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楼主: KUN

莱杨-十年 第12页 1/7 更新91~9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3-9 19: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颠覆背景下的莱杨~~~
追去鲜网看文~~~~
ch9746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9-3-10 07: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上的亲啊, 知道出处了
追去看!!!!!
喜欢阿喜欢
发表于 2009-3-11 06: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呀~!真是好久不见的文XD 上会见还是游乐场那一章尼~感谢大人持续的耕耘XD
发表于 2009-3-12 11: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更新么?
还想继续看小杨‘老师’和他的小‘学生’的故事呀~
发表于 2009-3-25 09:4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喜欢这文,可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更了呢?
发表于 2009-3-26 12:3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为什么没完结??这里的杨好让人心疼啊!!如果杨威利和莱茵哈特在一起,小罗怎么办??
 楼主| 发表于 2009-3-28 10: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41

罗严塔尔和吉尔菲艾斯看着帝国的最高权力者,从进来时的黑锅脸,到现在的心疼的表情,那孩子英俊美貌的脸蛋上,充满了深刻的沉痛,不似原来像要杀人放火的恶狠狠。

“杨刚睡下去没多久,我叫他起来。”罗严塔尔顺从地道,内心来说他并不希望杨和莱因哈特见面,和看到两人之间的气氛,他又无法放手不管。

莱因哈特没有说“是”也没有说“否”,还未倒时差的他现在清醒得很,自然不想看到睡得像木头一样的杨,可又不想打扰那个人安静的睡眠。

罗严塔尔心甘情愿地出卖了自己,“杨,起来了,莱因哈特来了。”

“骗人,他今天不来……”虽然在睡梦中,回答得还挺有条理的。

金银妖瞳不得不拿出在宿舍里叫杨起床的第一招——

“杨!起床了!”

裹着天鹅绒的黑发青年更加裹紧了被子。

第二招——

“杨威利!教官来了!”

“让我再睡5分钟……不……4分30秒就好……”

金发少年依旧冷着脸,而红发少年露出了忍俊不禁的表情。

第三招——

罗严塔尔猛然一用力,将自家被子用力一拉,“杨威利!你给我,起来!”

哐当!杨很没形象地摔在地上,莱因哈特心痛地瞪了罗严塔尔一眼——你给朕轻一点,别弄疼他了。

迷糊中,杨想,幸好这是罗严塔尔家柔软厚实的地毯,如果从宿舍上铺摔下来,肯定尾骨骨折。连眼睛都没有睁开,摸了摸自己的尾骨,似乎还长得挺完好的,身体蜷成一团,躺在厚实的地毯上,继续睡。

没有为自家厚实的地毯感到自豪,一脸黑线罗严塔尔在莱因哈特杀人的眼神下,只得采取迂回战术:“快起来。”

继续维持着睡在地毯上的姿势,朦胧地睁开眼睛,灯光下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的身影是那么清晰,杨稍稍坐起来一点,看到他不设防的样子,莱因哈特觉得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皱着眉头打量了金发少年一眼,说了一句“我幻视了……”继续倒头就睡。

没有人知道,在杨大晦日的梦境里,出现了他的父亲、母亲和莱因哈特……

所以当本人出现在杨面前时,他反而有种不真实的错觉,依然以为自己在做梦,在心中将打扰他好梦的罗严塔尔(小声)骂了一千遍,他刚才梦到什么了?哦,梦到爸爸、妈妈、莱因哈特和他一起过新年,嗯,继续做梦……[作者语:莱因哈特见岳父岳母?和乐融融一家人?]

“杨,起来了,我陪你过新年来了。”莱因哈特无奈地在杨耳边道,轻轻地想唤醒他,连罗严塔尔暴力的“叫床方式”都不能把“懒猫杨”叫起来,估计自己也不行吧,把礼物留下后,就离开吧,至少,他已经看到他了,犹豫地想着。

清脆而优美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杨抬了抬眼皮,那个金发少年美丽的外形比刚才更加清晰,杨以难得迅速的神经反射坐起来,不期然地撞到了莱因哈特高贵的……下巴。

这下,杨彻底清醒了,“莱,莱因哈特?”他小心地确认了一下。

边摸着被撞疼的下巴,边用鼻子里的冷气表达自己的不满,“哼!”

明明很期待他能够快点醒来,此时倒摆起谱来了,莱因哈特说穿了也只有10岁,有时候小家子气显得格外可爱。此时的莱因哈特穿着华丽的贵族服,奢华但不庸俗的服装将少年所有的优点都衬托出来,这个莱因哈特,比杨梦境里的,还要美好一千倍。

42

六只眼睛在大厅里大眼瞪小眼,而那双黑色的眼睛,则是局促地看着他身边的三个人。

“抱歉啊……莱因哈特……让你跑空了一次,不过,你怎么说也得打个招呼再来嘛……”杨认真地说道。

莱因哈特才刚下去一点的火气,马上又被吊了起来,可当事人还浑然不知,径直说下去,“不过看在你那么好学的份儿上,我就不怪你了,嗯,今天我们要学什么呢?”

