,作陪人员有时是数位同僚,有时也仅有唯一的一人。然而就在罗严克拉姆公首次发表“膺惩同盟及旧贵族野心家”的讲话之后,杨就再也没有与上司在私人场合交谈的机会。
他端详了一会儿凯撒的表情,露出一个理解的微笑,以不怎么严正的礼仪鞠躬,表示接受。
餐点如常的简朴。因为从未有过紧张、失措、诚惶诚恐之类的那种东西,杨以正常的速度和食量结束了用餐。侍从兵端上来的是泡制手法极佳的两杯红茶。杨讶然地看向原本咖啡党的一员。注意到杨的视线,凯撒微笑了。“长久以来也想尝试一下卿所喜爱的饮品,因为各种各样的缘故始终没有机会,今天就当做初次的试验吧。”
“陛下愿意加以尝试,红茶本身也会觉得欣慰吧。”杨的回答可以说是介于玩笑和正经之间的没水准。凯撒没当回事的呷饮茶水,继续说道:“怎么样,冲泡的手法与尤里安可能有所不同,那么以卿的观点,成果如何?”杨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答道:“不管从哪方面说,都是令人感动的成功。”
“朕也算是咖啡党的一员,对于红茶的冲泡没有什么研究,但是……”凯撒放下茶杯,以尖锐的冰蓝视线盯着黑发青年,“冲泡一壶好茶的基本方法有三:上等的茶叶,清洁的水源,和适当的冲兑时机。只要完成这三项,结果一定是令人满意的,卿不这么认为吗?”
“确然如此。”杨做出肯定的答复。然而他并没有就此退缩,而是断然回应凯撒的视线,继续说道:“然而一壶好茶的定义是因人而异的,就算是采用完全相同的茶叶和水源,水温和不同的比例不是也能冲兑出风味不同,但同样美味的饮品吗?”
凯撒颇有兴致地挑起一边眉毛,缓和了表情注视着。
杨有点羞涩地笑笑。“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认为的美味,宇宙正是因为如此而多姿多彩。如果强迫所有人选择一样的口味,那岂不是太可怜了吗?”
凯撒理解地点头,换了一个话题。“那么君主制度与民选制度又有何差别呢?从某种意义上讲,二者的目标同样是给予民众更美好更安定的生活。杨,在朕麾下的众人中,卿可以说是对民选制度有最深了解的数人之一,请务必不要拘束,为朕解答此等疑惑吧。”
听到凯撒的问题,杨国务次长很是不合礼仪地皱起眉毛,以认真的表情发出疑问:“这算是陛下的考题吗?”
“不,绝非如此。卿从前的某些观点,朕也略知一二,的确是跟民主主义者颇有几分相似。”
“但下官并不是真正的民主主义者。”
“哦?”莱因哈特好奇了。
“下官曾是军人,陛下。”杨斩钉截铁地说:“军队是全然的专制团队,民主主义者在军队决然没有存活的空间。下官也许在上下级关系中处理得比较宽松,在决策中也会听取相当意见,但众选这种东西,在下官的军队生涯中还从未有所涉及。”
“卿因此否则自己有民主主义倾向吗?”
“是的陛下。因为下官仅仅是个不合时宜的怀疑论者。”
莱因哈特充满兴味地等待着。
“下官幼年是跟着父亲在宇宙航行中度过。父亲以经商为生,为了生意穿越整个帝国,从边境到奥丁,偶尔暂驻费沙,也曾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深入同盟境内。帝国人、费沙人、同盟人,在下官的幼年时代曾交替出现在眼前。逐渐的,下官注意到一个问题:一件事情以方法A操作,就会得到结果A。那么方法A就是绝对正确的吗?难道没有方法B、C、D吗?放置这个疑问再过一段时间回顾,原来确实有人用其它方法达到同样的目的。结果A看似最终目标,然而又有更多人提出了结果B、C、D。 就这样观察下去,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涉及到足够多的人,就会发现不同的人因为本身立场、观念、爱好和其它各种原因的影响,选择截然不同的结果。有些对他们来说是满意的,有些结果只是退而求其次,甚至也有完全不满却不得不接受的情况。看得多了,渐渐就变成了怀疑论者:每一个‘正确’之外,还可能有更多的‘正确’存在,又或者‘正确’本身就并不是‘正确’的——”
“卿认为宇宙中并没有唯一公理的存在吗?比如道德……”
“请恕我直言,陛下。”杨直视主君,“以杀人、欺诈、侵害他人、掠夺财物等等不道德为职业的,不正是我等军人吗?”
“你又要说‘哪怕有一千种理由,也不可就此侵犯他国’吗?”
“从历史上说,从未有侵害他国却最终能获得胜利的例子,陛下认为罗严克拉姆王朝即是宇宙中的例外吗?”
“你认为旧同盟的政府对旧同盟来说更好吗?”
“那么谁又能判定帝国的制度更适合于旧同盟领地呢?”