如果这里有个罐子,莱因哈特肯定当场吐血给杨看,有没有搞错啊?朕特意从新无忧宫飞过来陪你过新年的,你居然说这么煞风景的话?

吉尔菲艾斯眼见莱因哈特面色不善,立刻拿出精美的大盒子,在看见盒子里古本书籍的一瞬间,杨的眼睛都直了!不,绿了。“哇~这是给我的吗?”

“这个是莱因哈特大人为您准备的新年礼物!”吉尔菲艾斯立刻顺着杨的话茬下去,“这些还是地球上的古书!”机灵的红发少年一一为他介绍。

只要有红茶、书籍,杨基本上就会立刻妥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收买杨比收买那些贪婪的大贵族,容易多了。

“谢谢你!莱因哈特!”不知是否因为太过高兴,杨的脸颊红红的,他一直都重复“谢谢”这个词,他觉得现在的自己言辞太过贫乏,不能够很好的表达自己的谢意。“哦,嗯……那个……”杨的脸又红了一些,“你还特意送礼物给我,但是我没有准备任何新年礼物给你。”

看到杨那么高兴,原本死要面子装面瘫的莱因哈特也不觉露出了真心的微笑,“这个只是一点心意而已。”

“我没什么送给你的,这样,我带你参观一下这里吧。”看到莱因哈特,嗜睡如命的杨连睡觉都忘了,除此之外,他似乎还忘记了……这里不是他家,而是罗严塔尔……家。

然而此时的金银妖瞳,也心甘情愿地扮演起了“客人”的角色,杨威利俨然成了这个家的主人。

罗严塔尔家是下级贵族,多亏了他那会赚钱的父亲,这座华丽的城堡才能够花费巨大的保养费进而保留下来。可即使如此,和莱因哈特皇帝比,这里无论什么东西,都是小巫见大巫。天然呆的某人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兴致勃勃地向莱因哈特介绍,“这个是水族宫!里面有金鱼、鲤鱼、鲫鱼、带鱼……”看着这些和餐桌上长得差不多的鱼类,杨一一介绍,其实……他没有一般人应有的常识。

莱因哈特也一样,连忙点头,他的杨,懂好多哦!对鱼也很有认知哦!

多年以后,卡介伦曾说有个叫尤利安的孩子太过崇拜杨,其实,在他之前,有一个人,在他还是孩子的时候,比尤利安更加崇拜更加相信杨。

“……好像不是这些种类的鱼……”身为主人的罗严塔尔实在看不下去杨那么荼毒帝国未来的皇帝,连忙介绍,“这个水族馆里养的都是淡水鱼,带鱼不在这里。金鱼也叫‘金鲫鱼’,是由鲫鱼演化而成的观赏鱼类……”

毕竟罗严塔尔是主人,比半路出家的杨厉害多了,他介绍了他家的三个水族宫,一个养淡水鱼,一个养热带鱼,一个养咸水鱼,莱因哈特见换罗严塔尔开始讲解,立刻不给面子地兴趣缺缺,倒是杨在那里仿佛很受教的样子在点头,随后突然冒出来一句,“我好想吃吃看哦。”

杨指的是其中一条头部红紫两色相嵌,非常醒目且非常美丽的一条鱼。

罗严塔尔头上冒出青筋一条,“那个是珠顶紫罗袍,金鱼的一个名贵品种,不是用来吃的。”

“你不是说金鱼是鲫鱼的一种嘛,既然鲫鱼能吃,为什么金鱼不能吃?”杨反问。

他无心的牙尖利齿,让罗严塔尔想斯烂他的嘴。

43

“观赏鱼和食用鱼是不一样的。”莱因哈特得意地道,毕竟他见过全银河的奢华品,就算不知道什么种类的鱼,这点常识还是有的,“观赏鱼,十有八九皮厚肉粗,可能还有毒。”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莱因哈特你好厉害哦!”杨夸奖他。

“哼~那当然!”

这两个人在那里说着话,浑然将另两人丢在一边,罗严塔尔也只得和吉尔菲艾斯为伴了。

“罗严塔尔”

“何事?吉尔菲艾斯伯爵?”

“罗严塔尔,要不要到陛下这里来?”这句话,显然指的不是地域上的概念。“成为陛下的臣子。”

“我现在,就是银河帝国的臣子。”

吉尔菲艾斯温和地道:“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意思。”

略微皱了皱眉头,“如果可以,我希望凭借自己的实力,成为陛下的幕僚。”这是一句委婉的推辞,罗严塔尔几乎可以预见,一旦他成为皇帝的部下,每天每天,都得看着那两个人亲密无间的样子。他很矛盾,他希望看到杨快乐,可如果为他带来快乐的人不是自己,他宁可不要看到。他的心情,就犹如他异色的双眸,不可调和,充满矛盾。他看着远处的两人,沉浸在只有他们的世界里,罗严塔尔突然觉得很可笑,他因为一句无心的话担心了很久,可他担心的人,挂念的却不是自己,这实在……很讽刺。

“我衷心希望,你能够堂堂正正地成为陛下的臣子。”才不过10岁的吉尔菲艾斯用严肃的口吻道。

金银妖瞳觉得,自己又想错了,他曾以为,吉尔菲艾斯家族历代忠诚,所以这个红发少年才能够成为皇帝的心腹,除了这个原因之外,齐格飞·冯·吉尔菲艾斯过人的能力也是至关重要的因素。

两人一齐看向对着鱼类指手画脚,像孩子般的莱因哈特和杨。

“陛下,真的很重视杨呢。”吉尔菲艾斯欣慰地道:“我第一次看到陛下,那么重视一个人,在他面前,甚至卸下了沉重的防御甲胄。”

“杨也是。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触动他平静的心,现在,却不一样了。”他想笑,可满嘴都是苦涩的味道。

远处那抹金色的身影和那抹黑色的身影,在唧唧喳喳地说话,他们没有将任何注意力放在吉尔菲艾斯和罗严塔尔身上,因而也便于两人的观察。

他们看到,平时严于律人更严于律己的金发皇帝,像一个孩子似的,露出了符合他年龄的笑容,甚至还带着孩子般的幼稚气,而那个黑发青年,露出了宠溺的笑容,包容着那孩子的一切。就算会说些没有常识的话,就算让对方看到自己傻傻的样子,都不要紧。他们之间的相处,是那么融洽,那么和谐……吉尔菲艾斯突然有点想哭,他跟随了皇帝那么久,他是第一次看到莱因哈特那么放松的表情,杨对莱因哈特大人来说,真的很重要吧。

“哈~”现在已经半夜了,杨终于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累了吗?”

“有一点,不过还能撑一下。”

“要不,去睡觉吧。”

摇摇头,“你特意陪我过新年,我怎么可以扫你的兴呢。”

莱因哈特俊美的脸上混合了心疼和欣喜。“没关系,你去睡吧,我也要倒时差。”

“嗯?在这里留多久?你家人不担心吗?”

“姐姐说,回家过零点就好。”

感谢聪明而体贴的安妮罗杰公主,仿佛早就知道莱因哈特可能会疯玩,很体贴地告诉皇弟,就算今天留宿在外也可以,但必须回新无忧宫过零点,因为此时,大臣们都等着他。

根据时差,这里的时间比新无忧宫正巧早12个小时,可以既能和杨一起过这儿的零点,又可以和姐姐过新无忧宫的零点,真好。莱因哈特心里暖暖的,可就是一点儿都没有想到要感谢促成这一切的——罗严塔尔

44

“莱因哈特,你有洁癖吗?”

“当然!”除了高效的清洁剂,他每天都有专人替他试毒。别人用过的杯子不喝,别人睡过的床不睡,不过如果和杨一起睡的话,凑合还可以接受。

“这样啊,那让罗严塔尔再找间客房给你好了。”

这完全是鸡同鸭讲。

以杨的思维来说,既然莱因哈特有洁癖,那就再找个房间,换上新的床单睡。

以莱因哈特的思维来说,他很有洁癖,罗严塔尔家的床,他不屑睡,这儿的被褥,哪有新无忧宫好?若和杨一起睡,勉强就当消毒过了。【说实话,我就是如此,我外公睡的床单,我死也不睡,昨天晚上打地铺也不睡,但我外婆的床单,我就不介意,所以,洁癖也是要看对象的……= =|||】

综上所述,在杨看来,自己等于污染物,在莱因哈特看来,杨等于消毒剂。且不论以上等式是否成立,同样的假设居然出现两个截然不同的推论,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不要,我才不要睡他家的床!”金发少年撅起他精美又可爱的小嘴唇。

“呃……你带被子了?准备得真充分。”

“我要和杨睡!”

“啊?和我一起睡?”

“不行吗?”

“也不是不可以啦……”一直觉得自己有点邋遢的杨,很担心自己身上是否会有什么怪味道,这对小客人可是非常失礼的。

“那不就得了?”抬起高傲的头颅,看着比自己高几十公分的青年。“我都不介意了,你介意什么?”

发现反驳无效,杨叹了口气,趁莱因哈特没注意嗅了嗅自己的衣服,闻着好像没什么怪味,不知道挑剔的贵族鼻子会不会嗅出怪味来。

“我,我去洗个澡。”

莱因哈特白了他一眼,“你刚才没洗?”