莱因哈特以严苛的目光逼视,而杨以其平和的眼神回应。整个休息室寂然无声,侍从兵因为国务次长的大胆狂言汗湿了军服。
莱因哈特首先移开了视线。他换了个姿势,双腿交叠,手臂抱至胸前,继续说道:“宇宙并非一开始就有高登巴姆王朝,自由行星同盟也不例外。二者既已灭亡,便由罗严克拉姆王朝代替。朕并不意味罗严克拉姆王朝会永远存在,也许在朕死后,也许短短数年,就会有更强大的实力者打倒这个王朝。最有能力的人获得最终的权力,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朕并不在意王朝存续,唯所介意者,是罗严克拉姆王朝绝不能出现如旧高登巴姆时代一般,无能者以血缘而至高位的可笑场面。”
“您的意思,罗严克拉姆王朝不会有贵族阶层。”
“正是如此。”
“再度恕我直言。您的麾下已经逐渐形成了新的贵族阶级了,您没有发觉吗?”
莱因哈特绷紧了脸,双眼微微眯起。杨端起微冷的红茶喝一口,向侍从示意更换,而后也调整了一下坐姿,继续说道:“是军队,陛下。罗严克拉姆王朝的军人们已经形成了一个脱离其它社会阶层的独立团体。这个团体有绝对的向心力,并且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获取了极大的利益——他们甚至还不满足。陛下,您的军官们,就是王朝的贵族。”
凯撒只说了两个字。“理由。”
“理由有四。最高领袖的维护、实际利益分割的倾斜、缺乏对立团体的抗拒、以及触犯其它阶层利益时裁决的倾向。采用君主独裁制度,这就是必然结果。”
“采取民选制度就不会发生此种情况吗?”
“当一个利益团体发出声音的时候,总会有其它团体发出主张其它利益的声音。民选制度是引入更多的声音对不同利益作出权衡选择,而君主制度的裁决唯系于君主一人。”
良久,凯撒沉默地挥了挥手,示意会见结束了。杨国务次长深深施礼,准备离开。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凯撒忽然又说话了;“从前有人曾经说过,你是不能成为朋友就会深觉可惜的男子……”杨止步门前,半惊讶地回顾,凯撒并没有继续。
杨再度施礼,离开了会见室。


PS:万分后悔的是jofing 的乱续“错局”撤文之前我没有保存,结果就此真的是找不到了。不知道坛子里面还有没有人保留过?
发表于 2014-11-10 21:0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哟吼居然又更了!!!作者大人好勤奋【感觉好星湖!!!】

以及杨提督和黑色枪骑兵的格斗·····么【缪拉和先寇布都会疯了吧噗】【以及杨你真的会死的不要那么轻易地接受这种邀约啊有没有!!!!】

另外居然和皇帝陛下吵起来了嗯【但是果然也是杨会说出来的话呢嗯哼】

另外错局····错局完结了么居然完结了么!!!我这里只有到第五章的内容诶【回去看看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3 13:47:59 | 显示全部楼层
碎片R
魔术师的爱女,国务尚书的千金,天才,了不起……各种各样的光环从一开始就笼罩在少女的头上。
“又不能说给我换个父亲吧,为那种无聊的事情对家人不满可真是太蠢了!难道长舌妇们会比我的父母更爱我吗?”在不知情的时候躺了好几枪的少年只能苦笑着点头。
跟老爸一样在某些方面很迟钝的少女完全忘记了第一次会面的场景,然而对于亚力山大王储来说,那是遇到一生最珍贵的宝物的日子。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罗严克拉姆王朝的继承人的婚姻,不以任何人意志为转移的必然有其政治性,深深懂得自身责任的王储也从未产生任何逃避的念头。“王储当然会从军方重臣的家庭挑选新娘。”“不,当下笼络文官才符合现在的局势。”“不如选择平民的王妃更显得亲民。“为什么不……”就这样分成几派不管不顾地嘀咕着,狮子之泉渐渐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切切私语。
倒是没人认为王储会犯下跟当年的罗严塔尔元帅一样不幸的错误,大概是因为只要有哪怕一丁点儿的可疑的人就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御前的缘故吧。
就这样置各种传言于不顾,亚历山大大公渡过了25年独善其身的日子。流言渐渐大声起来了。宫内省官员,亲近的侍卫,担心的姑母,最终,就连最老实善良的米达麦亚元帅也来询问了。
“是有那么个人……”完全继承了父亲凌厉的美貌的王储露出不怎么搭调的羞涩笑容,不怎么好意思地说着:“还没办法公开,因为不知道对方父母的想法呢。”得到意外回答的元帅压制住惊愕的心情,小心地问到:“难道对方出身于有问题的家庭吗?”