“洗,洗了!”他固然生活上有些邋遢,但并非不爱干净,每天都勤快地洗澡,在莱因哈特面前,更是要充当一个爱干净的好榜样。

“那干嘛再洗一遍?”

杨硬着头皮道:“那,我们这就睡觉。”

莱因哈特脱下繁复的贵族服装,换上干净柔软的睡衣,十岁的他正处在长个儿不长肉的时候,即使新无忧宫的食物,也把他养得瘦瘦的,平时看不出来,一穿睡衣,十岁的身架就出来了。

不过一山更有一山高,达到军人高度的杨没有军人的宽度,两个人睡KING SIZE的床还是显得非常大,再加上杨刻意与莱因哈特保持距离,直感觉被子里空荡荡的,冷死了。

“你睡过来一点啊!”

杨稍微向莱因哈特靠近了……一公分。

小皇帝不耐烦了,直接蹭蹭蹭,钻到杨怀里。

杨不喜欢像贵族一样在身上脸上抹古龙水,而莱因哈特也相当讨厌那些做作的贵族们身上的香味。话又说回来,不爱洗澡的人,为了遮盖体臭才喜欢像浇花一样把香水往身上洒。

好好闻的味道,莱因哈特更加靠紧了杨,他身上有着红茶的清清香和书籍的淡淡气,仿佛如月亮的清凉味,就像冬天早晨的空气一样,很薄,却很舒畅。

杨属于体毛稀疏的东方人,身上几乎没有什么体味,任何味道都很容易留在他身上,之所以莱因哈特闻到红茶和书本的味道,源于杨经常接触这些东西的缘故,此时的双方都不知道,将来,杨从里到外,都会是皇帝的清香味。

本来还担心自己会不会有奇怪味道的杨,一碰到莱因哈特,一瞬间热泪盈眶。不愧是小孩子,体温就是高,被窝暖暖的,罗严塔尔家的暖气固然好,但被窝里有一个天然的暖炉更好!

孩子的体温在一边源源不断的发散过来,杨忍不住又靠过去一点,再靠过去一点。半睡半醒的迷糊间终于忠实于自己的本能,整个人都贴过去。不管自己身上有什么味道了(其实根本是多此一举的担心!),暖炉最重要,奥丁大神,我感谢你把天然的暖炉,哦,不,把莱因哈特赐给我!无神论者在心里这么说道。

45

还没倒过时差来的莱因哈特不一会儿就听到身边的人均匀的呼吸声,黑暗中,那个人搂紧了自己,让人莫名地感到一丝心安,毕竟孩子不认床,在安静的气氛下,很快他也渐渐睡着了。朦胧中,感觉自己陷入一个并不宽阔但很温暖的怀抱,他的臂膀抱着自己,头顶的发梢随着另一人的呼吸微微飘动着。

他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像潮水一样将自己的意识逐渐拉回睡眠深处。他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天他终于亲政了,他告诉那个人,“朕就是皇帝,朕会一直保护你,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朕一定会亲手制裁社会秩序维护局。”他梦见他终于长大到可以拥抱住那个人,他将他抱在怀里,抱得比现在他抱自己更紧。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而且,莱因哈特发现,一直都被人嘲笑为懒虫的杨,今天居然没有赖床?太不可思议了!

罗严塔尔堡已经进入了大晦日,平时略显寂静的城堡,此时也在临时仆人的装饰下,有了一些节日的氛围。

在新无忧宫,一般会举行的戴面具化妆舞会,邀请帝国名流,创造其乐融融的气氛,但是此四人都不爱这套。

尤其是杨,地球上的东方文明养育了他的祖先,以太阳历生活的他不过春节,但保留了东方人过春节的习惯,一年都不记得拖几次地板的他,只有在一年的最后一天,才会——大扫除,这天是杨威利一年唯一不睡懒觉的时候。

去年,去年的去年,去年的去年的去年,罗严塔尔都和他一起打扫,寝室里的另一半就从新年开始干净,随后越来越乱,到了次年,才会重新干净一次,也就是说,杨一年打扫一次寝室。不过今天这活儿,已经让下人给包干了,杨也开始觉得无所事事了。

于是,四个人开始玩游戏——打牌

新无忧宫的宫廷教师不会教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打牌。

杨老爱泡图书馆,也不怎么会打。

罗严塔尔和米达麦亚两人是“黄金组合”,此时面对连规则都不会的三人也发挥不出来。

只能玩起了相当无聊的……抽乌龟。第一个抽完的,可以惩罚最后一个抽完的,就像Truth or Dare(真心话大冒险),四个绝对维护自己隐私的家伙坚决反对真心话,最后一致决定玩“大冒险”。

大概是长时间和牌相处久了,连牌都有了灵性,认出了主人,就连抽乌龟,罗严塔尔都是大赢家,从开始玩牌起,都过了四五局了,他始终蝉联第一,而倒霉的杨,一直都是最后一名。

按照一开始说好的,杨在罗严塔尔的要求下,做了很多对他来说,高难度的动作,比如四肢贴墙,揉膝瑜伽,俯卧撑等……对于惯在军校的学院之家流连的罗严塔尔来说,给杨的惩罚还算少的,他曾经让一个预备役去爬吊灯……

杨揉着刚做完50个仰卧起坐的腹肌,“腰好酸啊……为什么罗严塔尔一直都赢啊?太不公平了!”

“这就是实力。”金银妖瞳冷笑。

“运气!”

冷眼看着对方:“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罗严塔尔毫不留情地反驳,“没运气的指挥官,说不定就被一个无名小卒的流弹射死了。”

“呜……在理……”杨不得不承认这是个真理。

从第一副牌起,就想着如何“惩罚”杨的莱因哈特,此时的脸色绝称不上好。他特别想赢一次,然后……然后怎么惩罚杨呢?

“哇~我赢了!”杨欢喜过头,甚至手舞足蹈地欢呼。

就在少年皇帝发呆的时候,杨终于抽光了所有的牌,可喜可贺啊!

“哼,不过是运气而已。”金银妖瞳耻笑道。

“不知道谁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杨回敬。

46

罗严塔尔语塞,生平第一次被杨反驳,新年坏兆头,莫非今年要换他被杨欺压?

剩下三个人,继续抽牌,罗严塔尔死活都不要落于下峰,原本只是玩玩的他,难得认真起来,对于玩牌高手的罗严塔尔来说,大脑不告诉他应该选哪张牌,潜意识里凭本能,他也知道该选哪张。他顺利地拿了这局的第二,然后就是令人尴尬的主仆对峙,莱因哈特的脸色绝不好看,吉尔菲艾斯自然知道自家上司不想输。

“到底该抽哪张好呢?哪张是鬼牌?奥丁大神啊,让我抽到鬼牌吧……”吉尔菲艾斯在心里祈祷,“如果莱因哈特陛下输了,安妮罗杰公主会伤心的。奥丁大神啊,保佑我抽到鬼牌啊!一定要抽到鬼牌啊!”

大晦日里,很多人都会去神殿里祈祷,因而可爱温顺的吉尔菲艾斯小小的愿望没有被奥丁大神听到并非不可能……

拿着黑桃KING,莱因哈特嘴角抽搐,朕居然输了!朕居然输了!朕居然输了!宇宙回音~~~他恨恨地瞪着杨,相当不服气,这倒了吧,明明是朕要罚杨,为什么现在反过来了?

“怎么罚呢?”杨的歪点子哪里有罗严塔尔多,他只是想稍微享受一下获得胜利的小小乐趣,不像那些一直在学员之家逍遥的预备役,非常爱玩,也非常会玩。让莱因哈特做他刚才做的那些高难度动作,(当然,也只有杨才觉得高难度。)杨对莱因哈特于心不忍,可不罚一下,又觉得对自己于心不忍,好不容易翻身做主人了,不欺压一下其他人,对不起奥丁大神!大概因为新年里宗教气氛特别重,无神论者的杨居然也把奥丁大神的名字念了一遍。

“那么就……倒立吧!”杨想了半天,才想出了他思考范围内最“恶毒”的惩罚。倒立这玩意儿,以前下立体西洋棋输给卡介伦学长时曾经被罚过,挑战万有引力是件痛苦的事儿,况且以杨的腕力,远不能支撑自己,还有他那蹩脚的平衡能力,当时在亚典波罗和一堵墙的帮助下,才勉强坚持了3秒钟……

他没有注意到,当他得意地说出这个惩罚时,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更加得意的眼神。

莱因哈持两手撑在柔软的地毯上,发出小小的声音后,轻松倒立了起来,华丽的金发垂在素色的地毯上,他甚至不用像杨一样借助一面墙,“这样可以了?”以幽雅的姿势倒立着的莱因哈特,还能够开口说话。

这世界上能让杨吃惊的事并不多,莱因哈特能够轻松倒立也算一件,他吃惊的样子让金发皇帝更加得意!