“也不能那么说吧。”王储犹豫着吐露:“岳父大人的确是……”就这样给予含糊的回答,很快地转移了话题。
疾风之狼的疑惑一直保留到王储正式加冕的舞会上。那位与亚历山大翩翩起舞的女子似乎是一切的答案。媒体也许只会关注女子可以说令人震惊的美貌,米达麦亚却不可抑制地注视着几乎是同样惊诧的国务尚书。
杨威利最终不合礼仪地抓着头发,叹了口气,默认了女儿的选择。
发表于 2014-11-27 19: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看到更新,都忘记了前面的,重新看一遍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18 10: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碎片S
暮色中的海尼森有一种凄凉的美丽,原本稀少的行人在新的征服者莅临的现时更是不见踪影。刚刚递出辞职书的杨威利前一级上将放任思绪沉浸在空白的海洋中,沿着路桥向某个不明方向走去。忽然,一阵巨大的喧嚣声打破了孤单的静寂,杨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眺望,高高扬起的烟尘中射出模糊的光速,小型爆炸带来的震颤传递到脚下,他抓紧桥栏稳定身体,努力分辨远处混乱的场面。人群大喊着“倒下来了!倒下来了! ” 杨惊讶地望着一切。
烟尘逐渐消散。原本矗立在广场中央的亚雷.海尼森雕像有一半不见了踪影。
这是凯撒莱茵哈特所下的命令。 莱因哈特厌恶所有巨大化、偶像化的个人崇拜产物,在奥丁毁弃鲁道夫.冯.高登巴姆的巨型塑像,在海尼森当然也会做同样的事情。杨不禁想起西元时代的某个宗教,严格禁止一切偶像崇拜,在命令信徒们摧毁了他神教的所有象征后,终于成为唯一的神灵。凯撒莱茵哈特离化身为神仅有一步之遥。
就那样凝视着纷乱的景象,杨在茫然中再度迈开了步伐。
这一次被人拉住了。
“您要去哪里?”罗严塔尔出于自己也不甚明白的目的,拦住了精神恍惚的同僚。
“喔,是您啊。”杨有点迟缓地点着头。不过他以前就一直这样有点呆啦,罗严塔尔并没觉得受到冒犯,只是强调似的又追问道:“您要去哪里?您又跟凯撒吵架了吗?”
“说什么‘又’……”杨苦笑了,“说的好像下官真的会跟皇帝吵起来似的……”
“您的表情都是在吵架,这一点再清楚不过了。”罗严塔尔尖刻地笑着,“从一开始我就期待着,这场最后的决战——看到您的表情一定很有趣。怎么样,自己成了开战的借口,您没再向凯撒宣讲您的不战主义吗?有您这样的同僚真是再有趣不过了!您……”
“我已经辞职了。”
“……”
“我已经辞职了。”一瞬间,杨的面容冰冻住了。也许他本人并没察觉,但在那一刻,他黑色眼睛里放射出的光芒比凯撒的冰封视线更令人畏惧。
罗严塔尔充满敬畏地沉默了。
就这样什么也不顾地,转身向海尼森广场走去。罗严塔尔沉默地在后面跟着。
如果有什么人注意到这个场景,一定也会毫不意外吧!毫无自觉地被人默默追随,这就是杨威利不同于凯撒或其他上位者的特异所在:人们并不是因为地位或权势那种东西跟在他身边的,也并没有指望因此得到任何报偿。
大约30分钟后,两个人站在了被全面毁灭的巨大雕像前。低周波炸弹留下来的碎块乱七八糟地丢满了整个广场,人们跑来跑去的,工程队努力清除着垃圾。杨回头看,几个市民打扮的人站得远远的,看不清表情地注视着,一言不发。
罗严塔尔观察着这景象,不由施展了冷笑癖,小声嘀咕着:“广场上的塑像容易除去,同盟人心里的塑像就不知道如何了。我们的凯撒还真辛苦。”杨好像没听到似的凝视这一切。良久,他叹息地说了一句什么,罗严塔尔好奇地看他。
“总有一天,这里会立起新的塑像吧。”杨把声音放大了一点。
“哦?”罗严塔尔恶趣味地注视着,“您认为这里会重新树立亚雷海尼森的塑像吗?”
“亚雷海尼森,或者是别人,谁知道呢?广场这种东西不就是为了纪念碑啊、塑像啊这种东西才存在的吗?”
“也许会是您的塑像呢!”罗严塔尔语带嘲讽地犀利攻击。
“喔,那个啊……”
“怎么样?”罗严塔尔如同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似的不依不饶地追问。
“如果我生在同盟的这一端,也说不一定喔。”
发表于 2015-1-18 19: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哦,今天我生日,楼主正好更新了,感觉好像给我的生日礼物一样
sandy0611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5-1-27 10: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竟然更新了!楼主大大加油!千万不要坑啊!
埃德加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5-3-17 14: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飙泪!!!看到最后一个片段好心酸……总之不管未来有什么提督都请幸福地在帝国生活下去!
发表于 2015-7-27 01:58:31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是杨提督真的生活在帝国会是怎么样的呢?
总是既觉得能够不用背负众人的命运真是太好了,可又担心少了特以及同盟的拖后腿反而磨灭了提督的光芒。
不管怎么说,作者大大的描述和脑洞非常有张力,请务必要写到Z呀~ 祈祷I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1-5-19 04: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