莱因哈特又轻松翻身,站好,“违背重力可真是件舒畅的事。你也试试着看吧!”他的语调中充满了少年的志得意满。

对于经常和吉尔菲艾斯一起在新无忧宫练习体力的莱因哈特,倒立不是惩罚,而是游戏,这让某人始料不及,同时也更加奠定了杨的判断——莱因哈特,绝对不是个让他失望的纨绔子弟。

游戏继续进行着,几乎没任何技术含量,三人却玩得乐此不疲,可是一直抽到鬼牌的杨预备役就……

很快到了中午,四人吃了一顿罗严塔尔家普通丰富的午餐,视午睡为人生大事的杨抱着枕头,回客房睡觉,他也很想陪莱因哈特玩一会儿,可上午被迫做了很多运动的他,挨不住疲劳的折磨。

莱因哈特小心地看着杨入睡,这才轻轻退出房间。

“陛下,我们现在不回去吗?”吉尔菲艾斯问道。

“朕想和杨一起过零点。”

“哦……”红发少年有一点失望。

“怎么,有事?是哦,你也应该回去和父母聚聚。”

“不,不是那样,陛下!”吉尔菲艾斯连忙否认,“安妮罗杰公主,她一个人在新无忧宫,很寂寞吧。”

47

提到姐姐,莱因哈特心里也一阵刺痛,一年的最后一天,把她留在宫里,自己却在这里玩得开心。

“陛下,我回去陪安妮罗杰公主,您就在这里和杨一起过零点吧。这儿比新无忧宫早几个小时进入新年,您可以赶回来陪公主过零点。”

忠心的吉尔菲艾斯乘上飞机,而莱因哈特则依旧留在罗严塔尔的城堡里,看着床上黑发青年沉静的睡颜,过了一个下午。杨并非像光彩照人的帅小伙,但他那平静安然的表情,和午后的阳光是如此般配,若是从前,一整个下午只是静静地坐着,看着一个人,莱因哈特肯定会觉得无法忍受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可杨那黑色的头发,微长的睫毛,纤细的脖子,修长的身材仿佛都具有了恍如艺术品般的意义,让莱因哈特欲罢不能。

杨所谓的新年,大概就是“吃饭”“睡觉”“看书”无次序排练,就算莱因哈特陪在他身边,也没什么区别,他在快要吃晚饭时,非常合乎时机地醒来。

解决了晚餐后,两人打算到罗严塔尔家的大花园里散散步,那么冷的天,杨原本是不想跑到外面吹风的,可想到人家大老远跑来,自己居然挨不住困睡觉,真是太菜了,现在补偿他,应该可以吧?

“杨,穿上这个。”走出主宅时,罗严塔尔顺手将一件大衣扔向杨,毕竟晚上还是挺冷的。

“哦,谢……”还没说出完整的“谢谢”二字,杨就被大衣劈头盖脸砸中——他本来想去接那件衣服,不想运动无能的他小脑神经实在不发达,完全没有接住,反而被结实地盖住半身……

莱因哈特偷偷地笑,他觉得这样的杨,非常可爱,不做作,不扭捏,想到立典拉德等人为自己推荐的那些看似国家未来栋梁之材的富家公子哥儿,出了糗却显得无比自然亲近的杨,比他们顺眼多了。

“我们去罗严塔尔家的秘密花园吧?”从大衣中挣扎出来,穿好衣服,杨看到莱因哈特强忍笑容的脸色,尴尬地提议。

少年皇帝没有异议,点点头。

杨很喜欢南面的那个小花园,欧式风格的小建筑里,种植着杨不知道名字的名贵植物,还有可爱的小动物们,最重要的是,那个花园是外层用玻璃封闭起来的日光室,他平时就喜欢在那里打磕睡,即使晚上也不觉得冷,正适合他和莱因哈特去那里玩。

“嗯,从这里……左转……然后……再左转……再左转……再……左转……”

“杨,左转四次,就是一个圈儿了……”莱因哈特好心地提醒他。

杨带着莱因哈特在巨大的罗严塔尔堡里已经兜了三十分钟,却没有到达目的地……连散步都会散到迷路,除了杨以外,很难找出第二个来。

“哎,我白天明明也是沿着这条路走,怎么现在就找不到路了呢?”

杨这个超级大路痴,能在大白天走到那花园已经不容易了,让他走夜路,这不是为难他吗?不……确切说,这是他自己为难自己……

“平时在这里迷路了,怎么办?”

“嗯……罗严塔尔会带着食物,开着车子,过来找我。”

莱因哈特翻白眼,这下没希望了,临走前,他特意使眼色叫罗严塔尔别来打扰自己……

好在莱因哈特不像杨一样没有方向感,按原路返回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

又绕了几圈后,杨突然大叫,“是那里!”

他指着一座像水晶宫一样的玻璃房,这就是杨的“秘密花园”。此种类型的日光室在新无忧宫里有好几个,个个都比罗严塔尔家的华丽数倍,不过看到杨那么高兴,莱因哈特也不觉露出了微笑,两人在走了近一小时后,终于到达目的地。

杨熟门熟路地走进日光室,打开华丽的吊灯。

狗狗们竖起耳朵,随后向他跑过来,罗严塔尔是个爱狗人士,将他的名犬养在日光室里,对那些不怕严寒的狗儿来说,用日光室养狗就像用矿泉水浇花一样奢侈。罗严塔尔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有些合不来的狗,居然也会在这里像家庭一样生活。

48

一只白色的萨摩耶,腾腾跑过来,它有着洁白而光泽的被毛,快乐地在杨身边乱窜。

莱因哈特并不特别喜欢温顺的萨摩犬,这种狗容易和人亲近,所以没有攻击性,反而是藏獒,高加索牧羊犬之类凶猛的大型名犬,比较得小皇帝的喜爱。

“小萨摩~”杨伸出手,抚摸着它的毛,狗的毛不如猫儿般柔软,即使是小狗的毛,也带着一点硬度,但它们总是喜欢围着自己,讨好似的向他展示自己的被毛。

杨向后面的小房间走去,他想泡两杯红茶,再热一些小点心,知道他喜欢到这里来消磨时间,罗严塔尔命人特意让仆人准备了一些可口的食物。

杨是个如空气般温吞舒服的人,连狗儿都喜欢他。在准备食物时,狗狗们粘着他,在他脚下乱窜,所以,他不敢落脚而留在原地。莱因哈特好笑地上去帮忙,将他手中的盘子放到小桌子上。

杨小心地绕开狗狗,好不容易才走到椅子边,坐下。

狗儿们大概也知道快要新年了,特别疯,杨一坐下,就爬到他腿上,杨全身僵硬不敢动作,任小狗们在膝盖上打滚玩耍。

萨摩犬、边境牧羊犬、松鼠犬、哈士吉犬,这四只幼仔占据了杨的膝盖,其他的狗狗只能望“膝”兴叹。

一只古英格兰牧羊犬似乎非常不满这种现状,性格温顺的狗儿一用力,四只幼仔被踢下去,自己也想爬上去,无奈体型太大,根本呆不到杨身上,只得怏怏地围着杨转圈,莱因哈特想,如果它的尾巴没有被剪去,可能还会像其他狗一样,不满地摇尾巴。

看来不止自己,连狗狗都很喜欢杨呢,和一群不知道权力为何物的动物吃醋实在非常没品,莱因哈特有些好笑自己的小气,敲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似乎想把这些孩子气的幼稚打出去。是啊,现在可不是考虑那些有的没有的事情,这一年,那些大臣们,又会搞什么把戏?随着自己的成长,他们眼中的恶毒就越来越深刻,且不说有人会千方百计阻挠自己亲政,就算16岁后真能亲政,他们也不见得会把皇权还给自己。

“在想什么呢?”杨问他,小少年的脸色看起来有些可怕。

“在想……家里的老管家。”莱因哈特用“管家”来借喻那些老臣们。“我父母已经过世,那些人借口我还小,不让我掌握家里的权力。”

“呃?抱歉……我不知道你父母……”杨曾经想过,莱因哈特为何要瞒着家人到军校里来学习,原来阻止他的,不是父母,而是管家。

“我父亲是个酒鬼,一直喝酒,我母亲一直哭。4岁时,父亲为了权力,要把我才9岁的姐姐嫁给一个比自己还老的家伙,母亲用死亡,挽回姐姐的幸福。”想到苦命的母后,莱因哈特也不觉动容,被誉为帝国皇后的命运是多么痛苦,她为了保护年幼的孩子们而自裁,对外宣布皇后暴病而亡。“后来,那个男人更加沉溺于酒精,然后,死了。”在谈到父亲时,他的语气相当平淡,仿佛那个人和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血缘关系。

“对不起……”杨没形象地抓抓脑袋。

“我有姐姐,有吉尔菲艾斯,现在,还有杨。”

49

外面已经放起了烟火,透过日光室的玻璃,可以看见绚烂的烟花点缀星空,美丽的花火洒在奥丁星球的夜空,仿佛要为为今年最后一个夜晚,画上圆满的句号。

“还有两个小时,就要新年了。”

“只是这里的时间而已,你可以回去陪你姐姐过新年。”

莱因哈特点点头,“所以,我只能再陪你两小时。”

“两小时已足够,我觉得很快乐呢。”杨普通英俊的脸庞上,始终挂着宠溺的微笑,“从父亲过世后,我就再没有好好过新年。五岁的时候,我母亲因为心脏病过世,她平时一直很健康。后来,因为惹上仇人,父亲就带着我逃难。从母亲去世起,我在太空船上呆了11年,直到父亲也去世,我才回奥丁。”杨看着绚烂的天空,光鲜无比的奥丁星球,内部已经腐朽、龌龊,即使这些美丽的烟火,也只是富人才有资格享有的奢侈品而已,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改革帝国。

莱因哈特不自觉地握住对方的手,杨也回握住他的小手,仿佛两个受伤的小兽般,互相舔舐对方的伤口,求得彼此的温暖和慰藉。

不想在新年里沉寂在这种悲哀的情愫中太久,杨蹩脚地岔开话题,“刚才讲到啥了?你们家的管家。”

“他们不让我掌握权力,大概怕我会对他们不利。”

“所以,你应该反击。”

“反击?”

“幽雅的反击,是最完美的攻击。即使你现在还小,你也是一家之主。而且,他们之间没有派系才怪,你可以让他们先斗,随后坐享其成。”杨向他解释,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经常被用作贬义词,可在权力角逐中却屡试不爽。

莱因哈特迅速分析了这句话,从来,他都是在保皇派和倒皇派的夹缝中生存,却从未想过自己能有什么建树。“……该怎么让他们内斗呢?”

立典拉德和立典亥姆、布朗胥百克平时也斗,可他从来没有注意到如何去利用他们,再者,他们在某些事情上,会让人吃惊地统一——比如不让自己接受最优的教育。

“改变游戏规则,就可以让人斗起来。将利益,向一方倾斜,另一方,肯定会反击。”杨觉得,他是在教坏小孩子,大人都喜欢把孩子往乖了教,就算立典拉德等人和莱因哈特在同一立场,也会如此。万一哪天自己被学生摆弄在鼓掌之间,被自己的计谋打败,那可真叫吃不了兜着走。可杨却完全相反,不是没有想过莱因哈特会反过来对付自己,可想着想着,就觉得这件事很麻烦,于是自动屏蔽掉……

莱因哈特咀嚼着这句话,“改变游戏规则,怎么改?”

毕竟孩子还年轻,许多事情,依然需要教导,以莱因哈特的领悟能力,应该不难理解,“我举一个例子吧。主人公是邓·冯·路德。”

“帝国的宗教改革者?”

【敏感话题,略……】

50

杨没有受过任何正规的师范教育,对于如何教导孩子,他几乎一无所知,更不要提什么高明的教育方法,可就是在他那种无为而治的氛围下,聪明的莱因哈特学得非常快,和杨在一起十分钟内学到的东西,比那些宫廷教师十小时学的都有用。确实,那些宫廷教师对自己别有用心,不会把真正的知识教给自己,可即使他们有心,也未必能做到杨那种高度。

在杨的身边,莱因哈特最深刻的感觉就是“自然”,即使真的是想教导什么,他也不会说教,他的教导,仿佛就自然地融合在谈话之中,和他说上一天,都不会觉得疲倦。对小皇帝来说,杨就像空气,就像清水,一刻都不能缺少。莱因哈特甚至觉得,杨不需要说任何话,只要每天能够看到这个温润的人,他就很满足。

痴痴地看着杨的太阳穴,他想,那不止是大海,那还是宇宙,那精妙的细胞,构成了宽广无限的大脑。

请·杨做自己的幕僚。

这个念头不止一次出现在莱因哈特的脑海中,如果这样,他就可以随时看到他,可以随时看到他温和的微笑,可以随时看到他懒散的身影。如果真能如此,他不仅可以满足这个幼稚的心愿,而且,杨的智慧,杨的谋略,都可以成为自己最大的助力。

可是,杨一旦成为皇帝派的人,他必然会成为宰相等人的攻击对象,被关进社会秩序维护局,只是个小插曲,可能还会有生命危险,这些,杨承受得来吗?

安静地吮着红茶,杨不知道,他现在离帝国的政治中心,已经越来越近。以近乎审视的目光看着黑发的男子,从内心讲,莱因哈特非常渴望每一天都能够看到杨,不只在周末,每一天,每一秒,这种渴望是如此强烈……

马上就要新年了,作为皇帝,他是否应该更富有勇气呢?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杨,告诉他,朕是皇帝,朕需要你的帮助。你可能会遇到危险,但赌上皇帝的地位、尊严和骄傲,朕会保护你。

深吸了一口气,“杨……”

“哇~下雪了!”杨兴奋地道。奥丁军事学院那里并不经常下雪,一直都在太空,直到16岁落到陆地,在奥丁生活了大约4年,杨都没有见过雪,可这里的地势比较高,12月的夜晚,雪花降了下来,其实在杨发现之前,就已下雪,如果不是日光室的玻璃被白雪覆盖,或许他们要等出门才能发现。小狗们屁颠屁颠地跟在杨后面,他们好像也非常期待这一场大雪。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因为一场不失时机的雪,又憋了下去。

拜这场雪所赐,杨离帝国的政治中心似乎又远了一些,而究竟,又能有多远呢?
发表于 2009-4-1 20: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帝啊,竟然更新了……膜拜一下,请继续……
这个文也是历久弥新的
发表于 2009-4-6 00: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棒的说,下次更文…(看向远方),大大,精神上支持你。
发表于 2009-4-6 10: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是很喜欢这样的文,话说就是看了这文以后喜欢上银英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1-5-10 12:0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